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王爷的花式宠妻 > 第69章:欣欣向荣

第69章:欣欣向荣

王爷的花式宠妻 | 作者:树与鱼| 更新时间:2019-09-02

王守仁的安排,十分细致,甚至提出了招募一批敢于出关的汉人一同混编入幸福集团。

今日乃是沐休,新股在沐休之日开始认筹,因而吸引了不少的达官贵人。

王守仁这个家伙,胆大,可是……也是可用之才。

“国库常年入不敷出,齐国公,这西进之事,莫非齐国公出银子?”

萧敬会意,立即开始收拾,先将王守仁脱下的冕服收起来,而后清理了一番。

然后又道:“有什么话,都可以好好说。再者说,儿臣是父皇生出来的,是非功过,不都是父皇养育的结果吗?”

弘治皇帝已是气的七窍生烟。

他吩咐道:“萧敬,快,给父皇端茶来。”

这才是问题的关键啊。

众首领纷纷自盘中撕下羊肉,放入口里大快朵颐。

英国公张懋,早已带着骁骑营先至,和几个礼部的官员,布置着最后的流程。

弘治皇帝晒然一笑,靠着沙发,亦是沉默下来。

“怎么样。”方继藩等得急了,看着朱厚照。

就这么点爱好了,你还剥夺他,说的过去吗?

出了差错,自己可就完蛋了,还卖个啥房子,断头饭倒是有的。

将章程细细看过之后,弘治皇帝颔首点头:“外语书院……朕准了。只是……太子……也懂外语?”

有了王不仕开这个头,又有了当初铁路股票的前例,商贾们倒是热情起来,纷纷认购,这个道:“我拿五万股。”

刘瑾在历史上,能够成为‘立皇帝’,八虎之首,猖狂一时,若说只靠巴结朱厚照,那是不可能的。

可偏偏……面对这方继藩,你还真一点脾气都没有。

那以后宅子……

方继藩笑嘻嘻地道:“谁说儿臣不戴。”

可是……

他们没见过这个啊。

萧敬吓的忙给弘治皇帝抚背。

肚子撑着实在太厉害。

他一起来,一咳嗽,立即有一群女婢进来,掌灯的掌灯,还有拿了痰盂的,有取了新衣的,不一而足。

弘治皇帝方才,在刹那之间,竟曾想到,自己是不是该下一道安商的诏书,又或者是……责令内阁,弄出一点什么措施。

觉得你mb,方继藩大怒,一脚将他踹翻在地:“狗东西,让你做什么你便做什么,你觉得个啥,你再说一句你觉得,便打死你这狗东西。”

他们是阁臣,不是清流,清流可以对自己任何看不惯的事,抨击一通,反正也不必负上责任,而他们,说任何话,做任何事,都要负责的,成则是千古流芳,败则是万古遭人唾弃。

“国富论之中,儿臣的学生刘文善,曾提及到一样东西,叫做‘内需’,也就是说,生产是来源于需求,有了需求,才有了生产,生产过程之中,需要招募人手,需要给匠人和徒工们发放钱粮,而生产的商货,通过有需求的人购买,这银子,却流通到了另一个商贾手里,同时,也流入了许多匠人和徒工手里。因而……当下的情况,是要让银子不停的流动起来,流动的越快,方才可使庶民们,也能从中分一杯羹,不至令他们衣食无着。”

方继藩道:“所以,儿臣请了一个人才来了京师,就是要扭转这个风气。”

弘治皇帝耐心的听着,他心里知道,这十之八九,又是方继藩的新理论。

这是对付土人的最好方法,无论是探险队还是土人,都不知对方的深浅,也不知对方,是否有恶意,双方,又无法进行交流,在这种情况之下,为了自保,最好的办法,就是展现自己的实力,使这些土人们,对自己生出敬畏之心,不敢贸然袭击。

一声号令,这马步兵,也不顾任何的阵型,便纷纷朝着那土人方向冲杀而去。

无数巨石堆砌的一座古城,竟是展露在所有人的眼前。

而某些零星买了的散户,自觉得自己已经挣了不少了,因而开始将股票放出。

所谓穷**计、富长良心,想来,就是如此了吧。

交易中心。

弘治皇帝,第一次……见识过这么个玩法,兴奋的一宿未睡,他发现,自己哪怕是拿着算盘珠子,都无法计算自己的财富了,因为自己的财富,随时都在变更。

这些股份,统统可以买卖,可以交易……

他抬头,凝视着王不仕:“可朕不相信,一样东西,可以尽善尽美,若如此,那么这天下,早就太平了。凡事,有利就会有害,难道,这东西,就没有害处吗?”

他心里有一种卧槽的感觉。

太贵了,弘治皇帝觉得吃不消。

一旁的葡萄牙总督和教士,纷纷上前来,这是一副标注的再细致不过的舆图,舆图里,清晰的记录了整个大明京畿区域的兵力部署,以及山峦和河流……

突然,有人开始唱起了圣歌。

不修也不成,商贾们呼声很高。

尤其是通州和保定府,不断的虹吸着附近州县的人口,这人口越来越多,人员往日来越密集,货物的往日,就更不必说了。

方继藩举起了茶盏,呷了口茶:“保定和通州,能筹措多少银子?”

可现在……王文玉没有回来,他竟然回来了。

这是臣子啊。

见无人为自己说话,刘焱更是恐慌了。

至少不会害人,还是能让人学到真本事。

小梁……

方继藩继续道:“小梁啊,论起来,我们也是一家人,谢就不必了,我方继藩,不会将你当外人看待的。”

弘治皇帝皱眉。

“到底是怎么了?”

他脑子发懵,心里真是后悔不迭,只是……他不甘心,他怎么甘心呢,自己可是天之骄子啊,他求救似得,看向自己的叔父,不禁惨然道:“叔父……”

…………

去了医学院,医学院里,这么多的男子,这男女授受不亲啊,更可怕的是,还这么多人瞧见了,这未出阁的女子,大家闺秀,如此抛头露面,这下完了,这个女儿,白养活了,不但白养活。却还要遭人耻笑,从此之后,梁家还怎么抬起头来做人。

外头,梁储的两个儿子,早就到了,却不敢进来,一听到梁储要动身去寻方继藩,吓着了,冲进来,一人架住梁储的胳膊:“爹,爹啊,不能去啊,去了就是肉饼子打狗,有去无回啊。”

方继藩倒是显得极有耐心,这是为了天下万万个的妇人啊,为了证明巾帼不让须眉,我方继藩辛苦一些,又算得了什么?成大事者,就难免要有所牺牲,比如说色相。

还是老规矩,先商量着怎么办吧。

萧敬今日却是气定神闲:“奴婢斗胆进言,窃以为……新津郡王,确实已经薨了?”

弘治皇帝心里感慨,自己的这个儿子,在别处聪明的不得了,怎么有时,又这样糊涂呢,弘治皇帝淡淡道:“钦天监会给朕一个答案的。”

弘治皇帝面红耳赤,不是因为被朱厚照问倒,而是觉得,自己怎么生出这么个玩意。

眼看着,太皇太后停止了呼吸,失去了脉搏,可在这女医的急救之下……

张皇后却笑吟吟的道:“你不必局促,本宫,这是给你致谢,所谓有恩必报,本宫虽为皇后,母仪天下,更当做天下人的表率。你救活了太皇太后,这太皇太后乃是本宫和皇上的祖母,她年事已高,身子羸弱,方才,若非你全力施救,只怕现在……已是……哎,来,给梁姑娘赐坐。”

“侄儿明白。”刘文华梳洗的干干净净,且他面上还算俊秀,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子书卷气,毕竟是大家族出身,见过世面,此时,自是踌躇满志,倒是颇有几分美周郎的风采。

不过今日。

刘文华犹如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一般,既是紧张,不敢斜视,却又忍不住为大明宫所震撼,等他站到殿中最角落的地方,心里却是一热,迟早……我也要位列朝班……一言九鼎。

刘健的声音,戛然而止。

一宿未睡的弘治皇帝,现在……心里还激动万分。

刘文华是谁……

…………

弘治皇帝道:“卿在广东布政使司的乡试,成绩如何?”

哎呀……自己到底何德何能,居然能蒙陛下如此厚爱啊。

有御医上前,低声和把脉的御医低声议论。

御医们也一个个拜倒。

可这么大的事,她怕自己的记忆有所偏差,这才开始提起这三十期的《猝死论》,女医之中,有不少人将这《猝死论》背诵下来,大家相互印证,最终……才进行了确诊。

可是……他你不下去了。

继藩是老实忠厚的人,他不会说假话,秀荣也不会说。

这击鼓骂曹,讲的是名士祢衡被孔融推荐给曹操,曹对其轻慢,用鼓吏来羞辱他。祢衡当着满朝文武大骂曹操,并借击鼓发泄的故事。

一张张的白纸上,早有无数娟秀的小字。

方继藩也没理会,匆匆而去。

内廷女医院成立了。

宫里本有一个蚕室,不过过于简陋,现在的医疗已有所发展,因而,还需让人入宫,重新修葺蚕室。

梁如莹人等,都显得紧张,这可是入宫哪,她们毕竟只是一群女儿家,半辈子都待在家里,是未出阁的女子,此后来了西山医学院,也是被方继藩保护的妥妥当当。

打又打不过,女儿又回不来,还能怎么样。

对付方继藩,你不能放狠话,思来想去,也只能如此了。

方继藩忙是捂着他的嘴:“殿下,慎言,我们是正经人,别这样,殿下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兔子不吃窝边草啊。”

“这……这……这毕竟堵不住人的嘴啊。”王金元苦笑道:“这么多大家闺秀,抛头露面,如此稀罕的事,嘴又长在别人口里。”

可渐渐的,她们面色淡定,该输血输血,该输液的输液,或是送蚕室,立即准备。

自打朱大寿撰文,认为此次保育院是黑马以来,倒是有不少球迷,开始对保育院队看好起来。

监正对答曰近日所观测的天象,新津郡王死而复生,乃天意,亦是列祖列宗的本意。

萧敬干笑道:“皇孙殿下,乃是龙种,非寻常人可比,入选,并不稀罕。”

卧槽……

人们纷纷在打听,这保育院,怎么也加入了这一场决赛中来了。

现在,看着这浩大的队伍,无数人穿着吉服,人人面带沉痛之色。

方继藩的脚步越来越慢,觉得眼前的世界,也变得缓慢起来。

数不尽的禁卫,自大明门至太庙,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一直延伸只御道的尽头。

这等抠字眼的行为,是一丝一毫都容不得差错,什么样的恩荣,立过什么样的功劳,与皇家的亲疏,都与祭文息息相关。

此时……人们低声议论起新津郡王,不禁感慨:“郡王大功于朝,不骄不躁,堪为人杰,不啻武穆再生,武宁转世啊。”

“齐国公只是性子暴躁而已,并非十恶不赦,他若非脑疾,想来,不至如此。我瞧他不发病时,还是挺和气的。”

谢迁也不禁感慨,低声道:“是啊,新津郡王功业未竞,实是可惜,而齐国公……”

自是被人截住。

站在一旁,搀扶着刘健的宦官,偷偷的瞄了纸卷儿一眼,像是见鬼似的,张口要发出尖叫,李东阳眼疾手快,一把捂住他。

“怎么不可靠,就是黄金洲送来的,老夫也不知,为何突然活了,刘公,事已至此,如之奈何?”

刘健沉默了。

方继藩的泣声,也戛然而止,他抬头,一脸错愕:“谁……活了?”

接着,羊皮卷送到了弘治皇帝手里。

弘治皇帝将羊皮卷交给方继藩手里。

“我也随了呀。”

弘治皇帝颔首点头:“预备诏书吧,登岸之后,就将诏书,传诸天下。”

人们不断的交头接耳,起初,因为只是流言蜚语,可许多人都这样说,想不信都难了。

他心里复杂,总是不相信,自己的父亲死了。

到处都是哀嚎,是绝望。

那打开圣书,不断吟唱着的教士,轻易的被一枚炮弹,直中头颅,鲜血染在了圣书上,远处,是惊恐不安的水兵们,发出了最后的哀鸣。

方继藩深吸了一口气。

结束了。

毕竟,这是拿自己的性命押在了这艘船上。

“陛下,我等宜暂避锋芒,后发制人……”

萧敬已经跪下了:“陛下……万万以社稷为重。”

………

卡洛斯一世国王号上。

这是安赫尔的念头。

巨舰依旧是浓烟滚滚……要靠近了。

激动的佛朗机炮兵们,早已预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