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王爷的花式宠妻 > 第53章:画水镂冰

第53章:画水镂冰

王爷的花式宠妻 | 作者:树与鱼| 更新时间:2019-09-02

“坐山客老师。”罗峰默默道,“你让我来冰狱星偷走黑『色』金属板,本就是极端危险的事,冒险又无多大磨砺作用,不像你的做派。”

“人类,你问吧。”透明生命道。

“解脱了。”

……

“轰!”

“那就去看看传说中的冰狱吧。”罗峰仰头看向那吞吸之力的源头,冰狱中已经裂开一个黑漆漆的洞窟,那洞窟一层叠加一层,仿佛风扇的叶子。

“首领好厉害啊,杀了那伪装的异族,还能抓到主使者。”贝珐兴奋道,旁边的一群界主都兴奋仿佛看稀奇物品般看着罗峰,这群兠寇……彼此和睦,他们对待首领也没有正常界主对待宇宙尊者的惶恐,反而是一种对待爷爷的尊敬。

“我的诸多计划,不管怎么崩溃,至少原核没事。”

原本还在宫殿内的塔拉莎直接一个瞬移消失不见,再度出现便已经到了罗峰面前。

从魔手星控制的九个星系中筛选一层层选拔出的聪慧、美貌侍女们此时却是心颤,因为在最近数千年,这片星域的统治者‘魔皇’心情一直不好,侍女们稍微一点不对便会触怒了他,结局便无比悲惨。

“老师。”罗峰恭敬行礼。

罗峰点头,“我在混沌城内购买诸多宝物准备下后,就准备回一趟家族,安排好家族后,再去冰狱星。这中途……就去解决掉呼延博老师的仇人吧。”

罗峰仔细看了眼这南释王,他当然听说过南释王,南释王和梦燧王,虽然不是一个族群,却感情极好,乃是生死兄弟。经常一起行动!梦燧王为人淳朴很少以势压人,要惹梦燧王发怒是不容易的事。而南释王却是相反……看似憨厚淳朴,实际上他的凶残,比罗峰知道的命陨王、玄墓王等要强十倍百倍,南释王的威名……纯粹是靠杀戮铸就。

庭院中真衍王正默默坐在那,在他对面闭眼而坐的罗峰终于睁开了眼。

法则感悟20层依旧是零碎的法则,完整空间法则……威能就大多了。

站在原始通天山之巅,山风呼啸着,罗峰站在那许久。

“没有。”坚守者巴芬道。

能不服么?

“努力。”

“你运气好。”真衍王感叹,“域外战场的军队系统兑换,那军队系统内的许多宝物,是由参加战斗的无数族群提供的,像很多族群,都不是我鸿盟的!是宇宙一些偏僻疆域的,诸多族群都提供宝物,这才形成军队系统的军功兑换宝物库。族群极多……所以偶尔会有特殊宝物。只是必须得用军功兑换,即使有强者发现这一瓶‘紫火猿酒’,在那域外战场上,舍得耗费那般高的军功仅仅购买一瓶酒的,那是极少数。所以被你买到了。”

虚拟宇宙,通天山位面空间。

罗峰俯瞰着下方那座笼罩着无尽混沌气流中的古城,这便是混沌城,自从成为混沌城主亲传弟子后,他便拥有了永久居住混沌城的权力,其实论去闯通天桥,现在他也有永久居住在这的权力。

宛如恶魔的黑剃王低吼着手持神锤正大步的冲向罗峰,每一步都快的惊人,即使兽神鞭影抽来,他也是随手一锤便能轻易将那鞭影砸的崩溃,砸的那八颗星辰倒飞回去,就仿佛一辆重型大卡车在马路上横冲直撞,将小轿车轻易撞飞似的,可这小轿车即使破碎却又再度凝聚又再度冲击来,而后再度被砸飞。

“你——”和队友在一起的雪角王脸『色』顿时一变。

大家支持下番茄啊。

“我们不会『插』手。”

三支队伍的强者们暗中传音交谈,既然刀河王已经『逼』退异族小队,异族小队溜走了,之前还神经紧绷一个个仿佛欲要出击狩猎的猎犬似的,随时准备施展出最狂猛的攻击,可此刻却都放松了。

“啊。”

天阵王看到远处三道散发着强大气息的身影迅速迫近来,顿时一咬牙,将这六千多年打劫厮杀旅途中最特殊的收获给拿了出来,只见他的手***现了一座高约十二米的塔状机械族兵器,正是机械族内的超级单兵武器——分解塔!

“轰隆隆~~~”碧绿『色』旋转光波,轰击在紫『色』巨型钟体上,强大冲击力撕裂整个海域。

“告诉我天阵王在哪,准确坐标!”罗峰直接道,“一旦确认后,1亿混元单位便算是谢礼了。”

“主人,双子旋域既有吸力,又有排斥力。”

罗峰带领重箭王进行一场场杀戮,消息在异族三大阵营内部流传,那时,分摊到各个阵营罗峰杀的不算多,虽然令罗峰名气大了很多……可整个星辰塔还算是比较宁静的,可是随着时间流逝,一天天过去,其他阵营也被罗峰杀死诸多强者的消息渐渐传开,这下顿时轰动了。

“哈哈,这是机遇,强者陨落,我们就有机会获得巨额财富。”

震重王,封王极限强者!

可如果屠戮过多,就会惹众怒。

物质攻击?灵魂攻击?

同时也感应到星辰塔传达的一股意念……是否击杀闯入者?显然这座大殿已经算是整个星辰塔较为核心所在,是禁止外人闯入的,一旦闯入,星辰塔完全可以用自身能量进行灭杀。至于那些禁地空间却是任由宇宙无数强者『乱』闯。

……

虽说这次事情剑闼王做的还很克制,没杀戮也没如何,可这是一个‘开始’,一个敢欺负罗家的‘开始’!但凡有一点这样的苗头,就得坚决消灭,让其他家族知道……胆敢招惹罗家的后果是何等严重!

“不急,我慢慢等。”

剑闼王摇头叹息,“这次殿下放了话,令我罗斯家族内一片混『乱』,这时我的一名后代,这才胆敢发邮件给我,询问我该怎么解决,我这才知道……竟惹了殿下家族!我当时就吓住了,那个杂碎竟然敢惹殿下家族,难道是要毁掉我罗斯家族?”

创造《明月策》被夸赞过,可也没有此刻这般夸张,连说三个‘好’字。

……

“还不进来。”真衍王笑声传出。

临海亭中。

罗峰也笑了。

“有些小麻烦。”罗峰道,“弟子能解决。”

罗峰那栋古老的别墅,即使经历上万年,依旧没变。

“一切都好了,我向你保证,没谁能欺负我罗峰的家人,谁也不行。”罗峰轻轻抚『摸』妻子的脸庞,脑海中回忆起那三万多封邮件,不由一阵酸楚,自己……的确亏欠妻子很多。

一座模模糊糊的塔影,隐隐笼罩本源珠所化的那头‘小兽神’,这模糊塔影……便是塔珠所化,紧跟着便收敛,塔影消失。

“哈哈……”

随即空间微微一振。

“地球一脉终有首领,事情已了,我也轻松不少,三师弟……我就先走了。”普缇微微一笑,周围空间一振,也是凭空消失。

只剩下罗峰一人,低声笑道:“我这老师,好歹也是宇宙最强者之一‘坐山客’,管教弟子还真是松,从现在到驱动完整星辰塔,竟啥都不管了。”

“去了就知道。”

“当然这名字只是代号,只是区别四种不同子体的代号。”巍峨老者笑道,“那些兵甲、将甲、王甲、皇甲,只有焱神族族人这种被我引导进化出的特殊族群才可以使用,当然,你修炼《九劫秘典》,也是属于我这流派的进化风格,而且比焱神族进化更为高端。也能使用。”

“这些子体,对你们地球人一脉却很重要。”

罗峰暗中听大师兄‘普缇’描述,感慨震撼,眼界也大不一样。过去罗峰的眼界更多关注封王不朽、宇宙尊者,对那宇宙之主便是仰望了,心中或许有对成为宇宙之主的渴望,可哪个天才没这种渴望?

其他诸多宝物为砖瓦、窗户等等枝叶部分!

“一共是四件至宝。”

是啊,辛苦,回忆起六千多年的痛苦折磨,每一秒都仿佛一年般漫长似的,这六千多年……比正常上亿年还要难捱,就仿佛在无尽炼狱中,永远看不到尽头,一直承受着困难,一直在坚持,坚持……最后唯有对亲人的执念在硬抗着……

现在罗峰又遇到一次涅槃。

万千禁地空间仿佛被巨人摇晃,都是猛地一阵震『荡』,同时高九光年的星辰塔,整个塔身都是隐隐一震,只是因为被无尽的‘九旋星云’环绕,很难辨别,塔内无数禁地空间中的异族不朽们,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已然凭空消失不见。

若非最后罗峰的执念奇迹般坚持了近500年……

轰!

“宇宙本源法则,我感觉不到宇宙本源法则了。”罗峰心中忽然大惊。

幸好罗峰在关闭接收前,和家人都有了嘱托。

“呜!”

“什么!”

……

“我开始专心研究‘兽神之道’,心纯如一,任剧痛再剧烈,也绝不受影响……心至纯至真,一心研究兽神之道。”罗峰暗道。

说是要至真至纯,可说来容易,做起来难!

增加幅度,甚至比罗峰心灵提高程度,更大!

“界主、不朽,还有认主的可能。宇宙尊者连一丝可能都没有。”

从此命运发生改变!

“当年我跟随老师,在茫茫宇宙中闯『荡』。”

“第一位候选者陨落,天魂晶恢复本身威能,这才有可能诞生第二位候选者。”

“宇宙之主,算是浩瀚宇宙中巅峰存在,为何愿奉老师为首领?愿意让十万族群听老师号令?就算宇宙最强者,想杀宇宙之主,都是无比艰难的一件事,看似没必要低头,为何他们低头呢?”普缇笑道,“就是因为……老师能复活宇宙之主以下任何强者。”

罗峰被裹挟着不断飞行着,四周空间扭曲,隐约还能看到绚丽通道外的一颗颗庞大的镇封星辰,一道道通天之柱,在扭曲空间外,隐约有许多庞大气息的宝物,只是罗峰肉眼根本看不清。

罗峰暗松一口气。

“这是……”罗峰环顾四周。

“坐!”

罗峰听的发蒙。

“什么?”

驱武王、藏奇王、罗峰都是大惊。

“吼~~~”

罗峰他们这边,一共五位强者,四位算得上封王极限战力。

而这次‘镇封星辰出世’,他马上意识到是个好机会,当碰到罗峰的时候,他当时就大喜:“哈哈,扬?刀河王?这可是一条大鱼,听说他得到了祭塔宝藏,还能让重箭王实力恢复这么快……财富恐怕比一般封王极限都要多的多。”

“可怕。”

诸多异族们为之惊叹,更加对得到镇封星辰没一点把握了。

……

所以……

“快,冲。”

“冲。”

幸好……

“冲!”

“轰!”“轰!”“轰!”……

凄厉传音从各处传开,很多不朽神灵都朝四周焦急传音,个个疯狂逃离镇封星辰。

只见在那巨大漩涡的四周远处,隐隐约约也显现出一颗颗缓缓滚动的镇封星辰,每颗镇封星辰直径在9000公里到9万公里不等,一眼看去,足有数千颗星辰在以同样恒定的速度缓缓滚动,它们全部都是围绕着中央漩涡,漩涡中那颗已经浮起的镇封星辰,是最耀眼的一颗……这幕让十万多各族不朽神灵们都有些狂热了。

“对,我们来这,不是看塔龙王他们夺宝的。”坐在远处气势极强的一位笼罩在厚重铠甲的神灵低沉道。

各种声音,甚至有些封王还喊出了本族语言,显然群情激奋,所有强者都充满了渴望。

一片混『乱』下,有己方阵营当盾牌,完全有活下来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