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王爷的花式宠妻 > 第115章:寸长尺短

第115章:寸长尺短

王爷的花式宠妻 | 作者:树与鱼| 更新时间:2019-09-02

“月无双到底是什么意思?他到底想要做什么?”孟千寻的眸子再次的眯起,脸色也更加的沉了几分,她现在,最想知道的就是那个月无双到底是怎么想的。

“恩,你现在就去宣布结果。”孟千寻的眸子突然一闪,然后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

有几个自觉的人,看到那答案之后,便都自动的退后,但是,并没有离开,自然是在等着看,到时候,会不会有人跟公主的答案相当。

她今天刚好也把蓝城城主请来的,如此一来,这件事情就更热闹了。

“呵呵,我长这么大,还没有跟人道过歉呢,你既然让我跟一个乞丐道歉,真是笑话,张三,走。”只是那轿子中的人,却是更加的嚣张,不但不下来道歉,反而极为的无理。

“是呀,今天公主可是替大家出了一口气,这将军府中的人平时实在是太欺负人了。”

“皇上,她是真的在说谎,我有证据可以证明。”花断尘再次的拿出了刚刚给皇上他们看过的证据。

“、、、、”孟千寻无语轻笑,这个男人,用的着说的这样的补充吗?真没有想到,像他这般睿智的男人竟然也有这般好笑的举动。

她明知道外面有侍卫守着,她应该也知道了皇上对她的怀疑,但是,她为何还要来这儿闹呢?

然后,她的脚步走到近前时,却又突然的停了下来。

夜无绝的眸子微沉,脸上更多了几分冷意,他知道,初也查到了的事情,绝对不会错的,那么这一次,父皇应该是真的生病。

他连声说了几个好字,不过,没有人明白,他此刻的好是什么意思。

老虎不发威,还真把她当病猫了,这一次,她就让他们知道,她孟冰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李逸风的唇角微微的扯动了一下,没有想到孟冰发起威来,倒是挺厉害的,像只小野猫似的。

“冰姐姐,那你们什么时候成亲呀?按理说,你跟李公子认识的时间也不短了呀,怎么一直都没有听到你们要成亲的事情呀?”冷婉儿的眸子转了转,再次故意问道,她这心思也是很明显,显然还是有些怀疑呢。

虽然,她知道这次的成亲,并不是李逸风自己所愿意的,但是,她相信李逸风一定会来的。

若是李逸风不来?她该怎么办呢?

不过,李逸风的要求,他从来都不会拒绝,所以,李逸风此刻要喝酒,他便陪着他。

他的手紧紧的抱着那个男人,他的一双眸子也是直直地望着那个男人,此刻并没有任何的怒意,也没有丝毫的冷意,只是暖暖的情思。

原本,只是那些宫女们吓的下意识的后退,此刻,那些男人都下意识的后退。

不过,他并没有真正的发誓,也就是那么说说,不过以前他怎么样的不信迷信,但是毕竟,现在,他从现代穿越到了这儿,那么对于那些迷信的事情,就不可不信了。

听到此处,李灵儿的眸子微微的一闪,脸色隐隐的变了几分。

“皇上,你可千万不要被这个女人骗了,她可是十分的狡猾的。”花断尘更是惊的呆若木鸡,甚至一时间有些回不过神来,等他反应过来后,便再次连声说道。

更何况是她本来就离花断尘没有多远的距离。

所以,一时间,花断尘有些看不清上面的内容。

他们的皇上是何等威武的人物,何时受过这样的威胁呀,这个花断尘,实在是太过分了。

花断尘说到最后,声音里微微的多了几分冷笑,那股阴狠带着那种让人毛骨悚然的冷笑,听起来,十分的恐怖。

只是,他怕死,那么,她逃脱的机会就更大。

离的他很近,很近,而且孟千寻的速度又太快。根本就不给他避开的机会。

她知道,将来,不管是谁嫁给了逸风,肯定也会跟她一样的幸福的。

或者今天之后,众人就会明白他的武功到底有多高了。

不过,他埋在孟千寻的耳边的脸却并没有移开,反而更加的靠近了,他这般紧紧的抱着她,自然感觉到了她身体的反应。

不过,他的话,虽然简单的,却每次都可以直击人心。

不过,她也知道,这件事情,的确有着太多的困难,毕竟,他刚刚也说过了,这一次来参加招亲大选的人太多,而且是来自全天下各个地方的,里面也有很多优秀的男人。

花断尘听到她的话,身体猛然的僵滞,一双眸子也猛然的圆睁,难过置信的望着她。

正在想着,便看到那个手下远远的走了过来。

“小子,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呀?”老爷子眼他坐下后,脸色再次的缓和了一些,语气也尽量的放平,略带诱哄般地说道。

“老头子,也不要着急,慢慢跟他说,这件事情,怎么能够着急呢?”一边的李老夫人看到老头子的火又上来了,不由的暗暗摇了摇头,小声的提醒着。

到说了要娶人家了,还不告诉家人,他这到底是想做什么?

只想娶她,但是她心中爱的人偏偏又不是他。

李逸风的身子微微的僵住,眸子的伤痛,更加的漫起,他拖着?

老爷子这到底是从哪儿得来的消息呀?

“行了,你就别说那么多了,是朋友也好,总比随便找一个不认识的好,至于那方面的感情,以后也可以慢慢的培养,我跟你娘亲成亲的时候,都没有见过面,彼此根本就都不认识,现在过的不是也很好,感情什么的,成了亲后会有的,更何况,你跟冰儿从小感情就好。”老爷子这个时候,怎么可能会让他拒绝了,再次的打断了他的话。

是她这个做母亲的的失职了。

侍卫微愣了一下,毕竟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守门的侍卫,朝中的事“这个无耻的男人,今天本王放过他,本王就不是夜无绝。”这一刻,夜无绝不想再理会那么多,这一次,他绝对不会放过那个男人。

“没有想到,花公子竟然这般的痴情呀。”有个小宫女小声的说道。

毕竟,花断尘人长的好看,而且,又深受皇上的器重,平时也经常的出入皇宫,有很多小宫女都是对他十分的倾慕的。

此刻的他,仍就是一脸的认真,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

想到此处,他的脸色猛然的一沉,握着匕首的手,再次的一紧,“寻儿,既然你不肯原谅我,那我现在就死在你面前。”

书房中的人,更是没有发出半点的声音,似乎真的不在书房中一般。

本来,花公子正在向着公主表白呢。

众人的唇角忍不住狠狠的抽了几下,还从来没有见过哪个男人,会看到花兴奋成这样的,就算是女人,都不会是这样的吧?不少字

而不是交给她,不过,他还是希望,孟冰可以帮着千寻。

站了片刻,回过神后,才连连的告退离开。

丞相大人听到大将军的话后,微愣,一双眸子也有些担心的望向孟千寻,这件事可是非同小可呀,昨天,她提出好样的要求,本来就十分的不妥,毕竟她既然身为北尊王朝的公主,定然要为北尊王朝的着想坏蛋是怎样变成的。

而且,听她昨天的语气,很显然是心中早有所爱,女人都是感情用事的,此刻有这样的好的机会,她一定会提出取消招亲的。

这是绝对不会改变的。

所以,才会有那么多的百姓饿死,才会引起哄抢与动乱。

现在派他去,是在试探他,还是真的相信他?

尚书大人一脸惊愕的打开小册子,看到里面的一行一行的列的十分清楚的项目,一双眸子不由的睁大了一圈。

孟千寻此刻说那个云淡风轻,似乎只是在说着今天的天气还不错。

站在一边的白容看到公主脸色突变,便也明白了,这花不是三皇子送的,而且看公主的神情,似乎已经知道了是谁送到了。

“绝,你听我说。”看到他这个样子,那怒火明显的还在升腾着,孟千寻不想让他误会太深,不得不开口解释。

“听你说,本王现在还用的着听你说吗?”不跳字。只是,夜无绝却并没有给她解释的机会,狠狠的打断了她的话,那愤怒的眸子完全的可以将她烧成灰烬了。

孟千寻听到他的话,看到他的东西时,微惊了一下,想要再阻止他已经来不及了,看到他拿起那些字挑,看着,不由的再次的暗暗的叹了一口气。

像夜无绝这样的醋缸,看了不生气才怪呢?

夜无绝怔住,虽然他一直都很想知道她跟那个男人之间的事情,但是他却不想让她伤心,不想让她想起以前伤心的事情。

“夜无绝,这件事情,听起来可能会有些荒谬,你会相信我吗?”不跳字。孟千寻想到她穿越的事情,微微有些担心,不知道夜无绝会不会相信这件事情,毕竟这件事情的确是太过荒谬了。

而且,她现在也明白,他可能就是因为猜到了是她,才会这么直接的闯进书房的,不过,他没有这样的资格吗?

生他的气?

孟千寻彻底的无语,差点被自己的口中水呛道,天呢,他这话又是从何说起呀?

所以,这一次,她看到他时,是极为的冷静的,也是极为的平静的。

当初皇上说过,他的事情,直接受命皇上,所以,他并没有进宫见公主,当然,他当时也没有想到,公主竟然会是他。

但是,这位公主竟然这么做的。

这古代的女人没有那样的气魄,那么便只有一种可能了,那时候她的脑海中想到她。

“怎么?不想回答,还是不敢回答?”只是,他却再次的步步紧逼,不过,此刻他的神情间刚刚的那份紧张似乎略略的隐去了些许,反而多了那么一丝的极力压抑的欣喜。

还是,他知道了什么?但是不可能呀?这件事情,除到了最亲的几个人,其它的人根本就不可能知道的。

这个男人,什么时候竟然变的想像力这么的丰富了。

“白容,将这个疯子给本公主赶出去。”孟千寻的耐性已经用完了,而且,她也实在是不想再跟他浪费时间。

所以,此刻这两个宫女才会这么的害怕。

“公主,皇上规定,下人不可以在主子面前,乱说话,她们两个犯了错,公主应该惩罚她们,否则以后、、、”刘公公也是不由的愣住,脸上微微的多了几分着急,毕竟这可是宫中的规矩,不能随意的破坏的。

现在,再想起他时,孟千寻却觉的十分的平静,竟然没有太多的感觉,甚至连当时的恨都没有了,似乎他就仅仅是一个与她没有什么关系的人。

可能是真的很麻烦,要不然以丞相大人的稳重,是定然不会这般三番五次的当众反驳大将军的。

只是,却让孟千寻更加的不急,危害军队,有这么严重吗?

是什么样的事情,竟然让他去打军队的主意呢?

只是,她知道,他这么着急的离开,肯定是有原因的。

“是真的。”这一次还不等孟千寻开口,孟冰便急急的回道,“昭书都下了,而且都已经公告天下了,怎么可能还有假的呀?”

他记的,那孩子最多好像已经一岁的样子吧,可这丫头看起来可不像一岁的孩子,而且,这智商更是超过一般的小孩子。

这,这怎么可能?

处理朝中的事情,本来就是十分操心,累人的,像他这样的情况,是绝对不允许的。

“皇上,公主,刚刚大公主说小郡主不见了,正在到处找、、、、”恰恰在此时,一个侍卫快速的走向前,沉声禀报道。

不可以,绝对的不可以?

或者李逸风会有办法。

那太监的身子惊颤,微动了几下,似乎想要站起来,但是却又没有一下子站起身来。

无法绝情的,果断的去回绝。

其它的大臣听到皇上再次咳了起来,也都是一脸的担心,可见他们不但尊重皇上,也都是真正的关心的着皇上的身体。

“父皇,你没事吧。”此刻孟千寻再也站不住了,就算父皇真的有错,那件事真的有些过了,但是父皇病成这样,她也不能不着急,更何况,刚刚父皇也说了只要她不愿意就会让人取消招亲的事情。

此刻,她能做的只是尽量的安抚他,不要让他着急,不要让他生气。

她一直以为自己是一个冷情的人,但是,现在去明白,那是因为以前,她没有找到家,没有家的感觉,如今找了到自己的亲人,她便发现,自己总是时不时的被感染。

只是,就在他的脚步刚要迈出去,孟冰却急急的奔了过来,看到宝儿后,一脸欣喜的冲过来,紧紧的抱住宝儿,“宝丫头,终于找到了你了,你刚刚跑那儿去了,我都担心死了。”

“千寻,这件事情,父皇待会自然是要会跟你说清楚的,不如,你先下去休息,父皇下朝后便、、、”北尊大帝仍就是一脸的轻笑,声音亦仍就如同春风般的轻柔,不见半点的不满。

不过,看到他的脸色都变的,而且变的越来越难看,心中也隐隐的有些担心,毕竟亲人,关心则乱。此刻她自然无法像对付外人那般的冷静。

说真的,她刚开始一靠近,看到那昭书时,还以为皇兄是为她选驸马的,等到看清楚了,才知道不是她,而是孟千寻。

孟千寻猛然的转向,快速的向着马车走去,她一定要问个明白,她要知道父亲为什么这样做。

这件事情,她绝对不能就此罢休。

北尊大帝是两天后赶回了北尊王朝,自然是直接的回到了皇宫。

夜无绝从昨天得知了北尊大帝回来后,便暗暗潜入皇宫中,却没有发现她,所以,他从昨天晚上便一直都潜伏在皇宫中。

“你是凤阑国的三皇子。”小宝儿眼睛转了一下,突然说道,声音中却并没有太多的疑惑的语气,反而带着些许的兴奋,她觉的,面前的人就是她的爹爹。

“小丫头,告诉我,你是怎么猜中了。”夜无绝再聪明,此刻也猜不到答案。

他甚至在想着,若是千寻被他生的是一个女儿,会不会也这么的可爱。

“其实,我从出生就没有见过我爹爹。”小宝儿的小脸微微的垮了下来,神情间似乎多了几分难过,不过那微垂的眸子中却是满满的兴奋,不过,现在终于看到了,而且,也真的跟娘亲说的一样,她的爹爹真的是一个很优秀,很优秀的男人。

夜无绝愣住,神情间隐过几分犹豫,若是并非如自己做想的那样,他跟着这小丫头去见了人家的娘亲,不知道会不会闹出什么误会,毕竟这小丫头看上去的年纪,以及说话什么的,都绝对不可能是只有一岁的孩子能够达到的。

“尊主,听说是北尊王朝的皇上下的昭书,要为北尊王朝的公主选驸马。”他身边的护卫见主子停住,微微的向前,小心地说道。

“从这儿去北尊王朝似乎也不远,那就去走走,只当游山玩水也不错。”男人的唇角的轻笑不断的漫开,更多了几分阳光般的和煦,暖暖的,极为的柔和。

夜无绝听到他的话,去是微微的一怔,心中更多了几分疑惑,不由的转身,望向五皇子,沉声问道,“你说的是何事?”

五皇子愣住,有些错愕的望向他,回过神后,他才一脸惊愕的说道,“原来三皇兄竟然不知道这件事呀,这件事情,现在可是传的纷纷扬扬的,北尊王朝前些日子突然下了昭书,公告天下,说要为他唯一的女儿选驸马,而且条件一点都不苛刻,只要是年纪符合,没有娶妻,可以一心一意对公主的既可。”

夜无绝听到一半时,便整个人呆住,特别是在听五皇子说到,北尊王朝的皇上为他唯一的女儿选驸马时,便突然感觉到如同晴天霹雳,一时间震的他不知身在何处。

那一刻,他真的怀疑自己的耳边出了问题,听错了,这,这怎么可能呀?

说真的,他到现在,仍就不太相信那是真的,毕竟那太荒谬了。

“王明,你这是什么意思?”刘公子脸上刚刚的得意瞬间的隐去,望向王明的眸子中多了几分狠绝,“你若是敢把这件事情给说出去,到时候,我会让你们王家彻底的消失。”

王明的身子微微的僵了一下,看到他此刻的样子,显然是害怕了,遂再次说道,“我们是同乡,我自然不会揭你的底。”

但是,她也明白,主子是真心喜欢梦小姐的,梦小姐的命,在主子的心中,比自己的更重要。

“快去帮助三皇子,他爱了伤。”梦千寻看到侍卫快速的涌了过来,却沉声对冷霜说道。

“皇上,刺客还没有找到,这个时候,皇上去大殿实在是太危险了。”那个侍卫一惊,连声阻止,要是皇上出个什么意外,他们的脑袋也就跟着搬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