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王爷的花式宠妻 > 第20章:鲁殿灵光

第20章:鲁殿灵光

王爷的花式宠妻 | 作者:树与鱼| 更新时间:2019-09-02

虽说是神魂类的法门,但不可能那么难修炼。这其中,肯定有自己忽略了的东西。比如……神识!

窦纪洲看着英挺青年男子,眼睛顿时就红了,呼吸加促,仿佛风箱。

广州城本来就不多的守军,就好像闻到血腥味的狼群,全部涌向总督府,想把总督府从特战师手里救回来。

不像陆阁老一众文臣那样,一肚子弯弯绕绕,口中说着忠君爱国,私底下一肚子花花肠子。要说服他们,得费许多口舌。

杨夫子终于顺利将口水咽下,清了清嗓子应道:“当然行。”

谢明曦似笑非笑地哦了一声:“那我刚才读到哪一句了?”

扶玉一脸无辜。我笨也不是第一天了啊!我哪知道小姐会指名让我随行伺候!

谢云曦天资如何,没人比谢钧更清楚。

“总之,让她们保持不相上下的争斗之势。直至我们安然离开京城前往藩地的一日。”

太子妃萧语晗,只招呼七皇子妃靠过去,之后,便再无言语。

今日,杨夫子为了女儿的未来刚强到底!

“闹过这一回,等她服了软,我就和她说,以后每个月拿三十两银子回来。一个子都不能少。不然,我就将凝雪卖给人做妾。反正,凝雪生得貌美,总能卖出高价!”

……

男子多风流自赏,纳美妾亦是常事。凭什么谢皇后就有这么好的运道,自己的夫婿甘愿自损名声,以荒唐的举动对抗俞太后,为谢皇后挡风遮雨?

建文帝对俞皇后情深意重,对三皇子自也另眼相看。

永宁郡主在宫中长大,和她本就相识。一个月前派了赵嬷嬷暗中来说项。她无资格阅卷,只在巡考的时候放一放水。只要无人揭破此事,便安然无虞。

淮南王气得太阳穴突突直跳。

谢明曦转头,面上露出恰到好处的讶然:“你想听我说什么?我昨日就说过,你回书院后,不该说的话我半个字都不提。莫非,你想我提上一提?”

魏公公。

这一包裹馒头,便是江凝雪一大早起来揉面蒸的。

“万幸殿下真得肯见我。我以死相谏,只求殿下将家父这封信呈至御前。还家父一个清白。我就是死了,也值得了。”

……

淮南王世子也跟着一起磕头谢恩。

俞太后不得不抓紧芷兰玉乔的手,借着她们两人之力稳住身形。

接下来,便是考了第二名的秦思荨。

谢明曦答道:“外伤已恢复大半,再过数日,才能下榻走动。到时候便能下山去行宫养伤了。粗略估计,至少也得三个月之后才能回京。”

谢明曦略一点头:“进去通传一声,就说我来探望皇后娘娘。”

屏退左右,竟有托孤之意。

正月二十这一日,徐氏进宫觐见谢皇后。

半个时辰后。

丁姨娘眼巴巴地等了一个上午,此时见父子三人一同归来,又是欢喜又是忐忑。小心翼翼地问道:“老爷,二小姐考中书院了吗?”

不过,真是分外解气!

盛锦月泪如泉涌,伸手将儿子紧紧搂在怀中,宛如搂住这世间唯一的支柱和温暖。喉间溢出破碎不堪的哭泣声。

廉姝媛竟什么也没多说,只张口应了一句:“末将愿领兵讨教。”

他是鳏夫,杨夫子是寡妇。

蜀王殿下领着数百亲兵,四处搜寻建安帝和诸藩王的身影。

可他心里,并不觉得愉快,心情甚至有些晦涩沉重。

俞太后在棺木旁站了许久。

他也盼着谢明曦能早日生下嫡皇子。如此一来,谢明曦的皇后之位才能稳固如山。谢家的荣华富贵,也能安安稳稳地维续几十年。

“就是。杨夫子生得美貌又温柔,便是想再改嫁也不难。何苦一直被江家人欺凌压榨。”

俞太后冷冷道:“哀家虽然老了,却没瞎也没聋。你们在想什么做什么,哀家都看在眼底。”

徐氏掌家之后,将原本得用的管事换了不少。不过,永宁郡主的人手并未被拔除干净,谢钧收用通房之事,很快传到永宁郡主耳中。

永宁郡主深呼吸一口气,直截了当地说道:“谢钧!那两个通房丫鬟是怎么回事?你要纳通房,为何不和我商议?你别忘了,我才是谢家主母!”

没想到,这步臭棋今日成了妙棋。

有徐氏阙氏丁姨娘进宫的先例在前,俞太后此次召谢元亭夫妇进宫,并未大动干戈。亲王妃郡王妃们没来,只召了两位藩王妃和几位太妃。

孙氏惊魂未定,根本不敢张口,也不敢动弹。

谢明曦抿唇一笑,饮下果酒,不知是酒意微醺,抑或是屋子里炭盆太暖,秀美的脸孔也泛起了醉人的红晕。

“我就是质疑!”李默面无表情地接过话茬:“盛渲追随殿下,众人皆知。他哪来的胆量刺杀七皇子?殿下说自己半点不知情,谁能相信?”

两声闷响。李默的拳头击中了陆迟的后背,四皇子的拳头击中了陆迟的下巴。陆迟疼得倒吸一口凉气。

李湘如:“……”

谢明曦等人一起转头看了过去。

李湘如这才幽然叹了一声:“也不知殿下现在如何了。”

穆大人也只得哈哈一笑,口不对心地应对几句。心里却掠过一丝悔意。

淮南王府,今日登门道喜的人更是川流不息。

同是庶出的皇子,在嫡母俞皇后面前想讨好卖乖?还是省省吧!俞皇后可不吃这一套!

……

她们两人伺候俞太后多年,还从未见过俞太后面色这般阴沉冷厉难看。两人看一眼,心中又是一跳,下意识地垂下头。

淮南王知晓流言后,一张老脸气得煞白,却未怒骂出声。坐在椅子上,一动未动。

原来如此!

淮南王似是窥出了长子的不满,沉声道:“我这个做父亲的,自会罚她。你身为兄长,不可多言。”

所谓饿死事小丢脸事大,便是如此。

“退下吧!”谢明曦随口吩咐:“让从玉扶玉进来伺候。”

“三小姐,丁姨娘来了。”

三年多前,谢明曦只有十岁,心机手腕便已远胜同龄少女。和她对峙,亦毫不落下风。

士兵们身披盔甲,手持利刃,如潮水般涌向皇陵。三米高的围墙,以木梯架之,很快便能攀爬上墙头,跳入皇陵内。

三皇子做了储君之后的改变,其实也在意料之中。

谢明曦确实印象“深刻”,只是,并无什么心旌摇曳情生意动,而是将自己当成笑话看了一回……

遥想起尹大将军醉意熏熏笑声如雷的样子,谢明曦也忍不住笑了起来:“放心,我们一起为你呐喊助威便是。”

顾山长和廉夫子对视一眼,一起点头。

以此类推。

六公主呵呵一笑:“四皇兄可别再让着我了。”

这委实不像谢明曦的行事风格。

六公主无声轻叹,张口道:“母妃,我陪你用膳。”

“六公主”扑通一声跪到地上,满面泪痕:“母妃,我是鸿儿。”

梅妃坚持亲自为死去的“七皇子”入殓。建文帝经历丧子之痛,对梅妃也颇为怜惜,点头应允。

梅妃神色稍缓,轻声道:“染墨,你对安平一片忠心,我都清楚。待过了这几年,我会做主将你放出宫,为你许一门好亲事。”

别人坑他,他定要十倍百倍地还回去!坑自己的人偏偏是亲爹,他有百般能耐,又能如何?

当着外人的面还做做样子,到了私下,要么视若无睹,一张口便是冷言嘲讽。在床榻上也从未温柔怜惜过……

俞太后看徐氏那副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模样,嘴角扯出一抹嘲讽的笑意:“紫檀木的椅子,莫非徐夫人从未见过?”

俞太后膝下无子,却有七个庶子。如今因种种缘故,已死了五个。唯有盛鸿和年少的安王还在人世。

他对她的“另眼相看”,一是看在子嗣的份上,给她这个生母几分颜面。二则是因她的谨慎识趣,善察人意。

“二哥,我们这是在哪儿?”闽王茫然地张口:“莫非我们兄弟一起携手上路,这便是黄泉地下?”

兄弟两个看完信后,又哭了一场。

就因为盛鸿要走了,以后想扳回一城的机会都没有,心里才更怄得慌!

可惜,宁王毫无怜香惜玉之心,头也没回便走了。咚咚!

听着他低沉的声音,看着他俊逸坚定的脸孔,林微微心中思绪纷飞,如一团乱麻,想解也解不开。

永宁郡主眉头紧蹙,目中满是阴霾。

谢明曦越是出众,日后的道路便越宽敞。庶出的身份,已不再是禁锢。

谢云曦见下令不管用,又诱之以利:“你们按我的吩咐去做,藏得隐蔽些,事成立刻便跑,绝不会有人察觉。只要办成这桩差事,我赏你们二百两银子。”

谢明曦笑了一笑,目光掠过李太皇太后的脸孔,意味深长的说道:“皇祖母这般高兴,孙媳心里也高兴得很。”

淑太妃被赐死殉葬,丽太妃病逝。两位太妃之死,背后都有俞太后的影子。

这是笃定了她心软。

……

“只是,李太后折了颜面,必会记恨于心。日后不知要寻我多少麻烦。”

俞皇后并未多说六公主,反而意味深长地看了顾山长一眼:“些许小事,董翰林也要跑你面前告状吗?”

俞婉同样在十岁之龄考入莲池书院,那一年,正是谢明曦光华最盛的时候。俞婉对谢明曦的钦佩,货真价实,并未掺假。

谢明曦非常中肯地说道:“聪慧敏锐,外柔内刚。谢元蔚能娶她为妻,确实是他的福气。”

六公主一脸不善,冷冷地瞪了李默一眼:“谁让你和我穿同样颜色的武服?”

活着的人,总要向前看。

盛鸿收敛笑意,淡淡说道:“先帝被谋害,朕只能当起重任。自登基之日起,朕便暗暗立誓,要做一个贤明天子。”

李湘如心中愈发觉得异样,面上半分未露,柔顺地应了声是。转而说起了谢云曦:“谢侧妃孕期已有六个月。前两日,我暗中请了一位擅长诊脉的名医进府,为谢侧妃诊了脉。”

陆迟来了!

片刻后,林微微的身影出现在陆迟眼前。

此事,绝不能让林微微知晓。

朝堂动向,素来和后宫风向密切相关。贤妃静妃也不是傻瓜,这等时候,再不向淑妃示好,还待何时?

到最后,才轮到四皇子夫妇。

谢明曦缓了片刻,才笑道:“还好还好。估摸着身上最多有一小块清淤。”然后,低声打趣:“日后你出嫁了,和五皇子成了夫妻,下手可得悠着点。”

孤僻羞涩的少年,自十岁起便戴起面纱,住进了内宅。五年间,除了家人之外,只有她一个好友。

“现在倒好,人人都以为是我对谢侧妃下了毒手。今日霆哥儿洗三礼,一个个倒是登门看我的笑话热闹来了。”

赵嬷嬷暗暗皱眉。

谢明曦似窥出了徐氏的色厉内荏,冲徐氏安抚地笑了一笑:“劳祖母惦记了。”

敲门声忽地响起。

不过,今日的谢明曦和六公主之间,气氛似有些奇怪。

谢明曦目光冰冷,六公主静默不语。

“我教女无方,实在无颜来见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