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生2018

一杯咖啡不加奶-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94762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86章:舞刀跃马

这个年轻男子皮肤白皙,好似光洁的脸庞上,五官如同雕刻一般。双目有神,好似星辰。浓密的眉毛,薄厚均匀的嘴唇,俊美至极。

杨兴国摇头回答:“重建一个主力军需要的高级军官太多了,我们没有那么多的人选。特别是军长和罗军参谋长,现在我们四个军的军级军官都是硬着头皮上的,更何况其他人!”

谢明曦不论哪一门,都能稳稳地排进前三啊!

谢钧挤出笑容:“那是当然。”

永宁郡主冷冷地勾起唇角,扯出一抹残忍又凉薄的弧度:“休怪我心狠无情!”

听到推门声,廉将军动作未停,头也未抬:“谁敢闹腾,我今日饶不了他!”

然而,满腔的怒火,却只能隐忍,无法吐出口。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希望夫子能痛下决心,狠下心肠。过了这一个坎,夫子便能和江姑娘母女团聚了。”

她一直疼惜侄儿顾清。可侄儿再亲,到底隔了一层。

杨夫子心结一解,比往日更显轻松活泼,低声笑道:“顾山长既这般喜欢谢明曦,便收她为弟子,仔细教导便是。”

俞皇后转头,吩咐一众公主皇子:“母后病重,皇上忙于国事,无暇伺疾。从今日起,便由你们代为伺疾。”

两米之外的邻座上,李湘如也在誊录考卷。

……

李湘如顾不得少女的矜持和羞耻,反射性地快步跟了上去:“殿下是要去寻灯谜吗?我可否随殿下同行?”

尹潇潇眨眨眼,咧嘴笑道:“你擅长猜灯谜,就都给你。说不定,你今晚也能拿下前三,得一份厚赏。我反正是垫底的份儿,无所谓啦!”

很快,头部受了重伤的丁公子被抬进了移清殿。

心高气傲的李湘如,如何能听得进这样的安慰,冷冷地瞥了平日从未放在眼底的方若梦一眼:“不必你假好心!你也就只比我高了两分而已,待到下次月考,我自会超过你!”

四皇子面色还算镇定,一颗心直直往下沉。

他不愿让盛渲顶罪,只得将丁主事等四人推出来做替死鬼。之前他向建文帝禀报的,皆是真事,有人证有物证。便是刑部再审一遍,也是同样的结果。

早点回宫,也能早些在建文帝面前露面。

盛渲温和应道:“行事不能只凭一己喜怒。既是亲戚,自该来往。”

萧语晗:“……”

“四皇兄,我再敬你一杯。”盛鸿笑着举杯。

再者,梅家人谨小慎微惯了,官职提了一级便已十分庆幸。爵位什么的,没有就没有吧!日子总比过去好过多了。

李夫人依旧满心怒气,用力地一拍桌子!然后将桌上的茶碗全数扔了出去!

他们倒是想去,也得顾山长买账才行!

四皇子冷冷地扫李湘如一眼:“我说过的话,你给我记牢。”

“如今你四哥遭了劫难,以后得仰仗你相救。看在兄弟一场的份上,你一定要救他回来。”

现在看来,这倒成了幸运之事。建安帝前去皇陵,将身边的心腹内侍都带了去,卢公公理所当然地被留下。否则,此时也会身陷险境。

轻敌是军中大忌。

尹大将军拱手应道:“皇上任人唯才,不拘一格。臣钦佩不已!”

方若梦想了想应道:“我觉得还挺好看的。”

算了,狼狈就狼狈吧!总算被救了!

盛鸿挑眉,声音里自然透出一股冷意:“你在前领路。”

她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

“……太皇太后死得也太不凑巧了。”私下说话,没那么多讲究,徐氏也就直言无忌了:“才出了国丧期没几个月,太皇太后又归了西。你和皇上又得守孝一年。”

萧语晗这个中宫皇后,在俞太后面前再次颜面扫地。

要是真为此事闹上门,打断谢钧的腿,便会将此事闹大。到时候谢钧一怒之下,彻底翻脸怎么办?

她们当日怀孕初期,不敢声张宣扬,每日都进宫请安。轮到谢明曦,夫婿厚着脸来告病,师父又亲自进宫说情。接下来一个多月就免了这份折腾劳累……

六公主又不顺路,偶尔送一回也就罢了,总不可能日日送她回谢府。

谢元亭无官无职,只是一白身。全凭着是谢明曦兄长的身份,才有资格进宫觐见。

怪不得这个混账东西坚持要陪着来郡主府,原来打得是这等主意。

两声闷响。李默的拳头击中了陆迟的后背,四皇子的拳头击中了陆迟的下巴。陆迟疼得倒吸一口凉气。

谢明曦瞄了沉默不语的盛鸿一眼,似笑非笑地问道:“怎么?在我面前,是不是有些自卑了?”

谢明曦轻轻握住萧语晗的手,意味深长地说道:“没有迈不过去的坎。三皇嫂且耐心等待几日,或许,很快便能云破日出了。”

……

尹潇潇轻哼一声:“你以前是皇子,现在是藩王,整日被困在京城里,游走于朝堂之间,勾心斗角殚精竭虑。连累得我也憋憋屈屈地过日子,哪里好了?”

终身未嫁的顾山长是女子中的异类,身手出众擅长兵法愿进军营的廉夫子,就更是异类了。

穆大人将纷乱的心绪按捺下去,露出含蓄又矜持的岳父嘴脸。

……椒房殿。

顾清也颇为恼怒,压低了声音说道:“公主,此事我们得早做准备。万一母后直接赐婚可就糟了……”

顾山长是她的师父,也是她最在意最重视的人。盛鸿看在她的份上,也要对顾家宽待几分。

朝思暮想的儿子未能养在身边,退而其次,丁姨娘对她这个女儿的衣食起居倒也尽心。春锦阁里的各色陈设名贵又不扎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