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安娜热线 第162章:才高行洁

圣安娜热线

十月芳菲尽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13415

    连载(字)

13415位书友共同开启《圣安娜热线》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62章:才高行洁

圣安娜热线 十月芳菲尽 13415 2019-09-02

石门爆碎。

不过,叶天隐隐感觉,自己似乎还处于准帝境界,并没有真正踏入大帝的境界。

“你知道就好了,我怕你到时候没准备,或一头扎进他的事里,他的事情你少碰,上面那人不会拿他怎么样,但你不同。

凤轻尘别过脸,撇了撇嘴,自动忽视九皇叔话中的意思,既然九皇叔没有私藏她给李想准备的炸弹,那她就不担心了,真要炸死了九皇叔,她一个不会原谅自己。

接着,夜叶话锋一转,暗示这次的事情是意外,幸得太子救治及时,他和苏绾都没有生命危险,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他不追究。

“书煜你快回去,这里危险。”

“大公子的眼睛你都医好了,你怎么就医不好九皇叔的眼疾。”安平公主不信,她总觉得凤轻尘和九皇叔怪怪的。

九皇叔一句话,便是要问罪这些学生,众学子脸色煞白,他们也许不怕死,但怕断了前程。

“大小姐的意思是,我们造一座桥,横跨这两座冰峰,让族人退到对面去?”凤离忧看凤轻尘不喜,连忙插1;148471591054062话。

“请大小姐吩咐。”大长老终于拿出他该有的姿态,敬凤轻尘如凤离王……1409婚事,恩威并施

洛王的人马才刚到,一路风尘仆仆,怎么也要修整个三五天才行,把粮草补给好,不然他们哪有精力赶路,最主要一路上人和马吃什么?

到目前为止,苏绾唯一赢得一局,还是因凤轻尘告病没有参加,直接认输;而大家都知道,医术是凤轻尘的强项,凤轻尘有必胜的把握,可在关键时刻,凤轻尘却遇到刺杀,这说明什么?

她可忘不了,她娘家是因为谁而毁,她吃凤轻尘的肉,喝凤轻尘血的心都有了,只是苦于没有机会,安平要给凤轻尘难堪,她当然不会做声,真要闹大了那也是小女儿之间的玩闹。

“世子爷,别冲动,你这一闹晋阳侯和晋阳侯夫人就彻底的撕破脸了。”以后,两家也就生了仇恨,有些事情不用这么处理的。

难怪流言会传得这么快,并且让人深信不疑,原来……

“那就好,这么来一去甚是费时,待到王锦凌的信送来,黄花菜都凉了。”从东陵皇城送信到这里,来回最快也要半个月。

“你准备好了?”凤轻尘知道,九皇叔要走很容易,可带着她、哲哲和玄医谷谷主,那就很麻烦了。

玄医谷谷主一早,就做好了准备,见豆豆来并没有说话,而是朝他点了点头,表示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动手。

“殿下受伤了,快,叫大夫。殿下受伤了。”

“对,我要宫灯。十盏,这个座子是用来放夜明珠的。”

凤轻尘偷偷的瞄了九皇叔一眼,很淡定地继续看风景。欲求不满的男人最可怕了,她还是少惹为妙。

九皇叔和那六个护卫,也因枪声分了神。九皇叔没想到凤轻尘会来,先是为凤轻尘担心,看到南陵锦的人没有找到凤轻尘,才松了口气。

嗤……的一声,焦肉味传来,南陵锦凡的伤口瞬间结笳,没有再流血。

“疯子。”凤轻尘暗骂一句。却不知九皇叔之前,也做了类似的疯事。

一刻钟内跑到陡坡前,二柱香内爬上陡坡,这个时间就是凤姑娘自己也达不到。

看秋雪一副不服的样子,秋雨也懒得多说,直接说出苏绾的命令:“秋雪,小姐让我告诉你,她知道你忠心耿耿,可忠心也要有眼色,今天这件事你办得实在不漂亮,小姐罚你在这里跪一个时辰。”

见凤轻尘半天不说话,两小丫鬟心中暗暗焦急,小姐要是对不出来,可就丢脸了,她们有心想要帮忙,可是……

草胞?这小姑娘真有意思,对不出这对子就是草胞,那他们两个呢?凤轻尘摇了摇头,在心中暗笑,也不知哪家养出来的,这么笨的孩子也有。

可凤轻尘身后的丫鬟却不甘心了,上前正想要斥责两句,却被凤轻尘拦住了:“我对出来了。”

“别这么大惊小怪,我又不是玻璃娃娃,这点小事还是能做的。”凤轻尘执意给王锦凌倒茶:“尝尝,这是思行专门给凤谨和文航配得药茶。”

不过,为了凤轻尘的安全,谷主决定亲自出马,当回一妇科大夫,沿路照顾凤轻尘。

不过,思行这人什么都好,就是太过专心、太过一心一意,虽然他们三人进来都没有发出太大的声响,可三个大活人站在他面前大半天,他硬是没有看到,眼中只有他手上的小兔子。

曾几何时,他东陵子洛居然被一个女人欺负了,要受一个女人的威胁了。

她在想,九皇叔写这话时的表情,会有多么可爱,要知道这首词可是以妇人口吻写的,九皇叔改了两个字,就变成这样了,真是有心了。

“来者是客,苏柔姑娘客气了。”凤轻尘虽然在笑,可笑容明显疏离了许多,南陵锦行暗道一句不好,连忙上前:“姐姐你不要生气,是我带苏柔过来的,我想人多热闹一些。”

他们三人喝茶,可不是谈论景阳,而是说西陵天宇的婚事。

他们现在给凤轻尘一分,日后都能收1;148471591054062回三分,大家都有利的事,何乐而不为。

凤轻尘一脸佩服,悄悄地竖起拇起,九皇叔羞辱起人来,能让人一辈子都抬不起头。

“老七。”六长老厉声打断:“话不能乱说,你这么大人了,还不知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嘛。”

王锦凌只是略一思索便道:“林中的全部杀了,这五人留活口。连同那些尸体,一同送到洛王府,大张旗鼓的送过去,我要全京城的人都知晓。”

他会把所有的账,都算到洛王头上。

“可怜的,我就知道大殿下的暗卫不好当,幸亏我当时闹肚子,身体虚得很,没有被皇上挑中。”暗卫丙虽然五观平平,但眼睛却透着机灵。

皇后娘娘的女儿,会变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乖乖呆在房里绣花、抚琴的娇小姐吗?

“这么说,只要他死咬着婚约不放,你就会嫁给他?你就不怕本王把他的婚礼变葬礼。”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动,将眼中的阴郁与狠厉掩去,只流露出淡淡的冰冷与不屑。

在东陵的地盘,又挑了一条死路,将九皇叔活活炸死,事后官府还找不到凶手,这怎么看都像是皇上的手笔。

即使眼中无光,凤轻尘也能感觉到,那双空洞的眼中,除了阴冷的杀意,再也没有其他。

“我出去看看。”凤轻尘看了一眼,与鬼将缠斗的九皇叔,确定九皇叔不会吃亏后,便带着兵符走了出去。

不,应该说面前这些鬼兵,一摆出进攻的架势,比战场上的士兵更强悍。鬼兵身上散发出来的肃杀之气,就是暄少奇也忍不住心惊。

说是浴池,可凤轻尘觉得九皇叔的浴池,比泳池也小不了多少,一池水此时还冒着白烟,凤轻尘心中那叫一个嫉妒呀。

九皇叔眼中一寒,闪过一丝不明的杀意……1141怀疑,熟悉又特殊的气息

“豆豆他们呢?”凤轻尘怕大家走散了,不好找。

老者微微吸气,平息自己的情绪,问道:“她真得姓凤?”

“元极,元极,快去通知了元希先生,让他去凤府,另外,吩咐下面的人收拾我的东西,我明天也要搬去凤府。”

东陵想要得到陆家的财富,要做好万全的准备,同时亦要提前考虑,要不要与人合作。如果能与北陵、南陵或者西陵哪一个国合作,胜算会大很多,当然……

“你说九皇叔和王家是不是太闲了,这种事也掺和。”太医们咬牙切齿的抱怨,可想到这是在凤府,又不敢太大声,只能小声的嘀咕。

南陵内乱严重,朝政一片乌烟瘴气,南陵太后好大喜功,常年争战在外,百姓民不聊生,直到南陵皇上熬到太后死,才接手政权,这几年才慢慢好转起来。

孙正道当然也知道,听到这话眼中闪过一抹担忧,冷着一张脸:“身为大夫却一副破身子,你可真是给我们大夫长脸了,我家还有一些阿胶,回头让思行给你带些去,好好的姑娘偏要装出一副病恹恹的样子,你想给谁看。”

至于那处让欧阳家断子绝孙的伤,凤轻尘倒是想要给豆豆医,奈何人家半点不配合。

好在,得到自己身子的人是九皇叔,是自己喜欢的人,这样一想,凤轻尘心里又舒服多了,清白失在九皇叔手里,总比落在西陵天磊那样的手里好吧。

“是苏姑娘,苏姑娘出事了。”侍卫心下大安。

这是挖了陷阱等凤轻尘跳。

凤离幽歌好说歹说,才让狼主和御尤才相信,他们没有监视狼堡,只是景阳凑巧知道,这两人来狼堡的事。

凤轻尘嫡女的地位,必须确定,从现在开始,由他们狼族开头……1875希望,是病就能治

蜥蜴人眼中闪过一抹亮光,灰暗的眸子隐隐多了一丝神采。凤轻尘的话,给了他活下去的理由,让他重新看到了希望,可是……

“皇上很生气?”凤轻尘有些遗憾,没有亲眼看到皇上愤怒,却又无可奈何的样子,实在是人生一大憾事。

这个时候她的脑子想起,自己给蓝九卿缝合伤口时,对方一动不动的样子,不得不说那个男人,让人佩服。

诸葛先生都说得这么明白,邰邵怎么可能还想不透,邰邵咬牙切齿的道:“好一个卢家,居然把我们推给九皇叔,让九皇叔撒气,真当我邰城好欺负嘛。”

这是打发人了,云潇当然明白,只是让他震惊的事,凤轻尘居然医好浩亭的病。

这个时候,鬼王无比庆幸,他因为担心东陵的报复,特意在东陵水军中安插了几个人,这次完全派上用场。

东陵子洛一直说一直说,到不是非要问出个所以然,只是像晚辈向长辈倾诉,说出自己的迷茫与困惑。

“不知道。”九皇叔确实不知道,毕竟他无法和蛟龙沟通,所谓的谈判,也是通过天子剑对蛟龙的威压,蛟龙能不能听明白,九皇叔也无法肯定。

在军中,未免出现泄露军情的事情,除了九皇叔外没有人能与外界联系,就算有联系也在军中的监之下。凤轻尘也不能例外,她这段时间呆在军中,对外界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

在没得选择的情况下,九皇叔只能不管身后的人,抽剑应对来势汹汹的鬼王了。

面对鬼王这种顶级高手,凤轻尘根本没有还手的能力,在鬼王强大的气势下,凤轻尘只能拼命的跑……

病人不相信大夫,如何会配合大夫医治,一个不配合的病人,就是碰到大罗神仙也没有用,更何况她还不是大罗神仙。

“豆豆……”凤轻尘脸色大变,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拼命伸手,想要出去,可冰墙内的吸力实在太子,他们根本无力抗争。

下降的速度减缓了,两人虽然摔在地上,却没有受伤,凤轻尘被九皇叔护在怀里,连点皮都没有擦破。

蓝景阳和凤离清歌先他们一步落下,看到九皇叔和凤轻尘也摔了进来,两人大大地松了口气。

警察总在一切都结束前才出现,西陵的官差也不例外。凤轻尘抱着小孩进了城,恶匪被十八骑杀得差不多了,西陵的官差才缓缓跑来。

“我没请你。”她明明让佟珏、佟瑶把凤府的暗卫全部请来,怎么暗卫没有动手,却让这个要钱的祖宗动手了。

不是幕僚嚣张,实在是洛王的亲兵欺人太甚,辱骂他们在先。

眼见半个时辰就要到了,副将也不想掺和,便找了个借口开溜了,他是皇上的人,没有必要为了一个洛王得罪九皇叔。

地上总共有十七俱尸体,其中十四俱尸体脖子上都被补了一刀,想必是怕有人装死,脖子上有伤的是杀伤,没有的则是暗卫。

王锦凌一看就知道凤轻尘从伤感中走了出来,朝暗卫打了一个手势,三条黑影从王锦凌的身侧蹿了出来,他们手上没有握杀人的兵器,而是拿着挖土的铲刀。

三人一句话都没有说同,朝王锦凌行了个礼,便走到凤轻尘身边,在凤轻尘挖坑的地方,继续挖……

其实,她真觉得自己活得很累,从睁眼醒来,就没有一刻轻松过。

世仆,世代为仆,这是孙家的命运,他已经利用凤轻尘的不知情,让凤轻尘收他儿子为徒,摆脱了世仆的命运,做人不能太贪心了。

蓝景阳为证明九州令牌无用,同时也为给自己立威,思所再三终于决定反击。而反击的第一步,便是断九皇叔的左膀右臂——玄医谷。

云潇对此早有准备,依凤轻尘的医术都查不出来,这两人要查出来怕是不可能了。

伸手,将脸上的泪擦拭干净,凤轻尘乖乖听太医的话,不再哭。

“是我,是我,一切都是我的错。我道歉。”九皇叔应得爽快,完全是顺着凤轻尘的话,要说诚意,还不如在玄医谷有诚意。

“现在人在哪?”人找到了,又没有生命危险,蓝九卿心中的担忧也消失了。

诸如此类,不知凡几。

是越来越多的要求。

典型的打一巴掌,给个糖。

啪……一直半人高的花瓶砸在地上,碎片散了一地。

皇后脸色大变:“子洛,凤轻尘留不得。”

同生咒在轻尘跌落的那一刻,已产生的效果,他可以清楚地告诉自己和任何人,轻尘没事。

“胡太医,你老悠着点,可别中风了,要中风了你可没有袁太医那么好的运气。”凤轻尘很“好心”的提醒,随即又冷眼扫向其他的太医,讽刺的道:

凤轻尘磨磨蹭蹭的打开药箱,东陵子洛了然一笑:“凤轻尘,别想想着瞒本王,昨天本王是清醒的,你所做的一切,本王都看在眼中,不过,你可以放心我不会将你的秘密说出去。”

“当然了,轻尘还要靠这个养家。”凤轻尘心情慢慢的平复了。

纳?

前朝皇室后人,就在自己眼皮底下,居然还要等别人来告诉他们,这些人简直该死!

“八俱成年男子的尸体,一俱一两岁孩童的尸体,不拘什么时候死的,只要尸骨完整就行。”这是端亲王请西陵天宇帮得忙。

可惜,凤轻尘并没有领情:“多谢九皇叔。”

来到孙府时,孙府的门还是紧闭的,凤轻尘又累又饿,背上的伤似乎也痛了起来,凤轻尘默默地坐在孙府大门口,等着孙府的门打开,那样子就如同等待主人来认领的小狗。

她皇兄还等着凤轻尘去救,现在可不是顾面子的时候。

“九皇叔在王府?”清王一看到此来,就大胆猜测。

最后那个要求,当然是清王自己加上去的。

总要留一个人最后回去,给九皇叔、凤轻尘出气,江南王是最好的人选。

“什么名字?”九皇叔兴致勃勃的问道,借此揭过自己忘了给儿子取名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