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王爷的花式宠妻 > 第121章:花样翻新

第121章:花样翻新

王爷的花式宠妻 | 作者:树与鱼| 更新时间:2019-09-02

侍书拿不准秦铮想法,依然没见谢芳华出来,揣摩片刻,觉得小姐不出来定是没办法出来,林七被赶去了来福楼学做药膳,若不趁机说的话,消息再不好传进来。他权衡了片刻,索性将话摆开在明面上,低声道,“右相说您和李公子不知因何原因起了隔膜,让世子从中做调停。世子不知原因,特意遣小的来问问。”

。”

李猛带着府兵离开去了临汾桥后,她在家中等消息,一直心急如焚,但又不好派人出去打探,以免垢人话柄,坏了事情。

“夫人受惊了在下谢氏盐仓的谢云继。”谢云继彬彬一礼。

他白天不在家,卢雪莹总算松了一口气,好好地歇上了一歇。

“混小子!”皇帝忽然骂了一句,“见过躲仇的,没见过有谁找仇的!”

谢芳华下了马车,阳光洒在她身上,她仰头看向东方,刚出来的太阳刺目耀眼,如一团火球冉冉升起。可是她看着阳光,心中却满是晦暗,升不起丝毫热度。

二人一动不动。

郑孝扬嘎嘎嘴,别扭的扭开头,挠挠脑袋,嘟囔道,“我确实太蠢了,你们最好忘了。”

郑孝扬翻白眼,“小爷比你还有洁癖呢,都不嫌弃你,你还嫌弃我?”

“就凭临汾桥倒塌时,芳华小姐和云澜公子帮了我们一个大忙,照我的话做!”秦钰沉声道。

“就算折损了忠勇侯府的闺训,似乎也与四皇子无关。”谢芳华道。

秦铮攸地睁开了眼睛。

谢芳华将早先煎好的药倒了一大碗递给他,不得不说他来得可真是时候,这药如今不热不冷,正好喝。本来她想着他既然睡了就算了,反正脑袋磕了个包而已,也不是大事儿,明早再喝药也没什么,不喝也死不了。可是人家既然追来了厨房,当然要满足他。

若是将来她这个身份传扬出去……

“有没有隐情我不知道,但是总归不会没有章。”秦浩到底是在英亲王身边被栽培多年的,自然不会人云亦云,凡事善于思考,“难道忠勇侯府的小姐真的病得连人都不能见?可是她生下来一直长到几岁,都没听说她有什么难症不是?忠勇侯那年的寿辰,她可是露过一面的,当时儿子也远远地见了一眼。”

“无碍,继续说!”秦铮声音淡淡的,刚睡醒,有些低沉。

听言闻到声,连忙迎了出去给众人见礼。

十一皇子和十三皇子均由嫔所生,母亲依然安在,但是身份到底低微,没有人扶持。

“离

让看到她的人无法说她不美,她的美不在容貌,而在通体的行止和气度上。

“你还想干什么?你没看她都昏死过去了吗?”英亲王妃凌厉地看着他质问,“你是大夫吗?你能救她还是怎地?你在这里什么都干不了。出去”

谢芳华点点头,走上前。

英亲王妃愣了一下,“有,怎么能没有?京中各大府邸,谁家都有别人家的眼线。”

了。连来福楼也不安全了。”

秦铮和谢芳华回到了天字一号房等着。

秦铮“嗯?”了一声,“怎么没有白莲草?”

谢芳华坐着没动,也未言语。

金燕、燕岚只能跟着她离开了酒楼,大长公主府的护卫和英亲王府的护卫,几百人合在一起,浩浩汤汤,离开了小镇。

------题外话------

她将剑挂在墙上,简单用了饭,刚收拾下去碗碟,李琴便来了。

她们显然是被秦铮用这些绝顶的好东西诱惑来了落梅居。

“看起来不错了?”秦铮走到她近前,细细打量她。

“她那两盆仙客来总归不希望被你养死了。”秦铮道。

春兰犹豫了一下,点点头,将装了针线绢布的篮子递给谢芳华,离开了落梅居。

...

秦钰揉揉眉心,“你什么时候也跟左相、大伯父一样尽说些冠冕堂皇的话了?”

“他们是他们,朕是朕。”秦钰道。

郑孝扬瞪眼,小泉子今日这么不好说话呢,嘴里问不出什么来,他偏头看向李沐清。

他是和衣睡的,衣服有些皱皱巴巴。

众人惊骇之后,也都疑惑地看着谢芳华。

谢云澜揉揉额头,见她实在困倦,沉默片刻,应承道,“好吧!”

秦铮点点头,眉头蹙起,看向一旁的玉灼,“你自小在平阳城长大。几乎鲜少有消息能瞒得住你爹娘。他们可曾谈过谢云澜?”

“西山大营三十万兵马,全调出来,将整个皇城围住。”谢芳华想了想道,“既然我们要出手,就要除个干净,杀个彻底,铲个不留余地。就先将南秦京城的水搅起来,我安排谢氏暗探,你安排月落带着隐卫,一个为引,一个助杀,来个瓮中捉鳖。看看能抓几条鱼,现在立刻动手,不给他们喘息之机。”

明夫人沉默地看着,保存了这么多年的被她视为比性命还珍贵的东西,一朝就这样轻易地烧了。她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只觉得这也只能是谢芳华能做出来且会做出来的事儿。只有她这样的魄力,才能如此果决果敢果断地这样打乱谢氏隐卫多少年多少代的暗桩布置,重新洗牌。

秦铮眯了眯眼睛,“牵红线”

谢芳华头疼,立即转移话题,“这内衫可不是普通的内衫。”

小泉子住口,不言声了。有些话他能说,有些话皇上能说他不能说。

车夫立即上前去敲门。

谢芳华抿唇,“这么多花,为什么只这一株金玉兰打了花骨朵”

谢芳华看着她,“娘,您信任兰姨吗”

一人又回话,“即便再高的武功高手,青天白日之下,要杀人,总能有动静有痕迹有风声,属下等人没听到。这样的白日,想要做到来去无踪地在王妃的院子杀人,并不容易。若真是高手杀人的话,那此人的武功应该比小王爷还要厉害。”

“是。”有人立即去了。

英亲王立即转向谢芳华,见她脸色苍白,面色极差,嘴角还依稀有没擦净的血,立即紧张地问,“可有大碍”

谢芳华笑着道,“闲来无事,出来转转。”话落,她反问,“你这是要去哪里?”

掌柜的立即对金燕感激地笑,连忙道,“咱们这店铺是百年的老字号了,一直承蒙宫里的娘娘们和各府的夫人们厚爱。您和芳华小姐、金燕郡主看中什么,随便挑选,我都算您们七成。”

“二公子啊,这本来是小老儿想要留着镇店的,这一对簪子您想要,价钱上可不便宜啊。毕竟是巧手师傅半年做出来的,不说雕工和时间,只说这玉质,便不寻常,这一对可以暖玉。就算冬天寒冷,拔下簪子放在手中暖手据说也是可行。”那掌柜的道。

这是喝水不忘挖井人吗?感谢金燕邀请他们来这里?

谢芳华暗想只能说她今天正巧运气好,碰上秦铮心情好,若是心情不好,一个笑模样她都见不到,想打秋风也难。

    风梨想着既然公子出声,那么自然是允许这芳华小姐进去的,他想着多年下来,芳华小姐在公子面前真是一个特例了。连他也不懂为何公子独独对芳华小姐特例。要知道谢氏米粮除了一堆公子外,也是有一堆小姐的。可是从来不曾见到公子和她的其他妹妹亲近。他只能点点头,“回芳华小姐,是我家公子,他在屋内,在喊你。”

    赵柯顿时跪在地上,“公子,属下自小跟随您。您若是出事儿,属下也不活了。您就听属下的吧!属下是万般无奈了,该用的办法都用了,也是压制不住您体内的恶气,否则如何不听您的。”

“今日燕亭说煮了梅花来喝酒,想必不错。要不你去采梅花,我们现在试试。”秦铮点燃了屋中的罩灯,对她如闲话家常一般随意地询问。

今日上墙者:qquser7806241,lv2,童生[2014—12—29]“阿情,觉得咱们女主滴名字好有爱滴说!如”春甸摇芳华,长林縈幽壑。“还有”人情自厌芳华歇,一叶随风落御沟。“又或”歌颂东风遍海涯。春永在,亿载鬭芳华。“还有倾尽芳华,梦落芳华,芳华旧梦。谢芳华,芳华未谢。好有爱~”

“皇上已经前去府门口等您了。”小泉子立即道。

谢芳华转了路,向府门口走去。

来到英亲王府大门口,秦钰、郑轶、郑诚、郑孝纯、英亲王妃、大长公主、金燕等人都在。

谢芳华点了点头。

李如碧早已经被送回了房,右相府和李沐清正在她房内,已经有两名太医早一步来了。

女子的闺房,外男轻易不得入内。

李沐清走过去,扶住右相夫人,“娘,我先扶您出去,您需要冷静。”

右相不再回答,已经没了气息。

过了许久,金燕低声道,“芳华妹妹,与其让我蒙在鼓里,不如你于我如实说说,让我看清楚到底有没有转圜的余地,也好做个定论。”

谢芳华看她片刻,低声感慨,“秦钰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金燕点了点头,快步出了雨花台,向御书房走去。

谢芳华颔首。秦钰不是无情无义之人,金燕问了他如此,他若是同意,心又何安

“这样行吗”谢林溪怀疑地问,“若是被发现,怎么办”

谢芳华眉心一动,想起谢云继的信,点点头。

谢林溪也叹了口气。

英亲王妃愣了片刻,“你说得也有道理。”

“还有吗?”秦铮淡声问。

谢芳华一惊,抬头正对上秦铮刚刚睡醒的眸子。

秦铮听着她均匀的呼吸声,暗暗地惋惜了一声。

秦铮“嗯”了一声,“兰姨,抬一桶

他离开后,谢芳华睁开眼睛,伸手轻轻地撩着水,直到现在,她还有几分恍惚,他们是夫妻了,是夫妻了呢以后同床共枕,同榻而眠,同寝同食,荣辱与共……

“在哪里?”秦铮打断她。

谢芳华透过镜子看着他,很少有男子会梳女子的头发,可是秦铮却会,且做得自然纯熟。她很难想象,当初德慈太后和英亲王妃是怎样教导的秦铮,除了任由着他宠着他外,又是怎样从不限制他在一旁学着看着竟然会了女子的生活琐事儿。

秦铮显然是从没学过画眉,似乎也从没考虑过要给谢芳华画眉,所以,看着她,眉笔久久不落下。

她话音未落下,秦铮的笔已经落下。

谢芳华揉揉眉心,小声说,“你怎么就知道我的记忆没你呢。”

她正思考着,喜顺匆匆进了落梅居,见到她之后,立即说,“小王妃,皇上派人来招您立即进宫。”

毕竟,忠勇侯和谢墨含打破了古来惯例,前来男方家观礼,如今这是等于两家合办了大婚之礼。一旦一对新人拜完堂后,两家联手,流水宴就会摆上个七日。

一时间,满堂宾客,分外寂静,几乎落针可闻。

“太子忧心国事,忧心边境,实在是我南秦之福。这也是你身为太子应该做的,皇宫里的皇叔虽然卧病在榻,但是有你在,想必甚是安心。不过,可否等我拜完堂,你和各位朝臣再慢慢商议?此时先忍忍你的忧急,毕竟打断别人大婚,失了仁德恩义,也不是爱民之本。”秦铮话落,不再看秦钰,对赞礼官道,“继续”

大婚,礼成,从今日起,从这一刻起,他们就是夫妻了

君当作磐石,妾当作蒲苇,君心似我心,百年共白首。

谢芳华心咚咚跳个不停,被他抱在怀里,头埋在他胸前,忽然感觉到了他深似海的爱重。

门口到正屋的路不远,秦铮放慢了脚步,慢吞吞地抱着谢芳华往里走,似乎要将她早先匆忙上骄,没听过的那些话都给她补回来,让她听个够。

春兰闻言笑着逗趣,“小郡主,您在这里守着,是没看见,当时拜完堂,小王爷掀开盖头后,宾客们看着新娘子都惊呆了”

四目相对,两双眸子倒影出彼此的容颜。

秦铮眸光霎时涌上一股情绪,伸手一把将她拽进怀里,抬起她的脸,低头覆上了她的唇。

一切不解释……

秦钰没料到她拒绝得如此干脆,而且还拐着弯骂了他狡诈心机深,他忍俊不禁,“你到底是怕被我这只老虎吃掉?还是怕……秦铮这个未婚夫知道后与你悔婚?”

谢芳华想着原来她抓的那人叫初迟?她微微挑眉,淡淡道,“是抓了一个人。不过不知道是不是你口中的初迟。但是你的人就对了。”

“原来是我出手软了!”谢芳华嘲讽地一笑,她当时下多少力度自己是知道的。只能说秦钰除了有好药外,这个人坚韧常人难及。为了今日的事情,竟然不顾养伤,亲自下了床出来。

这声音熟悉,这个人也是熟悉的。正是四皇子秦钰。

素净青衫男子没料到谢芳华有如此手法,他自恃武功,却也被她这一招凌厉的暗器手法给镇住了。

没看到秦倾等人,只看到其中一名黑衣人在和月娘单打独斗,其余人也各自缠斗在一起。而那和月娘单打独斗之人显然不是最早先那领头的黑衣人,而是一名身着素净青衫的年轻男子。他的武功显然在月娘之上,因为月娘已经受了伤,而他周身却无伤势。

又在门口站了片刻,谢芳华抬步离开。

这个时节,春雨下起来,伴随着春风,外面都有着清清冷冷的凉意。但是这一处洼谷却在春雨中有着丝丝的暖意,并没有多少风丝。

谢芳华闭上了眼睛。

秦铮抱着她的身子紧了紧,“让我出手伤你,比我对自己出手伤我自己要难受千万倍,可是又有什么办法我历尽千辛万苦,做了这么多年,无非是想与你想好一辈子,娶你回府,不可能将你让给任何人,哪怕是与你有着魅族姻缘揪扯性命攸关的谢云澜,他也不行。”

秦铮静静地抱住她,“前一世,英亲王府的秦铮,只不过是被宠坏的小王爷,被皇祖父和皇祖母悉心教导,守护南秦江山为己任,父王当初因为体残无力继承南秦江山,皇祖母一直引以为憾。她怎么会甘心将江山给皇叔甚至给皇叔的儿子她真正要培养的是我,拨庶正嫡,她要我有朝一日,承袭江山帝业。”

秦铮点头,“林太妃聪明,那些东西留在手中,始终是烫手山芋,但是她却不敢拿出去给皇叔和秦钰。只能趁我们大婚,将东西给了你。”

“我谢芳华虽然是一介弱女子,但也知道,人生在世,不止是儿女情长,小情小爱。还有家族繁盛,家国天下。燕小侯爷若真是为了小情小爱求而不得背亲弃家远走,我更会看不上。”谢芳华语气不再严厉,平淡下来,却是更直戮人心,“永康侯爷,我如此说,你可明白?我们忠勇侯府,我谢芳华,别说燕亭喜欢我,你们不同意,就是你们同意,永康侯府万台聘礼相聘恳求,我堂堂忠勇侯府的小姐也不会降低门槛嫁去你永康侯府。”

“臭小子!你做的荒唐事儿难道还不够?没人敢当面耻笑你,难道就不敢背后耻笑你了?”英亲王妃从车内挑开帘幕,探出头来,笑骂了秦铮一句。

秦铮显然是被英亲王妃那句媳妇儿给镇住了,看着谢芳华,眸光定了定,没了声。

谢芳华看着英亲王妃的笑脸,仿佛看到了一大朵牡丹盛开,她最受不住的是英亲王妃这么温婉柔和慈爱的模样,总能让她想起母亲。她偏头看向谢墨含,有些不知道怎么办好。是迎上去?还是不迎上去?

秦铮从谢芳华身上收回视线,看了他娘一眼,须臾,默不作声地打马退后了些。

------题外话------

今日上墙者:亦堇堇堇堇,lv3,状元[2015—02—12]“抢红包活动火热进行中。虽然阿情不定期出现,但是偶尔也在默默窥屏噢。哈哈哈…正版订阅的西家美人们,快加入我们吧…具体入v群方式,请看置顶。”

英亲王妃想起早先那亲眼所见的一幕便有些后怕,听闻是谢氏长房,脸色蓦地沉了下来。

“是!”青岩等在外面,听见秦铮的吩咐,也不进殿,而是从腰间抽出一个绳索累的东西,瞬间便卷了地上的王财到了手里,提着消失在了门口。

如今这一桩桩一件件的事情,已经与他从前的行事风格大相径庭。他以前,无论是做什么都是散散漫漫的,带着三分懒散,七分的漫不经心,不曾过于执着某件事情。就算是和京中一帮子身份相当的贵裔公子们狩猎、喝酒、听曲也显然是闲得无聊应景而已。如今,他却真是执着于这一桩与忠勇侯府小姐的婚事儿。

这样的荒谬的言论几乎拿在任何一个人的面前,都不可能让人相信,秦铮如何对谢芳华如此痴情了?

林七和听言不放心,二人对看一眼,跟了过去。齐齐想着,这回这人怎么也不能再给弄没了。刚刚那无忘之所以弄没,也有他们的疏忽在内。

法佛寺主持点点头,“只有无忘一人。他是戒律院的首席大师,只在我这个主持之下。自然是有自己独特的僧袍规制的。”

作者有话:拿什么拯救你大开的脑洞,我的亲爱哒~;各地仓储不一样,所以,到货和发货以及快递有快有慢,亲爱哒们都别急,正在路上了;比较一下,蚂蚁和乌龟哪个更慢,必须能愉快地玩耍~;攒到月票并且投篮的亲爱的们,你们真乖,一起玩亲亲吧~

“多谢芳华小姐,我一定谨记。”永康侯夫人大喜。

“不许蹬鼻子上脸,小心皇上怪罪。”永康侯夫人又训斥燕岚。

点了点头,低声道,“言宸,此生得你为知己,是我的福气。”

言宸向外看了一眼,见永康侯夫人和燕岚已经到了宫门口,他平和地道,“不管你做什么,一定有自己的理由,无论多少人非议你,我始终会站在你身边,你要做什么事情,交给我就好。”

“不用拦太久,只要拦到秦钰登基就行。”谢芳华道。

谢芳华抿起嘴角,沉默片刻,抬眼看言宸,“有什么办法可以阻止他回京?”

玉兆天早先一声喝令,但随他过来到中门的人也不过是寥寥无几。大部分进阵来都被迷雾阵法迷惑得晕头转向了。守在各个方位的隐卫快速地出剑,他带来的人一下子折损不少。

言宸看向谢芳华,“先撤了迷雾阵吧!”

言宸厉喝一声,“都住手。”

“国舅他……”那人大惊。

“那你可知道,中了媚术之人,除了下媚术者能解外,可还有什么办法能解?”谢芳华又问。

秦铮低头看着她,眸光端凝,“谢芳华,你知道不知道,你这样的话说出来,就算到死,我也不放手。你别后悔!”

但若是叫的话,她谢芳华是什么人?丝毫不顾及言宸辛苦奔波?

秦铮听罢,脸忽然沉了。

谢芳华蹙眉。

秦铮懒洋洋地道,“那有什么?这京城里还有谁和娘一般心肠好?今日你见了她不要,明日别人没准也见到了她的手法妆容喜欢讨了她去。到时候这个你看起来怜惜的丫头指不定有什么下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