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王爷的花式宠妻 > 第81章:不速之客

第81章:不速之客

王爷的花式宠妻 | 作者:树与鱼| 更新时间:2019-09-02

就算凤阑绝现在身边真的没有女人,但是当上皇上之后呢?

若是先前,她还是有些犹豫,那么此刻,她就完全的下了决心了,就算他现在想娶她,她也绝对不会再嫁了。

“出了大事?出了什么大事?”二皇子的身子微微的僵了一下,下意识的连连问道,双眸微微的望向房间外,看到外面,一片漆黑,一时间也算不出是什么时辰,更不知道自己这到底是睡了多久。

“我知道。”叶寒这才慢慢的开口,一字一字轻声说道,只是那声音中,却带着几分明显的沉痛,暗暗的呼了一口气,再次继续说道,“中了这种毒,刚开始时,就跟怀了身孕是一模一样,不但有孕妇的反应,而且腹部也会一天一天的大起来,而且,还有胎儿的脉搏。”

凤阑绝的眸子猛然的一眯,冷冷的扫了他一眼,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冷笑,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怎么?本王的洞房还需要向世人禀报,让所有的人知道吗?”

其实凤阑绝根本就没有说那样的话,她也没有跟凤阑绝打赌,她这话就是故意说给某个女人听到。

“绝,这就是你今天娶的女人吗?”那个轿子里的女人听到上官云端的话后,再次轻声说道,淡淡的声音中,似乎并没有太多的情绪,似乎只是简单的讯问。

本来就气的快要吐血的蓝岚,听到皇后的话,心中那叫一个恨呢,隐在衣袖下的手,狠狠的嵌进自己的肌肤,她必须要让自己痛,才能保持冷静。

“朕也懒的跟你费话,来人,给朕搜。”凤阑锐的眸子似乎也是快速的扫了丞相夫人一眼,然后再次冷声命令道。

就那么直接的坐了上去。

“这儿没有什么黄嫂,姑娘只怕走错地方了,这儿是将军府,可不是随便就能闯进来的,外面的护卫都在做什么?”老夫人看到她的样子,脸上明显的多了几分不满,略带严厉地说道。

只是这样的她,却让人忍不住的心痛。

“我说,这天下没有我医不好的病,放心,我一定会医好她。”叶寒望向秦思柔,有些得意地炫耀道,只是,话语微顿了一下,再次说道,“不过,就是有些麻烦,时间也很会很长。”

而上官云端之所以知道今天那后门没有关,是因为知道每个月的二十五号,南宫燕会偷偷的出府,会特意的留着后门,这个,她是一次无意间从丫头的口中听到的,至于出去做什么,就没有人知道了,她不是八卦的人,更不会去刻意的打听。

叶寒的脚步这才停了一下来,只是一双眸子却是直直望着地面,没有抬头,也没有说话。

只是,双眸微闪,突然想起了什么,微微惊呼道,“咦,刚刚他说去抢亲,不会是去抢绝王的亲吧?”

“皇上,太上皇,你们没事吧?”丞相大人看到面前的情形,一脸紧张的喊道,随即转向那些黑衣人,狠声道,“好大的胆子,竟然进宫行刺。”

“父皇,你看?”皇上似乎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微微的转向太上皇,低声请示。

“上官云端,我跟你说话呢,你听不到吗?”上官凌霜看到她的态度,肺都快要气炸了。

哼,原本,她还不想去的,但是听了老夫人的话后,她倒是偏偏要去,怎么着,也去看看这人中龙凤是什么样子,双眸微抬,对上老夫人脸上的嘲讽,上官云端微微一笑,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配不配由我说了算,说不定绝王最后选的人恰恰就是我呢?”

“呵呵呵,既然绝王特别提到了你,到时候,你只要好好表现,这事情应该就十拿九稳了。”老夫人看到上官凌雨一脸的羞涩,心情终于好了一些,微微的轻笑。

宫女将她们引进了一个院子,有很多千金小姐都已经到了,一对一对闲聊着。

“不是已经被王爷休了吗?所以人家现在也算是未嫁的。”一个女人更是毫不留情的嘲讽。

“不如,我们把她的衣服弄破,到时候她没衣服,就不能参加选亲了。”其中的一个女人双眸微闪,一脸欣喜地说道。

所有的人都已经离开,房间里便只剩下凤阑绝与上官云端。

难怪他的人没有发现他们离开,原本是有秘密通道,难道丞相没有发暗号,只怕是丞相当时也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他现在,唯一的机会,就是太上皇还没有清醒,那么他便可以利用太上皇来压制那些大臣跟凤阑绝,这个皇位仍就是他的。

“是。”那个侍卫恭敬的应着,然后望向那几个带回轮椅的侍卫,低声问道,“皇上,这轮椅?”

“本王做事不需要向任何人解释。”凤阑绝对上他眸子中的恨意,眉头微蹙,亦冷声说道,当年的事情,本来就是如此,他做事向来就不多做解释。只求问心无愧。

不过,那些都跟她无关,她只想知道,到底是谁想要害她?

“不错,我不是小晚。”上官云端将脸上的面皮扯了下来,这个时候,她也不必掩饰了,毕竟想知道的他也都已经说出来了。

进了房间,微垂着眸子,低声喊道,“老夫人,老爷。”

皇上也明白与绝王不能带硬的,只能极力的压下心中的怒火。

正在众人纷纷的惊滞,不明白他为何而笑时,他的笑声却突然的停住,双眸微微的转向了一边的上官云端。

他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还不等众人开口,便再次说道,“绝王不要急着否认,谁都知道,她是一个傻子,这样的问题,连朝中的那些大臣都答不出,试问一个傻子怎么会答的出来。”

刚刚还一脸强硬,极度自信而高傲的她,这一刻,却突然的有些恍惚了。

他的动作极为的轻缓,又带着几分郑重,他的手,已经移向他的手腕,手中的链子,正要穿向她的手腕。

一时间,上官云端也看不出什么异样。

果然,皇后听到他的话,微愣了一下,不过,却随即再次笑道,“呵呵,那是自然,若是他不赶回来,本宫这个做母后的都不会放过他。”

站在一边的夜无痕,一双眸子也是直直地望向叶寒,等待着他的回答。

“不错,她这次的怀孕的确是假的,是有人给她下了一种极为特别,极为罕见的毒,造成她怀孕的假像。”叶寒的眸子微微的一沉,冷声解释着。

“凤阑绝若是误会了她,本王就。”一直沉默不语的夜无痕突然脸色一沉,冷声说道,那冰冷的声音中,有着太多的威胁,但是那威胁的后果,却并没有就出来。

上官傲天一脸的担心与着急,转向夜无痕,急声道,“王爷,云儿思想简单,是绝对不会杀人的。”

夜无痕一直没有开口说话,双眸望向一直安静的维持着一个姿势,似乎是完全的吓傻了的上观云端,眉头轻蹙,再转向地上的丫头时,眸子深处,似乎多了几分冷意,只是,脸上并没有流露出丝毫的表情,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以前南宫雪可是没少欺负上官云端,而且还差点害死她,这次利用她一下,也不过分。

毕竟女人的情绪是最容易调动的,所以,今天在场的多半都是女人,只怕那个也是利用了这一点,而此刻,她也完全的可以利用这一点。

蓝岚的脸色再次的一沉,她原本也在猜测着先前是上官云端那话可能是在说谎,毕竟,据她的了解,凤阑绝不可能会做出那样的事情。

她们现在这身打扮,想要这么进宫,显然是不可能的,所以她们必须要伪装一下。

“本王妃与公主现在必须要进宫,想要借你们的衣服用一下,能不能委屈你们两个暂时在这儿躲避一下。”上官云端知道这个时候,这么做,这两个宫女只怕也会有危险,所以,也不想强逼她们,所以,只是用商量的口气。

很显然皇后知道,那个不准任何人进宫的命令。

想到此处,上官云端微微的扫了一个冷颤,不敢再想下去了,不行,她不能让太上皇有危险,绝对不能。

她是一个母亲,有着一个母亲最伟大,最无私的爱,她可以不要那的荣华富贵,她可以放弃一切,但是,却不能让自己的孩子受到伤害。

“皇嫂,你想怎么混进去呀?要不要我跟你一起进去?”凤忆希再次说道,想要陪上官云端一起进去。

有段时间,甚至有人暗中传言说当今的皇上,只怕也不是太上皇的。

太上皇听到他的喊声,原本闭着的眸子突然的就睁了开来,原本无神的眸子也突然的亮了起来,一双眸子直直地望向凤阑绝,唇角绽开淡淡的轻笑,唇微动,一字一字缓慢地说道,“绝儿回来了?”

是惊愕,不敢相信?还是否定,还是。

“皇爷爷,你到底想说什么?”凤阑绝终究还是忍不住,轻声问道,他看的出,虽然皇爷爷的表情有些复杂,但是望向云端的眼神中似乎带着几分情不自禁的喜欢,很显然,皇爷爷应该是接受了云端的。

而且,他这几天的计划就是演戏给凤阑锐看,正需要这么一个人向凤阑锐禀报情况呢。

上官云端的双眸微闪,突然再次说道,“对了,叶寒说过,那种毒,并不是中原的毒,会是不会是那西域人带来的?”

“没事吧?”站定后,凤阑绝紧张的检查着她的全身,担心地问道。

众女子也都想到这一点,纷纷露出或多或少的得意,然后幸灾乐祸的从上官云端的面前走过。

那人到底是何目的呢?

只是,凤阑绝一步一步的迈进大殿,却并没有望向那些女子,而是直直地走向她……

上官凌雨唇角的笑慢慢的散开,只是她的眸子似乎再也睁不开了,慢慢的闭起,闭起,而她那原本微微起伏的胸脯也终于平静了下来。

说话间,凤忆希一双眸子便望向南宫逸。

心下不由的暗喜,连连的吩咐道,“快,快去请两位小姐来。”

南宫雪与南宫燕纷纷惊滞,绝王?这就是那个传说的中神话般的人物?

上官傲天的身子更加的僵滞,甚至似乎带着微微的轻颤,腿似乎一下子没有了力气,更加的迈不动了,只有一只手,微微的向前伸着,似乎本能的想要阻止什么,但是,唇动了几下,却是什么都没有说什么,他此刻的求情,是可以保住雨儿,但是对云儿太不公平了。

一个侍卫已经拿了刀子走到了上官凌雨的面前,那个侍卫如同夜无痕一样,一脸的冰冷无情。

而等到走到上官凌雨的面前,看到上官凌雨脸上的伤时,顿时的惊住,身子一软,突然的坐在了地上,呆愣了片刻,突然的大声哭喊了起来,“天呢,是哪个天杀的,这么残忍呀,竟然把我的雨儿伤成这个样子呀,天呢,你怎么就不开眼呀,让人这么的害我们,都没有人管呀。”

老夫人与二夫人以及上官凌雨纷纷惊住,特别是对上夜无痕那双冰冷嗜血的眸子时,那敢再乱说一句话,只能将心中的怒火全部的咽回肚子里。

凤阑绝的心中不由的多了几分感激,虽然知道,夜无痕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云端,但是却还是对他多了几分敬佩,也终于明白了,夜无痕对云端的爱,或者并不比他少。

而那天秦思柔说她自己并不是夜无痕的女人,这一刻,她却希望秦思柔是他的女人。

上官凌霜当时就吓傻了,呆呆的站在那儿,半天回不过神来。

所以父皇虽然下令让四哥捉拿夜狐,但是四哥一直没什么真正的行动。

不过为了她的自由,她还是咬牙忍了。

原本那些看热闹的人,都纷纷的惊住,有些难以置信的望着她,若是说,前面的刚刚蓝岚背过一遍,她算是又熟悉了一遍,但是这个地方的,蓝岚刚刚可是背错了很多,她竟然一点都没有错?

她那刻意的轻柔的声音中是满满的歉意,但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此刻的心中是多么的得意。

“哈,听你的意思,是你想嫁就嫁,不想嫁就不嫁,你以为自己能够决定这一切吗?”那个女人的脸上多了几分嘲讽,声音中也是明显的讽刺,只是,那眸子中却似乎有着一种对这种她们无法改变的事实的悲哀。

“他没有帮她?”房间里的人听到她的话,声音中的怒火明显的少了几分,似乎更多了几分希望,只是却随即再次问道,“既然他没有帮她,为何还让她进了京城?”

接下来,主子不让她出面,她正好落的清闲。

“云端,遇到你,真的是本王的福气。”凤阑绝的唇角再次的贴进她的耳边,低声说道,上天真的厚爱他,让他能够遇到她这样的女子。

月儿愣了一下,随即再次轻笑道,“是,是,小姐什么时候都是最美的。”

上官云端轻笑,这个说法,就是在现代还是有的,所以,并没有说什么,顺从的接了过来,握在手里。

“小姐,绝王应该快要来了,小姐渴不渴,要不要月儿去给小姐拿点水来,要是上了花轿,喝水就不方便了。”月儿突然再次开口说道,说话间,也走向了桌子前,为上官云端倒起水来。

正在上官云端暗暗思索间,月儿已经倒了茶,转过身,慢慢的向着她走来。

上官云端的心中微微的一沉,望向正走过来的月儿的眸子中隐过几分冷意,这个月儿明显的有问题。

“这个不用你担心,这一切,我都已经计划好了。”上官凌雨一脸得意的轻笑,一双眸子慢慢的扫过上官云端身上的嫁衣,唇角扯出几分异样的怪笑,“你以为,我真的那么好心,为你做嫁衣,你知不知道,为了做这件嫁衣,我两天两夜没有合眼,不过,值了。”

凤阑绝的心中猛然的一沉,这是他能想到的最大的可能,一向疼他的母后对他的亲事竟然不理不采,而且他这么久没有回京,她也并没有迎出来……

那么那种不可能,又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哈,差点忘记了,听说,她就是一个傻子,而且还是一个丑八怪,天呢,这整个天下,只怕再也找不出像她这样又傻,又丑的女人了?”那个男人微微的冷笑出声,望向皇后的眸子更多了几分嘲讽。

只是,此刻的这种气势,这种语气,这种眼神,可完全都不是一个傻子应该有的呀。

走到房门前时,再次深深的呼了一口气,然后似乎突然的做了决定般,猛然的推开了房门。

若是她真的中了皇后与李贵妃的的计,只怕现在?

“好,很好,你胆子还真是越来越大了。”凤阑绝连连的说好,还微微的点着头,只是此刻脸上的表情却是要多恐怖,就有多恐怖。

“恩,有一点。”上官云端微愣了一下,一点都不谦虚的说道。

他有时候,是真的想不明白这个女人的脑子里装的是什么,难道他表现的还不够真诚吗?

她自己在那儿玩命似的,想着人家要是提亲,就怎么怎么的拒绝。

双眸微转,这次发现,自己的身边竟然恰恰有一个空位,刚刚进来时,位子都差不多坐满了,而上官凌雨肯定以为她是绝对不会再出现了,所以根本就没有给她留位子。

上官云端唇角微扯,汗,看来,她刚刚真的是太过紧张了,太过自做多情了,或者,凤阑绝根本就没有认出她。

他,凤阑绝是那么肤浅的人吗?

这次,上官云端彻底的圆满了,好吧,她原本是想要吓退凤阑绝的,结果呢,却是被他给吓倒了。

上官云端彻底的无语了。

“可是梦儿气不过,看看她那傻样子,凭什么得到绝王的宠爱,母后,你想个办法让她出丑,到时候绝王厌恶她,肯定就不会再选她了。”夜如梦一脸阴狠地说道。

其它的女人也都是一脸的暗喜,太好了,那个傻女人肯定接不上来,肯定会出丑了。

上官云端暗暗冷笑,皇后的目的这么明显,她岂能看不出。想耍她,哼。

上官傲天微垂的眸子中,隐过几分怒意,他们这分明是针对云儿的,他们一个个的就是想要看云儿出丑。只可惜现在云儿已经不傻了,这些人想要看云儿出丑,只怕没那么简单。

他靠的太近,所以,上官云端还是听到了他的话,她的身子,明显的僵滞。“怎么去了这么半天,是不是见到绝儿了?”皇后看到回来了的上官云端,微微带笑的望着她,原本她等了一会,没见上官云端回来,便让宫女去看看,只是宫女出去了没多久,便回来了,说是看到绝王了。

“三,夫妻对拜。”随着司仪的声响,凤阑绝拉着她,缓缓的对拜,脸上有着无法掩饰的幸福。

那些人怎么喝的过他,而他敬酒,其它的人又不敢不喝。

只是,看到整个房间中,除了那嫁衣外,其它的一切都是好好的,不见半点的凌乱,没有任何的挣扎过的痕迹,而且王府戒备森压,外面也有侍卫守着,想要劫走她,只怕没那么简单。

王妃不是在房间里等着王爷吗?难不成是王爷生王妃的气。

“上官云端。”凤阑绝的眸子猛然的眯起,唇角微扯,一字一字冷声地喊道,那声音中,带着毫不掩饰的怒意,似乎隐隐的还有着几分狠不得将她直接掐死的恨意。

上官凌雨却是暗暗的惊滞,看来,这个女人今天真的不一样了,似乎真的不傻了,而且每句话都是恰到好处的回击了她们。

老夫人向来都不喜欢她,这件事,肯定不会向着,肯定会听上官凌雨她们的……

这样的上官云端让她有些害怕,有些退缩,心中暗暗思索着,这次去老夫人那儿,她能不能占到便宜,看到上官云端那么的主动,似乎是早就胸有成竹了,到时候会不会……

若是今天,换了是他,不知道会是如何的局面?他那完美的脸上,更多了几分兴味。

若说不知道柳如絮对凤阑绝的感情,上官云端会觉的很正常,但是在知道了她对凤阑绝的感情后,上官云端的心中,便微微的有些错愕,这个女人,还真是深藏不露,将自己的情绪掩饰的实在是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