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王爷的花式宠妻 > 第119章:笑不可仰

第119章:笑不可仰

王爷的花式宠妻 | 作者:树与鱼| 更新时间:2019-09-02

找工作,这件事终于是被付诸于行动了,距离上一次她找工作,已经过去了几年。

这一刻,晏季匀烦乱烦躁的心慢慢安了下来,慢慢被这熟悉的欢愉所代替,他不想去思考那些烦人的事情,他只想好好地享受,把握住此刻难得的温暖和美好……

而直升机上的人,不用说当然是梵狄了。这位准新郎的出场确实是够特别的,同时也向人们展示着他第一无二的风采。

他想起了当年父亲的威逼,不就是现在他对小颖和梵狄那样吗?当年的他本是对原配妻子没有感情的,是一桩被家族安排的联姻……那场婚姻,苦了多少人,累了多少人,如今,他难道要让悲剧重演吗?

三人离开了房间,罗德凯很客气地说让晏季匀去忙自己的事,实际上是在暗示晏季匀走开,让他与沈云姿单独相处。

倏地,晏锥喉咙略微发干,某处莫名地微微一热……但晏锥的定力也不凡,并没有因此而魂不守舍,只是默默用力将她扶起来,然后对众人说他与洛琪珊已不胜酒力,先行回房休息了。

洛琪珊惊诧,只觉得四周这一道道目光充满了复杂的意味,更让她意外的是怎么晏锥和蓝泽辉在竞拍了?这是什么情况?

“兰姐因为要等亚撒去接她,而亚撒现在在莱皇宫,再过三天就是你们的婚礼了,真巧,兰姐和亚撒约定的也是在那天碰头,而金虹一号是中午之前要出发,所以他们来不及上船了,只能让我代为转达歉意。不过……亚撒的礼物是早就准备好的,在他去莱之前已经给我了……”说着,水菡就从茶几下边拿出一个精美的盒子,看上去十分高大上,还挺重。

梵狄收起了嬉笑,略显凝重地说:“水菡,下次兰芷芯再联系你的时候,你就问她一下确切地址,然后我派人过去暗中保护她,直到亚撒去接她。虽然只有三天的时间,但是,防备之心不可无,慎重一点总是好的。”

小颖略显局促地捏着自己的衣角,坐在床边的椅子上。梵狄坐在床边,手里还夹着一支烟……

晏季匀俊脸上露出错愕的表情,显然他对于沈云姿的出现也是十分意外,怎么都不会想到沈云姿居然在餐桌上?这是什么情况?

空荡荡的没人回应他,好半晌才听一个弱弱的男声说:“老大……那个桌子上的碗,您刚才起来接电话的时候弄翻了,里边的油滴到地上,我本来想去打扫一下的,但是看您在接电话,我就……”

手机响起,水菡一看是晏季匀的电话,心头蓦地一颤……

因为,亚撒由于有一点洁癖,所以他即使跟女人在一起时也不会有真正意义的接吻,顶多就是接触一下嘴唇,脸蛋,可他是不会像现在一样的主动与兰芷芯唇舌教缠。就算是卢洁莹,她要亲,只能是嘴唇而已。

这个女人知道,她童菲就连怀孕了都没打算告诉杜橙,为了不就是避免破坏别人的恋情,避免让自己沦为小三么?她一退再退,可这方凯琳就步步紧逼!

亚撒一听,下意识地咂咂嘴,想起刚才尝那味道,不由得又是一阵反胃……别人受不受的了他不知道,反正他是受不了这咖啡加味精!

赫淑娴眼中精光一闪,凌厉的气势更烈:“我说的都是事实,你不信可以马上打电话问晏季匀,他很清楚整件事是怎么发生的。皇宫里,亚撒经历了差点被人夺权和杀害的危机,被人用孩子的命威胁,这些事,他都不会告诉你,因为他……或许真的太在乎你了,不想将那些灰暗的东西传递给你,不想让你担心。亚撒是我儿子,我太了解他了,他是不会狠心拆散你和嫣嫣的,所以我来了,我必须要带走嫣嫣!现在亚撒的身份比从前还要更加敏感,明里暗里搞阴谋的人都会想要抓住他的软肋……嫣嫣很容易成为那些人的目标。兰芷芯,你别以为你那些朋友就能保住嫣嫣,某些势力不是你们想象得到的,他们无孔不入,手段残忍,如果嫣嫣落在那些人手里,会是什么后果,你想过没有?嫣嫣只有在莱皇宫里才是安全的,你如果爱嫣嫣,就该明白我的用心良苦。”

眼泪,不听使唤地流下来,无声无息的滚落腮边……有多久不曾在他面前哭过了?以前在澳洲时,她也只不过是当着他的面哭过一次而已。就是她拒绝他求婚的时候……

水菡还是在发抖,她想起先前在手术室里的情景,幸好她在医生动手之前,从床上跳了下来,哭喊着她不做手术了,她要生下这个孩子!

据说给请网打满分的还有意外惊喜!“船儿弯弯入海港,夜色深深沧海茫茫,东方之珠拥抱着我,让我温暖你那苍凉的胸膛”……这是一首老歌了,歌词中所唱的地方就是香港。爱睍莼璩只不过此刻对于晏季匀来说,水菡就是东方之珠,而他就是那艘驶入的船儿……

晏季匀现在对水菡是相当坦白了,再无任何隐瞒的事情,见她这么恐慌,他也是心痛不已,先前是安抚儿子,现在轮到安抚老婆了。

“今天你别做饭了,我们把宝宝接出来,去酒店吃饭。”晏季匀一句话就决定了接下来的安排,他这是想弥补上次没能陪水菡和小柠檬去餐厅吃饭的遗憾,主要是想给小柠檬一个惊喜。

“是我……是我……”晏季匀含糊地低语,贪婪地汲取着这令他魂牵梦萦的甘甜。

“……”

但老爷子怎么都想不到,事情比他想象的劲爆多了。

是否为感染,会有症状表现,现在病人说感觉伤口疼痛,洛琪珊检查了病人腹部的伤口,没有问题。病人也没有发热症状,可却是坚持说比昨天感觉更痛。

其实这并不奇怪,洛琪珊之所以感激蓝泽辉,是因为她误以为父亲是蓝泽辉托人保释出来的,但既然知道不是了,她心里就不会再感觉欠了蓝泽辉的人情,一块石头落地了,加上对蓝泽辉本来就只是很普通的关系,没了这层人情债,她更不会挂念了。

他怎么可以在这种时候丢下她不管?他怎么可以跑掉!

水菡最不习惯的就是在这么严肃而又人多的场合,感觉到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她身上,她更是把头都低到胸口了。

晏鸿章闻言,眼底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他就是故意不开口的,就像现在檀香的事,他其实不是没想到,只是想试探一下晏季匀的反应,看来,孙儿也并不是真的那般冷漠无情。

评委依旧是昨天的四位,他们对小颖的印象比较深刻,在品尝她做的菜时,都显得越发仔细了。或许是网上的那些评论给予了评委们一些压力,所以他们为了显示自己是公正的,在对待小颖的问题上,会比其他人更严格。

三个人在床上滚成一团,满室都是欢腾的气氛,最后还是晏季匀赢了,水菡和小柠檬瘫软在床上,笑得没力气,孩子白嫩的小脸蛋也变成红红的了,大口大口地喘气,格外惹人爱怜。

晏季匀虽然收留水菡,也给过她疼惜,但他没有想过要和她结婚。同居和结婚,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他心里的妻子,是沈云姿。无辜的水菡就成了晏季匀心中的一根刺。

晏锥在接起电话那一刻,脸色陡然骤变!

蓝泽辉一手指着报纸,愤怒地看着自己的父亲,痛苦地低吼:“我不信这件事跟你没关系,你说,是不是你派人偷袭洛琪珊然后将她放到我chuang上?你昨晚把我叫去大凯旋,还让我在那边房间休息,就是为了导演这一出?你要报复的人是洛琪珊的父母,上一代的恩怨为什么要牵涉到我们下一代身上?你还是不是人!”

“咳咳……爷们儿那叫猥琐啊,老大……”

据说给请网打满分的还有意外惊喜!赵太太没有因为水菡的哀求而心软,提高了嗓门儿吼:“你要等你妈,关我p事,我只认钱不认人亲亲总裁,先上后爱!你交不出房租就滚出去!”

女人凶悍地咆哮,全然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爱睍莼璩

据说给请网打满分的还有意外惊喜!中途赶到的这个人显然跟晏鸿瑞很熟络,并且与此刻的股东大会有着重要的关系才会出现在这里——毛秉华。爱睍莼璩晏鸿章的御用律师,现在他正与晏鸿瑞握手。

晏季匀一走进客厅就感觉不对劲,儿子笑得好欢脱,摇头晃脑地说妈妈已经将爸爸给卖掉了……

晏季匀的专属座驾在公路上高速飞奔,闯了无数红灯,一路狂飙向目的地。

嫣嫣鼓起了勇气说出这些话,她要的是一个清楚明白的答案。

水玉柔和邵擎夫妇俩从早上开始就在忙活,为了准备一顿丰盛的晚餐,他们买了好些新鲜的食材回来。平时这些事都是佣人做,可今天不一样,女儿女婿还有外孙从国外回来,是个喜庆的日子,夫妻俩可兴奋着呢,一定要亲自去买菜,亲自下厨做一顿可口的家乡菜。

“……”

“这个玩火**的女人,发酒疯的女人,既然你要玩,我会让你后悔今晚对我所做的一切!”晏锥心里在狂吼。

人心最难测,谁能想到事情演变成这样,神差鬼使,完全脱离了预期和掌控。门铃响,惊醒了失神中的水菡。爱睍莼璩是服务员送衣服上来了。

为沈云姿物色一个结婚对象,这事儿,水玉柔觉得比跟水菡物色更容易得多。水菡是她的亲生女儿,她自然是要寻到一个最满意的,她认为能配得上水菡的男人才行。但沈云姿将来的老公,水玉柔在潜意识中的挑剔程度会略低。

“可恶的男人!”洛琪珊抱怨地嚷着,直冲上来按住晏锥。

就在这紧急的当口,在晏锥即将收回手之前那一秒,他的两只手腕上突然多出了一根领带!

力气和速度都是超越平常数倍,一举将晏锥的手腕捆绑!

一大早洛琪珊就已经起来了。昨夜晏锥那么生猛,所以洛琪珊经过*的休息之后还是觉得身子某处有点微微的不适,她琢磨着自己是不是该去买点药来擦呢?

洛琪珊在恋爱方面是很缺乏知识的,对于男人的心思更是难以理解,所以,有些时候,她也难以温柔了。

特别是某些人还用一种鄙夷轻视的目光看她,有的还私下议论纷纷,闲言闲语不断。

很快就到了病房,昨天那位做结肠手术的病人正躺着,护士在给他扎吊针。

杜橙俊脸蒙上一层薄薄的冰霜,冷冷瞥着方凯琳,他也不是傻的,对于方凯琳的所谓的巧合一说,他不信。

童菲性格直率,对一个人是好感还是反感,可以从她的言行举止直观地看出来,比如现在,杜橙就感觉到了童菲似乎有点“不领情”?方凯琳说得也没错,他和她在这间医院也有些熟人,都是干这一行的,自然比较了解哪个医生专精于看哪一科,但方凯琳的热心却遭到了童菲的冷淡,这样的对比差异给人造成的错觉就是——方凯琳脾气好心地好,而童菲脾气怪,把人好心当驴肝肺。

据说给请网打满分的还有意外惊喜!

方凯琳怔住了,耳根发红,脸色却是发青……不是因为不好意思,而是因为气愤……原来杜橙知道她在跟踪他?这样冷冰冰的杜橙,表情阴沉得可怕,是她以前没够了解他吗?他表现出的这一面,让她有种被疏离的感觉。

据说给请网打满分的还有意外惊喜!室外是冬天,室内游泳池却是春.意盎然,一道道亮丽的风景令人目不暇给。各种肤色的美女都有,黑的白的黄色的棕色的……但都有共同一个特点就是火辣性感。

两位美女不甘心,加把劲跟上!

邓嘉瑜很擅长利用自己的优势,利用女人的武器。

晏鸿章和晏季匀同时对望了一眼,交换着复杂的神情,然后,晏季匀很聪明地选择了……溜。

破碎不堪的身体包裹着一颗粉碎成尘埃的心,小颖最深的伤口是看不见的,是在她的心灵和精神上。

,有痛苦有快乐也有醒悟……她对梵狄痴心一片,换来的却是他将她推向别人的怀里。他乐意看到她跟陆哲浩拍拖,并在那之前还特意收她为义妹,这些举动,如今想起来,即是对她的好,也是一种极致的残忍。

小颖默默地啃着鸡腿喝着鸡汤,丧失的斗志一下子涌上来……她不能消沉,她要报答孙婆婆!在这里的每一天,她都要牢牢记住,她将来会用胜过今天的十倍百倍来报答眼前这位老人……

利用水菡的存在,晏锥终究还是得到了沈云姿吗?晏季匀除了心痛,什么都做不了,这一次的离别,比他从澳洲离开时还要伤痛百倍。因为,在此之前,至少他还知道她在哪里,还能从她的微博上看到她的消息,但是,今后……她将,杳无音讯,消失在茫茫人海,再见无期。

房间里,洛琪珊给家里打电话,可没人接,父母的手机也是同样的。

r>

是的,音乐会不能冷场,程序更不能出错,晏晟睿此刻没时间去考虑太多,必须做出应急措施。

洛琪珊由于这几天都没睡好,加上今天工作疲累,人的精神也显得有些倦怠,结束了一天忙碌的工作,她需要好好慰劳慰劳自己。

洛琪珊直率,不喜拐弯抹角,想到什么就直说了。

“别哭了……宝宝可能会听到……”他温柔低喃,灼热的双唇吻着她泪湿的眼,一如曾经那样温暖……

“不用怀疑,这是只袜子,我在椅子上拿的。”杜橙俊脸带笑,十分欠揍。

“噗嗤……”洛琪珊实在忍不住笑出声了,然后就是哈哈大笑。

“没事啊,只是有一点发红,我也咬得不重嘛。”

此刻,对于水菡来说,她唯一愿望就是希望能够有母亲在身边。至于父亲,她从小就没见过,她可以不去纠结这个问题,但她极度渴望母亲的消息。

安静地坐在化妆间,水菡穿着婚纱,抬眸望望俊美如天神一般的晏季匀,他正在为她化

“我……我想妈妈……如果妈妈在这里,那该多好啊……”水菡鼻子一酸,眼眶忍不住红了,粉嘟嘟的脸蛋蒙上了一层阴霾。

“ok,好了,照照镜子吧。”晏季匀颇有几分得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将水菡的椅子转向了梳妆镜……水菡不由得紧张又兴奋,不知他会将她化成什么样子呢?

屏幕上,一大一小身影在阳台上,女人抱着孩子,像是正在给孩子讲故事。这两个令亚撒朝思暮想的人,正是身在香港的兰芷芯和嫣嫣!

晏锥没抬头,继续玩着手里的ipad,慵懒的声音说:“你盖的那张,妈今天将被单拿去洗了,被子还在主宅那边晒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