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王爷的花式宠妻 > 第111章:晨兴夜寐

第111章:晨兴夜寐

王爷的花式宠妻 | 作者:树与鱼| 更新时间:2019-09-02

敌人能够找到自己,想必也能找到小莲。易峰估计,敌人最重要的目标,估计就是小莲而不是自己,毕竟小莲乃是云空天尊的徒儿,而自己只是得罪了武门而已,自己的实力也不强横。

“哦?前辈快说!”易峰听此,眼睛不由得一阵闪亮。

听到这个消息,二人少不了又是对神界之大一阵唏嘘,却也不会一直不断传送。只是易峰心中有点震撼,如此之大的神界,当初云空天尊竟能够掌控所有驿星,这份势力范围之广真是令人难以想象。同时易峰也有点纳闷,云空既然有着如此强大的实力,肯定有着覆盖了整个神界的情报网,怎么可能被偷袭呢?那么大的一个动作,虽然是许多天尊都参与了,而且行动机密,可也不应该能够瞒得了神界第一高手才是。

越是前进,易峰见到的魔道星球越多,其中许多星球上都有巍峨高耸的星球,也是显得极其繁华。而魔道星域之中,也确实有不少暗系的资源,魔修的修炼倒也不显得多么窘迫,至少现在魔道呈现出来的是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

那狮虎兽又悄然退了出去,眼神中充满了疑惑,皱着脸庞,默默地思量着什么。

上至合体中期高手,下到金丹初期弟子,数量竟是不下千人,对着一排守卫在门口的天灵宗长老一片喧哗与鼓噪,隐约中可以听到喧嚣中易峰的名字频频出现。

陆长风微微前行几步,抱拳稽首道:“陆长风,请师弟指教。”

“呵呵,剑宗弟子确实是有点本事,不错不错。”沙鼠妖随意地应了一句,似乎没有了动手的意思。

那女子倒是显得比易峰平静许多,从来不抱怨什么,只是卖力地飞行着,有的时候甚至还宽慰易峰几句,不过易峰始终觉得这样太浪费时间,但也无计可施。

一般的法宝,如果如此与斩天剑硬碰,其结果至少也要出现丝丝裂纹,可那魔剑却是一阵红色流光在剑身上流转开来,竟生生地挡住了斩天剑,并且一丝不损。

而且,那极品仙剑在岩浆池中还不断溢出剑气,显然已经是成品。

——————————————————

当然,易峰也知道,以前仙界也有过类似情况,但天劫也是肯定会落下的。没有天劫的洗礼,冷依依就算是有了神级实力也难以飞升神界。

两只麒麟中的一只,微微向前几步,低着头对渺小得蚂蚁一般的易峰几人问道:“我等奉命守护此地,闲杂人等,速速离去!”

天级高手,动辄便能引动寰宇本源之力,万物皆可用来攻击,而易峰瞬间炼化一条星系来战斗,则是祖神级高手想想都觉得震颤。

那霞光飞升半空,当即就涨大了百倍不止,在易峰的第二轮攻击到来之前,竟是已经分出了一道红色光幕,将下面的鬼灵紧紧笼罩,连那几十只鬼头也不能幸免。

唯今之计,也只先以天火玉净瓶试试了,若是不行,就去别处寻觅荆棘草吧。

由于那图案对于易峰很陌生,那小字易峰也不认识,故而他摸不透石碑的内容。

照此下去,巨人只怕是会炼化了这颗星球上的所有本源之光,从而在功力上到达创世级高手的水平,只要将时空、命运、法则、存在、毁灭完全领悟,他就会彻底晋级到创世级。一只手紧紧箍住韩烟儿的香肩,另一只手却是隔着薄薄的纱裙,沿后背一路向下,每移一分就要停下轻轻揉拂一番。

不过,睡觉对于修士而言并不是最好的恢复精神的办法,入定打坐的效果更好。

易峰这边,见那分神后期修士动手,冷哼一声,斩天剑应势而出,笔直迎上那修士,而后他毫不犹豫地将噬魂魔杖抛向天宇。

在一个颇为宽敞的房间里,中年修士坐在一张椅子上,跟着来的几位弟子全部都站着,不敢吭声。

那法神留下这句话后,就独自飘走了,速度很快。

当然,易峰在精神力的修炼上还处于刚刚起步阶段,才会在吸收了如此微弱的精神之火后感到进步,若是让那些主神级法神来吸收,估计什么感觉都不会有。

若是两位不死主宰真与不死大军围攻而来,只怕是胜负难料。

他甚至在想,一番大战之后,这颗美丽的星球,估计就要一片狼藉了。

那应该是在仙界时的事情了,那位姑娘白衣赤足,乃是下界而来的高手,结果被自己带到了煞罡星,然后她被那变态老头给瞬移走了。

“他不是被云空天尊流放了吗?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回来呢?”

不过,那狮虎兽依然未动,只是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手下被小黑屠杀。

如此宝贝,对于任何进入神园的修士而言都是无比宝贵的。那副图绝对是有用的,不然前人也不会将之弄出来,只不过作用为何需要挖掘一番。

四更到了,五更肯定不远了。早已经守候在外面的原阳仙君,此时脸上一片惊诧之意,而在其身边的女玄仙杜凝脸上的表情则是更加凝固。

此时的极品仙剑,通体银光四溢,长约六尺,宽三指,在剑柄上却是有着几个如同宝石一般的圆珠。那几个圆珠此时也是不断闪动耀眼的光华,每次闪动过后,就会从剑身上飞射出道道剑气。

这里本来就是岛屿众多,不然之前易峰也不会选在这里停留,因为无数岛屿组成的群岛,风景十分美丽,沙滩上也多有贝壳卵石,给人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对突破境界有益。

易峰心中更是一突,暗道自己言语过激,可也不愿露出半分示弱之意。

不过,易峰却是发现,斩天的虚影虽然淡了许多,显然是遭受过重创,但手中却握着斩天剑与一把古老战刀。易峰可以猜到,那战刀应该就是麒麟祖神的破天刀,也是裂天镰的一位兄弟,它们出自于同一人之手。

而那本源之光并没有停止攻击,斩天与戮天同时提醒裂天小心,可惜本源之光所化流光速度实在太快,而且是完全锁定了裂天镰在打,根本避无可避。

“你们在天界搞的动静也太大了点吧,连驻守天界的天级高手都惊动了。”易峰腔调怪异地道。

要娶韩烟儿的决心已定,但易峰也不想让韩烟儿留下遗憾,要娶就明媒正娶,要风风光光地娶。眼下弄明白韩云为何这般生气才是最重要的。

他面对着一扇天门,而他身后则是有无数道流光飞射而来。

禁制的反击则是更加凶悍,那些银色禁制线条几乎一刻不停地包裹着易峰,易峰则是以九系神灵之力防御罩及镇天诀应付着。

那些一阵默然不动的南武门高手,见到易峰二人缓缓靠近过来,眼睛竟同时眯起,跟着便有一股子宛如洪流一般的魂力攻击扑了过来。

很显然,血焰魔帝方才直接将那仙帝的灵魂之力给吞噬了,也难怪他在灵魂境界上能够超过修为那么多。

大战告一段落,神界大陆一方的主宰也退了去,在远离静寂沙漠百里外的一个山坡停留。

当时易峰只是粗略的记了一下,并没有时间去研究,现在正好可以琢磨一下。

易峰知道有不少人在打自己的主意,这魏阳如此说,怕也是冲着斩天剑而来。少许沉吟后,易峰直截了当地问道:“你也是来夺那极品灵剑的?”语气已然变得冷淡。

凌灵仙子故作惊慌,起身后将易峰扶到椅子上,道:“哎呀!这可怎么好啊!这茶乃是五百年生长的茗香叶泡制,灵力浓郁,即便是我平时也只敢稍饮两杯,你居然将一整壶都喝得干干净净,以你这身板,如何能够承受啊!”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易峰伸出一根手指点在了那倒霉仙帝的眉心。

这次完全是易峰自己去抢劫人家,而人家也不是自己的仇敌,若是这般杀人越货,易峰还真是心中有愧,虽然自己不嫌好东西多,但自己的好东西已然不少,何苦为难这群被驱逐到苦寒之地的种族呢?

“呃……这倒不是,我确实是刚刚飞升不久,我之所以知道你师傅有条九爪神龙当坐骑,都是因为这个。”易峰说着,将那块被收藏已久几乎被遗忘掉的镇魂神符取了出来。

两万独立军也只损失了五千人而已。在北方军这边,由于大家看到援军已到而且还十分凶猛,又受到夜统领死战、速战的命令,也如吃了强心剂一般开始反攻。

而当剑芒继续前进到一定位置,几位妖皇却是有一位站了出来,爆喝一声后,他双手前伸,竟然以血肉之躯,生生地将威势已经减弱大半的星辉剑芒捏碎。

————————————————————————

跟着,周围便又有黑色浓雾弥漫,云空天尊两眼一黑,竟是什么也看不到了。

“你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吗?”易峰对斩天问道。

“这冰霜巨龙居然让妖婴出窍,简直的愚不可及,本体与妖婴分离,本体的实力会骤减,而妖婴一道无法得手,还不能返回本体的话,无疑是加剧了它的危险。”斩天在易峰识海里悠悠地说道。

此时听易峰发问,元畅的笑容再也没有了,不过,他脸色冷淡起来,却没有影响到他的帅气,反而让他更显威严,久居高位的沉稳与大气也显露了出来。

易峰不知道的是,自从与越贤的父亲一战后,敌人对他的实力重新衡量了一番,结果竟是发现,就算是派几位天尊来围杀,也未必就有成功的可能,便有了从长计议的打算,而且放任易峰离开延州境内。

“咦?”那修士明显有点意外,刚要再次出手,斩天剑就带着易峰破空而去。

火灵符所化的火龙,瞬间与散灵符遭遇,二者当空爆发一阵巨响,接着同时消失。

易峰听此,眉头紧紧蹙起。此时加上血焰魔帝的这块神牌,也只有两块神牌而已,就算是不计麒麟兄弟与沙鼠妖,易峰这边也有五人,还需要一块神牌才行。

为此,易峰不禁将冷依依的手捏住,将她牢牢地护持在自己身边,以防不测。

易峰听了,对斩天剑注入真元力的速度也加快了三分,显然是被吓到了。合体中、后期高手就已经不是他能对付的了,若是来个渡劫期的魔修,一旦找到自己,自己直接自杀得了。

“难道革坦仙帝是为了引诱我出现?”易峰不禁将问题扯到自己身上。一连在森林中拼斗了十几天,易峰不仅将以后的拼斗套路完善许多,还收获了不少妖兽的妖婴。而且为了日后的长久发展,他还将炼制两种酒水的材料大肆收集,直到足够炼制上千坛酒水的量后,他方才离开森林,又到了海面之上。

不过,不论是因为什么,既然人家动手了,易峰自然不会客气。易峰也懒得与之多浪费时间,直接就祭出了噬魂魔杖。

挡在前面的几人,先是互视一眼,眼神闪烁不定,似乎很难抉择。很明显,在他们前面的乃是强大的高手,以他们的实力根本挽留不下人家三人,若是人家动手,自己几人肯定是最先挂掉的。拼杀可以,当炮灰可没有人愿意。

而不等易峰回答斩天之问,那沙鼠妖跟着就道:“剑宗弟子果然不凡,不仅实力彪悍到逆天,就连这份见识也很惊人呀!若我所料不错,易公子应该是原本神界的一方高手下界重修的吧?”

最为关键的是,易峰在那时将捆神链也留给了她们俩,想必也起到了不小的作用。

此时,那些盘腿打坐的修士,知道事情难以善了,大家身上都有伤,不愿被卷入其中,便是纷纷飞退,但也没有走远,都是一副作壁上观的架势。

沙鼠妖明显犹豫了下,但转而就答应道:“你先与你那长剑解除认主关系,而后将那法术神通刻录到玉简之中,我检查过后就依你之言放掉一人!”

沙鼠妖接过斩天剑后,确实发现斩天剑已是无主之物,而神识沉入玉简里,以他的见识自然也能够看出镇天诀与聚裂变不是假货。

易峰知道,不是由自己发动,而是由斩天剑发动星空剑诀,斩天剑会受到巨大影响,它蕴含的能量也会有巨大损耗,但毕竟斩天剑刚刚品质得到了提升,而且还蕴藏了海量的鸿蒙之力,强行发动星空剑诀挥霍一次,也不算什么。

若是被如此轰击下去,那下场肯定凄惨无比。更让易峰郁闷的是,这九爪神龙的天赋神通居然可以持续很久,到了此时依然没有崩溃的架势,虽然它的神通正在承受星空剑诀的打击。

那有着六劫散魔修为的六队长听此,当即一愣,半晌后才挠着后脑勺,尴尬地道:“不瞒将军,这些小玩意其实是我从兄弟们那收集而来的,反正他们留着也没有用,就拿来给将军了。嘿嘿,这应该不算贿赂吧?”

此时,易峰的魂力修为明显不能控制这种高级能量的对轰,以斩天之言,易峰现在至少需要有大乘期的灵魂境界才能控制已经暴动的雷霆之力与星辰真火。

而元阳与元阴可不会一直维持着虚弱的状态,一段时间得到不及时弥补,就会继续消散,自己目前也正是处在这个继续消散的时段。

易峰这才恬着脸说道:“其实那双修之法,不必欢爱也能够运转,只是……”

而黑风老魔的嘴巴再次轻颤起来,一股子音波传入了麒炎的耳朵。

此番易峰来到戎武星,要找的就是这父子二人。

虽然易峰在明面上不康庄仙门的掌门,但原阳仙君也已经知道,易峰就是背后的掌舵者,而且他也在私下里直接称易峰为掌门。

时间也就这么悄然流逝着,不久之后,原阳仙君就带来了第一批仙器,虽然大多都是中品仙器,只有很少一部分上品仙器,但也能够让康庄仙门的弟子装备精良不少。而且,似乎是为了讨好易峰,原阳仙君带来的仙器品质都不错,即便是下品仙器也比一般的下品仙器要强一点。

而为了让这将要被炼制出来的噬魂魔杖具有更好的空间,斩天还让易峰投入了大量的空冥石。空冥石其实就是炼制储物戒指的主要材料,在仙界并不算什么罕见的材料,易峰也收购了很多质量不错的空冥石。

而且,现在回去了,报仇不成不说,还要面对东辰天尊那家伙,不如不回去。

没有多久,镰刀法宝果然又震吼了一次,也让生命元液几乎见底儿,可在这次之后,它却一直沉寂了许久,原本竖立着的身姿也平躺了下去,宛如经过浴血厮杀已经耗尽力气陷入沉睡的猛兽一般。

易峰保持着高度的警惕,并没有靠近过去,反而因为这一句传音更变得更加紧张。那镰刀乃是连主宰都无法掌控的存在,易峰可不敢有丝毫大意。

易峰甫一出现,便将融合领域展开,将那不死强者死死地定在当场。

“哇!这小姑娘倒是很可爱呀!”易可儿见了九魅狐妖,竟是说出了一句险些让易峰**的话来。易峰虽然也觉得如此模样的九魅狐妖很卡哇伊,但他却是知道这美丽清纯的外表中,肯定隐藏着异样的强大。易峰一直在告诫自己,万万不能掉以轻心。

易峰说是会带三位超级打手出去,可它们也必须得帮忙才行,对于此,三位超级打手倒是没有一点意见,很爽快就同意了。

肉身品质的强悍,似乎对易峰没有太大威胁,易峰也很乐意和金衣天尊如此消耗下去。十系神灵之力的量虽然不多,可混沌之力几乎是无限的。易峰没有任何后顾之忧。

许多高手其实都是靠仙晶与材料换得神牌的,然后再由一群帝级后期高手来厮杀抢夺,这三位超级神兽也是多经类似之事,对于易峰的决定也是没有太多怀疑。

新的神灵之力果真是开始排挤星辰之力,而让易峰根本没有想到的是,九系神灵之力实在太强大了,在斩天剑刚刚飞到星空要引漫天星辉来帮助星辰之力抗敌时,九系神灵之力却是在瞬间就将金丹之中的星辰之力排挤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