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请不要在夜里孤独流泪 第88章:濯缨洗耳

请不要在夜里孤独流泪

茗七七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56238

    连载(字)

56238位书友共同开启《请不要在夜里孤独流泪》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8章:濯缨洗耳

山里那座宫殿,他们之前人少拆不了,现在总能拆了吧?

更甚至,为了给凤家拉仇恨,几位文臣嘴皮一合,就把凤家捧成了大秦第一家族,仅次于皇家。

顾千城着实愣了一下,可也就是这么一瞬间,顾千城就回过神:“替我谢谢老太爷的厚爱。”

人家可是药王谷的人,还会搞不定这么小的一个伤。

他们才刚走进,就被那个力道无穷的猛士,用破烂的城门给推了回来,一个叠一个,摔成一团。

战场上本就是你退我进,当秦王的兵马又进一步时,赵王的兵马只能不断的往后退……

老管家折回来给秦寂言送宵夜时,看到这一幕不由得呵呵直笑。

“殿下,你这话太深奥了,没懂。”顾千城是没有动,可她却没有忘记寻问秦殿下,有关七夕宴选妃的事。

焦向笛之前曾派心腹送信,可人还没有走出大门,就被景炎的护卫发现,然后当着他的面将人活活打死。

“推北齐人入陷阱,让他们自食恶果。”秦殿下现在也是这么想的,北齐人想要挖坑埋他,就好好享受自己被坑埋的滋味吧。

“顾姑娘的暴发力真强,这速度简直是绝了。”

顾家的确是对不起顾千城,可顾千城难道就对得起顾家吗?

只听见“哗啦”一声,一阵电光闪过,秦寂言的匕首根本没有卡在冰墙下,而是顺着冰墙往下滑,只在冰墙上留一道不算深的划痕。

祥云客栈的案子虽然和密室杀人案无关,可这宗案子关系到她的生死,她不可能不担心,只是……

士兵听令,一拥而上,倪月凝眉,厉呵:“住手!”

他多希望,他能和唐万斤一样简单快乐,不用背负那些他背不起的责任与仇恨……

顾老太爷没有说话,只是冷笑一声,第二天就让大管家安排车马,他和承欢要去城外的别庄养伤,短时间内不回来。

北齐太后确实不会动大秦来使,更也不会为几句口舌之争,就斩了大秦来使,类似的话北齐太后来听多了,早就麻木了,不过……

顾千城忙停下,气恼的看着一脸无辜的秦寂言,用力拍掉秦寂言做乱的手,“别闹了,还有一个时辰,我们就要出发了。”

看着被移开的灶台,顾千城只觉得这通道莫名的熟悉……

“古画造假?”顾千城拿起卷轴,无声冷笑:“去查查看,他们的颜料放在哪里。”想用这几副画糊弄她,摘星楼的人当她是傻子吗?

不对,荣王世子回来就是罪人,最好的下场就是和云楚、五皇子一样,被圈禁起来。到时候就是想要折腾,怕也是没有能耐了。

“太可怕了。”看着顾千城将孩子取出来,少女即震惊又兴奋。她自己也不明白,她为什么要兴奋,可她就是很兴奋,哪怕害怕也不肯移开眼。

这仇,我顾千城记下来。

“你说那位夫人呀?她没事,好好的呢,还有力气照顾孩子。”少女拍了拍心口,娇俏的说道,可是……

御林军统领摇了摇头:这样的一个人,被拘在皇城真正是浪费人才。

武者的实力不凡,暗卫与亲卫加起来只有三个人,三对二也没有多少胜算,不过也不会处落于败局就是了。

至于另外两个忍者?他们的忍术并没有多高明,只是会闪躲罢了,两个暗卫对上他们虽不至于取他们性命,可也能将他们死死缠住,无法上前帮忙。

“好身手。”那武者却不生气,而是抹掉脸上的血,再次朝暗卫出招,这一次他的招式明显温和了许多,是想要保存实力。

黑衣人很快就出现了,一行十六人,黑衣蒙面,手持大刀,一看就知不是好人。

这里有他们说话的份的吗?秦寂言摆的棋局,正是复制太上皇那盘棋局。黑子占尽优势,白子稳如磐石,而秦寂言与太上皇对弈,一向是执黑子。

封似锦听到这话,才施施然坐下,将棋局研究片刻后,闭上眼,沉淀心神,想了许久才落子。

至此,顾老太爷是真的放手,不再管顾承志!清晨时分,长生门的人兵分两路,一路用来吸引官差的注意力,另一路则去废墟,寻找龙凤双城的遗址。

秦寂言这一次失踪的,实在是太久了。周王和五皇子,并不会因为秦寂言被封为皇储就死心,相反他们两人反倒会因为秦寂言被封为皇储而联手,甚至不惜一切代价要秦寂言的命。

狼牙山易守难关,山上到处是洞,横七竖八都是路,他就不信朝廷的人能找到他们的老巢。

“你说得对,有权倾朝野的实力,如果不懂得激流勇退,最终只会落得九族皆灭的下场,当年我父王他……太心软了。”所以最后死的人就是他父王。

在没有查出奸细前,六扇门上上下下暂时失去自由。对此,总捕快和在场十几位捕快,没有一个不满。

“不必,你留下来继续找人。”十一天没有找到人,顾千城不在江南的可能很大,可并不是没有。

这些事,他私下可以查,却不能当着秦寂言的面问出来,哪怕秦寂言知道他知道也不行。

秦寂言斜靠在椅背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封似锦黯然消瘦的背影,手指轻敲扶手,唇角微扬,无声一笑。

天牢位于皇宫地下,阴暗潮湿,没有光线,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都靠两旁的火把照明。坐在里面的人根本分不清此时是何时,只能凭借三餐来默算时间。

又或者不是因为失去耐心,而是赵王造的是太上皇的反,而他们造的是他这个新帝的反,所以罪名更重?

“没有直接取你的性命,我也算是对得起你了。”顾千城将匕首收好,又把山洞里的火把取走,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山洞,至于身后的男人醒来后,会不会因心里阴影而疯,那就不在顾千城需要考虑的事。

他一直在想要如何安排风遥。凤家有凤于谦在,风遥就不可能再领兵权,之前他想过让风遥掌锦衣卫,可还是觉得不够,锦衣卫已经是一个成熟的机制,风遥在锦衣卫也发挥不出多大的价值。

在舱底生活的人,都有一套趋利避害的本事。老管家、顾千城和子车三人,虽然看上去老的老,弱的弱,还有一个女人,可能在这舱底占有一席之位,谁也不敢小觑。

顾千城忙丢开水,抱起铜盆吐了出来,“呕……”

“那你快去吧。”顾千城这段时间一直都是吃了吐,吐了吃,老管家已经习惯了,并不会多想。

把一巴掌给个甜枣也不是这样的,老管家这种做法,真叫人恶心。

“啊……”那人惨叫一声,摔倒在地,别一个打手反应过来,可是来不及了,顾千城的刀子已经逼到眼前……

正上午,顾千城又累又渴,全身都酸痛得不行,正好奇别院的人,怎么没有出来找自己,就看到……

“怎么了?”秦寂言压下将人抱在怀里的冲动,却无法压下,伸手为顾千城拭泪的冲动。

前前后后加起来将近两个月,他正值血气方刚的年纪,抱着顾千城,会有反应真得再正常不过了。

秦寂言换了一个手,单手抱住顾千城,空出手摸了摸脖子上的牙印——果然很深!

亦正亦邪,谁也看不透他……在锦衣卫和子车满世界寻找长生门的探子,以及子羊三人时,他们全部躲在顾家!躲在老管家的庇护下!

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老管家沧桑的眸子泛起一层雾气,可很快又消失不见了。

原本,她是打算在最后期限,向秦寂言提出这事。这样一来,秦寂言就没有考虑的时间,只能选择答应她的条件。

再三强调意外,就是想要老皇帝别把错全部记到顾千城身上,结果老皇帝直接忽视前半句,脸色阴沉的道:“针对五皇子和贵妃?莫不是她还在记恨,贵妃挖她娘坟的事。”

“没有,我自己想不开。”见景炎过来了,顾千城收拾好自己的心情。

“啪啪啪……”秦寂言毫不手软,一下一下打得十分用力,顾千城一脸涨红,不是被打疼了,而是气的,羞的!

“我那不是特殊情况嘛,谁知我家大年初一会出事。”说起这事,顾千城也有点小心虚,渣爹都死了,她在宫里等一下秦寂言,也不是什么太大的事。

“圣后果然守信。”修长的手指,举着一枚黑色的棋子,优雅落下。

不等长生门的人反应,将东西放心,侍卫扬长离去。

活火山是一座随时会爆发的火山,火浆在火山口不断的翻滚,致使周边的温度都极高,山脚下的沙子都是红色的。

“南边也有!”

“圣上小心。”武将大喊,拔刀挡了一记,禁卫也蜂拥上前,手中的刀反手刺入土丘里……

这样的风遥无疑是可怕的,凡是见识过风遥发狂的人,无不心悸。可此时众人却顾不得害怕,想到西胡人的举动,封首辅等人哪里还不明白他们的目的。

宫中侍卫再不敢冒然上前,只围而不攻,秦寂言上前一步他们便后退十步,双方始终保持三步的距离。

顾千城莫不作声,只紧紧抱着秦寂言的腰,唯恐一个手松自己就落了下去……

“三叔说什么话,我们一家人,本该如此。”顾千城心中亦是感慨万千。

三叔进去也帮不上忙。

“这女人胆子真大。”出去时,那守门的还不忘嘀咕一句,显然这种事超出他的认知。

“也就你喜欢。”秦寂言对酸甜的东西,敬谢不敏。

她不是娇情的女子,也不会自大的想要改变世界,她顺从规则、适应大环境,可要她稀里糊涂的嫁人,她真得做不到。

“多谢顾姑娘不罪之恩。”顾千城说不罚,可武毅仍旧不敢叫再叫她顾姐姐。“武毅此次除请罪外,特奉上忠心蛊母蛊,肯请顾姑娘收下。”

封首辅原以为,秦寂言只是想要处理太上皇的人,现在看到这局面,他终于明白秦寂言的目的了。

她可怜的女儿……

平西郡王不敢说的话,是想问“皇上是不是不行了?”

斗,是人的天性,有人的地方就有斗争。有敌人与敌人斗,没有敌人就自己斗。当朝堂上所有的人,全都以皇上为中心,成立一个大的利益集团,他们在朝堂上就没有对手,没有外在的压力,这个时候他们就会内斗。

暗卫不解的抬头:“啊……顾姑娘不是你说的,用火吗?”

焦向笛还好,去得是富饶的江南,而江南那块地方一向是文官的地盘,哪怕周王在江南势大,可官场上他也无法完全把持,焦向笛在江南要做出政绩并不是难事。

私诏并没有当众念出来,可前有钦差到来,后有秦殿下宣布回京,军中上下都明白,秦殿下这次是真得回京了,而且都不会再回来了。

“今晚好好休息,明日带三万人马出城。”秦殿下比言倾更了解军中的粮草的数量。

“也不知秦寂言怎么样了?”虽说被关了两个月,外面的情况顾千城知道的不多,可依她对秦寂言和景炎的了解,足够让她明白,今晚这一战对秦寂言有多么不利。

郁结于心,会短命的。

不过,他们本就是为了寻顾千城而来,别说折回去,就是在原地打转都行。

秦寂言一脸无奈,“你这么调皮,你夫君压力很大。”

看着顾二爷和承欢父慈子孝,老太爷一脸感慨,老二要是一直这么懂事该多好。

不一定是对顾千城不利,可是……

半个月,正值北齐对景炎发起猛烈攻击之际,长生门的人悄然出现,趁战乱将倪月带走了!

半个时辰后,结果出来了,圣后请秦寂言一行人登岛。

带路的人慌忙后退,却仍是被伤了胳膊,当即怒了,“你竟敢在我长生门动手,好大的胆子。”

他是京官,是京中被老皇帝,和满朝大臣重点关注的京官,是朝廷中的后起之秀,他的一举一动时刻都有人盯着,行差一步丢的就是命。

当然敢用!

此时用的墨,不可能毫无杂质,不是同一批墨,含杂质量自是不同,用肉眼看那道墨痕,看不出所以然,可用放大镜看,却能将墨痕的分布看得清清楚楚。

老皇帝派来的这两个人,确实很有本事,验尸也非常仔细,到目前为止,秦寂言都很满意,挑不出半丝错。

“呃……也不是非上去不可,我就是说说而已。”见秦寂言答的爽快,顾千城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

秦寂言这话,打了大部分人的脸,把朝臣噎住了,秦寂言也借此让太监宣布退朝。

他们这个皇上可不是太上皇,重名声,好脸面,真要惹毛了皇上,可真是说杀就杀的。

这里没有外人,顾千城也不用装,一个冷眼扫过来:“娘娘用了什么药?”这伤,绝对是用药弄出来的。

顾千城斟酌了一下,开口道:“娘娘的情况很不好,如果高烧一直不能退的话,可能会把脑子烧坏。别外,娘娘的伤口不知沾到了什么,溃烂的十分严重,一定会留疤。”

再一次,没有任何预兆,和老皇帝年纪一样大的程老太爷,噗通一声跪在秦寂言面前,“殿下,臣家门不幸出此孽障,臣不敢求情,只求殿下能私下处置。”老程家再丢不起这个人。

顾千城最近似乎越来越了解秦寂言,即使秦寂言什么都没有说,可看他的神情,顾千城就明白了,“你在担心程家的事?”

顾千城语气惊恐,好似要哭出来。

他们在河中央,舱底那些人要是控制不了这艘船,根本没有逃生的可能。

“看地图,火城的入口应该是在火山脚下,从火山里走过去。”景炎拿着地图对比了许久,终于找到了地方,而这地方赫然就是那九道门所在。

六扇门地底的停尸房,在秦王还要用她前,她肯定要经常来,为了安全着想,顾千城把三神汤、辟秽丹和苏合香丸的配方和制作方法,全部说了出来。

“哪来的?”不怪秦寂言多问一句,而是知晓这些乱七八糟的药丸后,秦寂言明白暗中有人在看他笑话,既然如此,他就给对方一个机会,当作什么都不知道好了。

顾千城朝对方比了一个开始的手势,也不管对方能不能看懂,对着尸首,把白天检验的结果再报了一遍……

小雪貂立刻来了精神,双眼亮晶晶的看着秦寂言,顾千城知道那眼神叫崇拜。

封似锦看到这一幕,眉头紧皱,“去,喊一声,让他们一个个走。”

只可惜,他们的想法很美好,可实施起来却有难度,因此……封似锦的人早有准备。

自从顾千城走进来到现在,他才上的眉目连一页都没有翻过,天知道他到底有没有在看书。

“什么乱七八糟的,没个正形。”秦寂言被逗笑了,侧过头,伸手勾着顾千城的下巴,“就算是大老爷与夫人,那也应该我是大老爷,你是夫人。来,叫一句亲爱的夫君来听听。”

“对对对,之前大秦的皇太孙在这里呆了很久,龙凤果肯定在他们手上。”蜘蛛女听到倪月的话,眼前一亮。

季诺见长生门的退让,并没有张狂,而是神色平和道:“牺牲几个人不算什么,只是一直不得其门而入,在这里干耗着,不仅浪费时间也会错失先机。长生门有那么多能人异士,不能寻个懂阵的人带我们进去吗?”

过了这么多天,给顾千城下药的事,已被顾夫人清理干净,再加上晚上见到此事的人少,老太爷只查到,有下人在池子里发现了不少金叶子,至于其他的东西就没了。

当今圣上有五子,除了已死的太子殿下,和未成家的五皇子,皇上其他三个儿子早已成家,并且封王多年,在朝中势力不小。

武毅暗暗吸了口气,不卑不亢的看着顾千城,沉稳的道:“顾姐姐,我说了,我来找你并不是为了武家旧部,我只是想和你谈个条件。”

后面半句顾千城只当没有听到,她只问前半句的内容,“你想回京城?”

他原本以为自己有十五万兵马在手,打对方十万人,就算无法大胜,至少也能小胜,可现在一看他才明白,自己之前真的想得太简单了。

“颜将军的提议很好,回头和你手底下的人都说说,一起寻个好法子。”景炎满意的点头,拍了拍颜将军的肩膀,一脸赞赏。

秦寂言不由得笑了出来,为了让顾千城安心,秦寂言没有再隐瞒。

顾千城挂在秦寂言身上,整一个树獭,自个儿都忍不住笑了出来,“突然觉得自己像小孩了。”

“属下找到顾姑娘所说的屋子,也看到他们进去的痕迹,可却没有出来的痕迹,屋内也没有人。属下觉得此事有蹊跷,不敢擅自作主。”

秦寂言拿起折子又看了一眼,待到字迹干了,便将折子合拢,放在一侧,而这时封似锦刚好走进来,“臣拜见……”

五皇子知道老皇帝已经动容了,又一番情真意切的认错,几乎是把所有的错,都往自己身上揽,一个劲儿的自责,说要不是他把人找进城,荣王就不会死,就不会有后面的事……

活下来的三个儿子中,犯错最小、能力最小、认错最诚恳的就是五皇子,老皇帝对么儿疼爱,确定这个儿子不是为了皇位之争,惩罚的力度便小了许多。

两人也不敢擦拭,唯唯诺诺的跪在原地,不管老皇帝说什么,两人只连连说是,不敢辩驳半句。

老皇帝其实挺看好封似锦,只是排在封似锦前面那些人,文章确实做的比封似锦,这一点无可争议。

顾千城眼中一喜,未免让人看到,立刻低头说道:“皇上,臣女所言句句属实,还请皇上让人查看一下,套到灵鸟脚上的链子,可有挣扎磨损的痕迹?”

死得太是时候了!

孕妇失踪案!

身上的腐肉祛掉,很快就露出血淋淋的双腿,顾千城眼中闪过一抹不忍,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快速的给承欢撒药,准备包扎起来,可就在此时唐万斤突然把手伸给顾千城。

“没事的,不疼。”唐万斤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顾千城也没有多说,麻利的给顾承欢包扎好后,又让唐万斤把外衣脱了,在唐万斤身上缠了几道绷带。

不是说当今圣上不好,而是老皇帝年纪越大,越发的牛心左性,想要寻继承人,又害怕权利被人夺,重演十五年前的事。

西胡的猛兽一向凶悍,而被人驯养的猛兽,甚至比放养的还要凶残,因为驯养它们的目的,就是为了战斗。

秦寂言点点头,没有说话,清冷的眸子闪过一抹深思:西胡据说早已毁掉的驯养秘法还在,那么当年出现在末村后山,将他父王啃食的猛兽,是意外还是人为?

太,太残忍了!

“千城,你怎么了?”封似锦吓一跳,忙上前寻问,可不等他碰到顾千城,顾千城便挥手道:“没事,只是心口突然一痛,现在已经不痛了。”

顾贵妃和五皇子做人真是太成功了!

宫女交了底,顾千城就更不需要防备她们了,将血块弄好后,顾千城看看时间差不多,便准备在顾贵妃的胸部,留下到此一游的印记……

顾千城点了点头,不再多问,把沾血的碗洗净,然后把没用的绷带,拿来擦血,务必把几大盆水,弄出血淋淋的顾千城才满意……

五皇子这个时候也回过神,只是他并不敢看顾千城,他总觉得顾千城看他的眼神,就是不屑与轻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