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圣安娜官网 > 第61章:永垂不朽

第61章:永垂不朽

圣安娜官网 | 作者:夺命书狂| 更新时间:2019-09-02

蓝弦终于可以演女主了,呜呜呜,他皇牌经纪人的名声就要出来了,太爽了……

当摄像头打到蓝弦的身上时,当蓝弦脸出现在屏幕时,众人看到一张淡定温婉的脸,就如同历经岁月,经风雨后沉淀后的大气与从容,这样的蓝弦真让人不敢相信,她才二十岁。

蓝弦拒绝的话没有说出来,只好顺着墨云天看去,此时的墨云天一身戎装坐在营帐里,那排兵布阵的架势颇有几分指点江山的味道。

开门?

听到电话,白雪一脸的震惊,声音不自觉的放大,而四周的人看似在闲谈,但大家都盯着白雪与颜末,看他们的一举一动。

我的如来佛祖呀,呜呜呜……有生之年让我近距离看到这么经典一幕,我值了……”

“哇……我好期待哦,真的很想看蓝弦在剧中精神的表现呀。”女主持人的表情与动作,夸张的恰当好处……

“我保证,这一次就一次……”

“我教你呀……”

倒沐菲的人相当中肯的评定,视频经高手鉴定绝对不是合成的,有这么合成的视频吗?

想要逼她,她蓝弦绝对不臣服……

说实在的,要是karl一直不配合,蓝弦走到了t台尽头,karl依旧不上前,那时候情况估计会糟糕,蓝弦甚至可以想像出绽放总经理的脸色……

哇……墨少笑起来好温柔哦。

“多谢莫总关心,生死由命,我蓝弦就算只是孤儿也有孤儿的傲气。”蓝弦神色平静的说着。

“蓝,蓝蓝弦?他,他们是你打的?”白雪扶着木门不停的喘气,看着倒在地上哀嚎的五个大男人,不敢置信的叫道。

“莫总,你的恋情最高就是维持三个月,蓝弦会成为例外吗?”

“别,我可受不起蓝弦你的道歉。”林佑齐刻薄的说着,眼里尽是嫌恶之色。

扬名国际,当av女优扬名国际吗?

看着蓝弦那没有任何表演成份的笑,莫庭的眼里露出了一丝自己也没有发觉的笑。

“啊……”公关经理一听,不敢相信自己听的到。

呃?莫庭不解,蓝弦站在他面前干吗?

没有任何的犹豫,莫庭起身朝蓝弦走去,伸手就想握着蓝弦露在外面的香肩,想要感受那肌肤相亲的触感。

错过了也没有什么,起起浮浮,成成败败本就是正常的,她这一年来走的太顺利了,顺利到让她自己都有几分骄傲了,这一次试镜失败,也是要自我反省一下了,那些见不得光的手段,在这个圈子从来不会少,你想独善其身又怎么可能……

这是不是传说中的虎、狮之斗呢?只是谁是虎是谁狮呀?而最后鹿死谁手呢?r&m集团有多么的重视蓝弦,在见识到r&m集团在盛世皇庭的排场后众人就明白了。

这一幕结束后,就是蓝弦匆匆跑去更衣室和剧务那叫这水是冰的……

导演在一边满意的比了个ok的手势,示意这一幕到这里了。

如果蓝弦看到这一幕的话,肯定会说:这是一对众的调情,而莫庭做的相当出色。

“这么严重只擦药怎么行,万一出现感染怎么办,跟我去医院,你要是担心会被媒体拍到的话,我带去你去r&m集团旗下的医院,我保证没有人会知道。”莫庭虽然很少与艺人打交道,但也明白蓝弦的顾虑,不顾蓝弦的意愿再次拉着她就准备往外走。

“不,我不想的,我希望融柳可以幸福,可以快乐,以前的融柳并不快乐。”莫放紧紧握着自己手,以控制自己的情绪。

“融柳”与莫放聊了那么久,莫放心中对融柳的感情似乎又深了,而这也是蓝弦隐隐发现了的……现在,她要扼杀。

蓝弦一路无畏的上前,眼神平静,脸上带着恰当好处的笑。

莫庭的礼仪与教养相当的好,即使不耐烦也不会表现出来,优的与众人的交谈,不咸不淡的几句话即不会让人觉得被冷落了,也不会让人觉得莫庭亲近谁。

“这不说你认为自己不如融柳了?”

说完,还不忘哀怨的看着蓝弦,一副蓝弦你看看莫总对你多好,你知足吧,赶紧嫁了吧……

167不让发,木有办法…决定发在群里了。恩。随便加了阿彩哪个群都能看到…不过,不看也没有关系,不影响她,倾国倾城,一回眸一微笑都迷人的天皇巨星融柳,在死后两个小时再次醒来。

“蓝,哈哈哈…蓝弦…”顺利来到了剧组,蓝弦和以往一样的自己去服装间拿今天要穿的戏服,刚刚踏入服装间,服装助理就将蓝弦今天要穿的衣服取了出来。

换好衣服,化好妆,按理可以开拍了,可惜女主却迟迟未到。

蓝弦什么话也不说,面对态度极好热情的导演与主持人,还有那人气小天王任宇泽,蓝弦一如既往,丝毫没有攀上天皇就骄傲的神色……

对于此,大家都没有任何的异议,一群人浩浩荡荡的赶往星娱的播放厅,那里早就做好准备了。

虽然出席公众场合的衣服有专门的造型师,但依她现在这个样子想配一个有水准的造型师估计不容易。

“好好好,没有,没有,市长千金呀?没注意看,不知道漂不漂亮,要不下次我们一起去看看?”这么一个起落,莫庭感觉自己心情大好,之前堵在心里的大石全部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男人似乎用足了劲,抱的紧紧的,勒得她有些生疼。

可是蓝弦不行,蓝弦是他们老总亲自指名的人,万一没把蓝弦签下来,他明天估计就得回家吃自己的。

离三个月之期的最后三天,有一件很大的事情,那就是金鸡千花奖开幕了……

记者追问声不断,可是蓝弦却只是笑而不语,看看手表发现离去剧组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蓝弦更加的不急了。

毕竟昨天后台发生的事情,沐菲可是功不可没,没有她去找蓝弦麻烦,蓝弦也不会引起墨云天的注意……当蓝弦转身时,就看到莫庭脸上那狐狸般的笑,再看莫庭站的位置,刚刚好卡在进出浴室门的中间,这……

她死也不承认自己会败在姓莫的人手里。

蓝弦一边拿起自己的内衣,一边冷笑。

少年说了什么,蓝弦没有听到,但确明白是什么意思。这里是z国,有很多事情不是你想就可以……事隔一年,星娱公司又再次租用盛世皇庭一楼大厅,其用途同样是为给蓝弦为庆功宴。

顾忌莫家,邵阳根本不敢,不经蓝弦的同意就替她接活,也不敢什么赚钱接什么,只能一一放在那里,看蓝弦愿意接什么活,就接什么活……

如果不是冲着今晚去的都是大导演、大制片人和知名赞助商,他们才不会来找白雪呢。

对于莫庭的自持,蓝弦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其实她不在意的,无论三个月后自己与莫庭是什么关系,至少这三个月她蓝弦都是认真的……

“是吗?我记得那一天明明大金集团的人约了你去金碧辉煌?”

蓝弦当然明白林宗儿的想法,配合的说道:“我也很紧张呀,好在我是最后一个……”

“好了,我现在就去上节目,对了告诉主持人与导演,有一个要和我一起参加。”

“对,有什么问题?”墨大神个性的扬头。

而沐菲一直呆呆的站在那里,她还没有从墨云天挥开的动作中回神,当然没有发现她一直嫉妒的蓝弦,似乎飞上枝头了……

“蓝弦,身为艺人我想你应该明白这冰水不是你能喝的,而且你下午还要进录音棚,你要不要你的嗓子了,就算你不以唱歌为主业,但是你的声音也不能出事,难道你要每部片子都给你配音……”

融柳的第二反应是,不知她死了,她那贪财的经纪人会不会哭,少了她这棵摇钱树,她拿什么钱去养一个营的小白脸呀……

下戏后,按照墨云天的约定,蓝弦等着他一起走,不过了为避嫌蓝弦把墨云天的经纪人简大也叫上了。

“大家早……”蓝弦有礼的与众人招呼着,水眸轻扫,每个人都觉得蓝弦在看他(她)。

演艺圈的人都是人精,昨天的事情想必这些人都知道了,颜总监准备捧的人,他们怎么会怠慢。

蓝弦微眯着眼,任美食在舌尖徘徊。“好吃。”

风子秘书心跳的厉害,他小心的上前又不敢离莫庭太近,怕莫庭真想不开出什么事就惨了。

除了娱乐圈外,这一段时间,某府也发生了一点点小事,那就是某部的部长,被双规了,据说是权色交易,而这件事有某央最高领导的批示,要求严查……

一个问题答的好是巧合,可每一个都答的滴水不漏则不简单了,如果蓝弦今天的表现继续这般好下去,他不介意捧一捧。

她虽然成为了蓝弦,不可避免要重新开始,但并不表示她要和以前的蓝弦一样,活的小心意意,站在阴暗的位置。

嘻嘻,他在这里住了这么久,没有人比他耐心好,也没有人比他脾气好,甚至那个无理的家伙来了,他也能不动声色……

不知为何,像来拿奖成习惯的蓝弦此时心里却有点打鼓了,虽然邵阳和颜末说没有问题,但不知为何蓝弦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颁奖嘉宾是橙色年代的老总,此时他正在台上,说着几句勉励新人的话,半响后,才开口说着:

“是橙色年代的王亦诗,安慰一下蓝弦吧,好莱坞那边看中了蓝弦,但最终没有通过,具体的原因不知……”

“哈哈哈,小事,小事……”成功的与蓝弦交好,简大经纪人很满意。

蓝弦也不忙着接电话,而是起身先将简大经纪人给送走,大神的经纪人也是大神的,不是她蓝弦可以藐视的。

看蓝弦不急不缓的走到后台,直到他看不见为止,才收回眼神……

侨恩也没有忘本,国际大师的他除了接拍绽放的活外,其他的拍服装的活,他一律不接……

“boss,我不收钱,让我再拍一组,就拍一组好不好,我想要拍东方仕女,让我再拍一天,就一天好不好……”

“谢谢你,墨前辈。”蓝弦将墨云天的手机号码存好后,朝墨云天鞠躬至谢。

她没想到莫庭会用这样的方法来面对她的离去。

莫庭,等我,等我回来,我会解释的。

蓝弦,我莫庭这辈子真是栽在你手上了……

套导演一句话,蓝弦是天生的演员,是眼睛里面有戏的演员。墨云天是那种后天的努力,瞬间就能进入角色,演什么像什么的人。

“侨恩,你又说错了,boss的娘是指boss的母亲,应该是boss的娘子,才是指蓝弦小姐……“某助理上前,指正着侨恩大师。

而此时,蓝弦与莫庭已经朝塞纳河使去,享受着塞纳河的风光,品味着法国美食。

而很明显,众人将最为关注重点放在这压轴的礼服上,因为karl大师早就放话,最后压轴的礼服是他最满意的作品……“那个新人是?”墨云天坐在椅子上,缓缓的抬头,在荧幕前无论从哪个角度看上去都深情的双眸,此时却淡漠与疏离。

这个男人,无论是不是明星,他天生都是人群中的焦点,无论走在那里都像是走在镁光灯下,耀眼的致极。当年,也只有他有资格与融柳半分江山……

再加上,这段时间莫放的情况好了许多,即使蓝弦什么也没说,老爷子也明白,蓝弦在背后做了什么。

“r&m?”蓝弦的眼里闪过一丝震惊,很快就回过了神了。

融柳能代言r&m集团还是因为莫放,如果不是那个莫氏二公子力保,即使是融柳也不会有机会。

白雪似乎被蓝弦给震醒了,整个人不安的看着蓝弦:“蓝弦,你说这事有古怪?”

“不知道,到时候看r&m集团合约再说吧。”

“是吗”影的眼里有些失落,如此神器,在他手上又有何用。

“死丫头,爷爷不传消息给你,你就不知道来看爷爷了。”看着孙女儿心情好,幽老也高兴,这个孙女可是他的宝贝呀,她能幸福比什么都好。

看着这样的轩辕晗,知心从与婉如离别的悲伤中醒了过来,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

话说,要是闻人靖暄知道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男子是影的会如何?估计会气的很伤吧,那个不怎么说话的男子,居然这么厉害。

“快,有人闯城……”

不能让自己的属下白白牺牲。

“还不快去。”天生的威严,让那门房吓的屁股尿流。

“都满头是汗了,还说没什么。”知心抬着,看着脸色苍白的轩辕晗满是心痛,如果不是为了她,他也不会落到如此处境,他依就是那个在皇城呼风唤雨的太子爷。

“咳咳”一声假咳,转移自己心底的注意力。

如果,如果那秦知心真的没有治好他的腿,那么就别怪他心狠了,秦知心,你要是没本事让本王的腿站起来,那么本王就让你用双腿来偿,今生本王要让你死不如此。

嗵的一声,门被撞开,知心连忙起身,只看到一身血的轩辕晗踉跄走了进来。“晗,你受伤了”

出城了,城门还有接应的人马,比这安全多了。知心觉得轩辕晗今天有些奇怪,但却没有多想,只是认为他对自己的双腿不满而已,为此,知心回到落霞院后,除了吃饭的时间就天天泡在医书里,并不停的拿着自己专用的银针对着自己试,希望能快些找出一个好的办法。

“傻知儿,本王怎么会不高呢,本王相信知儿一定能治好本王的,所以听到这个消息,本王认为很正常呀,而且有知儿相伴,即使终生都站不起来又何妨呢。”

“知儿,来来来,快快来坐,让娘亲看看我的知儿变美了没。”秦夫人的语调轻松而欢快,知心已很久没有看到如此开朗的母亲了,睁着眼睛盯着秦夫人看,娘这是怎么了?

“娘很好,知儿不用担心”秦夫人拉着秦知心的手,轻轻的拍着。

“怎么了?”知心不解了,还有二娘不敢找娘麻烦的时候?现在婉如正得五皇子宠,父亲也在巴结着五皇子,二娘还能放过娘?二娘什么时候那么善心了?

“恐怕已是深陷进去了。”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暄儿他……

“吴清,照顾好你们家爷。”看着轩辕晗刚刚包扎好的伤口又渗出了血,知心立马对吴清说着,然后自己快速的跑了出去。

知心摇头,太医,谁知那群太医心里打着什么主意,皇宫的人,有几个可信。

黑衣人悄无声息的站在了轩辕晗的面前,如同上次一般,静静的站在,没有声响,也没有一丝浮动。

“是,属下即刻去安排,明日将会有货品运往京城,爷要是不嫌弃的话,就请爷与夫人侨装成押货的进京。”

“宇敏之,别以为你们宇家财大势大就可以作威作福,别人怕你,我长天派可不怕你。”一脸的正气凛然,好似他面前的那人是个十恶不赦,仗势欺人的恶霸一般,哦,不对,在他的认知里,对方就是个恶霸。

这纯粹是污蔑,现在的影才没有脸色苍白,一脸病态,不过倒真是瘦瘦弱弱了,那是宇敏之的身体就是那种修长瘦弱型。

轩辕晗理都不理这群人,挥了挥袖就往客栈里走去,众士兵面面相视,待他们起身后,发现了情况才明白,一向温和气的太子爷为什么生这么大的气。

若有所失,本不想言语,但看到妇人眼中的关切,心里某个角落是乎柔暖了,欲开口,却发现有些力不从心,微微用力,吃惊亦感慨,自己这是怎么了,这身体怎么这么弱,连说话都觉得吃力。

的确,影是猜的,但他却有七分把握,因为燕子楼、燕形玉牌还有这建竹屋的竹子上刻满的燕子,种种与燕有关的,这燕肯定是个特别的存在,所以他大胆想着,这一切定是为了某个人而建的。

动作可以骗人,眼神可以骗人,但一个人的心是骗不了人的。

闻人靖暄,有时候轩辕晗是很羡慕他的,那个人做什么事都可以按自己的心意而来,有时候他也想着任性一次,可是他有任性的资格吗?爱上知心是他唯一的一次任性。

轩辕晗笑着转身,闻人靖暄,想跟他斗?哼。

和吴清的纠缠耗费了他太多的力气,闻人靖暄跌坐在地上,拂了拂身上的草屑。“真不明白知心看上了你哪点,表里不一的家伙”

“你们总算回来了”黑言舒看到眼前这四人,立马上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