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圣安娜官网 > 第29章:战神炼

第29章:战神炼

圣安娜官网 | 作者:夺命书狂| 更新时间:2019-09-02

“咻!”

见到这一幕林雷心下也暗自惊叹:“贝贝的速度实在太快了,那个杀手的速度虽然快,可也只是比我快一点,贝贝的速度快到我根本无法反应,也难怪那个杀手在无法逃避下,被贝贝活活咬死。”

“普鲁克斯?”林雷真的被吓住了。

“安静,你如果再吵,今天不帮你烤肉了。”林雷此话一出,贝贝立即闭嘴不出声了。

耶鲁、乔治、雷诺三人都在彼此闲聊着,如今耶鲁、乔治都十六岁了,而雷诺也十四岁了。三人身高也窜的很快,即使个子最矮的乔治都有一米六几,个子最高的耶鲁更是惊人的一米九。

耶鲁、乔治、雷诺三人都对希尔曼笑笑,便都进入恩斯特学院内部了。

林雷四兄弟,以及卡斯等四名护卫直接来到了普鲁克斯会馆前面的广场上,但凡有点眼力的人,看到林雷四兄弟身上的恩斯特学院制式服装,再看到卡斯肩上的碧眼雷鹰,都不由态度都谦逊起来。

昨天报价还仅仅是625金币,现在却到了这个价格,朱诺伯爵心中再愤怒也是没有办法,他决定在这慢慢地等待,过了许久抬头看了一眼在墙壁上的挂钟。

朱诺伯爵目光一冷,说道:“这三件石雕作品我自己喜欢才出价高的,真正的价值也就一千多点,1500金币!如果你德牧伯爵出价再高,就归你了。”朱诺伯爵报出了最后的数字。

“两位伯爵大人,已经到十二点了,我们会馆要关门了。朱诺伯爵,明天我们会馆的人会将这三件石雕送到你府上。”女侍者微笑着说道,这个时候朱诺伯爵才露出了笑容。

奥斯托尼心中暗叹一声。

“你,咳,咳。”兰德捂着喉咙咳嗽几声,而后愤怒盯着林雷,“你,你竟然……”

酒店的地面光华如镜,一排漂亮的女性服务员恭敬站在那,随时听候吩咐。

“对,老三你是没参加,如果你参加,哼哼。”耶鲁哼着说道。

林雷心中恍然。

耶鲁的个子非常高,九岁的林雷已经超过一米五了,可是耶鲁竟然比林雷还高半头。

林雷不由惊异耶鲁的背景。

双系魔法师,元素亲和力、精神力都是超等。

“对,我从家里到这花费了半天时间。”林雷老实回答道。

“希尔曼叔叔,再见。”

飞行?

“要我帮你烤?”林雷笑着说道。

霍格可是记得清楚,林雷自从见到那八级双系魔法师跟佣兵小队的战斗后,是多么的想要成为魔法师。现在这么吞吞吐吐的了?在霍格心中,也是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够成为魔法师的。

“将来。”

“啊,不是。”林雷立即看向霍格,连忙点头郑重道,“父亲,我心中真的很想成为一名魔法师,一个星期后你就安排我去王都‘芬莱城’参加魔法招生测试吧。”

“坚持的时间越长,就可能进入更好的学院。”林雷咬牙坚持着。

林雷这个时候才显露心底的激动,拳头猛然用力地一握,眼底掠过一丝激动,看向旁边的希尔曼快速道:“希尔曼叔叔,我们回去,现在就回去!回乌山镇,我要将这个消息告诉我父亲!”在神官的引导管理下,广场上所有的人一个个都有序进入了教堂内的大厅。

“林雷,这是测试费用,这是你的身份证明,快去吧,对了,那小影鼠先在我这边,测试的时候小影鼠跟在你身边会比较麻烦。”希尔曼说道。

“林雷,小心。”希尔曼立即一脚飞踢而出,林雷只看到一阵幻影,脚就已经到了小影鼠身边。

说着一边挥手,林雷一边继续前进。

小影鼠突然猛地叫了起来,同时化为一道黑色幻影一下子就窜出了二三十米,速度快的吓人,同时更是身形飘忽。林雷跟希尔曼还在一边走路一边说话,希尔曼忽然感觉后面有什么东西快速袭来,不由掉头。

“没事。”林雷笑了笑。

“谁如果威胁到我,威胁到我的亲人,我就会杀了他。”林雷坚定说道,看过不少书籍中关于家族起伏的事情,林雷很清楚,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

因为林雷他已然是一级魔法师了。

毕竟,魔兽不是野兽,它们的智慧也只比人类低些,一些强大的魔兽甚至于狡猾得不得了。

第一步成功,以后需要的就是坚持!

同等级的影鼠,奔跑起来,可以将同等级的人类战士瞬间甩的远远的。

“所以你要先去乌山上宰杀一只小野兽,然后烤肉远远地放在地上,记住,不要试图主动亲近,每次要给它吃的,等它主动来亲近你。”德林柯沃特笑道,“你主动亲近,可能会引起它的惊恐最后导致攻击你!而等它来亲近你,那就一点危险没有了。”

只见一道矫捷的身影穿梭在山林间,林雷的脚步悄无声息,整个人灵动快速。经过半年吸收地系元素,林雷不单单拥有了地系魔法力,同时身体素质也提升了不少。

“别担心,按照我说的做就可以了。”德林柯沃特轻声说道。

“十级魔法┅┅”林雷深吸一口气。

林雷多麽的渴望,自己哪一天可以脚踏黑龙,施展出毁天灭地的十级魔法。想到这,林雷自然想到魔法招生,“要到深秋时候,王都中才会有招收魔法学生的测试,还有半年┅┅”

这黑龙,实在太强大了。

“快,躲到库房的地下室去。”霍格此刻正站在庭院中,看到林雷直接喝道。库房的地下室是巴鲁克家族府邸最大最坚固的地下室,在那里面,绝对可以保住小命。

“小家伙。”这须发皆白的老者看着林雷,微笑着说道,“你胸前的这枚戒指就是我当年使用的神器‘大地之戒’。”

“老爷爷,你说,你从盘龙之戒中出来,到底怎么回事?”林雷继续询问道。

老者微笑着说道:“玉兰历4280年,我……”

绿衣中年人手持长剑,一剑挥出,一道长足有数十米的巨型迷蒙剑芒便直接划破长空,狠狠地斩向灰袍人,灰袍人依旧冷视着那巨型剑芒,一动不动,而嘴里不断地默念着魔法咒语。

乌山镇的灾难降临了!

和过去不同,滴血认主后,林雷对盘龙之戒的认知明显上升了一个层次。

林雷心中恍然。

“轰!”

灰袍人看着绿衣中年人朝天空尽头飞去,只是眉头皱着并没有追。

“对了,父亲,魔法师和战士,到底哪个更厉害?”林雷询问道。

林雷轻轻点了点头。

林雷立即急切说道∶“父亲,怎麽样才能收服一只魔兽呢?”

林雷不由无奈,这个哈德利在那边胡吹,怎么把自己也牵涉进去了。

“希尔曼叔叔来了。”林雷看到远处希尔曼、罗瑞、罗杰三人过来,立即一声大喊。顿时所有的孩子们、少年们都安静了下来,一个个都非常规矩地排成了三个团队。

脑海中不断地浮现火蛇之舞出现的恐怖场景,七条足有水缸粗的数十米长的火蛇腾空,火浪席卷天空。顿时那周围一片成为了火焰的海洋,佣兵小队的强大战士跟魔法师们,仅仅一会儿就化为了灰烬。

父亲,有一丝希望,我都会争取。林雷脸色比较严肃。

“可是,你也有劣势。劣势就是……龙血战士家族的子弟,是不可以修炼斗气密典的。因为体内的龙血战士血脉,只适合《龙血密典》,抵触其他任何斗气密典。可是《龙血密典》唯有龙血血脉浓度达到一定程度才可修炼,所以,你无法修炼斗气。”

两名女性魔法师一声低喝,只见两名女性魔法师身体周围各飞出了两道白芒,一共四道白芒,这四道白芒分别为四名男子体表覆盖了一层晶莹剔透的透明战甲。

ef=

“哼,哼~~”那嗜血铁牛双眼红的可怕,全身肌肉不断地扭曲纠结,不断地怒哼着,想要冲出火蛇的束缚,可惜每一条火蛇的束缚力都大的恐怖。

与那一幕相比,恐怖的迅猛龙,反而要略微逊上一筹了。

林德跑到团队的旁边,而后站定,不由心中忐忑地等着希尔曼发话。

顿时一个个孩童挺起胸膛,目视前方。

“林雷今天是第一次来锻炼吧,竟然这么厉害!”罗瑞惊讶说道,旁边的罗杰、希尔曼也都注意到,希尔曼也朝那边看去,此刻北边团队中只有一个棕发的小男孩坚持着,这个小男孩抿着嘴唇,眼神坚定地看着前方,双拳紧紧握得更是拳指关节发白。

“是,队长。”罗瑞朗声应道,嘴角却不由抽动了起来,心里暗笑,“队长的鬼主意还真是够多的,那些小子要惨了。”

听到这个字眼,那些少年,以及在一旁休息的孩童们都睁大了眼睛看向希尔曼。

“你们看那乌山,是不是很大?”希尔曼笑着说道。

希尔曼微微一笑:“虽然对四大终极战士的厉害不大清楚,可是我却知道……圣魔导师,也就是达到圣域的魔法师。他们可以施展出禁忌魔法,毁灭数十万的大军,毁灭一座城池。圣域魔法师有这么厉害,估计圣域战士,也差不了多少吧。”

“雷,再见。”

这是乌山镇一个非常普通的早晨,以后的每一天也一样,乌山镇的一群孩子们在六级战士‘希尔曼’的指导下继续刻苦训练。唯一和过去不同的是,年仅六岁的林雷被安排到十岁左右孩子的那一个团队。“龙血战士家族?”林雷感到脑子猛地嗡了一下。

“林雷,你等一会儿,我去取‘龙血针’。”霍格略显激动地说道,霍格随后便朝宗堂后面地密室走去。

站在那地林雷心底慌乱地很。有期待。也有一丝畏惧,畏惧自己体内龙血战士血脉浓度达不到条件。

霍格摇头无奈道:“之后的每一代族长,都想要将战刀‘杀戮’给弄回来,只是这个目标,我们历代子弟努力了六百年也没有成功,毕竟当初那战刀‘杀戮’是以十八万金币卖掉的,十八万金币啊,别说我们根本拿不出来,即使拿地出来,别人也不会卖给我们。”

那破开的肚子,断裂的大肠小肠,咬碎的脑袋,掉落的半截大腿!

只见一位有著一头金色长发,有著一股贵族气质的中年人同霍格一同步入了客厅当中,林雷一下子就猜出来,这位金发中年人,应该就是那位腓力了。

600金币,霍格,你可以数数。腓力微笑说道。

等腓力等一批人离开,霍格看了看面前的六袋金币,眼中也有了一丝黯然,这次是变卖石雕,下次呢?家里虽然有不少东西,可是终有卖光的时候。

读书,这是非常奢侈的一件事情。一般只有贵族才有机会去读书。巴鲁克家族是一个非常古老的家族,书籍倒是非常的多。

“沃顿,今天学会了什么?”林雷笑着说道。

“父亲,这次找我,到底是为了什么事了?”即使年纪还小,林雷也感到这次父亲找他有大事。

霍格站了起来,转够身来,当看到林雷的时候,眼睛不由亮了起来。

“你的胆量还真大。”命运主宰奥夫微笑看着林雷,“看起来,你信心十足。”

奥夫说的很有道理,这无数位面,似乎都是在一只无形的手控制之下。

“可怕。”

在场的火系主神不少,可唯一令林雷反感的只有这孛贴儿,自然不犹豫,选择了这个倒霉鬼。

朱雀,为火属性,火,炽热疯狂,暴怒无常。

坚硬无比,无数年来,未曾坏掉一颗的主神格,此刻竟然都开始消融了!

在这种蜕变过程中,大量灰色能量被消耗掉。

“太不可思议了。”虽然灵魂合一,甚至于没有了主神格,可是林雷还是清晰感应到四大元素海洋地存在。他能轻易调用四种主神之力。不单单如此。甚至于林雷还感觉到了,光明元素海洋黑暗元素海洋……等各个本源位面的存在。

林雷觉,主神格消融后,灵魂蜕变合为一体后,原本的意志威能消失了。但是……林雷却对周围空间有着一种特殊地掌控感。这种掌控感,就好像……这片天地是他自己的领域一样。

林雷展露的实力,已经越了主神的界限。

话音刚落。

“蓬!”

这灰色能量弥漫度之快,几乎瞬间。便幅散亿万里。足足有躲避的略微慢些的十一位主神被幅散到了。凡是被这灰色能量幅散,这些主神瞬间化为虚无。连主神格也笑容化为虚无,消失不见。之一区域,成为了死寂区域。

“刚才,那是什么”幸存的主神们完全被惊呆了。

林雷倒吸一口气。

“前面是就是我的家。”中年人指向前方。

“宇宙中,我创造了各种生命。各种种族,为了让这些生命平衡展,我也会制订许许多多的规则等等。”鸿蒙笑道,“如你家乡,那一附属宇宙的四大至高神,实际上就是我控制那四大规则幻化而成的。他们只知道执行命令,没有一丝生命感情。”

“宇宙内部的生命生生死死,我不看在眼里,我可以随时创造无数生命,唯有靠自己突破宇宙束缚,并且还能自己活着的。你配当我鸿蒙的兄弟。”鸿蒙笑着一挥手,旁边桂树立即飘落下一片树叶。

“只要名列鸿蒙金榜,便为鸿蒙掌控者,一旦成为鸿蒙掌控者,就可以使用任何宇宙的能量,也能计算几乎所有生命的命运!”鸿蒙笑道,“要名列鸿蒙金榜,最起码得破开宇宙宇宙,来到鸿蒙空间。”

林雷面容上掠过一丝萧瑟:“可惜,我德林爷爷他……”成为鸿蒙掌控者,林雷就知道,魂飞魄散是不可能再恢复的。当然,他林雷也可以以后创造生命,创造一个和德林爷爷一样的,乃至记忆都一样的。

“老大,老大……”贝贝眼泪流下,“我,我感觉不到老大地灵魂气息了,我感觉不到了啊!”

数十万里外,山巅之上。

“你这孩子……”霍格不由摇头无奈一笑,母亲琳娜则是笑着道:“霍格,别勉强林雷,他想什么时候去,就可以什么时候去嘛。”

“万年时光,一路行来……”林雷脑海中掠过从孩童时代到如今的一幕幕场景,“父亲,德林爷爷,贝贝。沃顿,迪莉娅,耶鲁老大,乔治。雷诺……”一个个人浮现在脑海中,这些人。已经深入林雷灵魂。

林雷和沃顿察觉不到。

“他怎么可能会选择,让你母亲恢复自由!”毁灭主宰郑重盯着林雷,“林雷,我告诉你,让一个天使恢复自我,恢复自由,只有两个办法——而这两个办法,我敢说,奥古斯塔都不会选择!”

林雷一怔:“你,你什么意思?可那天,奥古斯塔似乎灵魂受创了。”

林雷体表出嗤嗤声,全身立即浮现了墨绿色龙鳞,那一根根尖刺也冒出,瞬间林雷已然龙化。

奥古斯塔一看四周,果然,林雷的风系主神分身、水系主神分身和龙化本尊,形成了三角形,将他包夹在一起。

奥古斯塔原本疯狂、狼狈的表情变了,变得冷静。

“到了这时候,还笑得出来。”林雷融合神识早就幅散开,在极遥远处,最起码有六名主神在空间乱流中,通过神识观察这一战。

“奥古斯塔!”林雷只感到一股无名之火,瞬间充斥整个胸膛。转载自

林雷突然想明白了。

“你们就在地狱,等消息吧。”林雷身影在远处传送阵中消失了。

“这林雷实力增加这么多,逼迫得奥古斯塔这样?”白白袍的奥夫,站直身体,目光清冷。“如果被逼迫到最后一步,以奥夫的性格,肯定会那么做,乌特雷德他们肯定也会猜到……”

白袍老者奥夫一挥手,顿时整个奥古花园急剧缩小,最后化为一道迷蒙光芒,融入奥夫体内。

为什么奥夫要收起奥古花园?

奥夫要动手?

“林雷!”奥夫声音陡然凌厉起来。

一道朱雀虚影浮现在奥古斯塔头顶,在奥古斯塔的左侧浮现了一条两三米长的青龙虚影,在其右侧则是浮现了神兽白虎的虚影,奥古斯塔这半身身躯地下方,正是卧着神兽玄武地虚影。

“那日,天朗气清,半空之中,一道金色刀芒划破长空,而后原本高傲的上清宫宫主便坠下云头,却已经是魂飞魄散,空留肉身而已,随后,李寻欢直接杀向上清宫岛屿之内,而空中的数百上清宫弟子却是无一人敢挡。”

三清原本就是盘古元神三分,一旦施展‘三清法阵’,三人元神以及本身能量融合,形成的三清法阵威力之强,将达到一个恐怖的地步,这也是三清和魔界三尊大战大的依靠。

幻光真人他们,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被杀了,还有一种就是被困住,连用玉佩传讯的能力都没有。

整个仙界竟然找不到一个人的气息。

李杨查不到,那幻光真人等人只有两个结果,一是被杀了,二是被收入袖里乾坤或者乾坤袋之类的宝物了。

“义父呢?”李杨刚才查的是星极宗的几个亲人,并没有逍遥散人。李杨心中,逍遥散人同样也是至亲。

一切都是因为上清宫。

一想到这个场景,李杨便控制不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