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王爷的花式宠妻 > 第96章:意想不到

第96章:意想不到

王爷的花式宠妻 | 作者:树与鱼| 更新时间:2019-09-02

他对此……没有信心。

而后,就是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可他们终究拦不住了,也不敢拦。

方继藩乐呵呵的,取了一副墨镜,戴在了王守仁的鼻上。

朱厚照笑呵呵的道:“父皇,儿臣的参汤,滋味可好极了。”

方继藩怒吼:“太子殿下,你不要开玩笑啊,卧槽,我rn大爷的,你昏了,我怎么办呀,我上老下有小,不知道的人,还以为都是我的布置和安排,我担当的起吗?”

方继藩才心满意足,道:“好好学一学陛下的气度,还有……到时追究起来,陛下肯定寻你,你该怎么说?”

方继藩龇牙咧嘴,心里默念:“昏君!”口里却道:“陛下真是圣明哪,既然托付如此重任,我方继藩一定竭尽全力才好。”

虽然有商贾,做了预告,不过厂卫已经秘查,却也没听说过各部有什么阴谋。

“等朕回京之后,也该告祭一下列祖列宗了,朕总算没有辱没了他们。不过……英国公近来身体有所不适,哎……”

方继藩却是心念一动。

过了几日,果然礼部送了章程来。

倒是此时,外语书院,成立了。

他这番话,倒是有一些道理。

他拼命摇头。

数十辆马车,停到了方家门口。

却见坐在御椅之后的,是两个硕大的黑色镜子,遮住了此人的半边脸,萧敬两腿一麻,啪嗒一下,顺势就跪了下去。

就等着,新股挂牌,而后竞价抢购。

“本老爷,我……喘不过气来。”王不仕拼命呼吸。

这些日子,因为要修铁路,炼钢的产量可谓是节节攀高,据闻在通州,到处都是炼钢作坊的烟囱,每日源源不断的自烟囱里,冒出滚滚黑烟,以至于飞球营,都不敢去那里操练。

待方继藩来了,弘治皇帝,抬头看了方继藩一眼,轻描淡写地道:“王卿家,是怎么回事?”

这感觉……

方继藩踮着脚,出现在墨镜里,在墨镜里,出现了他的影子。

方继藩看得,惊为天人。

邓健眼睛一瞪,又大吼道:“这宅子里,统统金箔贴面,地上用的是什么鬼瓷砖,老爷踩着会舒服吗?用最好的,要郑记陶瓷行里烧制的,还有……”

次日一早,王不仕起床。

王不仕无言以对,也罢,只能如此了。

这么重大的事,牵涉到了国计民生,方继藩说的是对的。

幸好方继藩立即回过神来,朝弘治皇帝娓娓说道:“陛下,儿臣并没有诽谤太祖高皇帝。”

弘治皇帝一脸诧异。

陛下最大,说啥都行的。

朱厚照大喜,忙是道:“父皇圣明。”

“不只如此,若要活动,若以大明有司的身份,奴婢以为,很是不妥当,也难免会引起人的警惕,可以成立一个商行,借着这层身份,进行活动,也就好办的多了。”

可唯独,他们最害怕的,就是火铳和火炮,炮声和铳声一起,顿时便是摧枯拉朽。

老李在旁舔舔嘴:“王先生,我们……可能要发财了。”

为了向皇帝表示,自己对于铁路修建的重视,对得起陛下那巨额的投资,方继藩亲率西山工程学院的生员们,前往沿线进行勘察,这足足花了七八天的功夫。

可哪里知道,这投机,绝不只是运气这样简单。

就连大学士沈文,都开始惆怅起来。

唯一不同的是,他现在下值,在这翰林院外头,是一队的马车等候着他,五辆马车,二十五个护卫,加上五个车夫,四辆车是空车,王不仕会随机的选择其中一辆,如此一来,就算是遭遇到了歹人,歹人也无法确定,他在哪一辆车上。

“呀。”有人惊喜的道:“来了,来了,公共马车来了。”

还不上房贷,便是死无葬身之地,这个时候,还要什么斯文和面子,能怎么省钱就怎么来,没有那么多讲究了。

所谓穷**计、富长良心,想来,就是如此了吧。

王不仕显得很镇定,也同样笑吟吟的看着方继藩,看不出一点不舍得样子,这人还真是大方呀。

王不仕忙解释道:“这个,齐国公,下官绝无此心。”

王文玉眼里噙泪,他想到了师公的许多交代,心里不禁在想,当初听说,徐师叔出海,无时无刻的都想念着师公的教诲,现在看来,果不其然,人在外漂泊,这等苦闷和煎熬,这等思念师公的情绪,竟比思乡还要严重。

因为……这都是堂堂正正的银子,每一个数目,都有正当的来源。

当初,多少次悔不听王学士之言啊,又错失了多少次发财的机会。

……

弘治皇帝此时手舞足蹈。

毕竟,大爷我可是分分钟多少两银子的人,人一下子开始膨胀了,不将小钱放在眼里了。

“当然,它的真正职责,却是有别于东厂和锦衣卫。你们也知道,眼下我大明下西洋,既有佛朗机人虎视眈眈,又有诸国蠢蠢欲动,天下诸国,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为了保障航路,清扫我大明扬威四海的障碍,理当在海外,建立分支,刺探军情,尤其是要严防,犹如上一次,佛朗机人袭击新津,或是袭击我登州的情况再一次发生。这些人员,自然是决不能在我两京十三省内活动,不然,难免有所避讳。可在海外,却需有人,四处活动,陛下这些年来,年事已高,身体大不如前,而下西洋,乃是国策,太子殿下,理应为陛下分忧,因而上奏,恳请建立这样的机构,为陛下分忧,有何不可。”

王不仕颔首点头:“回陛下,臣听说过。”

当然,敢拿出三百万两银子,去支持方继藩的这个新理念,弘治皇帝,也算是佩服这个家伙了。欧阳志是自己的得意门生。

刘瑾则乐呵呵的站在朱厚照和方继藩身边。

而在此时,朱厚照道:“大舅哥,给他将东西背上。”

贵人显然在海上的颠簸之中,生了一些寒热之症。

他开始念诵了感谢天主之类的话。

他没有想到,那销声匿迹的舰队,果然被明帝国摧毁。

接着,王细作自他的衣服里,取出了一份羊皮舆图,他取出,打开。

公爵的头上,蒙上了绣着十字的裹尸布。

“对,所以不能再借贷了,可是铁路已经规划,前期的勘探也已做了,花费不少,学生实是无计可施,特来求教。”

只是,这些女医,对于这浩大的大明宫而言,不过是一粒小石子投入了汪洋大海,自是掀不起丝毫的涟漪。

你陈列,好歹是奴儿干都司下头的指挥,那奴儿干都司,是何其苦寒的地方,怎么会受不住?

“卑下有些话,不知当说不当说。”陈列小心翼翼的道:“卑下觉得……王先生,只怕……回不来了。”

…………

方继藩坐下,呷了口茶,淡淡道:“秀荣,明日,你要入宫去见母后吧。”

他面露狐疑之色。

十年寒窗苦读啊,就等着能够出人头地、金榜题名,好不容易中了举人,今年的恩科,若是金榜题名,从此之后,刘家就多了一个朝中臣子,自己的灿烂人生,自也开启。

还有……到了医学院,要先学解剖。

接着,便是无数双芊芊玉手,竟是下意识的掐住了方继藩,无数的白衣天使们,朝方继藩身边依偎而来。

可偏偏这样的流言蜚语,不会让人们认为,这逞口舌之快的好事之徒有多么的恶毒,反而是被人羞辱的人家,不但觉得无法做人,还得乖乖反躬自省。

譬如肝部病变,胆囊肿大,阑尾溃烂,因而,推导出逝者临死前的情况。

梁如莹随身带着一本小簿子,随时将方继藩的话,记下来。

感谢‘爱我所爱’打赏一百万起点币,成为本书第四位白银盟,小虎子在此拜谢土豪哥。太庙里,祭祀虽还是进行,可接下来,却发现了百年难一遇的神奇景象。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钦天监是关门观察天象的,而古人们相信,天象改变和人事变更有直接的对应关系,这件事,就只好问问天象,看看是不是当真乃是祖宗和上天的意思。

朱厚照只好气咻咻的和方继藩一道退出奉天殿。

梁如莹压抑着内心的激动,她纤手微微搭着太皇太后的脉搏,见太皇太后已是张开了眸子,茫然的看着这一切,她长长的松了口气之后,便喜悦的开口说道。

张皇后眉头一扬,很是好奇的问道。

萧敬会意,便忙是弓着身,上前。

这两天招待客人,今天会按时更新,明后天会把欠的章节双倍偿还,昨天欠了两更,还四更。张皇后显然极喜爱这梁如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