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王爷的花式宠妻 > 第88章:三蛇七鼠

第88章:三蛇七鼠

王爷的花式宠妻 | 作者:树与鱼| 更新时间:2019-09-02

李湘如心里略有不愉,也没放在心上。

方阁老是一朝阁老,方府内宅奢华不必细说。只是,方若梦身为庶女,住的院子并不大,也略显偏远,家具陈设平平。

……

语气中不无遗憾。

谢钧微微变了脸色。

死在俞皇后悄无声息的布局中。

她要拜顾山长为师!

对弈时,人坐着不动,只要动手,看似轻松。实则极耗费脑力。众人俱是连着对弈三局,俱觉疲累。

太子妃萧语晗,只招呼七皇子妃靠过去,之后,便再无言语。

宫中太医,自然不是谁都能请动的。不过,淮南王位尊权贵,平日有恙,常请太医进府。这一回,拿了淮南王府的帖子去,太医院却迟迟没动静。

盛渲默默看了淮南王世子一眼,心中长叹一声。

方若梦勉强挤出的笑容,凝在唇畔,看向语出不逊的盛锦月。

只有谢云曦三个字。

往日“六公主”孤僻阴郁沉默少言,真没想到,一恢复男儿身,就像变了个人似的。每天一封信,风雨无阻。还不时打发湘蕙送些糕点瓜果零食之类的过来。

湘蕙笑着上前,先行了一礼,然后答道:“殿下往日来莲池书院,奴婢自要跟着伺候。如今殿下去松竹书院读书,带的是魏公公。”

沉浸在惊喜中的李湘如心花怒放,根本未察觉。

耿直的尹潇潇却道:“这可未必。有的人,天生善于习武,头脑反应灵活。可一读书便不成了。我看,公主殿下便是这样的人。”

闽王乐了,耍起了嘴皮子:“二哥,到底是不能还是能啊!”

不愧是只心眼多过筛子的老狐狸!已到了穷途末路,还能做出这般作态。看来,今日想将淮南王府一网打尽,是不太可能了。

没错,真的有!

“淮南王的爵位,不再世袭。待淮南王归天,爵位便收回。连带着淮南王府,也一并收归朝廷。”

顾山长在一旁看着,颇有些不顺眼:“你这样抱,阿萝定会觉得不适。我来教你怎么抱。”

没等顾山长继续追问,谢明曦便扯开了话题:“师父在宫中已住了几个月,一直未曾去过福临宫。师父打算何时去一回?”

谢明曦深深看了顾山长一眼:“我陪师傅一起去吧!”

“他将密信呈至我面前,说是密信上记录了丁主事被收买之事。他不愿让父亲担下首恶之声名,更不愿见亲爹死得不明不白。这才豁出性命将密信拿了出来。求我将密封呈到父皇面前。”

……也怪不得李湘如如此悲愤痛苦。

俞太后心中轻哼一声,转而问道:“四叔近来可还安分?”

满心欢喜期待的李夫人,一肚子的问题尚未问出口,便被面色苍白右手裹着层层纱布的李湘如惊到了:“莫非手受伤了?”

夫妻两人被骂得灰头土脸,领着哭哭啼啼的盛锦月退下。回了院子后,淮南王世子也动了肝火,扬手打了盛锦月一巴掌。

暖融融的春日里,冷清安静的慈云庵也有了几分鲜活气。

光亮的铜镜照映出董翰林忽红忽白的老脸。

谢明曦表示了然理解。

周全领了十余个亲兵去密室探了一遍,一炷香后,神色复杂地回来了,低声禀报:“殿下,几位藩王殿下形容憔悴,不过,没什么大碍。只是,皇上早已驾崩,尸首被放在冰棺里。”

这个老虔婆,压了她几十年,磨搓了她几十年。这世间,她最憎恶的人,莫过于眼前这个老虔婆。

真是老天有眼!

“再者,藩王无昭不得回京。你此时回京,便是现成的把柄落在皇上手里。以他的心性为人,绝不会放过你。”

难不成还为了这些许小事和好友置气不成?

谢钧满腹心思,无心多说,挥挥手道:“去书房反省,今晚不得吃晚饭。”

谢明曦眉头一皱,伸手抓住六公主的右手腕。

谢明曦哑然失笑,侧过身,和六公主遥遥相对:“董夫子授课确实乏味了些。不过,他确实有真才实学。”

谢明曦随口笑道:“女子学习四书五经,是为了明理。本来也无需参加科举。公主殿下既不想学,也无需勉强。”

……

虽然一个月没见面,两人之间音讯从未断过。盛鸿日日打发湘蕙来莲池书院,几乎每天都有口信……

谢明曦认真思虑片刻,不无遗憾地轻叹一声:“我也想谦虚一点。只是,师父一直教导我,为人要真诚正直。对着别人也就罢了,对着你,我当然要实话了。”

你怎么能这般可爱?

其实是十成。

如此一来,谢明曦依然过着琴棋书画诗酒花的悠闲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