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王爷的花式宠妻 > 第3章:克勤克俭

第3章:克勤克俭

王爷的花式宠妻 | 作者:树与鱼| 更新时间:2019-09-02

果然没过一会儿,我们就看到路边有一个人开着奥迪向我们的地方驶过来。

我的手机明明是关机了,可是却还能够平白无故的就开了机,以至于当我的手机信息声音响起时,还把空姐给引了过来。

“林梦,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现在都已经十一点多了,你一整个上午的时间都去哪里了?打你电话也不接,我还以为……”

在跟男主人的交谈中,他的情绪一直不定。时而兴奋时而又表现的愤怒。

我哪还顾得上跟程秀秀去解释那么多,一心只想着先离开这里。可是梦境中的世界下起了黑色的雨,程秀秀一动不动的立在原地。

我边转身下了天桥,一边思考着刚才我听到的那句话是不是真实的。

眼睁睁的看着张兰兰从随身携带的小包中扯出了一串绕的七扭八歪的耳机,连接到了手机上,然后对我说:“走,梦梦,我们去喝冷饮,顺便再吃点东西。”

“哇哇哇哇!”我被吓得一直往后退,直到我的身体撞到了身后的房门,这什么东西?该不会是我眼花了吧!

陆雅走了以后,宫一谦探究的看着我,问道:“梦梦,你当真这么想吗?”

老板却一直拉着我跟张兰兰说,“走吧,我带你们去厨房看看我们做菜的材料都是些什么。”

但是随着丹凤将我放了下来。我的希望破灭了。

张兰兰倒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直接就蹲在了我的脚边,然后我就感觉到一个冰冷的手触碰到了我的小腿。

当时我的第一反应就是不停的晃动着我的腿,企图把自己的腿给抽出来,可是无论我怎么动,我的腿都像是被钉死在这个地板上的一样。那个很小的手就冰凉凉的搭在我的腿上,给我的感觉十分的不好。

整个周围都弥漫着一股口水的味道。还有一股不知道从何而来的血腥味,以及浓重的那种发霉的味道。

广场舞大妈们,已经被这些场景给弄得溃不成军。整个空荡荡的地方,除了那些令人呕吐的血腥味,就是那种呕吐的腐臭味。

不过好在此时的景色挺好。整个天空如同被刷洗过一番,碧蓝的天空里别说黑云了,就是一朵乌云都没有。而我也实在是累极了。于是我寻了一处干净的地方坐下来休息。

虽然我如愿离开了那个诡异的山谷。我猜想一定是宫弦以某种方式助我离开的。

血雾一样的鬼物冲到结界的边缘,然后狠狠的被结界给撞击的往后弹了好几步。

困住我们的迷阵消失以后,我才发现我们现在所处的地方,真的是荒山野岭。

“这里不方便,我带你们先回到镇上,那儿才方便行事。”

宫弦无奈何地摇了摇头,双眸中涌动出一种似笑非笑的神色。

我出门之后,王鑫马上就走到我身边了,看得出来他应该是很担心他老婆的,也是有那么一个貌美如花的老婆,谁能不爱呢?

既然已经知道了这个面膜对我的危害,那么想都知道我是不会继续使用的了。

只见曽小溪两只手扣紧了手中的笔,然后说:“你们有什么想要我帮忙的事情,就直接写在这个纸上就行。字丑了点没关系,但是一定要能让我看清楚是什么字。”

但是没想到今天宫弦跟我说的一席话,却直接将我对婴儿的幻想给打入了地狱的深渊。我颤抖的问:“那曽小溪怎么没有事?”

可是我仍然还是强壮镇定,对陆雅打着哈哈,糊弄的说:“哪有的事儿呢,我只是真的是太累了。”

其实在这个时候,我的内心是一片清明的。因为我跟陆雅没有什么太大的利益关系,所以我也不用太看着她的脸色做事。当下我就回了一句:“没接电话除了有事不然还能怎么样?”

我也是醉了,这个甩锅的本事没别人了。我别过头,不想去看陆雅。但是心中对陆雅的为人也算是有了一个基本的了解了。

张兰兰看到了我的异状,转头朝我看了过来。我将手镯举给她看,她是知道手镯的秘密的。

墙壁上映射的不属于我的人影把我给吓了一大跳,我惊恐的往后退……却在这个时候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你来了。”

曾大庆顿了顿,自嘲一笑,然后继续说道:“你说这孩子。我真是不知道怎么办好了。她平时唯一的爱好就是喜欢画画。于是在她前几天过生日的时候,我就从你们店铺里面买了那支笔来送给她。”

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走到这条该死的绳子上来的,可是我直接忽略了事情的经过,直直的走到了这条位于悬崖正中央,而且看起来格外的脆弱的绳子上边。

我看着这一切,傻傻的不知道该如何。只能喃喃的问张兰兰:“这,我睡了多久?又发生了什么事。”

知道张兰兰最后这一问有多无力,毕竟她就是一个道士。找别人跟找她目的是一样的,我抓着张兰兰的手,发现她的手特别冰凉。

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张兰兰,却听见她继续说:“那时候我也很痛苦,因为我恰恰知道你要是三天内醒不过来的结果是怎么样的。在我痛恨自己无能为力的时候,陆雅这贱人还穿着婚纱来到了医院里。告诉宫一谦,只要宫一谦这辈子不离开她,她就能够治得了你的病。”

看张兰兰这样子,想必她之前对宫一谦的好感瞬间就被这一件事给打了折扣,也能明显的看得出她已经不那么热衷于去救宫一谦了。

站在她旁边的医生也点了点头,忽然护士转头看了一眼张兰兰,发现张兰兰也对着护士点了点头。

这个时候我才清楚,我肚子里面的这个孩子远没有一般的孩子那么容易处理掉。

我跟张兰兰对视了一下,又齐齐看向张飞。

“飞,飞天的人头?”我对于这种胡乱逛的人头的认知都还停留在最之前去张兰兰家里的时候,碰到的那个从飞机上就一直跟着我的那个东西。

可是在这种偏僻的小镇,竟然还有能够行驶十个小时的摩托车。

说完,宫一谦就挂了电话。留下我一个人在风中凌乱。宫一谦知道我这里是在哪吗?

我在脑海中细细的回忆,想要回想起以前张兰兰能跟我在一块时,遇到这样的情况她是怎么处理的?

大明的话差点儿没让我吐血,竟然如此的迂腐,知道他是好意,可是他不知道吗,现在对于我来说,最危险的人就是他了。天知道我一直在用指甲掐我的大腿,想以此痛疼来缓解体内的欲望。

我不得不把刚才安慰大明的话推翻,告诉了他实情,此时此地的事情,让我不相信是鬼所为我都不相信呢。

金先生有些愣住了,嘴巴张的大大的:“金龙,我叫金龙。”

我连忙谄媚的对宫弦说:“你快把我给变回去嘛。昨天你到底去哪里了呀。”

我被宫弦突然凑近的面孔给吓得瑟瑟发抖,瞳孔不受控制的收缩,整个人都往后退了一大步。

我若有所思的走向花瓶的方向,可是突然间我的腿被藤蔓一样的东西给缠住了腿。本来就不容易被找到的胳膊和腿,现在显得更加的局促。

顺着直直的方向走过去,没走几步就到了这个名叫“梦之都”的宾馆。前台到了我跟张兰兰走进了,态度特别亲切的说道:“您好两位,请问是准备住房吗?我们这是一家经济型的酒店,酒店的特色就是主题房间。每个房间的房型都是独一无二的,我们也保证,房间里面的任何设备都是当天退房当天消毒。被子枕头套都会更换,保证您有一次舒适的体验。”

大明一脸疑惑的看着我们,我与张兰兰的话他是听不明白的,他也跟随着我们的脚步走了过去。

空姐有点奇怪的看了一下他,不过很快就热情的对他说:“当然可以了。虽然现在离飞机到达目的地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了,不过我们不会拒绝乘客任何合理的要求的,您确定你现在要升舱吗?”

他们很是生气的瞪着大明跟小功,道:“你们是什么人,这里是检查重地,你们为何把大门推开。这万一里面的射线泄露出来,别说我没有提醒你们。”

“谢谢医生。”小功很是有礼的对他们微微一笑。至此我心里大为放心,只要不是骨折了我就不那么担心了。

“你没有跟着我,那你?”想想我都一阵恶寒,一个女鬼就站在我的身边,告诉我她要去把她的女儿给带走。难道我就要眼睁睁的看着她这么做?不然我也没有别的办法,还是看看这个女鬼究竟想要怎么样,我再看看能不能拖延点时间。

听到此,我的心都凉了半截,难道就这么简单的理由,他就给了差评,然后再害得我跑到这偏僻的磨盘山遭遇了这一系列的逃命事件。

“那,然后呢?现在你对着一件物品的感觉是怎么样的?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还会写下差评吗?”

没容得我多想张兰兰又开口问:“是因为这样你才从我手里夺过酒杯的吗?”

华先生有些为难的点了点头,但是即刻又反驳道:“我不是只为了这个,我也是怕夫人出了什么意外。”

华先生被张兰兰问的有些不知所措了,他的双手紧握成拳,眼神游离不定。他抿成一条直线的嘴唇不停的蠕动着,想要说什么,却又没有开口。

张兰兰也不打扰我,任由我自己陷入到自己的思绪之中去。

我只觉得我的心哇凉哇凉的。还没从宫弦的刺激之中恢复过来,又摊上了一个宫一谦。

“你就在这里住一晚,明天你立刻离开我,这段时间我都不想见到你。”我凶巴巴的对宫一谦下令。

其实我的内心已经心急如焚,因为刚才我看了看时间,现在离午夜零点已经剩下不到五个小时了。也就是说我的生命已经进入到了倒计时的时候,而且倒计时的时间已经不足五个小时。

其实也不需要找,磨盘镇这个地方实在是太小,一眼就可以望到了尽头。

我回过头去,果然看到了宫弦那恣意的脸。他在我的耳边轻轻的吐着气,说道:“老婆沐浴,怎么能够少了为夫的帮忙呢?”

想到我跟张兰兰都饿着肚子,况且等会去那徐浩的木屋里堪察时,我们也需要交通工具,无论如何都是需要跟这里的住户打交道的。

“进来吧。”我淡淡的朝着门口说道,实在是不想过去给陆雅开门。

华先生听到这个要求后,很开心的说:“那当然好啊,既然还有缘分,就不要强行拆毁了。”

知道我的优柔寡断在这个时候并不需要,所以我很识相的闭住了嘴巴。

张兰兰站在原地,瑟瑟发抖,一步也不肯往里面走。现在她知道冷了吧,刚才还直想摇下车窗呢。我走进了商场,感受到了里面来自的暖气,就像是整个人被融化了一样,瞬间身体上面都暖暖的。

我试着对沈小姐说道:“很抱歉我们的货品给你带去了麻烦,那你看看能否办理退货呢。我是很愿意给你办理退货的。”我还在心里想着,甚至我倒贴钱给你都行。可是我不能说得太过于直白,免得引起她的怀疑的那就不好了。

既然如此,我就放心下来,也就不再去打搅她了。

“张兰兰,你总算是出来了,你累了吧饿不饿?”我关心地询问她。

我装成不懂昨这股冷意是因何而来的样子,露出了不解的神色,抬头看着天上的太阳,嘴里也配合着自言自语的说道:“真是奇怪的紧,这天空中明明是太阳高高挂,可是这山风吹过来时却又为何会如此的冷呢,冬天也不至于那么冷,难道这种现象是此外的特有情况吗?”

“这个线要怎么修呢?”老奶奶戴着老花眼镜看了看,问了我很多,我都耐心的回答了。

我想反抗,却发现自己根本不能动弹。这男人把我定住了?

只好先回去再说了,我也不知道小月住在哪里。索性就先把她带去我那儿,有点什么事情,两个人也好有个照应。

可是当充电器连接了插头,手机连接了充电器的时候。我却发现我的手机竟然一直都是有电的……

我“啊”的大叫起来。手脚控制不住的到处乱扑、乱跳起来。到了王先生家后,他们家里没有吵吵闹闹,而是更平常一样。不过王先生的头发比上次白了很多。

我指了指书桌上的雕像,示意张兰兰那个就是她的宝贝。

欣欣忽然问,“你们想抓住他?”

“小鬼?”

我一时心软,难不成夫人也碰到了刚刚我碰到的诡异事情?正当我动了动身体,准备去开门的时候,张兰兰却突然间扯了一下我的手。

可是张兰兰仍然对着我摇了摇头,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外面的声音越变越小声,终于安静下来。可是又突然听到有人抓着小孩子,然后不停的打着小孩子。在这之后,就是小孩子的嚎啕大哭。

也就是说,这些动物都是在极其痛苦中,极其恐怖的状态下死亡的。

我紧皱起眉头,心中的不安感成倍的放大,因为,刚才放眼过去还是郁郁葱葱的满山欲谷的绿意,此时已经大都变成了枯黄,就象是冬季即将来临时的模样。

我正在通过双手想互搓手来缓解身体的冷意,忽然这给了我一道灵感。

有了,我可以当作身体不舒服,让大明跟小功赶紧送我回磨盘镇上就医,这样一来即可以把他们诱回磨盘镇上,又可以打消他们对于我要回磨盘镇的原因所带来的疑虑。

想到此,我不再刻意的去与空气中的那股冷气所对抗,而是任何着这股冷气侵入我的骨骼筋脉,很快的,我自己都感觉得到自己的嘴唇一定是黑紫黑紫的,因为我的牙齿已经在打颤了,按照以往过冬的经验,这样的我已经是快要被冻僵了。

“对,我刚刚才用项链把它剩下的魂魄给收了进去。”我连忙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