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王爷的花式宠妻 > 第48章:天下天

第48章:天下天

王爷的花式宠妻 | 作者:树与鱼| 更新时间:2019-09-02

“……”

乔天翎一怔,随即笑道:“当然,不是我的,难道还是你男朋友的吗?那就太滑稽了,你这个未婚妻都没怀孕,怎么让别人捷足先登了。”

“安安,你说乔爸爸好吗?”

你带个女人回来,我就将你们隔绝在外,眼不见心不烦!

男人脑子里浮现出许多关于“宝瑞集团”的资料,心中了然。今天是商场开业,四楼又有一间“宝瑞”专卖店也同时开张,身为集团继承人,尤歌当然要出来露露脸,借此打消外界那些不利的传言。

尤歌温柔地蹭着他的颈脖,软糯的声音在嘟哝:“别生气啦……”

有够皮厚的,现在知道说是一家人了,见风使舵的招数练得真熟!

嘴巴痒痒的,又有点疼……尤歌蓦地睁开了眼睛,一张放大的俊脸近在咫尺。他掠夺着她的呼吸,将她的惊叫声全都吃下肚去。

容析元忽然头部往后一仰,声音低沉了许多,软绵绵地说:“好了,不逗你了,快点帮我洗好,我很困。”

然而,几秒之后,尤歌听到手机里传来淡漠的男声,竟然是容析元!

听他这么说,尤歌也赶紧地拿出防晒霜来涂……一边抹一边嘴里还嘀咕:“一会儿大叔来了也叫他多抹一些,免得晒成包公了。”

“你还好意思说呢,对我最有企图的就是你!不然你怎么会莫名其妙要娶我?我最该防的是你而不是许炎!”尤歌气得不轻,说话更是直截了当。

第二天容析元刚到公司,就发现了气氛不同寻常。员工和主管都是一副战战兢兢的样子,好像老鼠见了猫似的。其中有一位副经理告诉容析元……老爷子驾到。

“怎么了?佣人说你今晚没吃饭,吃喝了点汤,是不合胃口吗?”

当然,这件事,暂时还只有容析元和尤歌知道,就连佟槿都还不清楚为啥最近伙食有点不同,就是明显的补汤多了。

奕宝贝吧唧吧唧小嘴,吃得可香了,乖巧地坐在佟槿身边,喂什么就吃什么,一点都不挑。

“爸,你吃吧,我去食堂吃。”许炎说完就转身要溜。

其实许炎这话的含义是“只要你陪着我,吃什么都是美味”。

经过思想挣扎,尤歌认为那样的想法对孩子不公平。她虽然是母亲,却也不能以爱的名义剥夺孩子享受父爱的权力。

香香现在也不会跳到尤歌怀里去撒娇了,因为知道尤歌身上那团球球是需要保护的,所以在香香的带领下,狗狗们都很自觉的,只在尤歌身边转悠,很少会求抱抱。

两个女人眼神的对视,其中交流的语言,只有彼此才懂了。

但显然赫枫撒谎的运气不太好,他刚说完,主角就登场了,正好从茶室里走出来。

沈兆在调查的时候遇到了一个旧识,叫杜勉。他曾经是道上的小混混,如今已是改邪归正,开了一间发廊,做正当生意。

尤建军没忘记刚才说了要和尤歌一起吃饭,现在想起来,可又有工人来报告一个不幸的消息……

容析元不急不慢地说:“这么紧张做什么,我知道不太多,刚好够而已。”

许炎一惊,容析元太精明了,连这也能猜到。

但是铁门挡住了视线,她只能看到一双脚在铁门外走动,却看不到人。

“我就住在孤儿院里,方便工作,老院长打算最近这几天就将所有的事务交接好,她要回乡下养老去了。”

客厅当然是华丽大气高端的风格,但尤歌没心情欣赏了,因为此刻坐了一大堆人,大约有二十个吧,全都将视线集中在她身上,好像她是一个闯入地球的外星人。

容析元大惊失色,本能地冲上去,叫着尤歌的名字,充满撕心裂肺的凄惨。

“你要做什么?混蛋,我都这样了你还要胡思乱想?”尤歌像炸毛的猫儿一样企图躲开。

容析元不禁又想到了许炎……那个看似只是医生却实际不简单的男人,如果尤歌这几年都受着他的教导,那么,透过尤歌,就能看出许炎是个多么具有实力的对手。

这一家子,关心他们的人还不少。霍骏琰从外地办案回来,马不停蹄地就来瑞麟山庄了。

两人很默契地换个话题,气氛没有受到影响,因为尤歌不曾责怪许炎,她很理解他。

“我昨天还跟翎姐通电话了,可我没说要去澳门的事,我打算给她个惊喜,哈哈……”

“……”

老人家年事已高,可依旧在为慈善事业劳心劳力,时常需要坐飞机,因此在家人的强烈要求下,他身边就有了一个女看护。

...一场别人的婚礼,最开心的却是许炎和苏慕冉的老爸,两个老友因为子女在“交往”中,高兴得合不拢嘴,晚上还喝了几杯酒,结束之后还拽着许炎和苏慕冉,四个人一起去k歌。

多么痛的领悟啊,如果不是到今天,她可能还沉浸在三个月中与他相处得好像是一对的幻觉中。

什么时候开始的情意?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执着痴迷?尤歌不懂这是怎样的情怀,更不知道自己已经在毫无防备之极陷入了一个名叫“情网”的东西。

尤歌大惊失色,瞪圆了眸子紧紧盯着他,震惊之中夹杂的难言的情绪,可下一秒,她已经转身就跑里边跑去,冲到门口,疯了一样将门关上,挡在前边,不让容析元入内。

这叫许炎的男人听了越发得意,哈哈一笑,得瑟地说:“我是你的最佳拍档嘛,当然要在最关键的时刻出场了。不过,话又说回来,现在你也参与了泰华酒店的收购计划,总不可能一直都躲着他吧,迟早要碰面的。”

这是一幅名家字画,价值上百万,容析元知道卢老先生喜好书画,拿这幅画去,最好不过了。

压抑的尖叫声,某些女人不顾自己身边还有男伴在场,花痴地看向容析元,就跟脑残粉见到自己偶像似的。

尤歌原本沉静的眼神倏地变得凌厉,冷眼望着眼前的女人……

佟槿愣愣地摇头,脑子一抽,冲口而出:“看你吃饭的样子,可以让人变得很有胃口,好像饭菜都更香了。”

尤歌耳根一热,原本就粉嘟嘟的脸颊越发绯红,下意识地摸摸脖子,小声说:“是蚊子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