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王爷的花式宠妻 > 第74章:山清水秀

第74章:山清水秀

王爷的花式宠妻 | 作者:树与鱼| 更新时间:2019-09-02

曲母说得咬牙切齿,尤其是每当她想起付珏婷那张永远洋溢着年轻和漂亮的容颜晃过自己眼前时,她都会恍惚地想起多年以前的自己,也曾有过那张天不怕地不怕,只要想要,就一定会费心得到的容颜。

曲母的话是在间接告诉他,他同裴淼心不合适。不只是年龄,还有心理。

也似乎是从那时候开始,在她坚强硬撑着所有的背后,只有他——曲臣羽一个人看出了她所有的彷徨与无助。

可是调换了之后还是错误,最后一次机会,如果再错,她就真的只有给曲臣羽打电话,不然很的报警就不好办了。

“我和陈副总刚才已与‘祥福生’的负责人见面,详细的情形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曲家那位少***意思已经反馈,她说可以不告你因为产品质量问题而导致危害他人人生财产安全,但是要你公开向她赔礼道歉。”郑惠华安心冲她笑笑,“你放心,michelle,你的设计那么棒,一定会有人愿意拍。”

“裴经理,刚才舒总监在办公室里发脾气,说你的设计图与原设计图有出入,要你马上回来修改!你也知道,当初你在公司还是总监的时候,掐过她不少案子,现在你从高处往低处掉,说好听点叫‘下派’,说不好听点叫‘下放’,现在舒总监的职位又比你高,若是她不通过……”

她是想说他刚才愤怒痛苦中对她所有的伤害以及粗暴她已经不在意了?

“你在哪里?你不是应该在……”

夏芷柔仰起头来看裴淼心,“你给,我没钱。”“即使这个坚持根本不会有任何结果?”

“淼心?!你怎么会在这里,裴淼心?!”

天啦!谁来告诉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而她现在又在跟这男人做些什么?

裴淼心懂,真的,全部都懂。

曲婉婉忙不迭得点头,“我肯定不会瞒你的,你放心吧!”

曲婉婉怒瞪着他的眼睛,小手用力抵着他的胸膛道:“无耻!”

vivian首先上去排队,打了一辆出租车便回身招手,“小西,这边,快点!”

“唔……”裴淼心睁大了眼睛,唇上还覆盖着他的大手,底下却温热强硬到了极点。

“去去去,豪哥平常没少照顾你吗?只是今儿个伴着他的是阿淼不是你,曲总不也怜香惜玉,待你不错么!搁这吃什么飞醋啊!破坏气氛!”susan打趣,赶忙用手肘拐了vivian一下。

可是她却不想要那样。

“香港,何爵士夫人。”刑俞晴看了眼手中的包裹,将它递放到曲耀阳面前的办工桌上,“里面的东西我们已经检查过了,没有危险物品,好像是张照片,和一对胸针。”

“曲总……”刑俞晴轻唤了一声,又说了几句别的事情,问他现在要不要交代下去,这样大家可以赶在这周末前处理完手头所有的工作。

曲市长上下打量过曲母,露出狐狸一样的眼睛,“臣羽本来就不是你亲生,这时候这里也没别人,何必还要在我面前装得好像有多在乎这个儿媳,很多事情你我心知肚明。”

他邪肆笑了起来,“我说什么了,你就答应?”

“苏晓。”

苏晓不解,“什么事情?”

裴淼心提着睡裙裙摆靠近,刚刚伸手准备将窗户拉关上,却正好看到小花园的外面,道路的两边,一点红红的星火,在那燃了又灭。

多么言简意赅又情真意切的两个字。

他说:“以前不常在这遇见你啊!”

奔进客房洗手间里用挂在一边墙壁上的风筒将自己的头发和衬衫吹干,旋身从里面出来的时候,听着主卧里的动静,想他大抵还是在冲澡收拾当中。

“妈,算了吧!淼心姐……淼心姐她可能也不是故意的,我知道她心里难过,所以……所以才会做出这么不理智的事情。”

“什么二少奶奶啊!二少爷都不在了,你何时见过这个家里还有什么二少奶奶!”

“怎么了?怎么了这是?”

裴母已经带着保姆和两个孩子上了飞机,久久等不来裴淼心的身影,裴母重又探了头出来,看着还站在候机厅里的裴淼心。

“难堪?我让你觉得难堪了?”

一掌扣在她转身要走的墙面上,他恶狠狠捏住她的下巴逼她正视自己的,“以前是谁口口声声说我长得好看,是谁说她有多喜欢我?我认识了你多久你就勾引了我多久,干什么现在有了新的男人就想把之前的事都一笔勾销?裴淼心,是你勾引了我!”

“裴淼心,到底是谁允许你来这里?你还把芷柔推倒?你到底想干什么?!”

裴淼心睁大了眼睛,半带试探性地问:“你遇见谁了?”

曲耀阳洗完澡后打开浴室的房门,迎面就撞见裴淼心正在给躺在自己那张床上大睡的小家伙盖被子。

……

坐在回程的车上,夜幕已经低垂了下来,车窗外的天色到处都黑压压的,却也透着灯火霓虹的滋味。

芽芽在后座的儿童专座上已经熟睡,均匀的呼吸声在安静的车厢里徘徊,曲臣羽正好伸出右手,将调频电台的儿童音乐节目声音关到最低。

裴淼心听到“尸体”两字便骇得不轻。

“我妈说暂时没什么大碍,下个礼拜动了手术,再休养一段时间就能回来。”

“那是为什么啊?”

门外静默了良久,门里的曲婉婉却早已经哭成了个泪人。

下意识的一躲,曲臣羽刚一怔忪,裴淼心已经笑了起来,“我刚刚才擦了口红,你也想擦一些吗?”

京城自是不必说了,就算这几年她人在国外,也时有听从国内过来的朋友提起过“宏科”,楼盘推一个火一个,很多人还就认准了这个品牌,好像不买到“宏科”的楼盘就过不上啥有品质的生活。

她总以为那年她跟他在北京,易琛搂着哭得就快背过气去的汤蜜……她以为他会决定重新回到这个有着他易家一切的城市。

裴淼心沉吟了一下,“我没事,还是出去看看她怎么样了吧!”

洛佳没有伸手去接,只顾靠在那里哭自己的,于是裴淼心也什么都不说,就背抵着她身旁的墙壁,靠在那里陪着她的身影。

她几乎是在强行被他拽进怀里的时候听到了身后传来的咳嗽声。

……

“曲总。”

她的模样似曾相识,只是一眼,却似乎让他的心脏紧了紧。

“行!但我可得跟你把话说在前头了,这次的新货可不多,你也知道这东西现在越来越难搞了,到处的医院都查得严,你都不知道我拖了多少关系,又借着你搭的路干了多少事情,那是花了大价钱才搞到这批新货的,你若是不要……”

很快,重回了一室暗黑,在初晨的阳光透过闭合的窗帘隐隐透射进来,落在床尾的软凳上,柔和,安宁。

“如果一个人犯了很大的罪行,你会判他多久的无期徒刑?”

姑娘们惨叫,能拉的拉,拉不住的就被她甩得鸡飞狗跳的。

曲婉婉气红着眼睛,用力抓扯马鞍不到几下,腰间突然一紧,竟不知道是哪个人这般大胆,野蛮地侧抱,像夹沙袋一样将她用力一甩,管也不管她的踢蹬,快步向马厩里去。

她说:“我害怕。”

她转头对他笑笑,并不答话。

******

……

情况或许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糕……

……

曲耀阳在家一待,就是两个月的时间。

可是没有。

“我看前面就有地方打车……”洛佳的话刚说到一半,就眼尖地发现左边的露天停车场里,有人用车灯晃了晃她。

裴淼心在最后关头紧急闭嘴,撒娇似的往他身边一坐,“我什么都没有说过,你还是给我挑螺丝吃吧!”

他说:“打开来看看。”

尤其是在看到他已被自己的工作弄到繁忙不可开交,尤其是胃病频发的时候,仍然小心翼翼记挂着她的一切,成为她事业的导师,教她谈判的技巧,甚至是偶尔给她一点小提示。

曲耀阳动手要打回聂皖瑜,裴淼心轻叫一声将他抱得更紧,已经红肿的小脸靠在他的胸前,闷闷出声:“不要,大叔,不要,求你……”

几个人赶紧回到裴淼心的“心工作室”,找来办公室用的药箱,把裴淼心擦脸。

他似乎难掩了满眼的痛色,光是记忆里边,夏芷柔就曾不只一次地当着他的面掌掴过她,那时候她便跟这时候一样坚强,即便被打了也能睁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毅力在原地。

聂母看到女儿悲恸,自己也好生难过一般,母女俩哭作了一团。

“老曲!老曲!这时候你可不能这么跟儿子怄气!”门外的曲母轻叫一声追进屋里,“还有,耀阳你也是的,也不看看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你看人聂家的姑娘,明明好好端端的,可是现在却变成了什么样子!”

“难道你到现在还不放心曲总,怀疑他是……”

裴淼心想了想先前在那办公室里遇到的高定部主管,那主管看到她在他房间里逗留的神情已经颇为警惕,可能他也有从外间听说,她在外经营着自己的高定公司,若是两家公司合并,“心工作室”完全接管了“玉奇”的高定部的话,他很有可能就会失业。

裴淼心怔然。

看着小家伙又害怕又惊惧的模样,曲婉婉也能够猜到,定是刚才那两个大人的争执吓到了她。

他有些梗,“所以你就在我公司投资承建的医院里头随便让男人进来,随便跟别的男人吃饭?!”

“您是芽芽的奶奶,我跟臣羽孝敬您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不存在什么装或不装。”

吴曦媛张了张嘴巴,“难怪了,拖到现在才办婚礼,嗯,不过你俩总算守得云开见月明,曲二少这回是真真抱得个美人归了。”

想到这个字他的眉头就皱得更深,以前的她活泼开朗,总用着她青春似乎又无敌到了极点的快乐感染着他每一个细胞。她的快乐和她的没心没肺一直都是他最害怕沾染的东西,那像毒一样可以穿透人四肢百骸令人上瘾的东西,也一直都是他敬而远之的东西。

她被他箍得一深呼吸,他眉目轻眯,“你也……用这样的手段勾引过另一个人?”

“妈您不用再说了,还有爸爸那边,我会自己同他说明,我已决定跟裴淼心结婚。”

“子恒……”

曲市长不动声色地看着前方的路道:“上车。”

“那是作为和‘yq’的换股交易而产生的股权,那是臣羽留给我的东西,我有责任也有义务帮他好好经营。”裴淼心态度坚决。

苏晓听了则更是想笑,“你觉得我这样就会够了?你觉得我还会继续让你打着我小姐妹儿的名号到处去招摇撞骗?你哭什么你掉什么眼泪?这里被你欺负得屁都快没有的人还没找你伸冤,你凭什么在这装委屈扮可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