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王爷的花式宠妻 > 第35章:抱瓮灌园

第35章:抱瓮灌园

王爷的花式宠妻 | 作者:树与鱼| 更新时间:2019-09-02

“另外世界?比神界存在的还久远?”易峰心中一阵惊叹。

这让易峰不禁一阵苦笑。他之所以来酒楼,就是因为这里貌似是闲聊人物最多的地方。

十几位不死强者当即被那道光芒淹没,随即身躯当即崩裂,漫天的污血飘洒下来,所有扑向裂天镰的不死强者全部被斩断身躯。

这倒是让易峰有点不知所措,暗道打不过就是打不过嘛,我又没有说要杀你,你哭个什么劲儿啊?

所以,纵然有点紧张,易峰也只能默默观望,不敢停住双修。可被这情况一吓,自己的小弟弟差点没有当场泄精,真是有点衰。

本来,双修功法对男女双方都会提升很多,特别是第一次。这个提升也不仅仅体现在功力上,还有魂力以及生命元力,对于修士而言好处很多。

进步最为突出的,便是易峰的妖族血统,这个进步已经让他直接拥有了超级神兽的血统,但是在天妖诀的修炼上,他还没有达到上位神兽级别。

虽然没有如易峰想象中那般融合起来,但这种不断的变换也算是聊作慰籍,至少目前看来,神界能够随便转换领域的修士,也就自己的魔化神婴一家别无分号。

面对如此多的敌人,小黑的魔力越来越少,又杀掉几千只妖兽后,他体内的魔力也同时消耗干净。

“当然,小爷上辈子就知道了,小爷还知道你肯定有手抄版的星芒决、神兵诀、大道修真录、法则修神呢!”小乞丐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捡起破瓷碗就离开了。

不过,前面的修士修为最高者也只有分神中期,虽然人数颇众,但想拦下易峰却也不够。

陆长风自然是不会欺负一位融合期的师弟,他客气的将手前伸,示意对方先攻。

魔化神婴双目微眯,在五道流光刚刚发出便已经结出上千组镇天诀,用以削弱五道流光的威势,同时他一手握着魔剑,一手握住斩天剑,同时扫出大片如幕般的剑芒,十分勉强地将五道流光再次击退。

也就是如此之人,竟是神界实力的巅峰,竟是一位天尊级高手,让易峰如何不意外?

也就在此时,两位麒麟兄弟也跟着出手了,他们几乎是在雷刺击中沙鼠妖的同时,也给了沙鼠妖两掌,顿时就将被捆神链束缚的沙鼠妖肉身崩溃。

以易峰的实力,从神界大陆升入天界,只用了几息时间而已,昔日高不可攀的神界星空,如今已经被易峰踩在了脚下。

当听到斩天的呼声后,被灌注了大量星辰之力的斩天剑,呼啸而出,猛然攻向那黑甲鬼灵,而紧跟着,易峰就将已经准备妥当的镇天诀发动了。

就连两位正在丢修士撞石碑的不死主宰也是一样,它们停了下手中的动作,看向了易峰这边,良久后,那位手握黑色十字长剑的十六翼天使才飞了下来,竟是一把抓住斩天剑的剑锋,连带着易峰与那股子死气一起砸向了第九块石碑。

巨人的半成品天宫虽然初具规模,但毕竟不完整,可没有易峰的天宫的高级品质,在本源大火焚烧了几个月后,便完全融化,而在易峰的控制下,易峰的天宫非常轻松地将那半成品天宫融合,其中的一切都转入到了易峰的天宫之中。

奇怪的是,斩天自那一声沉重的叹息后,再没有出声,似乎也在焦急地等待着。

在前进的时候,九魅狐妖问道:“你之前说的条件是什么?”

只有三师兄刘一山没有当即行动。刘一山望着已经飞远的两位师兄,不禁跺了跺脚,狠狠地啐了一口唾沫,而后淡然地对易峰道:“小师弟,你应该还没有自己的飞剑吧?”

顿时就见,漫天紫色流云开始如潮涌动,一道道由剑锋组成的浪潮不断冲刷向一处。

“这块不死令我是拣来的。那天晚上我曾遇到过一位主神级高手与一头双头狮兽大战,那双头狮兽最后自爆了,那位主神级高手也被炸死了,这个令牌就是我从他身上搜到的。”易峰说谎道。

当然,易峰在精神力的修炼上还处于刚刚起步阶段,才会在吸收了如此微弱的精神之火后感到进步,若是让那些主神级法神来吸收,估计什么感觉都不会有。

饶是如此,易峰此时的灵魂也不纯净了,更是一涨一涨的,让他十分难受。这种情况估计会持续一段时间才会缓解,希望不要留下后遗症才好。

那两位仙君在易峰给的最后期限的前一天,最终还是与赤都华府解除了联盟。易峰惊喜地发现,两件魔宝晋级后,不仅血灵镜的剑光更具攻击力,就连鬼头大军的实力也整体提升了一层。

时间是小事儿,结果才最重要。

而且,就算是龙皇一直压制自己的功力,也坚持不了太多时间,弄不好反倒还会误了自己,龙族不会允许自己一直逗留在仙界,自己妻子估计也不会允许。关键的是,用不了多少时间,禾儿也会飞升。

自己妻子独自留在仙界,忍受着永恒的孤寂与落寞,龙皇实在不忍。

原阳仙君反应还算快,在那极品仙剑发动之初,就带着杜凝飞快退出。而退出以后的原阳仙君,再也不能以仙识或肉眼看到原来火熔崖所在位置的一切。

而此时,剑气也是不断地轰击着易峰的身体,但火龙甲虽然是上品仙甲,也只是因为易峰的炼器水平不行,以帝级火龙骨炼制的火龙甲,却不是一般剑气能够突破的,即便是极品仙剑的剑气也一样。

此番那烈焰雄狮已经死掉,仙剑又被放了出来,肯定是要与炼火仙门决裂了。

可是,就在易峰郁闷时,在原阳仙君惊愕时,天空之中,忽然响起一道惊雷。

没有和那四劫散仙言语,易峰此时也只想着赶紧将这场争斗结束,而后快速离开。

“怎么到了九幽深渊了?”醒来后的易峰,观量了下周围的情况,不解地思量道。

想到此处,易峰心中不禁一颤。自己难道要看着自己的女人被无情处死?

斩天剑与魔剑以及之后的镇天诀都没有给凤凰天尊带去半点伤害,可紧跟着的十系神灵之力的裂变,就在它身前炸开。

接下来的情况就很难描述了,易峰与那禁制,互相攻击,整个空间的四处都被劲风肆虐,甚至还有一条条禁制线路蜿蜒着扑向四面八方。

犹豫了许久后,易峰对着大家吼了一声:“都注意点,将防御开到最大,保护好她们两个女孩子!”

可南宫雪琪却是开口道:“你怎么就知道我们不敢杀她?凌虚剑宗虽强,但也只是在正道势力范围,泱泱魔道,修士无数,难道还会怕了一家剑宗?你说杀不得,今日我偏要杀给你看!哼!”

这龙龟已经是渡劫飞升的妖兽,其一身功力比一般仙人还要强大很多,直接就让七、八只鬼头有了仙人期的功力。不过,这其中任何一只都不是大乘后期修士的对手。

不过,这些青年高手心中却是已经认定,那位龙族的高手必定是一位与自己师傅同辈的绝顶人物,可如此人物怎么会在这里呢?这些人物不是都应该在……

魏阳没有提及墨蛟的存在,灵识在易峰身上一扫而过,微微有些吃惊,不过转而便开口言道:“呵呵,我天灵宗寻觅小友多时了,今日却是让我碰上。”

这种强度的魂力冲击,片刻之后就让那昏迷的仙帝霍然醒来,而此时易峰又早在完成认主时就解开了那仙帝的功力禁锢。

“我先疗伤,嘿嘿。”那仙帝对显得气急败坏的易峰讪笑一声,说道。不过,当易峰将龙珠收起来时,这家伙明显有点惋惜。同时,这家伙心思急转,却是思量着日后如何将易峰的龙珠再敲诈一点。

几位原本已经绝望的雪人族高手,在冰罩碎裂时就几乎在闭目等死,却是不料那方才还要大杀四方的无数鬼头居然纷纷退去,而易峰则是从容淡定地看着自己几人,顿觉一阵羞愧。

“你认得此物?”易峰很随意地问了一句,可他的表情已经渐渐随着魔化神婴的糟糕情况而扭曲,显得十分难看,浑身也是彩光一闪一闪的。

就当凤凰精火快要洗身,易峰不得不再次发动星辉剑诀,将那凤凰精火引入到空间裂缝之中,也算是挡过了妖皇级别高手的一招。

今天四更,大家多砸金牌,拜谢了。。。“晚辈就不耽误前辈会客了,告辞!”

那怪兽很快便消失,暗黑祖神身子一提,手臂前伸,握成铁拳,对着不远处的那个佝偻的身子砸了过去。

那股子能量波动竟是牵扯着易峰的身体,向着一个凭空而出的空间黑洞中去。

可斩天的言语刚刚完毕,那妖婴却是忽然吐出一道宛如大树一般粗细的白色灵光,瞬即就将斩天剑击飞老远,而后又是一道白色灵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击中天火玉净瓶。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九魅狐妖所知道的天妖诀与这本书册里记载的天妖诀,原本就有出入,或者根本就是两种有着不同结果的天妖诀。

黑袍老者的实力非凡,而让他都要在祭台上进行如此久,如此声势浩大的召唤法术,那么被召唤来的异时空强者必定有着惊人的实力。

易峰被召唤而来,虽然有召唤法术的保护,可他的伤势却加重了不少,此时又没有月牙玉帮助疗伤,在召唤法术结束后难免有点不好受,一边跌落当空,一边还口中连连**,丹田之中的能量中枢一直都在溃散,能量波动确实强烈了些。

“你们居然在修真界制造出如此杀孽,简直是罪无可赦!”那修士浑厚而又威严的声音从霞光之中传出来。

“咦?混沌剑灵!”那修士脸上显出了一丝奇异之色。

那霞光的爆炸,就这么被易峰有惊无险地化解掉。

“易峰,请芸霜师姐指教。”易峰上前一步,客气地说道。

随着他的声音落下,他全身透溢出来的强悍剑意波动,居然能够让周围的空间再次波动起来。这种单是靠气势就能让引动空间波动的情形,易峰还是第一次见到,不禁心中一凛,暗道今天遇到硬茬了。

而在斩天的提醒下,易峰也知道,这修士居然已经领悟了剑之领域。在其领域之中的修士,都会受到限制,只有实力超出他很多才有获胜的希望。

“呵呵,未战何言胜负?”小芙只是笑着应了一句,一样是很自信。

让易峰更加惊愕的是,自己明明牵着冷依依、抱着易可儿,可此时却没有一人在自己身边,自己的手与怀抱中都是空空的,没有一点触碰的感觉传来。

见到易峰这样配合,空间主宰颜色大悦,而时间主宰依然有点担忧之色。

在第一轮攻击还未到来之前,易峰就将那极品仙剑祭出,在一声嘹亮的剑鸣之后,那极品仙剑便是将剑之领域外放出来。

一时之间,当空流光四溢,法宝的嘶吼声在不断荡开,整个星球都在瑟瑟发抖。

“也不用太担心,我猜他肯定不敢贸然对你动手,而且他不可能有实力看透你丹田内的情况。就算是他看得透,但你在之前已经将身怀混沌之力的事情表露出去,他只会认为你丹田之中的混沌之力是疗伤的,而不是用来禁锢你功力的。一会儿你只需要从容一点,我再帮你不时鼓动下混沌之力,他必然会被震慑。”斩天分析了一句。

与此同时,沙鼠妖还将自己的神灵之力外涌,在顷刻之间就禁锢了冷依依,可当他的神灵之力灌注于易可儿的体内时,却遭到了非常强烈的反击。

在两女后面的麒麟兄弟明显没有想到沙鼠妖会如此大胆,脸色显得十分震惊。

想到此节,易峰不禁盯着自己妹妹看了一眼,而易可儿则是贝齿咬着嘴唇,一副随时都可能暴起的样子。

易峰知道,五爪金龙的天赋神通可以封锁时空,将对手完全禁固,九爪神龙的天赋神通是什么?肯定比五爪金龙的强大吧!

最为关键的是,他也根本无法退,因为这神龙的速度比他也慢不了太多,短时间内他肯定摆脱不了,而人家发动天赋神通需要的时间也不算太多。

她是打心里不想如此,这种根深蒂固的思想在此时显得更加深刻。

事情缓缓发展着,易峰也在等着黑风老怪如何让火池中的火焰减弱威势。

南宫雪琪脸色顿时显得十分难看,因为她忽然醒悟,鬼灵之所以被杀掉,应该是这些九劫高手都出手了,不然以刘一川与那位剑域高手的实力,鬼灵即便是不敌,也能逃走。这就意味着,正道在得知魔尊已经去了上界后,公然撕破原来的约定,悍然出动了本来不应该出现在战场上的八、九劫高手。

这些骨头也都是好东西,可易峰却没有心思将它们收集起来,倒是冷依依很勤快,几乎是见一段就收取一段,也不管以后有没有用。

这些骨头肯定是有大用的,只是一般仙人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合理利用。

巫妖可比血兽聪明多了,它可以想到,敌人既然能够到这里来,那么血兽已经完蛋了,由此也足以证明来人的实力绝对不像现在表现得这般不堪。再则,巫妖一直盯着易峰的斩天剑,也可以说明它不仅谨慎,而且还有点畏惧。

谁都知道,在炼器时器胎若是毁掉了,就等于炼器失败,这个后果可是易峰不能接受的。易峰正要出声回绝这个提议,斩天却是建议易峰试一试。

而城主府中的强者,则纷纷来到地下,到了总管的密室里,可却没有谁能够开启那扇石门。由于没有见着总管,大家都认为总管在里面,故而也没有太过忧虑,只是静静守护在外面。

大概用了十息时间,传送结束了,易峰却是被空投在一片树林之中,此时正砸断了几根树枝,嘭的一声后,坠落地面,激起灰尘四溢。

也正是如此,易峰才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到了树林的外围,也是靠近那个中央区域的位置。而只寻觅了一盏茶工夫,易峰就见到了一个门户,应该就是通往中央区域的。

不过,想要成功进入九幽深渊,大家必须在九幽深渊的通道并未封死之前赶到。

偶尔会有强大的不死生物将弱小的不死生物那令人恶心的身体吞下去。

“前辈能够如此想最好!”血焰魔帝听此,倒是没有放下警惕,很从容地回应一句。

“可这对我而言,已经是极限了!”易峰愤愤地道。

可要返回,易峰也不知道别的道路,他知道的路却要经过那片被无数骨怪占据的区域,这让他十分郁闷。但想起身后还有三位超级打手,他就放心了不少。

黑云虽然消失了,但倒下去的骨怪却没有再爬起来,就像是再次陷入了沉寂一般。

讪笑一声后,易峰很识相地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极为极致的面容——

就是那么一丝的速度优势,对于天尊级高手而言,便可以无限放大,可以让金衣天尊在近战中处于攻击一方,易峰则是只能被动防御。

三更到了,四更就不会远了。四更到了,求收藏、推荐……

被星辰真火包裹着的星芒剑光,被斩天剑发出后,激射向对面的三眼碧水猿,虽然裂开空间,可到了三眼碧水猿的身前,却是被三眼碧水猿伸手就捏碎了。

易峰现在有点郁闷的是,如果小黑还能发动天赋神通的话,直接封锁了这片时空,那盒王还不是轻易就到手了。

不过,听了应成子的裁判后,一直好强的芸霜却是不愿意了,她辩解道:“成爷爷,你这话就显得有点偏心了。你说我是凭借法宝硬撑着的,可易峰他的法宝难道就比我差吗?他的飞剑可是极品灵剑哦。而且,你也看到了,比赛之中,易峰使出的灵符也不少吧?我在法宝上根本没有占到任何便宜。虽然是我离场在先,但大家都可以看出来,易峰他是强行发动了自己根本无力掌控的剑诀,若不是我还有点本事,怕是直接就被他给抹杀了。他这种狠辣的行为,却是比斗大会一直明令禁止的。以此也应该判他为负!”

可让易峰郁闷的是,自己每次都无法静下心来修炼,每次都是刚刚进入状态不久,就被康庄仙门内的弟子唤回去,原因也只有一个,就是易可儿又欺负人了。

“那家伙才被刺了一下,就大呼小叫地说我蓄意谋杀他,现在也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哥哥,我们出去玩吧,天天都在这里,真闷啊。”易可儿忿忿然地说道。

为了达到易峰所说的不放走一人,辰震仙帝甫一出手,就将自己那仙帝中期的领域布置出来,虽然面积不是很广袤,但也足以笼罩整个战场。

这件如龙舟一般的飞行法宝,刻录了许多加持速度的阵法,一旦全力飞驰,速度堪比易峰驱使斩天剑飞行。但驱使斩天剑飞行毕竟既耗心神也耗能量,宇宙星空如此广阔,若是易峰以斩天剑飞行,估计没有到最近的星球上,就要被活活累死。

上次魔道大军洗劫了雪人族族地山谷,大肆杀戮雪人族族人,那估计也是偷袭或者雪人族未及隐藏,雪人族公主既然逃了出来,必然会更加小心才对,只要不是一心寻死,应该就不会遇到太大危险。

“你小子不是有粒仙丹吗?如今也就只有以仙丹之药效或许能够救她,只是要看你舍得不舍得了,毕竟仙丹可是修真界极其罕见的东西,也是你的保命依仗之一。你现在的伤势虽然不致命,但若是以仙丹来治疗会很快恢复,而且还能够让你修为更进一步。”斩天腔调怪异地对易峰说道。

总共有六人,一位金仙初期修士,另外四位都是天仙,剩下的那位甚至只有地仙期修为。而那地仙俨然还是个孩子模样,不过,他们却是不知道弄倒了多少玄仙级高手。

但是,饶是如此,易峰依然没有办法杀掉它们任何一个,无往而不利的斩天剑,以神器之品质也难以伤到它们分毫。

“哼!又来这套!打不过就跑!”

不过,一段时间以后,魔龙就发现自己的速度比人家快的十分有限,照此下去,想要追上对方最少需要个十天半个月。

接着便有炸响从城主府的方向传来,一道道透溢着强大气息的流光遁入长空,显然是一些高手在争斗。

在方才那短暂的时间里,吉索已经确定,自己要对付的一男一女已经腾空,而越贤也追了过去,吉索有点怀疑,难道越贤与自己等人的目标人物一样?

吉雄被小莲的话给噎住了,脸色越发显得难看,心中却是一直在思量对方二人到底是什么来头。有如此强横的实力,估计也是在神界修炼不少岁月了,肯定知道武门的强大,既然如此还敢对武门下手,死到临头还嘴硬,倒底有什么依仗呢?

易峰这次又帮了两只出窍期妖兽一把,使得两妖再不警惕易峰,更是将之视为战友,它们心中思量:若是易峰要害自己,完全可以不必理会自己,再有几道雷霆落下,自己就要死翘翘了。

九魅狐妖对易峰的这个眼色的意思能够理解,只是她还稍稍犹豫了下后,才带着南宫雪琪、冷依依等人悄然出去。她知道易峰的意思是,让自己小心云空天尊,并且让外面的天尊们做好准备,务必保护好修为较弱的南宫雪琪与冷依依。

云空天尊想着想着,却是不禁将头抬起,仰望苍穹,似乎这一切与那天界的祖神大有干系。之前他就猜测过,祖神应该是不能下界来的,但他们也痛恶修炼天典的修士,那么他们就会想办法干涉下界的修炼格局。由此可以想到,自己当初的陨落必定和天上的祖神有着不可推卸的关系,只是不知道是一位祖神做的手脚,还是多位祖神。

“你要帮他复仇?”易峰对云空天尊问道。

也就在这个时段,易峰等人意外地遇到了血焰魔帝。

不过,这些也只是遗憾,不是后患。以南宫雪琪的身份,在修真界不会遇到什么紧迫的事情,而雪人族公主似乎也是个很有办法的女子,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易峰没有时间去多想斩天的话语,既然斩天能够吸收这些神灵之力,易峰也就少了一份危险,但那些空间裂缝却是不能被斩天剑抵消,它们的活动毫无规则可言,速度也越来越快,易峰必须快速离开才行。

当易峰从石壁上落下时,那螳螂妖兽的巨钳也再次袭来,易峰却是将噬魂魔杖与天火玉净瓶、血灵镜都祭了出来。

跟着,那螳螂妖兽就见玉瓶口对准了自己,一股黑色液体也瞬即喷洒而出。螳螂妖兽虽然不知道,但也能猜出一丝,这是敌人的杀招,便是外放出自己的能量。

这些神物实际上就是禾儿公主在神园中所得,比起龙皇大人一直准备着的材料好了许多倍。禾儿公主以那般高贵的身份去神园犯险,其实也就是为了给自己母亲做点事,尽一切能力在飞升之前救活自己母亲。

“淬炼肉身品质的方法大同小异,均是先**肉身到极致,而后再辅以各种丹药或者奇物将之恢复,在恢复的过程中会有强化肉身的能量透入身体的血肉、筋脉、骨骼中,如此反复持续下去,肉身的承受力自然会大大提升。”斩天解释道。

蟹婴兽此时正全力挥舞两只长且大的巨钳,眼见文师弟的剑阵就要被它破掉,那道青光却是狠狠地击中它的腹部。

而如此也能够看出,黑风老魔竟能在如此火焰的焚烧下坚持如此之久,其实力肯定是强悍无比。但就是这么强悍的黑风老魔,都落得如此下场,可见其敌人更加恐怖。

易峰害怕黑风老魔估计炸死来试探大家,没有敢动,而斩天则是以神识窥视了下黑风老魔,叹息地说道:“这老魔被折磨了太久,无论是身体还是意志力都消耗过度,能够坚持到被解救实属奇迹,此时虽然脱险,但估计也难活太久,因为他的生机几乎断绝,虽然魂力还很强大,但也正在缓缓消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