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王爷的花式宠妻 > 第61章:祛病延年

第61章:祛病延年

王爷的花式宠妻 | 作者:树与鱼| 更新时间:2019-09-02

在场的人,有九成以上,认为凤轻尘就是一个草包,想要看她的笑话,却不想这个草胞女子,却一次又一次刷新众人对她认知。

一群人叽叽喳喳,场面很热闹,九皇叔也不打断,任他们说个没完,待到他们说够,才道:“你们是文渊先生什么人,本王凭什么要给你们交待?”

“符临,把身后的帽子带上。提气,。”凤轻尘发现,飞虎爪带两个,太吃力。

“唰”的一声,九皇叔一剑落下,将曲惜花的手腕砍断。

手心手背都是肉,他们不可能为了萌宝,就做出伤害奶宝的事。

原来,孙思行这三年都落到一个神秘境地,那地方是凤离先祖开辟出来的一处秘境,比狼主禁地强出百千倍。

要知道,九州大陆是凤轻尘丈夫和儿子的,凤离族人如此不知天高地厚,已经触了凤轻尘的逆鳞。

他的气息有些紊乱,内力也流失了几分,这一场打下来,不亚于和一个高手过招。

她要进宫,她要当皇后,她要成为人人钦羡的那个女人!

“步惊云,你放开我,你放开我,你听到没有。”秦宝儿还在挣扎,步惊云早失了耐心,抬手将秦宝儿劈晕:“认清现实吧宝儿,你怀了我的孩子,别说九卿……就是天下任何一个男人,也不会娶你。”

三王爷并没有回答,审势地看向蓝九卿,好半天才道:“这么说来,你果真是前朝蓝氏的后人?”

四国九城的人越打越少,九皇叔的水军却不见减少,或者说减少的缓慢。

简直就是扶不上墙的烂泥,幸亏他早有准备,留下几个夜城的人在暗处,不然他这次就死定了。

比上次好多了,上次被崔家的人暗算,直接在脖子上横了一刀,把她的食管都伤了。

“要杀西陵天磊这一仗就必须打,西陵天磊有三十万人保护,根本没有人能近他的身,想要他的命,就必须除掉他手上筹码。”

不过,九皇叔并没有这么说,而是温言安慰道:“不会。你也说了,本王从不做亏本的买卖,本王当然做好了两手准备。”

“是的,殿下。除了那个叫豆豆的年轻人,其他人都没有出过营帐,平时说话也不避讳属下几人。”来人恭敬的回答,努力回想九皇叔和凤轻尘的异常,却发现这两人正常的很。

“虎卫营,立刻围住东陵九皇叔所住的营帐,绝不能让他们趁机跑了。”

今天来这里的学生,是医学院的第一批学生,他们虽然得谷主、赤炼水和郭保济教导,可完全没有实践经验,第一次面对病人,难免会紧张。

“这些学生都是医学院里的最优秀的学子,学了两年了,谷主说他们可以出来实践、医医外伤什么的。后面有学院的大夫坐镇,不会出人命。”王七一脸自信,为医学院的学生而骄傲。

洛王亲兵见状,也不情不愿的跪了下来,九皇叔身份摆在那里,他们可以对九皇叔的手下叫嚣,却不敢在九皇叔面前如何,只是这一跪,才发现全身都疼得厉害。

展家大伯听到后,并没有多说,只是一脸愤怒的道:“好,好一个南陵锦凡,既然你不仁就别怪我展家不义。”

她不擅长解毒。

和凤离忧分开后,凤轻尘悄悄朝江南走去,到了江南的境内,也没有去找清王他们,而是自己先找合适的地方,如果能买下来就买下来,要买不下来,那就只好让清王和江南王出面了。

凤离清歌这个时候顾不得发呆,一边哄着凤谨一边往前跑,至于方向……这个时候凤离清歌已经顾不得了。

“豆豆,跟紧了。千万别走丢了。”凤轻尘担心出事,再三提醒。

苏文清低头看了一眼蓝九卿的伤口,连忙摇头:“九卿,不行……箭尖卡在心肺处,一个不好会要命的,你怎么会伤得这么重?”

“这气度,这人品。轻尘亏了。”这是谷主的评价。

看到凤轻尘,内向沉稳的孙思行,居然跳了起来:“师父,你没死,你没死。真是太好了。”

作为主人,她还是要问一下西陵天1;148471591054062宇这个客人的需要,刚坐下没多久,下人就通报,南陵的锦行皇子来了。

这事没多少人知道才是,看王锦凌那副:你什么时候在江南买地,我怎么不知道的样子,就明了。

王锦凌将凤轻尘紧紧地抱住,贴在自己的心口。

半大小子,吃穷老子,他们这个年龄正值最能吃的时候,别说饿两天,就是饿一顿也难受。

“我承不承认他都是,我娘给定我下的未婚夫,这一点无法改变,现在最重要的不是我,而是他。毕竟,不是我巴着暄少奇要他娶我,是他非我不娶。”有那块夫妻玉佩在,还有暄少奇提到她母亲时的熟稔与怀念,她也没有办法怀疑。

九皇叔不说,只用力将凤轻尘抱紧,把头埋在凤轻尘的怀里,在凤轻尘胸前蹭了蹭,无声的告诉凤轻尘,对不起!

再理智的女人,无理取闹起来,也是可怕的,你跟本没办法和她讲理,九皇叔试着和凤轻尘沟通,结果完败。只能默默地承受凤轻尘的怒火,谁让他没法把豆豆拉出来。

九皇叔生死不明,所有的矛头都直指皇上,别说南陵、西陵和北陵了,就是东陵的官员,也认为这是皇上的手笔。

鬼将并没有下令放箭,鬼兵就不会主动攻击,凤轻尘深吸了口气,上前,举起兵符,即使知道面前这些鬼兵没有意识,凤轻尘还是说了一句:“众将士听令,放下武器。后退!”

凤轻尘闭门思过一个月,而这一个月他亦很忙,很多事情顾虑不来。

凤离一族,也是有敌人的,这些敌人中,也同样有熟悉凤离嫡女的人,他不能让凤轻尘冒险!614脑瘤,让凤轻尘终生难忘

凤轻尘把院子里的人都遣走,再三交待暗卫,一定要守好,哪怕是天皇老子来了,也别让他进来。

说完,理也不理步惊云,转身下山!

“我不需要你怕,我今天要清理蓝氏门户。”蓝九卿招招凶狠,剑剑直取命脉,玄情也不遑多让,手中的红绫如同蛟龙,朝蓝九卿心口、四肢飞去,大有取蓝九卿性命的意思。

想到这里,玄情下手更狠了,手中的红绫似活得一般,直接朝蓝九卿的左肩处飞去。

说完这话,蓝九卿便头不回地往外走,玄情一听面如死灰,疯狂的地上扭动:“我说,我说,九州地图在……”

太医院的人也苦呀,云潇的提议是好,但是……

左岸没有说话,只拿眼睛横了凤轻尘一眼,这一眼的意思很明显,凤轻尘要是治不好豆豆,那就死定了。

谷主被郭保济这么一堵,再大的气也发不出来,只能闷闷的道:“你说得对,我们尽自己的责任就好了,我们是大夫只能医病,不能改变他的想法。原本还觉得用医术对皇上下黑手,有违医者道德,现在看来倒是我想太多了。”

皇上能力变强了,他只会高兴而不会怀疑,太医们也不敢触皇上的霉头,就算有太医提起,让皇上节制一点,别纵欲过度,可面对粉嫩年轻的宫妃,皇上会承认自己不行吗?

谷主和郭保济摩拳擦掌,两眼放光。

苏文清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