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王爷的花式宠妻 > 第63章:蛇影杯弓

第63章:蛇影杯弓

王爷的花式宠妻 | 作者:树与鱼| 更新时间:2019-09-02

裴淼心叫他大叔,这两个字一点没错,他比她远远大了十岁,她是该唤他一声“叔”。

一轮一轮的拍卖品拍完,最后才听到台子上的拍卖师道:“下面竞拍的这两件物品,是分别由‘宏科’的曲耀阳曲总,和‘uneplacedeisabel连锁餐厅’的曲臣羽曲总捐赠出来的胸针各一枚,考虑到这两枚胸针无论是模样还是名字都极为合拍,所以二位不介意的话,我们想将这两只分别被命名为‘庄周’和‘梦蝶’的胸针放在一块拍卖,不知道二位是否同意?”

苍白着脸的老人,为着面前的小姑娘虚弱地笑,“你这孩子,那么晚了还打电话叫你过来为我熬粥,耀阳又不在,还让你这样跑,真是不好意思。”

其实说这话她心里都没多少底,毕竟曲耀阳经营“宏科”这么多年,在江湖上早就已经被人熟知,他私底下再怎么温和有礼都好,商场上的事情绝对不会手软,每吞并一家公司,就开始大刀阔斧地改革,把能换的岗位全部都换成自己的人。

“耀、耀阳……”

曲市长看着面前粉雕玉琢的小女娃儿,那眼睛大大水水的,更因为刚才哭泣的时候沾湿了眼睛,这会更是水灵得不行。

“是么,可你身体上的反应又是为了什么?你的身体喜欢我的碰触,你明明就喜欢我在你里边。乖,这件事其实并没有你想的那么可怕,只要我不说,你不说,嘉轩永远都不会知道发生了什么。”

裴淼心一看曲耀阳那副皱眉不快的模样便忍不住冒出一句:“资本家。”

那护士说完话,顺带用有些阴阳怪气的眼神上下打量了一番裴淼心。

车是不可能再倒了,裴淼心怕只怕自己的车子一动,直接就把曲母撂一跟头,到时候哪怕有理都是说不清了。

沈俊豪就这么走了,缩坐在床头的裴淼心自然是听到他们两人在门前的对话,知道是曲耀阳来了,也知道那沈俊豪竟然工作大于天,就这样丢下自己离开了。

“你行啊,裴淼心!你所谓的好聚好散就是跑到这来卖!跑到这来当鸡!”

裴淼心闭口没再说话,牵住裙摆下车。

蒋总忙不迭地笑道:“辣西族,又辣排骨,是挺特别的啊!这里的妹子也辣,不知道还有没有辣肉?啊?哈哈哈!”

夏芷柔在点头里开心得不行,直说:“老公,你还会像从前一样爱我对我好的是不是?我知道人的一生太长,什么家具家电都有保修期,我想两个人之间的感情也是一样,咱们毕竟在一起这么长时间,怎么可能不出问题?”

易琛拧了眉,他一直就知道段家的媳妇赖欣不是一个简单的女人。他亦从来不是一个喜欢循规蹈矩的富二代。她说他跟其他的富二代不同,他也从来没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同。

看着胸针沉默了半天,桌子上的电脑屏幕亮起,有邮件进来,是何爵士夫人的助理ryan从香港发过来的电邮,只有几行简短的小字。

她看着他一怔,后者到是笑得和煦。

不对!

“其实,我看得出他是喜欢你。”背靠在栏杆前抽烟的严雨西望着裴淼心的方向淡漠出声。

“外面好像刮台风了,就算是个陌生人我也不会让他现在离开。”

易琛彻底没有语言,这渐大的雨势让他也好生狼狈,再不去管她,几步奔到楼道前的屋檐下站着,拍了拍身上的水渍,头也不回地向着电梯间而去。

“怎么了?怎么了这是?”

“我跟他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我只是再也不想像傻瓜一样被他们曲家玩弄于鼓掌了。还有,妈您以后不要再在我的面前提起这个人,我以后都不想要听到他的名字了。”

直到佣人将晚餐做好,裴淼心饿得不行,才坐在餐厅拿起筷子准备吃东西。

这一声喊,喊完了裴淼心瘦弱的身子都开始隐隐颤抖。

“难堪?我让你觉得难堪了?”

他轻声又同电话那端说了些什么,才挂断电话抬手揉了揉她的脑袋,“那就取消,明天我什么人都不约。”

“芷柔!”几个人的身后突然有人大喊。

他双手捧住她的小脸道:“这是怎么了,让我看看,你吃醋了?”

裴淼心从楼上房间下来的时候,半夜坐了夜机从外地出差回来的曲臣羽正好从花园里走了进来。

“婉婉。”爷爷一声轻唤,“你爸现在在美国的情况怎么样了,还好吧?”

曲耀阳侧眸望了望弟弟,“听说你现在在准备公务员的考试,到底怎么样了?”

“噹!”的一声,好像有个巨大的撞钟撞了一下裴淼心的脑袋,让她本来愤怒清醒着的大脑瞬间便得模糊。

坐在副驾驶座里的芽芽,先前早就在他们的争吵声中挣开了眼睛。

拿着水杯的小女人吓得刚向后退了一步,又响起了敲门声,紧接着听到一丝沙哑的男声:“裴淼心,是我。”

“电话,你不接么,响了这么半天?”已经从自助餐区拿完东西回到位置上来的洛佳,没想到裴淼心的电话还在大作。

“我、我还是出去买菜了……”裴淼心也不敢久留,慌忙挣脱他的钳制转身就下了楼。

“我不我不!”也不知道女儿这段究竟是怎么了,被教养得愈发喜爱无理取闹。

“裴淼心,我就问你,我让我孙女多喝几瓶酸奶怎么了?哦!这酸奶是你买的我就不能动它,现在整个曲家上上下下也是你在打点,所以我多拿几瓶酸奶给我孙女喝就不行了,是么!”

其实大胆的女孩之前他见得多了去了,借着这个那个关系想要接近自己的女人也不在少数,只是这会儿他一副心思都是他的小女人,早无心去搭理谁。

曲家一群人,从主桌走到大门外边都耗了半天,曲婉婉与护工一左一右搀扶着爷爷往外走时,正好遇上厉家的人过来同他们打招呼。

捏着方向盘的手越来越紧,却怎么休息了这半天,头还是这么晕?

曲耀阳站起来,说:“我有个熟识的医生……”

曲耀阳低眸盯着她的小腹望了一会,沉默而冷静地抚了又抚。

她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

她说:“苏晓你……”

小家伙抱着个巨大的熊玩偶坐在客厅的大沙发上,看到这一屋子的人进进出出,再看到曲臣羽回身过来望住自己,只是一怔,立刻更紧地抱住收边的娃娃,低着头不说话。

曲母在电话里兴高采烈的声音,说是曲耀阳这孩子总算成熟,就在明晚会带新女朋友上门。

裴淼心没敢继续去看曲耀阳的眼睛,却听见他继续对着电话里的莲姐冷哼,说:“你以后说话别这样阴阳怪气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故意拿脸色给二少奶奶看。”

婚礼定在本城最豪华的世纪酒店,一间超五星的豪华大酒店里。

一行人接了裴母便赶忙往家里赶,快到家门口的时候裴母才是一怔,“怎么……会是这里?”

昨夜一直工作到凌晨,最难过的时候想要回家,回到有夏芷柔在的那个小家,可半途却接到裴淼心的一通电话,说是明天就是端午,他最好还记得要去爷爷奶奶那过节的事情,早七点就得出发,所以晚上必须回来过夜。

裴淼心一边喝水一边回身,看着他的眼睛。

“我怎么任性了?我就是想问你,如果我一直不结婚,如果我就一直等着你,你是不是会照顾我到我死?”

如果不爱就不要靠近她的身边,不要再害她动摇,也不要害她连最后活下去的勇气也丧失了,她只是想要通过这样的远离换来一条生路而已,难道这都不行?

他只是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努力让这段已经脱了轨的感情得到它最理想的处理。

他直觉那杯茶带着滚滚的热气,像要穿透薄薄的纸壁烫伤他的手似的。

曲耀阳笑着将她揽得更紧,“我终于明白自己当初为什么会这么喜欢你了。”

看守所的会客休息室里,曲耀阳和裴淼心早早等在那里。

他有些疲惫地揉了揉眉眼,“我看上去有那么累吗?”

吴曦媛皱眉去拉了把裴淼心的衣角,小小声道:“我打电话叫拓已君下来接我们吧!我的车就在你们家车库里停着的。”

于是后来,也是那个早晨,他第一次问了一个姑娘的名字,并且真心记住了。

裴淼心又抿了抿杯中的红酒。

她讶异地张了张口道:“我自己都已经忘记了,可你却每年都记得我的生日,臣羽,我该怎么感谢你。”

他是什么时候听到的?

“护士!护士到哪里去了啊?不是有那什么镇痛泵吗?快给咱们弄上啊!”曲母连忙去招呼了几声。

他怕。

不想拿芽芽来冒险,那她就只能答应,从道理上来说,他跟夏芷柔生的那个儿子都可以得到一份完完整整的父爱,为什么她的芽芽就不可以?难道芽芽天生就比别人缺鼻子少眼睛,所以才会距离父爱那么遥远?

“嗯……嗯……芽芽想要麻麻,芽芽想要回家……”

她只好跟上,听他用钥匙锁车门的声音,还是小跑着跟上,同他一起搭电梯上了楼。

她想了想说:“菜单还是给我看看吧!”

这么严肃而严谨的场合里突然出现一个卡通熊,已经够让周围的人忍俊不禁的了。这会儿再看到窗外密密麻麻的气球,已经那条横幅,所有人都笑了起来,纷纷向裴淼心的方向看了过来。

裴淼心哈哈笑了半天才问卡通熊道:“可是大叔,你这样不热吗?我还是帮你把头套摘了罢!”

之后的某一天,有人曾在一份本城的报纸上看到,“宏科集团”董事长兼执行总裁曲耀阳,为博爱妻一笑,竟然甘愿扮熊,在本城名流富商出入最为频繁的高档中餐厅内,疯狂示爱。

曲母说完了花立时起身,也向着厨房的方向去了。

说完了话后又去看旁坐里一直在盯着手机玩游戏的曲子恒,免不得又来了些火气,说:“子恒,你也到大不小的年纪了,什么时候结婚?”

曲耀阳发表完了言论便一把抓过碗筷,该吃饭的时间不让人好好吃饭,尽扯些有的没的,真是害他胃里心里一样都不好受,自己在这痛苦纠结半天,可她到好,从头到尾的安静和与世无争。

平常的他,是万不会说这些话出来的。

“你是说……你会给我赡养费?”

裴淼心看着停在路边的那辆深黑色轿车,后座的车窗正好缓慢下降,露出曲市长那张冷凝到极致的脸。

她还是顶着小雨快步奔到了跟前,“爸……”犹豫了半天,还是只有唤了这个称呼。

“我知道在你们的眼里,我就是破坏别人婚姻的小三。可是今天既然你已经把话说到这份上了,我也不怕老老实实的告诉你,是,我是同耀阳在一起,一直在一起!我们还上高中的时候就已经相识相爱,他也早说过会娶我过门的!”

爷爷大抵是真累了,冲她缓慢地闭了下眼睛以示同意。

她说:“对不起,我知道这话我不应该问你,可是军军,他现在……你不要他了吗?”

裴淼心想用力将他推开,可这男人抚在她脸上的力度也是合适,无论她想使出多大的劲,就是躲不开他的轻抚。

曲耀阳看到她气怒愤恨的模样,不自觉勾了唇瓣,“干什么,你在乎?”

曲耀阳看着她的眼睛,好半天后才突出一句话道:“我曾答应过你,会同她离婚。”

可是,等他准备要将这一切想明白的时候,夏芷柔却带着曲母和曲婉婉出现在了这里。

曲母打了他一巴掌,痛斥他的窝囊以及不清醒。

裴淼心见推脱不掉,只好生生应下了这门差事,到是那位小张太太王燕青似乎颇懂她的心思,等她走开到一边的时候才道:“二少奶奶不用担心,其实‘青苗会’中的事情没有那么复杂,会里也只是定期举办一些大小活动,真正忙的时候有底下的人帮忙,你平日里只需要多在这群太太中间走动,让她们觉着你是很忙的就行了。”

裴淼心在走廊拐角处回头,“燕青姐,你是苏晓的朋友,我本也该同她一般,叫你一声姐姐。”

王燕青听到这声称呼,只是弯了弯唇,没有接话。

阿成低头望着自个儿手上的东西,年轻而单纯的面容上似是微微一痛,屋外寒风阵阵,可这屋子里的气温却不断上升,不断上升,热得他满头大汗,灼得他的心狠狠的疼。

屋子里转了一圈,放置在客厅角几上的电话突然响起。

他瞪大了眼睛望着她清澈的眼睛,试图从她的眼底看出那么一点想要留他下来的意思。

本来几欲脱口而出的话被生生梗在喉咙里,他狠狠压抑着自己心底的躁动,不想就这样把她给吓着了,他跟她是好不容易才走到现在的,他一定不能够把她吓着。

可是在他吐血之前,裴淼心已经开始动手推他了,“听说这段山下附近的马路边经常有喝醉的人半夜出来闹事,现在时间也不早了,你回去的时候一定注意安全,到家了给我打电话好吗?”

他曾经那样珍惜那样珍惜自己的弟弟,可是刚才,他到底都在做些什么?

裴淼心骇了一跳,伸手用力推他已是来不及了,先前拽在她臂上的那只大手已经顺势滑落她腰间,紧紧将她扣在怀里。

她已经不大分得清楚,究竟是这仓皇的一吻还是他口中满满的酒气让她昏了头了,她全身的细胞都开始罢工,不听使唤得想要立刻坠在地上。不过幸亏,幸亏他箍在她腰间的大手那样紧,紧紧的,支撑着她身体全部的重量,紧紧的,好像就想这样箍她一生。

很快在时代广场附近的一间商场门口与洛佳碰了头。

“我没你想得那么悲观,洛佳,你为我好,我谢谢你,可我也有我的立场我的坚持,即使是在我人生最糟糕的时候,我也坚持着没有向命运妥协,而现在我则更不会。要我辞职可以,但是道歉绝不可能!”

夏芷柔慢慢悠悠地啜了一口杯中的清茶才道:“我不记得有在什么地方见过你,不好意思了,这位小姐。”

电话不过响了两声就被接通,他说:“你现在在公司吗?”

电话一断他心里更是堵得厉害,狠狠一把推开自己的大班椅站起来,面对着落地窗的方向而站。

秘书也不敢惹他,赶忙关上办公室的大门奔回去,一群人商量着到附近新开的日式料理店去,边聊边往前走,也不知道总裁今天到底是怎么了,早早叫他们取消了中午的餐聚,又不让叫餐又不用帮他带吃的,那他是待会儿要出去?

“哦。”裴淼心还是轻描淡写地应了一声,可又觉得不对,她同他现在到底算是什么关系,他到底又跟年婷说过什么东西。

可是这句话她没敢问,其实刚才在hr那位阿may介绍年婷就在她隔壁的办公室时,她的心底就沉了沉。

严雨西还是对着李卓,“我都跟你说过了,想要钱就得先充实自己。这年头光漂亮已经没有多大用了,什么都得讲究技术含量,就你那,不行!”

裴淼心被眼前的境况骇了一跳,先前他拽她胳膊的时候用力过猛,她本来好好地拽在手里的包包就那样掉在地上,只有手机还死死拽在她的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