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王爷的花式宠妻 > 第52章:慧业才人

第52章:慧业才人

王爷的花式宠妻 | 作者:树与鱼| 更新时间:2019-09-02

虽说,新帝登基的手段过激了一些,可太上皇既然做了退位的打算,何不退得痛快些?弄到现在祖孙相残,何必呢。

区区一支北齐军队,还不值得秦殿下以身犯险。

因心中有这么一个隐晦而有龌龊的想法,是以武将们明知文官是在捧杀凤家,仍旧不吭声。

封家不讲究早婚,男子最早也要等到十八岁才成亲。再说男子不比女子,再过五年似锦即使二十三了,可要娶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子,也是轻而易举的事。

反观,女子过了十七、八,与自己年龄相仿的男子不是成婚了,就是定了亲,大多数只能嫁给人做续弦。

这世道对女人是不公的,老太爷这话也没有约束顾千城的意思,只是给彼此一个机会。

顾千城就知道这事不容易过关,苦笑一声:“殿下应该知道我在顾家的处境,我要真有本事,给人下达催眠暗示,我在顾家就不会混得这么惨了。”

“下车吧。”秦寂言先一步下车,然后扶顾千城下车。表面功夫做得十分到位,给足了顾千城面子。

“看着你们一个个死在我面前,感觉真不错。”秦寂言可以对他们下杀手,可却没有这么做,而是以强者的姿态,嘲讽的看着他们。

“靠女人光耀门楣,顾家老太爷还真是一个人才。”秦寂言这话充满讽刺意味,见顾千城一脸郁色,秦寂言不由自主地放低声音,“你们顾家其他人动心了?”

他现在可是全就京城父母眼中的乘龙快婿,只是这种事自己心里明白就好。

“殿下这话真毒。”顾千城朝秦寂言竖起大拇指。

可是……

“让人看好她,别让她死了。”实践证明倪月的血有用后,秦寂言再次叮嘱宫人,让他们十二个时辰盯紧倪月,不能让她死了,也不能让她跑了。

“你想去京城,你想见秦寂言和你儿子,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带兵——打到皇城!”他倒要看看,起兵叛乱的人是顾千城,秦寂言要怎么做?

虽说一个月过去了,西胡皇帝已经放弃追捕他们,可难保不会遇到什么意外,以防万一顾千城要做好充分的准备。

德妃还真是看得起她,以为娶了她就能得到封家的支持?

“出什么事了?”临时派来照顾顾千城的大丫鬟,沉着脸上前,拦下横冲直撞的婆子:“慌慌张张像什么样,小心冲撞了大小姐。”

她不能离开漠北,所以她现在只能赌,赌秦寂言会因忌惮长生门,而不敢抓她,或者不敢伤害她。

好在唐万斤这人虽然不懂的事很多,可有一个优点,那就是听得进劝。自从顾千城跟他说了,武毅不敢害他,小事上可以听从他的建议,大事找千城后,唐万斤在小事上都会听从武毅的安排,比如现在……

“真的?”秦寂言眼前一亮。

火浆冲天,随时都有落下来将他们吞噬的可能。面对这一幕,大秦的将士当然也害怕,也想走,可他们深知自己的责任,深知这个时候他们要走了,后果会有多惨。哪怕心里怕得不行,他们坚定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充分展现出一个军人的良好素养。

阳光之下,她可以骄傲的将自己说:她所有的事,都能摊在阳光下。

密室入口没有什么台阶走道,只有一根长长的绳子,顾千城用衣袖包着绳子,轻轻一跃就跳了下去。

秦寂言听到前面两条时,脸色一沉,不过听到最后一条对策,秦寂言的脸色又好看了几分。

这么小的孩子,才刚刚长全,他应该在她肚子里再呆三个月的,可是她这个母亲无能,没法保护他。忍着心痛,忍着自责。顾千城轻轻地用手指将他嘴里的秽物取出来,然后在他的小屁屁上轻轻一拍。明明已经痛得全身都在颤抖,可顾千城拍孩子的动作,却是极轻柔,将力道控制的刚刚好。

顾千城虽然早早的就出发,可之前就有许多人在城外等了一两天,即使她天不亮就到了城门口,前面的位置也没有她的份,等了一个时辰还卡在中间。

“扑通”封大人腿一软,直接跪下,“圣上息怒,实在是圣上拟的谥号太隆重,与,与……”与事实不符呀。

“好厉害的武器,有这般厉害的武器,难怪丝毫不将西胡天牢放在眼里。”北齐人双眼放光,隐隐闪过一丝贪婪,可很快又收了起来。

当当当……北齐人继续砍铁链,又是数十下,虎口流血,铁链也只是开了一道小口。

当然,秦殿下绝对不是好心,而是打着让这一窝山羊,遮掩掉他们的痕迹。

如何加魔女恩恩的微信?

没有命令,他们就是看到什么也不敢动。

显然,封老爷子是不会主动醒过来了,甚到太医来了他也不一定会醒过来。

当然,秦寂言把这些人找出来后并没有出面,而是继续让武定去告状。武定这个武家旁枝的身份还是很好用的,这种事由武定出面,谁也不能说一个错。

至于秦寂言之前说的话?

封似锦的挣扎与犹豫他看在眼里,可那又如何?

他们为了活下去,会很忙,很辛苦,会没有时间做坏事,想坏事。

“当然要,这么大的用处我怎么能放过。”秦寂言拭剑的手一顿,扭头看着顾千城,正好与她视线相撞,不由得露出一抹笑……

这里没有承欢和小伙伴们说话的机会,可他们离去前却朝赵王呸了一句。“小人!”

这两天,她都是这样,一个人吃两人的饭菜。好在老管家为了控制子车,给子车的食物并不多,不然顾千城就算怀孕后胃口大增,也不可能像猪一样,把两人份的饭菜全吃下去。

“圣上,国不可一日无君,还请圣上三思。”朝臣齐齐跪下,苦苦哀求。

“既然如此,我就进去抄第四道门上的数字,等他们醒来再算。”顾千城再次带着纸笔往前。

最主要,她根本没有本事打。

顾千梦死死地拧着手中帕子,抿唇不语,也不离开,她要睁大眼睛看清楚,看顾千城如何收拾善后!

善后?

“混蛋。”害姑奶奶我丢这么大的脸。

千万,千万不要有事,不然她不会原谅自己。

顾千城没空管自己,她从离别院极远的马厩,牵出一匹马……

“闪瞎了我的眼。”焦向笛惊得后退数步。他虽是文人,可也知受了惊的马,有多难安抚,顾千城露的这一手,真正是把他震住了。

“其实,我有一个办法,可以让你赢封似锦。”凤于谦嘴角轻扬,眼珠子提溜的转着,明显打着坏主意,可偏偏焦向笛只注意能赢封似锦,连忙拉着凤于谦问道:“什么法子,快说,快说……”

你的意思是说,你说的都是直言?都是你认为对的话?

“给女官加座位?”摄政王想到,秦寂言进来时都是好好的,直到太后拿话挤况秦王的女官,秦王才开始发飙,现在又不顾场合,要给女官加一个座位,莫非眼前这位女官不一般?

顾千城咬得很重,嘴里都有血腥味,不用想也知绝对会留印子,现在是夏天,衣服领子不够高的话,明天一定会有人看到。

说话间,顾千城十分有技巧的从秦寂言身上滑下,“殿下,我们冒不起险。”

今天前,一直满口拒绝的子羊没有急着说话,而是看着老管家,片刻后才艰难的道:“我们可以和长生门合作。”他好不容易才建立了属于自己的事业,他真的不想再成为他人的手下。

锦衣卫首领略一顿才道:“顾姑娘只是意外发现此事。如果真要说原因,也许和五皇子、贵妃娘娘有关。”

“这么说来,今年前二十的文章,据是出自此女之手?”如果真是这般,此女也太妖孽了。

“好嘛,好嘛,我知道错了。下次不管遇到什么事,我一定第一时间找你。”前一秒还信誓旦旦的说要秦寂言好看的顾千城,见秦寂言真的生气,立刻服软了。

一连数个飞速移动的土丘,从四面八方朝秦寂言所在移来,这个时候不管秦寂言往哪里走,都逃不掉。

月前,顾老太爷靠着出卖顾千城,从皇上手中为顾承志讨了一个进军中镀金的机会,一切都好好的,可没过两天就被皇上给撤了,说是要重新考虑。

再说了,这种事真要等到皇上开口再做,他们这群人也就该找块豆腐撞死了。

至于身后的向导?

满地都是金珠,一颗一颗滚圆硕大,随便一颗放在市面上,都能卖出大价钱。

十五个!

“明日,攻城!”心情不好的秦殿下,自然是要拿赵王出气。

“是!”副将听到这话,双眼一亮,一个个摩拳擦掌,只待明日一战。

五观扭成一团,“这是什么呀,这么酸。”牙都快酸没有了。

“什么叫想多了,本宫这叫未雨绸缪。”秦寂言倾身上前,捏了捏顾千城的鼻子,“小心无大错,知道吗?”

顾承意仍然不信,围着顾千城转了一圈,再三确定这才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