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王爷的花式宠妻 > 第87章:势不两立

第87章:势不两立

王爷的花式宠妻 | 作者:树与鱼| 更新时间:2019-09-02

紧接着,方继藩带着一群生员,到了西山军事研究所。

弘治皇帝一愣,看着方继藩。

往日,对于方继藩这家伙的话,张懋、谢迁人等,是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信的,虽然这个时代,也没有标点符号。

冒充天子,乃是万死之罪。

弘治皇帝已是气的七窍生烟。

呃……呃……呃……

这一点,像自己。

首领们依旧跪着,王守仁走一步,他们便膝行一步,纷纷道:“愿为至尊大可汗效力,死而后已。”

他毕竟是假皇帝,在此,能不下任何决定,最好。

现在,这一地的鸡毛,自会有人收拾。

敢情这大明的皇帝,一个比一个狠哪。

第三更马上送到,求月票。刘瑾看看方继藩,再看看一旁忙碌的萧敬。

弘治皇帝一笑,朝萧敬看了一眼。

萧敬磕磕巴巴的道:“齐国公……齐国公……这样会死人的啊。”

好不容易忙里偷闲,回到了自己在大同的住处,便看到王守仁拼命的啃着鸡腿。

可是架不住其他人能认出来啊。

看来……只要看住了这个泥猴子,才能让朕放心哪。

步入其间,和寻常的大宅,没有任何的分别,既没有贴金,也没有光怪的琉璃,却多了几分清幽,典雅。

弘治皇帝拉下脸:“朕不是问你,朕是否好看,而是这墨镜,好看不好看。”

…………

这玩意在后世,乃是健康的杀手,可在这个时代,却成了进步的象征,无数的青壮,被组织起来,赤裸着上身,步入作坊,燃烧着一车车的煤炭,冶炼数不尽的矿石,为了提高产量,无数人穷经皓首,想尽办法提高生产效率。

口里虽骂,一听成本就是千两银子。

很贵的镜子呢。

府上上下人等,个个瞠目结舌的看着邓健,不敢吱声。

这个叫邓健的人,王不仕很讨厌他。

这份礼,由齐国公决定怎么送。

这家伙生生的培养出了一个庞然巨兽,这个巨兽看似无害,可它若是想要杀人诛心,却是无形的。

卧槽………

今日要去待诏房当值,须比寻常人更早去翰林院点卯,而后入宫待诏。

刘健想了想:“陛下,老臣倒也看过国富论,倒是对此,略知一二。这国富,离不开银钱的流动,可若是不流了,那么不妨,朝廷鼓励商贾进行募捐,如何?”

朱厚照遍体鳞伤,瞪大着眼睛,一副不服气的样子。

“国富论之中,儿臣的学生刘文善,曾提及到一样东西,叫做‘内需’,也就是说,生产是来源于需求,有了需求,才有了生产,生产过程之中,需要招募人手,需要给匠人和徒工们发放钱粮,而生产的商货,通过有需求的人购买,这银子,却流通到了另一个商贾手里,同时,也流入了许多匠人和徒工手里。因而……当下的情况,是要让银子不停的流动起来,流动的越快,方才可使庶民们,也能从中分一杯羹,不至令他们衣食无着。”

方继藩道:“这是因为,这群狗东西,害怕啊。可是……我细细想来,这样不好,为什么要害怕呢?不就是手里揣着无数的银子,害怕有人眼红,有人破门灭家吗?倘若这些巨富,个个都是如此,谨慎甚微,这天下的百姓,能得利吗?”

方继藩森森然的瞪着他,一字一句的顿道。

可在通州和保定府,人口和产业的不断衍生,对于一个地方官吏而言,他们所面对的情况,却越来越复杂了,这个时候,已经不是依靠几个小吏,询问一下,就能笼统的明白事情的原委,而这时候,专职的统计,就有了作用,每日,都会有不同的数据,直观的出现在官吏们的面前,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统计的本质,就在于知己,把情况通过罗列的数目,看清楚了,才可以准确的做出判断。

朱厚照禁不住道:“父皇,儿臣有一事启奏。”

王文玉内心,依旧激动无比。

这……无疑是一条大动脉啊。

人人都知道,投机暴富。

而等到大家犹豫再三,决定试一试的时候,其实……早已和这巨大的机遇,失之交臂了。

方继藩背着手,笑吟吟的看着他:“你若是想帮我方继藩的忙,送我一份大礼,我这里,倒是有一件事,想要交你去办,你若是办成了。便算是你的大功一件。”

有婆娘抱了襁褓里的孩子来。

王文玉跪下,恨不得要亲吻脚下的土地。

这是他除固定资产之外,手里能拿到的最大现银了。

一下子……

紧接着,一个个消息放出来。

刘瑾死死的盯着朱厚照,眼里放光。

在成化年间的时候,成化皇帝多疑,因而在东厂之上,设立了西厂,打听的,就是妖言惑众之事,只是……这西厂借此机会,不断膨胀,弘治皇帝登基,却将这西厂给撤销了。

方继藩笑吟吟的道:“这西厂,只是一个称呼,叫什么都可以,哪怕是叫内厂,叫外厂都可以。”

朱厚照泱泱道:“保障,怎么像是军需官?没什么意思。”

这消息,立即不胫而走,很快……弘治皇帝便将王不仕招来。

“可要花,也不容易啊,除了衣食住行之外,就是买宅邸了,偏偏这一年来,宅邸的价格,还算平稳,虽是略有上扬,却也不至于如从前那般一日千里。”

新政的规划,本就是方继藩顶着巨大的压力,在皇帝的支持之下,筹建而出的。

刘瑾看着地面开始越来越远,这飞球越来越高,杨彪熟稔的开始转动叶轮。

这一处地方,是适合跳伞的平原区域,等飞球落地了,沈傲取出了燃料,接着开始烧起来。

远处,飞球营的人马,一见到浓烟,便立即一窝蜂的骑马飞驰而来。

弘治皇帝道:“朕倒是颇有担心,听说单单这几条铁路,联通起来,欧阳志的奏疏里,已有明言,说是需筹银千五百万两,这涉及到了铁路、蒸汽车辆购买,后期维修保养的开支,这个数目,太大了,朕不敢朱批………”

方继藩道:“陛下……蒸汽火车,是花费了无数的心血才有了今日的投产,虽然这车,是太子殿下领的头所研发,可所动用的人力物力,都是惊人。不只如此,未来铺设铁路,都需训练有素的巧匠,才可做到万无一失。还有钢铁作坊里,无数的匠人就不必说了。”

方继藩眨眨眼:“陛下难道不考虑一下吗?”

王细作将袋子收入了怀里,恭顺的告辞出了这奢侈的房间。

“我知道。”公爵努力的道:“这些……就是一群被流放的骗子和小偷,我……我怎么可能,信任这样的人,所以……我才赏赐给他三十个‘皮阿斯特’,而且,承诺等到我们成功之后,赏赐他更多,金币,就是天主的皮鞭……咳……咳……会驱使他去做任何事的。”

外头这么多口舌是非,刘家是什么人家,那是书香门第,是名门望族,梁家之女虽好,可终究……刘家还是要脸的。

两个儿子乖乖的道:“是。”

梁如莹倒是怕这些宦官,不晓得这些器械的贵重,将器械磕磕碰碰了,索性和其他女医,自己来搬。

当初,王文玉组织了一支探险队,前往白令海峡,这已过去了近半年。

方继藩惊讶的道:“陛下怎么说这样的话,儿臣洁身自好,不近女色,乃当代柳下惠也,是谁乱嚼舌根子,儿臣尽心教授女医们学问……而且退一万步说,这些女医,有数十上百人,儿臣一个人,怎么吃得消啊?”

香儿欲言又止,本想说定是女医们走了,整个人都如失了魂一样,想到好似这些话不能说,便俏皮的笑了笑。

致仕是主动退休,罢黜是被革职,虽然都是不做官了,其意义,却完全不同。

“陛下……”刘焱痛哭流涕:“陛下啊……臣这就让侄儿,立即收回退婚之书,这便让侄儿,将梁神医娶回家门,还请陛下恕罪,臣……希望陛下容臣等,一个亡羊补牢的机会……”

方继藩摇头摆手:“这不算什么,举手之劳而已,令爱冰雪聪明,又是好学上进,才有此功,小梁……”

似这等夫凭妻贵,却是少之又少。

前头没有奉天承运皇帝……

也就是陛下直接绕过了内阁,下达的旨意。

一般人家,若是获得官府的匾额,那就已足够显荣四方八里了。若是皇帝下旨,赐其牌坊或者石坊,这石坊上,定还会有翰林亲自书的文章,称赞其家族,那么……便算是祖坟冒了青烟,在地方上,足以显赫一时了。

弘治皇帝皱眉。

人死了,大家能哀悼一下,这人又活过来……还要故作愁态,这实在是考验到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了。

刘健、李东阳、谢迁三人道:“臣不敢冒昧,自是陛下圣裁。”

弘治皇帝打起精神,却见萧敬在一旁抿嘴而笑。

死而复生的事,没办法解释。

“回娘娘,小女子梁如莹。”

“家父讳储。”

她微微一笑道:“想不到,竟是梁卿家的女儿,本宫见你医术高明,这些,都是继藩传授你的吧。”

众人来见礼,朱厚照鼻孔朝天,一副你们都给我滚蛋,别烦我的样子。

莫非是前些日子,自己参加了几场诗会,自己所写的诗词,流传了出去,连宫中竟都知道了?而且还很欣赏自己的才华?

可以说是整个家族最风光的荣耀了。

“草民不才,名列第三。”

这刘文华,到底做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