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阳光在线正网开户 第129章:穷心剧力

阳光在线正网开户

苏红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68118

    连载(字)

68118位书友共同开启《阳光在线正网开户》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29章:穷心剧力

阳光在线正网开户 苏红 68118 2019-09-02

弘治皇帝瞪了方继藩一眼:“今日你已不知说了多少圣明了,能不能换个词?”

稳了,稳了,这一次保准稳了。

有铳身狭长的鸟铳,有比之从前更加便捷的三眼火铳,每一种火铳之下,都有专门的介绍,其精度、射程、威力,以及射击所需的时间,都有详细的介绍。

证券大厅的消息,随时都有人会及时的通报到镇国府来。

萧敬和王守仁,留了下来。

他面带微笑,看着方继藩,就像看着自己的儿子,当然,这个不是亲的。

而后,就是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今苍天在上,来人……取肉食来。”

一切看来……似乎还算顺利。

他咬咬牙,抬头,眼眸如刀,骨子里的狠厉,此刻曝露无遗,他朝萧敬道:“你喊,你喊哪,你来告诉所有人,太子殿下,药翻了陛下,待会儿,你坏了太子殿下的大计,太子殿下,第一个就是剐了你。”

方继藩道:“为人民……啊不,为陛下效命,肝脑涂地,死而后已。”

弘治皇帝颔首:“朕一切依卿安排便是了。”

说着,方继藩下意识的扶了扶蛤蟆镜,这蛤蟆镜,果然很有用,能掩饰内心的想法,别人看不到自己的内心。

“若是对方用兵刃呢?”朱厚照挠挠头。

当然,他们也有所疑虑。

每一个过程,他都专门请人进行预演,王守仁等人,全部被抓了壮丁。

许多人,也想买一副来看看。

他看了刘瑾一眼:“待会儿,我要请客,你去将太子殿下请来。”

回到府里,邓健对他点头哈腰,口里叫着老爷,一脸敬重,其实……这家伙倒是嘴甜,挺舒服的。

王不仕摘下墨镜,仔细看,卧槽,还真有。

翡翠的胸扣,金灿灿的链子,黑漆漆的墨镜。

国家大事,焉能如此儿戏?

这是啥意思?

方继藩道:“你到了王家,什么也不必管,就恢复你的本色就可以了。其他的事,不用担心。”

对于这些各种的报表已经统计数据,萧敬心里是极为忌惮的。

虽然等到闯王进了京,从这些口称没钱的大臣家里,查抄出了数不尽的财富。

不只如此,在朱厚照上奏的奏疏里,竟还请求自己,内帑拨一笔银子,作为商行的启动资金。

刘瑾喜滋滋的忙是低头捡起章程,感激万分的拜倒在地:“奴婢……谢殿下恩典,殿下对奴婢实在太好了,奴婢这辈子,便是当牛做马,也难报万一。”

人就是如此,经历的多了,见识的多了,见过绝望,曾与冰原上的狼群搏斗过,曾遭遇过土人的攻击,自然,幸存下来的人,渐渐的成长起来,那些在大陆的西面,还是唯唯诺诺的人,可现在,无一不是见多识广,且经验丰富的勇士。

谁知道方继藩如此耿直。

王不仕一愣,一脸的茫然不解。

王不仕突然觉得自己心跳的厉害,有些承受不住呀。

他只好硬着头皮问道:“不知何事?”

这些翰林,最喜欢打听皇帝的动向。

王不仕深深的看了这些笑作一团的人一眼,眼中,竟是充斥了同情。

“迟了?”大家看着王不仕。

王不仕慢条斯理的呷了口茶:“想来,肯定迟了,陛下肯定也已出手了。这铁路局,总共也就一千五百万股,放出来售卖的,也就一千万股,老夫三百万,陛下一出手,只会多,不会少,剩余的,只怕也早已被人抢购一空了。可惜啊,你们迟了,早一个时辰,或许……还有机会。”

以至于,后知后觉之人,开始懵了。

他高兴的手舞足蹈。

刺探海外!

…………

现在……欧阳志遇到了他最大的困难。

刘瑾突然觉得自己的裤裆有点潮。

刘瑾:“……”

………………

此时,他在一座宏伟的宅邸里,半躺在床榻上,他穿着一身丝绸的睡衣,便连衣领口,都有专门的花边,此时,葡萄牙总督已经请来了一位专职的理发师。

一个衣冠楚楚的侍从进来,躬身,行礼:“公爵阁下,您要的人,他来了。”

贵人慵懒的抬起眼睛:“你是从大明逃亡回来的,那里发生了什么,我的船队呢,他们在哪里?”

公爵对书记官道:“请以我的名义,给国王修一封长信,他需要立即了解这里发生的一切,还有……这一份地图……”

刘瑾忙是给朱厚照和方继藩斟茶递水。

刘管事便行了礼,还想说什么,欲言又止。

这里曾经很热闹啊,可是……这些学生们走了之后,一下子,清冷起来。

朱秀荣便眨眨眼:“那是什么?”

致仕是主动退休,罢黜是被革职,虽然都是不做官了,其意义,却完全不同。

上了贼船,下不来了,那就做贼吧,做个响当当的贼。

不说别的,刘家这几个在朝为官的,怕是将来的前程,都不可限量。

“陛……陛下……草民,草民……”刘文华惶恐的在脑海里,已掠过了无数的念头,当做这一场退婚不存在?

“草民,并非是梁如莹的未婚夫。”刘文华觉得自己要疯了。

刘文华正要脱口而出,指责梁如莹不守妇道。

甚至,对照着医书,寻出死亡的病因。

异姓不得封王,这是祖宗法,皇帝开了金口,覆水难收,这是体制。

朱厚照:“……”

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和成就感。

“本以为,临走之前,竟还没有和皇帝以及太子说点什么,心里……满是遗憾,可谁晓得……竟还可以还阳。”

弘治皇帝定了定神,凝视着梁如莹,认真问道:“现在,不需要用药吗?”

弘治皇帝才恍然,心里一阵激动,暂时也顾不得这些女医们,上前:“皇祖母。”

这是救命之恩啊。

自己那个未婚夫,自己从未见过,就这么许配了过去,从前,不觉得什么,女人都是这么过来的。

张皇后忙是朝一旁的萧敬使了个眼色。

不过……十之八九,是陛下对于这位叫刘文华的举人,颇为欣赏,明言了要以礼相待,因而,这宦官……显得极客气。

大家纷纷屏息。

因为……太皇太后确实已停止了呼吸。

每一个人都在背诵书。

可是……他你不下去了。

而此时,弘治皇帝却是回过了神来,他深深的拧起了眉头,目中掠过了杀机。

弘治皇帝脸色铁青,刚要开口,梁如莹却已开口了。

弘治皇帝抬眸,他凝视着宦官。

她抄到‘此方宜慢服’这一句时,谁晓得,竟一时失了神,回过神来,才发现,这笔尖之下,竟抄写成了‘此方继藩宜慢服’,顿时,梁如莹如做错了事的孩子,急于欲盖弥彰,立即将抄纸揉碎了,方才定了定神。

可多数人,都是一脸愁容,甚至有人放声大哭。

这……

方继藩只好驻马,翻身下去,到了梁储面前。

他眼巴巴的看着方继藩。

这家里头,却已有客人来了。

他不禁自哀自怨,又觉得整个世界都是错的。

王金元几乎是忙不迭的跑来,气喘吁吁。

“不过,说女医院是非的倒是有。”王金元小心翼翼的看着方继藩。

或许……她们在西山,在这里,感受不到异样,可有朝一日,她们走出西山去,所面临的流言蜚语,以及各种异常的目光,只怕……足以让她们自尽以证清白吧。

西山足彩,现在可谓是门庭若市,这玩意价格便宜,花不了几个钱,却也让自己枯燥的生活里,多几分乐趣。

方继藩不喜欢足球,对他而言,足球是他赚钱的营生,他反而关心的,乃是妇人们的街jie放运动,这才是利在千秋的大好事啊,娱乐终究只是娱乐,可站在方继藩这等角度,他所关心的,岂只是娱乐这样简单。

女子们倒是学的很认真。

朱厚照则时不时的回头去看那露出来的一双眼睛,似乎是想要练就凭眼识人的技艺一般。这个念头突然冒了出来。

此前,他一直不相信这个事实。

人……原来会死的。

无数的记忆,犹如走马灯似得,涌入自己的心头。

他便叹息,不断的拍打着方继藩的肩。

走在朱厚照身后,乃是内阁大学士谢迁,谢迁心里感慨,不禁想,这齐国公,看来,还是有心肺的,他也有伤心的时候啊,可惜可叹,可惜可叹。

英国公张懋,早已至太庙,恭候圣驾。

弘治皇帝向列祖列宗行大礼,三拜,祝祷,焚香,看着那琳琅满目的神位,弘治皇帝的心里,竟有几分悲呛,他抬头,看着享殿里的袅袅青烟,竟不觉痴了。

还未到他们祭祀的时候,彼此之间,也不禁低声窃窃私语。

此时……人们低声议论起新津郡王,不禁感慨:“郡王大功于朝,不骄不躁,堪为人杰,不啻武穆再生,武宁转世啊。”

堂官却是要疯了:“要立即见驾,不,哪怕是急报传至太庙之内,诸公手里也可,不得了,不得了啊。”

“怎么不可靠,就是黄金洲送来的,老夫也不知,为何突然活了,刘公,事已至此,如之奈何?”

却在此时,礼官还在念诵着冗长的祭文,弘治皇帝伫立殿中,双目微红。

那礼官像是见了鬼似得。

随即,他皱眉,龙颜震怒!

刘健和李东阳心里只是苦笑,他们当然知道这个后果,二人拜倒:“陛下,臣……得急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