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你哪里跑

哒么哒么-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68260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0章:不朽焰

哒么哒么 68260

一个时辰后,天色已经微亮,暗室里面自然毫无动静。

燕岚随后道,“大长公主”

他一时间还真猜不出来。

崔意芝薄唇紧紧地抿了起来。

“崔二公子可否有心情与我谈谈?”谢芳华也看着二人架在一起的剑。

谢芳华伸手捶他,哭得太久,嗓子哑,断断续续地哽咽,“我这么一点儿眼泪,怎么会哭塌院墙……”

秦铮闻言不再说话。

秦铮拍拍她的脸,“你若是不想进宫,我一个人去就是了。以前,我没承袭小王爷的爵位,可以任性无所顾忌。可是如今我承袭了爵位,又大婚成人了。便不能再让人诟病。”顿了顿,他冷笑,“好话和名声不能全被他占了,天下也不是只有他太子会做人。”

“公子对你可真好。”听言见她懵懵不懂,有些酸酸地走开了。

谢芳华有些恼怒,“秦钰一直拉着哥哥,不让他回府,想做什么”

燕岚回过神来,卢雪莹已经走远,她立即提着裙摆快跑着追上她,一把将她的胳膊拽住,恼怒道,“卢雪莹,你听谁说铮哥哥要娶谢芳华?怎么可能?”

卢雪莹抿了抿唇,“我答应她不说出去的。”

燕亭身子一颤,回过神来,顺着声音来源,看向永康侯,永康侯瞪了他一眼,他收回视线,又看向谢芳华,片刻后,垂下头,跪在地上叩拜皇帝。

只见秦铮伴随着话音走了进来,一身锦缎竹青色轻裘,包裹着颈长的身子,腰束玉带,行止轻缓,整个人看起来少年风流,颇有些倜傥贵公子不知愁滋味的味道。

这个吻,实在不能算是一个吻。

初迟意外地默然接过马缰绳,翻身上马,并没说什么,早先的怒气也没了,更没有因为被谢云澜打下马而爆发更大的怒火。

言轻接过马缰绳,带着昏迷的云水,上了马。

他一声令下,顿时身后涌出百人,齐齐催马上前,将言轻和他扛着的云水,以及距离相近的谢芳华和谢云澜都围住了。

秦钰没说话。

若是让他得了这二人,那么,对于忠勇侯府,对于谢氏盐仓,对于整个谢氏,可以想想,因谢云继的身份牵扯,会有什么后果。

谢芳华挑开帘幕,向外看了一眼,的确是孙太医府邸的马车,她道,“孙太医看来是先来了一步,在这里等着咱们了,你上前知会一声,一起走吧。”

“你留下来。”谢芳华摇头,对侍画、侍墨摆摆手,“卸了马车,你们骑马去。报完案后,同时去孙太医府邸知会一声。”

她刚躺下,秦铮忽然又从里屋走出来,直奔她的床前。

“是我!”秦浩回话。

“公子?”外面人惊讶。

&n

“燕小侯爷,您们还是进屋等着我家公子吧!我家公子稍后就回屋。”听言不想让着这些年看到公子烧火的样子,这会毁了他的形象,连忙阻止。

秦铮冷哼一声,显然对君子之说不屑一顾。

燕亭看着他,怪异道,“你不会还记得法佛寺那老和尚给你们批的命吧?”

派系越多,皇上越乐见其成。帝王不需要他的臣子都是一种声音,一个腔调。

秦铮无辜地看着他,“我第一次烧火的时候也和你一样。”

郑译愣了愣,笑了笑,也移开了视线。

当年宠冠六宫连皇后都要避其锋芒的贵妃据说不是什么倾国倾城的美人。这个少年长得不如秦铮漂亮,但一双目光倒是如九天清华池里面的净水,分外清澈。她见过皇帝,皇帝可没有这样的眼睛,他大约随了他的母亲。

自从言宸去北齐看姑姑,谢氏内部整顿的事情她就交给谢云继了。

“看来是为你那位心仪的小情人了?真是杀手也多情。”王倾媚摆摆手,“等一会儿,我去喊玉启言起床。”

“你不想一个人去,可以拉上你的丈夫一起去。”秦铮慢声道。

那掌柜的待她说完,好记忆地重复了一遍,然后对秦铮道,“回公子,除了一味白莲草,其余的草药都有。”

不多时,来到一处偌大的药铺门前。

秦铮一言不发地带着谢芳华离开。

一个时辰后,到了山下一处小镇。

“大姑姑,咱们刚出了丽云庵,丽云庵就发生了这样的事儿,总要有人去看看。更何况,府衙官兵既然去了人,到底是天灾,还是**,都会弄清楚。毕竟我们刚出丽云庵,若是**,也脱不了干系。”谢芳华道,“您放心吧。有云澜哥哥陪我带着人去,不会出事儿。”

“就算不是因为你的事儿今日让她卷入丽云庵来,她恐怕也难排除在外。”大长公主深深地又叹了口气,“她本来就是忠勇侯府的小姐,如今又是英亲王府的小王妃,和你们都不同。”

谢芳华回头看了侍画一眼。

谢芳华虽然对学习琴棋书画没什么感觉,但是对于人家师傅亲自下榻来教,还是自然要尊重的。请了李琴进屋,摆好了昨日秦铮摆在她房中的琴,恭敬地请她落座。

入其道太深的人,总会执迷于某些东西。

小泉子哀求地表情看着秦钰。

半个时辰后,小泉子气喘吁吁地带着李沐清和郑孝扬进了皇宫。

“可是我想住得离你近些。”谢芳华用手晃他的背着他的胳膊,央求道,“我没有事情绝对不给你捣乱。好不好?”

谢芳华转头看向二人,对她们道,“什么情况下,一个大家公子的院子里竟然没有一个女人?你们可能猜测得到?”

随着他走入,门再度紧紧地合山。

秦铮点点头,眉头蹙起,看向一旁的玉灼,“你自小在平阳城长大。几乎鲜少有消息能瞒得住你爹娘。他们可曾谈过谢云澜?”

秦钰捻了个响指,轻喊,“月落。”

“舍不得走,住在宫中也行。”秦钰此时道。

卢雪莹想想也是,点了点头,对谢芳华关心地道,“弟妹,你这副样子,让人看着实在骇然,还是快去床上躺着吧。赶紧熬药服下才是。”

英亲王府高门大院,仆从众多,足足点了一炷香的时间,喜顺从将名册点完,交还给英亲王妃,“回王妃,人都在,除了已经死了的翠荷,以及跟随王爷和大公子的随从外,都到齐了。”

谢芳华揉揉眉心,看了一眼窗外,雨下了小了,夜风吹打着窗子,由窗棂的空隙飘进来,室内也有几分寒凉,她道,“救月落,也许是月娘自己从哪里得到的消息,毕竟是她的亲弟弟,也许是言宸传出的消息,毕竟她带着天机阁的人出现,天机阁一直以来,除了在京中的人外,外面的人我都是交给言宸的,另外,平阳城是云澜哥哥的地盘,他盘踞平阳城多年,也许是他,从他那里得到的消息,不想出手,所以,安排了月娘。”

“他们怕是办不了。”谢芳华道。

这样想着,她忽然觉得,以后秦铮走到哪里,她就跟在哪里也好。

“昨日没睡好?”秦铮瞅着她,心下有些揪紧,她对言宸就这么在意?

谢芳华闻言顿时笑了,嗔了秦铮一眼。

金燕闻言想起她在府中大病了多年,如今方才好了能出府走动,暗暗唏嘘,一边下了马车,一边道,“芳华妹妹可不要谦虚,就算你多年不出府门,但是忠勇侯府什么好东西没有?你的眼界若是低了,这天下女子的眼界都不够看了。”

“掌柜的,听说玉宝楼来了一批新的首饰和脂粉,你拿出来给我和芳华妹妹看看呗。”金燕笑着道。

玉宝楼的首饰的确是没得挑,哪怕谢芳华出身忠勇侯府,有着几百上千年的世家底蕴,虽然这一辈子无心女儿家的事物打扮,但是上一辈可是日日跟着这些东西打交道,记忆深得抹也抹不去,哪怕忠勇侯府收藏了不少好首饰珠宝,但如今看着玉宝楼,还是令人眼前一亮。

各种钗环首饰,每一件都精心雕刻,做工精细,材质上乘,甚是华美。

那掌柜的闻言点点头,去了后屋,不多时,他出来,手里拿了一个精致的匣子,打开,只见里面躺着一支男士式样的簪子,他道,“据巧手师傅说,是发现了一块好玉,他为了不浪费一丝一毫的材料,想来想去,便选了做一对簪钗。”

谢芳华看看日色,已经偏西,知道他早先说要去陪英亲王妃用晚膳,转身回了房。

谢芳华颔首。

右相夫人怒极,“那好,既然你愿意替他顶罪,是你自找的。”话落,她对秦钰道,“皇上,您也听见了,郑孝纯愿意为他弟弟顶罪,我女儿的样貌不能还回来,您一定要重处他。”

英亲王妃见他来了,大喜,立即急急地道,“皇上,你来了正好,快,救右相,他喝了那杯毒酒。他所作所为都是为了南秦江山……”

过了片刻,外面管家喊,“太医来了。”

“怎么会?他怎么会一心求死?”右相夫人的眼圈都红了,盯着英亲王妃,明显情绪激动,“为什么?这是为什么?他明明说要带着我告老还乡的。”

金燕点点头,“与你实话实说,我确实是为着这个打算,天下人人都知道,先皇驾崩,给钰表哥扔下了这样一个烂摊子。御书房夜夜亮灯到深夜,他着实辛苦。我对他的喜欢爱已经刻到了骨子里,哪怕他不喜欢我。我嫁给谁,都一样,既然如此,何不选择送上门来却恰恰能用的荥阳郑氏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