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君可追

猫九九啊-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36782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53章:自作自受

猫九九啊 36782

等待就是一种煎熬。

一个月后,骨法师傅极为欣赏的看着雷法的演练。

暖暖入梦:大神,你真的在这里?

今天事情终于都完了,他就连天霖的加冕仪式都没有参加就急匆匆的赶了回来,她却不在家!

夏洛合起餐牌看向侍应生,“给她上一套b餐,餐后甜点就上巧克力慕斯,另外,加一杯冰可可!”

纪小暖打开……

“轰”的一声,夏以沫被龙尧宸意味深远的话惊得外焦里嫩的,她瞪着不满血丝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龙尧宸,仿佛在看一个怪物一样,过了好久,她才痴痴的问道:“你……被鬼附身了?”

脚步在夏以沫的面前停下,苏沐风低头看着脸上有着泪迹,手和脸都已经被冻成了红紫色的夏以沫时,心头一紧的他缓缓蹲下,轻声唤道:“沫沫……”

当夏以沫的住院手续办好,已经是第二天中午的时候了,由于夏以沫能证明她身份的东西都不见了,一切的手续都没有办法办理,大半夜的,又不好去大使馆补办,最后,在乔治的暗示下,苏沐风只能给sophie公主打了电话,将夏以沫转移到了roberts家族旗下的医院。

手术还在进行着,之前的刀伤并不严重,只是失血过多,很快的,夏以沫就被推了出来。但是,龙尧宸却还在继续抢救着,他的外伤本没有夏以沫严重,偏偏,车祸后,他的伤势变得棘手,好在一切都及时,加之龙帝国私人医院里有着顶尖的医师和设备,经过长达16个小时的抢救,龙尧宸总算从鬼门关饶了一圈后被拉了回来。

龙天霖启动了车往smile驶去,路上,他不停的睨着夏以沫,问道:“去见哥了?”

夏以沫不为所动,只是脸上的苦涩就着泪迹变的苍凉。

下面附上了几组照片,分别是苏沐风在卧室里,一身湿漉漉,情绪失控的拉着小提琴的组照和他挂着点滴在医院的照片,前面因为有大雨做了景致,照片看上去有些朦胧,而后面因为医院门上探视窗上的花纹,也并不清晰,最多,只能大致猜测。

“沫沫……”苏沐风干涩的喃喃自语,“你,还好吗?”

龙尧宸低沉的声音震动了耳膜,夏以沫缓缓睁开眼睛,她此刻没有心情去想龙尧宸为什么会知道她在演奏团上班,毕竟,对他,她从来就是个透明的。

sam听了,有些没趣的耸耸肩,心里却越发的对龙尧宸产生好奇,毕竟,那个研究室的设备都是顶尖的,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就给他建好,所花费的数字一定非常可观,他很想知道,这样一个有魄力投资一个没有医牌的人到底是什么样子。

龙尧宸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他这个人,对有能力的人很喜欢,当然,是要听话的:“开车,去医院。”

时间,一点点过去,阳光西移,最后被鳞次栉比的大厦挡住了余晖。

冷冽眸光深邃的看着莫忻然,虽然明明知道她这会儿说的不经意,可是,心里还是开心的跳动着……然然,不敢说能将伤害清零,但是,我只希望我能将你的伤害减到最低!看着你此刻的快乐,我要如何才能让你这样一直快乐下去?

夏以沫没有应声,只是看着兰姨,恐怕……这些人早就习惯了她这样的“女人”吧?

“哥认为我还有什么原因?”龙天霖越发的笑的邪佞起来。

“哥,”龙天霖叫住了脚步几乎已经跨出门口的龙尧宸,他起身,看着门口孤傲的背影,“不要告诉小泡沫我受伤的事情,我不想她担心。”

夏以沫默默的在厨房煲着汤,她看着冒着蒸汽的盖子,嘴角自嘲的嗤笑了下,人生的际遇还真是奇怪,前些天,她作为一个暖床的玩具在这里出没,如今,她却沦落成了女佣?

“怎么?又觉得我有性格分裂?!”虽然是疑问,但是,明显的,龙尧宸的话音噙着肯定,就在夏以沫局促不安的看着他时,他薄唇不由得微微扬了下,轻缓的说道:“你是我的女人,对你好……是应该的!”

“很有见识。”劫匪甲相对于龙尧宸、顾浩然和夏以沫要轻松许多,“没有想到刚刚关了个棘手的……不是你,我总是能拼一下的。”

“叔叔……”突然,乐乐的声音传来,他瞪着清澈的大眼睛看着龙尧宸,很是无辜的喊着,“叔叔,妈咪的胳膊流血了……”

夏以沫的心里顿时乱糟糟的,她抗拒的想要去探索,却对电视里那冷漠的人分秒都挪不开视线。

医院,苏沐风嘴角渐渐露出笑意,只是,这样的笑透着凄凉到绝望的冰冷,这些天,他不停的骗着自己,就算沫沫和龙尧宸有着什么千丝万缕的关系,那不打紧,因为宸少那个人天生不会爱人,对于沫沫不过就是掠夺的心性,如果不是乐乐,他早晚有一天会厌烦沫沫,只要他不嫌弃沫沫就好,只要沫沫心里有自己就好,可是如今……

**

冷冽嘴角不由得勾起一抹淡淡的笑,那样的笑就好像外面湛蓝天空上的骄阳,透着一股子让人热到了心里的狂炙,“我会转达!”淡淡的一句话,没有泄露任何情绪,“但是,仅仅是转达!”话落,他顺势挂断了电话,嘴角的笑意加深了少许的同时,抬步往电梯走去……

龙尧宸收回视线,缓缓转身,眸光落在桌子上那红的刺目的请柬上,渐渐眯缝了鹰眸。

“咚咚!”

“为什么?”凌微笑不解的问。

“你会回来找我吗?”对,她当时没有回答他,只是这样反问着他。

“我认为……”冷冽清冷的声音就像鬼魅一般突然在屋内响起,“……你是等不到了。”

莫忻然的心猛地“咯噔”了下,她在睁开眼睛的时候转头看向房屋的门,“你什么时间进来的?”

夏以沫没有反应,只是闭上了眼睛,她害怕懦弱的自己会在龙尧宸面前泄露更多的思绪。

“你不是难过吗?我记得你上次堆雪人的时候很开心……我陪你一起堆个雪人好了!”龙尧宸一副高高在上,好似帝王赏赐般的说道,原本淡漠的俊颜上透着一丝尴尬的窘迫。

看着夏以沫失落的身影,龙尧宸心里猛然一紧,待到自己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人已经蹲下了甚至,开始捏着雪人的大脑袋。

龙潇澈没有回答凌微笑,而是蹙着剑眉看着面前的电脑,冷峻如雕的脸上透着一丝无奈。

苏沐风穿着一条黑色的休闲裤,上面穿着一件圆领的t恤,外面罩了一件驼色的休闲夹克,格子的羊绒围巾随意的在脖子里围了个结,一个大大的茶色墨镜掩去了他透着复杂情绪的眸子,这样的他静静的在舞台的一角站立着,从观众席打向他的白光将他映照的如梦似幻,仿佛一切都是虚影……

凌微笑早已经落下了泪,虽然,小麦不是她亲生的,可是,她和小麦的感情没有任何人可以取代,那样艰苦的日子,她们相依为命,她是那样的贴心和听话,就算被病痛折磨,她依旧坚强的去笑,不希望身边的任何人为她担心,可是,就在她开心的笑容下,大家都忽略了,她也有害怕,她只是不想表现……

“……”夏以沫咬着唇,因为紧张,捏着便签的手用了力,她喏了半天,方才小声的问道:“我……我能不能晚一点儿……约你见面了在谈?”

森冷的话语就好似外面的寒风刺入了心间,曾月缓缓的眯起了眸子,那原本好看妩媚的杏眸上已然布满阴鸷的气息,那样的气息,让人有种置身地狱的感觉。

顾浩然微微抬起眼帘,眸底犀利的光芒被镜片掩盖了大部分……

他薄唇轻抿,掩去心里那抹想要进去看看夏以沫的冲动,径自拉回眸光踏着沉稳的步伐往楼下走去……

夏以沫的出气很重,加上她脸上那不健康的红,龙尧宸本能的俯身,探出修长的手在她脸颊上轻碰,入手……竟是滚烫的不得了。

安静的空间里只有龙尧宸动作的声音,直到被悦耳的铃声打破了那份机械性的沉寂。

夏以沫被人摁住不能动弹,也就微微安静下来,龙尧宸看见她不动了,方才松了手,顺势,将掉了的冰袋又放到了她的额头……

苏浩看着苏沐风,心里心疼,却又无法,只能说道:“怎么,让我看到你如此狼狈的时候,你害怕了?”

“妈咪眼睛怎么了?”乐乐一听,果然忘记了方才的苦恼,担忧的急忙问道。

舒缓的钢琴声洋溢在餐厅里,侍者将龙尧宸点好的餐点送上,龙尧宸一脸淡漠的为乐乐铺了餐巾。

“谢谢龙爸爸!”乐乐道谢,随即尝了口,入口的美味让他眼睛随之放光,他点头,“很好吃!”顿了下,“我不是对龙爸爸的话产生怀疑,我只是关心妈咪。”

龙尧宸透过后视镜看了眼后座垂眸闷闷的女人,薄唇一侧勾了抹若有似无的淡笑,如果乐乐是夏以沫的重心,那么,他就必须要将乐乐大部分的注意力放到他的身上,只有这样,沫沫的注意力才会在他的身上……至于收服乐乐,通过人心的弱点达到自己收服的目的,一向是他身为xk接班人的必修课,一个孩子而已,他更是易如反掌不是吗?

龙尧宸薄唇浅扬,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夏以沫的睡脸忘记了进来本来的目的……时间在凝视中缓缓滑过,过了好一会儿,龙尧宸看着夏以沫又砸吧了下嘴,情不自禁的俯身,薄唇就敷在了柔软的唇瓣上……

龙尧宸又看了眼机场的方向,方才默默转身,上了车,平静的说道:“回去!”

夏以沫当时感动无以言表,而“苏夏”便成了乐乐的名字,只因为……没有苏沐风,就没有夏以沫和乐乐,而没有乐乐和夏以沫,就没有苏沐风的二次蜕变!

苏沐风应了声,看着夏以沫转身离去,直到她拦了的士离开视线都没有拉回眸光……

乐乐很是同情的看了眼还在和流浪乐手说着什么的乔治,想了想,仿佛有些不忍心,但是,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

龙尧宸微微暗了眸子,冷冷说道:“如果你想走回去,我不介意……”

冥洛皱眉,他看着龙尧宸,那样子不是在开玩笑,当然,他这样说,一定是已经发泄过了,“那我倒想知道,什么人可以让你无法克制……”嘴角渐渐勾了笑意,不是嘲笑,是一抹透着冷厉的寒意。

微微勾了唇,冥洛走进电梯,喃喃自语道:“爱情……果然是改变一个人最有效的利器!”

夏以沫本能的偏头看去,就见车窗放下,露出小麦的脸……

说完,小混混冷哼了声,转身就往酒吧深处的一个过道走去……

赵海的眼里闪过深深的笑意,一把夺过酒瓶,见夏以沫疑惑的看着他,只是嘴角勾着邪笑的示意一旁的人,“放了他!”

蓝影看着夏以沫,她的脸上除了恭敬没有其他,可是,背在身后的手早已经握成了拳。

“天霖,对不起,我……”夏以沫不知道说什么,方才,她却是没有想过,天霖现在的身份可是一岛的掌权人,她怎么就那么随随便便的那样回答?

“哒、哒哒、哒哒哒——”

其实,他们谁都心里明白,宸少不会原谅疯子的。

“苏浩,”刑越看着隐没在尽头的秦枫,“如果疯子回不来,我们两个就等死吧。”

“乐乐,你怎么来了?”夏以沫问道。

龙尧宸细微的发现了她的变化,淡漠的问道:“发现了什么问题?”

感受到龙尧宸身上的嗜血气息,刑越垂头应声:“是!”

也就因为这样的担忧,她越发的不安,她已经只有乐乐的,她不能失去乐乐,可是……回到龙尧宸的身边,她也不愿意!

只是,这些年,他除了乔治、爹地和妈咪,基本上没有接触过别的人,到底心里还是纠结疑惑着。

**

夏以沫推开房子的门,瘦弱的身影带着淡淡的坚强,龙尧宸直到她进去好一会儿,方才抬步往屋子走去……

看到袋子上的logo,夏以沫就已经了然,“巴黎时装周最具潜力的设计师unique设计的衣服有价无市……怎么会不喜欢?”

莫忻然的鼻子突然酸涩了起来,她看着龙尧宸亲吻着夏以沫,落下人生最真挚的烙印,许下一辈子的承诺时,她在想……她,会不会也能够这样幸福?

夜空的繁星,夕阳的河畔……虽然我们相隔万里,但是,想你的心却不因为距离而减少分毫。

“听内侍说,你今天要回去……”夏以沫的脸上有着幸福的笑容,见莫忻然点头,她笑着将手里的花递了上前,“这个是送给你的。”

苏沐风没有再问什么,只是说道:“下去我给wing打个招呼就送你回去……嗯?”

“呜呜……”电梯门阖上的那刻,夏以沫顺着电梯壁沿缓缓的蹭了下去,跌坐在地上,抱着双膝就开始大声哭着,此刻,她已经忘记了场合,只是心里那添堵着的闷气让她窒息的快要死了。

“沫沫……”苏沐风焦急死了,他不知道她上去后发生了什么,但是,他没有见过她哭的这样绝望过,就算当初在争夺乐乐的抚养权的时候,她也没有这样绝望过。

“龙馨翎,你要是有个什么意外,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说完,龙尧宸就挂了电话,然后不停的加速着,冷峻如雕的脸上寒霜笼罩,一双墨瞳就像从地狱出来的一样,冰冷刺骨。

就在大家要走的时候,高个男人突然问道,“他呢?”他看着苏沐风。

“哐啷……”

大吼声在走廊里回荡,护士很想上前提醒要注意安静,可是,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

脚步逼进了一分,夏以沫往后退了一步,她的心因为龙尧宸的话渐渐下沉,那种愧疚一下子将她所有的神经都击溃了。

龙天霖步下台阶,半蹲在夏以沫的身边,眸光上下打量了下她,疑惑的问道:“夏以沫,你怎么会在这里?”

她眼睛里为什么噙着那样的绝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