当前位置:首页 > 王爷的花式宠妻 > 第108章:龙首豕足

第108章:龙首豕足

王爷的花式宠妻 | 作者:树与鱼| 更新时间:2019-09-02

“哼!伟大的神来的时候,就是你一家老小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的时候。”龙冷冷地回了一句,然后她就意识到了一个很重要的事情。“你打算放我走?”

身子倒飞出去,直接砸在了房子的墙面上。陈静夜并未使用全力。所以陈青云并没有大碍。从地上站了起来后,大步向前。

秦寂言同样站了起来,只是他仍旧没有交手的打算,而是指着前方,“景炎,知道那是哪里吗?”

“扶稳,摔下去了,本王绝不会再救你。”求顾千城一次,只当还昨晚的人情,他秦寂言不喜欢欠人东西。

唐万斤一声不吭,听到言倾带他去找千城,这才应了一声。

他虽然骄纵,可却有小聪明,知道这个时候只有他,可以状着年纪小跟过去,回来告诉父亲。

她绝不承认,她坏心地提醒老太爷,可以放弃千雪了,因为……

大秦的江山?

“英雄出少年。”小小年纪就有如此城府,老太爷忍不住赞道,面上也带了一丝笑容,只是转念一想又不对。

“请皇上往左看。”小太监跪在殿中,指了指左边,老皇帝来了兴趣,只要不是与炸药有关,老皇帝并不在介意秦寂言送什么。

百米开外还有一个大铁笼,笼子正好是秦寂言坐得马车,拉车的马早死了,血流了一地。

人虽多,可对方明显不是武家高手,顾千城倒没有多担心。

没有让暗卫紧张太久,顾千城手中的刀不断地挥出去,赵王派来的人根本无法近顾千城的身,不多时对方身上就带了伤。

“殿下,属下先去探探情况。”暗卫上前给秦寂言汇报。

给顾承欢同伙的那份,自然和顾承欢的装在一起,看上去份量很大,平西郡王妃收到时候,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顾千城是个有心的,还给平西郡王带了一份,加上言倾那份,份量也差不多,可是……

“承欢,不是你姐姐出事了吧?”

三人也不敢再闹,安慰地拍了拍承欢的背:“好了,别孩子气了,我们三个还不是沾了你的光,要不是你,姐姐哪里会记得我们。”

也是从那一次,他明白了权利的重要性,知道皇帝是权利最大的人,而他的目标就是要做皇帝。

“是,是……”粗使婆子吓得立刻停下,结结巴巴。

那个跑去找顾千城的粗使婆子,大着胆子上前:“大小姐,是刘管家安排几个老婆子拉上来的。大小姐放心,我们都很小心,没有伤着孙妈妈。”

毕竟,那时候凤于谦不知秦寂言的下落,要是贸然抓人,说不定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危险与麻烦。

“谢殿下。”凤老将军也不客气,干脆利落的起身,又干脆利落的道:“陛下,老臣深夜求见,是有要事禀报,还请陛下屏退左右。”

“是。”武毅应了一声,双手抱剑倚着床柱而站,双眼透过窗子看向外面,眼神迷离而无神……

当天晚上,皇上就看到御史弹劾顾贵妃恃宠而娇,娘家人行事张狂,不将王法放在眼里的折子。

看着被移开的灶台,顾千城只觉得这通道莫名的熟悉……

二是寻几个大粮商的错,直接灭了他们,然后将财产、粮食充公。

“果然是翅膀硬了,就不听话了。”太皇上胸膛起伏的厉害,可见气得不轻。

暗卫很快又隐入人群,很快就把消息带回来,“姑娘,好像是程家姑娘不舒服。”

可是……

可是……

顾承志的本质仍旧是自私的,顾家大房已经败落,只要有顾千城在的一天,他们大房就没有东山再起的可能,他唯一能继承的就是父母留下来的那点家业,要是为此事全部搭进去,他以后怎么办?

最后,就是老太爷、三房、千梦和窦夫人几人出了银子,勉强出六十多万两,算是把零头给付了,后面的银子三房答应每年付五万两,可以算利息。

秦寂言背着顾千城离开,至于他抓来的山羊?

皇上,那可是皇上呀,离他们十万八千里的皇上呀。他们这些人平日里见一个小官差都怕,见到皇上还不得腿软。

她原本以为秦寂言那么高调去西胡,是事先做了周全的安排,不会让老皇帝起疑,结果……

秦寂言反应极快的抱起顾千城,“呆在马车里别动,我下去看看。”

和马车相比,秦寂言更喜欢两人共乘一骑。

顾千城不在意,知晓封老爷子是装晕,顾千城冷静下来,说道:“太上皇,封老晕倒了,求求您,求求您宣太医救救封老,要是封老在宫里出事了,封大人和封似锦该多伤心呀。”

没有命令,他们就是看到什么也不敢动。

显然,太上皇已猜到封老爷子十有八九是装晕,也猜到了封老爷子的立场。

没有封家那几位,他这个皇帝会很累。

只是……在偌大的京城,要找三个善于隐藏的人,真的不是容易的事。

这个就更没有错了,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可……”想到秦殿下离去前那番话,幕僚们终是觉得不妥。

“不必再多说。”事情都已经做了,赵王不觉得有再多说必要,“时辰不早了,趁朝廷兵马撤退,我们赶去下一个城。”

“国不可一日无君?你们这是要逼朕立皇储,还是传位?”秦寂言似笑非笑的冷讽,话中满是威胁的意味。

对八卦图顾千城了解的不多,只知道八卦图中阴鱼用黑色,阳鱼用白色,阳鱼的头部有个阴眼,阴鱼的头部有个阳眼,表示万物都在相互转化,互相渗透,阴中有阳,阳中有阴,阴阳相合,相生相克。

啪嗒,啪嗒,一颗颗的泪珠落下……

只是……

“皇上,请你认真考虑一下我的条件。我知道你厌恶我,但我要的并不多,我只是要一个皇后的名义,其他的我什么都不要。”倪月说完,就低下头,静等秦寂言决断。

“啪……”秦寂言生生将椅子的扶手捏成粉末,可他脸上的表情却一丝也没有变,“倪月,朕希望你今后不会后悔。”而他,一定会让倪月后悔。

三年!

只要他对五皇子露一点口风,五皇子肯定会同意。不过……

顾千城人还未进门,平西郡王妃就起身了,“千城,我总算等到你回来了。”声音带着一丝嘶哑,不仔细听,听不出区别。

看顾千城一副被人踩了尾巴的样子,秦寂言没有给她顺毛,而是继续点火,“你可以冠我的姓,秦顾氏。如何?”

月前,顾老太爷靠着出卖顾千城,从皇上手中为顾承志讨了一个进军中镀金的机会,一切都好好的,可没过两天就被皇上给撤了,说是要重新考虑。

“果然是易守难攻的好地方,难怪这群土匪这么自信。”再次追上猪头六的暗卫们,再不敢掉以轻心,紧跟猪头六,连眼睛都不眨。

战鼓一响,全寨子的人都惊动了,妇人、小孩和老人,纷纷丢下手中的活往屋里跑,再出来手上皆拿着刀、斧等物。

顾千城倒不怎么放在眼里,依她的身手就算打不过也跑得掉,更不用提向导身后必然有人监视。

“我们两个都太矮了,我帮不了你了。”顾千城放下手,一脸无奈的道。

小雪貂狠狠心,不再理会。

“金珠,伊国的金珠。”向导也傻了,高兴的傻了。

不到一个时辰,秦寂言便将十五个探子全部灭口,别说他们当中没有人发现秦寂言,就算发现了也没命回报。

这两人这么嚣张,不怕屋主知道吗?

他是吃这碗饭的行家,可是……

“三叔小心。”顾千城眼睛尖,发现顾三叔踩到一截小木棍,连忙出声提醒,却不想她这一出声,差点把顾三叔吓得魂飞魄散……

记住张渊的面貌特征后,顾千城开始查看伤处。

“顾家第三代都不简单。”顾千城倒是不怎么在意,双手捧着冰镇的山楂汁,盘坐在矮榻上。

一向都是她顾千城挑人,什么时候轮到别人来挑她了?

唉……也不知秦寂言怎么样了?

这样的情况下,他哪里吃得下饭,他快烦死了好不好。

单增这个时候实在没有心情陪呼延千霆打,可呼延千霆有那么好说话?

不过,这些与他何干?

意料之中的答案,秦寂言并不意外,“把人带过来。”

众臣一听,脑袋嘭嘭嘭的磕个不停,“圣上息怒,臣罪该万死。”

秦寂言没有半丝不耐,简单的将长生门的事说了一遍,末了又加了一句:“本宫这次外出,便是与长生门有关。”至于具体有什么关联,秦寂言却没有说。

只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老天爷会给他们开一个那么大的玩笑!

那些看热闹的人,都影响了其他人正常进出城了,到底是谁在扰民?

“城门口这么多人,不会出事吧?”有胆小的官员,见百姓进出城都成问题了,担心的道。

现在,少要药王谷的银子,就是要得罪能到分银子的人,这种事顾千城是不会做的,至于旁人会不会做,那就与她无关了。

刚把事情交待完,吃完宵夜的言倾便进来汇报,他们找到了十六个可疑人,城中的百姓都说不认识他们,没有意外必是赵王的人。

“老太爷问起就说,没问就算了,这种小事不要劳烦他。”说了又怎么样,老太爷当初宁可牺牲承意也不敢得罪东其侯,现在又怎么会为了承欢,得罪握有实权的程将军。

子车的水性不差,可也仅仅是不差,并没有到非常好的地步。

“是呀,朝廷没粮了。”秦寂言轻叹了口气,“江南土地肥沃,水田数量占了大秦的一半,要没有江南上缴的粮食,大秦的百姓根本吃不饱。景炎在江南经营多年,前几年就陆续转移了许多粮食,以至朝廷存粮不足。而这两年江南那块不仅交不上粮,还需要大批的粮食赈灾,朝廷根本撑不住。”就算他勉强凑齐粮草,把今年的军需供上,明年怎么办?

“我都是你的,你还能缺什么?”秦寂言一脸哀怨,他对顾千城还不够好吗?想要什么直接说就是了,他还会不满足吗?

这对景炎来说是致命的弱点,但对于身为景炎对手的秦寂言来说,这是再好不过的事。

秦寂言带了两个侍卫登船,其他人全部留在船上。

“秦皇来得不巧,顾姑娘她为了寻解寒毒的火焰果,随船去了活火山。”圣后似很享受秦寂言的低姿态,并没有为难他。

皇储,并没有想像中的那么自由,秦寂言能丢下战场上的一切,跑去寻找顾千城是冒了极大风险的。

……

“有了这药引,我三天内就能制出解药。”药王早已配好药方,只是迟迟寻不到药引,现在药引拿到了,就没有什么好等的了。

顾千城坐在一旁,泪无声泪下。

顾千城随手抓了十张银票,将其排号,然后在对应的纸下,也写下一到十的号码。

“嗯。本王现在户部。”秦寂言说了一句风牛马不相信的话,可顾千城奇迹般的发现,她懂了。

秦寂言把顾千城带到自己办公的房间,待送茶水的下人下去后,才把小神女像拿了出来。“你看看。”

“当初雕刻神女像不可能一点动静也没有,只是太早的事,现在不好查罢了。”顾千城说完便盯着小神女像的眼睛看。

帮忙打老鼠吗?能打几只呀?

“发什么呆,走。”秦寂言一脸严肃,在封首辅跪下来前,一把拎起他的领子,不顾封首辅的意愿,直把把人带出鼠群,丢到鼠群外。

明显,老管家手上还有可用之人。

事情捅到顾贵妃面前,顾贵妃当即气得猛砸东西,把顾千城从头骂到尾。

顾千城出来时,就看到五皇子这幅模样,眉头轻皱,却只当没有看到,微微欠了欠身:“五皇子。”

“什么?流血了?”老管家一怔,忙回头,蹲在顾千城身边,“姑娘,我替你把把脉。”老管家略懂医术,不会医治,但最基本的切脉还是会。

“再挤,就把你们通通都抓起来。”

……

而随着他的话落下,现场也安静了下来,听到人还在说话,百姓就自动出面阻止,“别再吵了,听封大人怎么说。”

“就是,封大人都不怕,我们还怕什么。我们的命还能有封大人精贵。”这话绝对不是嘲讽与鄙夷。

他们这些人加起来,也比不上封似锦精贵。

“姑娘,主子在王府等您,请您过府一趟。”来人下马,单膝跪在马车旁,恭敬的说道。

出路被堵死,顾千城再次装可怜,“圣上……刚刚是意外。”

“老爷,你别责怪千城了,千城是个懂事的孩子,她啊……定是不想让老太爷久等,才会急忙赶来。千城,摔伤了没有?要有哪里不舒服,一定要和母亲说,母亲立刻去给你请大夫,女孩子家家,可不能在身上留了疤。”顾夫人笑得极温柔,绝对可以当选大秦好继母。

其中的猫腻老太爷自是知晓,只是顾千城没有咄咄逼人,他自是不会主动问起。

“我们没有见过龙凤果,但我们肯定见过他们要找的东西。”想到那株有双头蛇守着的两色草,秦寂言眼中闪过一抹冷笑。

和秦寂言、顾千城这样的人打交道,他能迂回吗?

武毅暗暗吸了口气,不卑不亢的看着顾千城,沉稳的道:“顾姐姐,我说了,我来找你并不是为了武家旧部,我只是想和你谈个条件。”

武毅这次没有看秦寂言,通过简单的沟通,他已经明白顾千城才是做主的那个。

颜将军一脸喜意的往自己的营帐走去,可走着走着就发现不对了?

不管战场上的情况如何,他丢下大军离开都是事实,之后肯定会有麻烦,可是……

这一下,秦殿下终于发现了他们的存在,可同样顾千城也发现了。

虽说老皇帝也不待见长生门的圣使,可在没有拿到长生丹前,老皇帝是不会与长生门撕破脸的,就是明面上的难堪也不会有。

“那你们呢?”老皇帝提指着跪在秦寂言身后的文武大臣,问道。

看着跪在下方,颤颤抖抖的汇报事情经过的户部尚书,秦寂言面上没有半丝怒气,眼神淡漠的就像是在看死人。

“皇上,臣,臣……肯请皇上恕罪。”户部尚书牙齿打颤,连字都咬不清。

最后一个字写完,秦寂言将笔搁下,随意扫了户部尚书一眼,漫不经心的道:“拖下去,朕不想见到他。”

老皇帝看到了他们的不满,可那又如何?

殿试上的位置,是按榜单名次排列的。封似锦还好,二十几名还在前面,焦向笛在百名开外,几乎坐在殿门口,只比那些坐在外面的人好些。

心腹太监早就料到会有此一问,指了指门口的位置,“皇上,焦公子这次没有考好,在百余名外,这不,人就坐在殿门口。”

顾千城不知案情经过,所以她这话一说出来,赵王等人眼中止不住得意,老皇帝却满是愤怒。

顾千城忐忑不安地看了秦寂言一眼,可惜秦寂言面无表情,完全看不出东西,顾千城无奈,深吸了口气,压下心中的不安,继续说道:

不需要皇上发话,太监就上前查看:“回皇上的话,没有磨损的迹象,灵鸟腿上也没挣扎的痕迹。”

凑近,凑近,再凑近……

动作变得缓慢,两人都不说话,眼神变得赤热,屋内的温度节节上升,似能将人灼伤。

自打回到京城,两人都非常克制,秦寂言早就不满足每晚抱抱亲亲,他想要更多,可他知道现在不可以。

秦寂言明白老皇帝的意思,更明白老皇帝不想让封大人和焦大人心里不舒服,所以他需要一个人来做恶人,将他的心里话说出来。

皇长孙,皇太孙。只一字之差,可不管是权利还是地位都是天差地别,储君之位定下,秦寂言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插手朝廷政务,在老皇帝无法处理政务时,全权处理朝廷事务,而不用防备周王与五皇子发难。

封老爷子怕封似锦因顾千城的关系,而做出失去理智的判断,不由得提点了一句:“似锦,交情归交情,公事归公事,你别混为一谈。有些事我们封家可以默许,但不能插手。”

这些年来,科举取仕什么时候不黑暗了?也不见有人指出来?

二夫人一脸泪水,一双眼睛都哭肿了,要不是顾千梦搀扶着,怕是要摔倒在地。可顾千梦自己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双眼蓄着泪水,模样好不可怜。

这些猛兽野性未训,而且极少能吃饱,每次为了吃食都要打的你死我活。现在他们这么多人站在这里,那些饿虎见着了,自然不会放过。

想到之前,赵王总能准确知晓他们的消息,平西郡王便知秦殿下的怀疑,并不是无的放矢,更不会置疑秦寂言的命令。

她好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