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佛系大佬的穿书日常 第12章:月明千里

佛系大佬的穿书日常

豆沙团团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3上架
  • 5250

    连载(字)

5250位书友共同开启《佛系大佬的穿书日常》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2章:月明千里

只是,上官云端听到凤阑绝的话,唇角微微的抽了一下,看来,今天她想要摆脱这个男人,只怕不简单。

“不要过来。”上官傲天冷冷的望了她一眼,沉声说道,这次的声音中已经没有刚刚的怒火,但是,却多了几分失望,还带着那种拒人与千里之外的冷漠。

“等一下。”恰恰在此时,一个声音突然响起,打断了皇上的话,在这个时候,敢打断皇上的话的,可没有几个人。他已经走到了她的身边,微眯的眸子中更多了几分让人惊颤的威胁,而他的手,也快速的揽起了她,直直地向望外闪去。

这个时候,也只有他,还能开出这样的玩笑。

第二天,上官云端醒来时,天色已经大亮,那透气房间的阳光,微微有些剌目,她慢慢的睁开眸子,只是,映入她的眸子的却是他那张完美的无懈可求击的面容。

上官云端听到他的笑声,也知道他是故意逗,一脸懊恼的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蓝魅辰也已经醒过来,而且恢复的不错,凤忆希的眸子中更多了几分耀眼的光芒,都说被深爱着女人是最美的,果真是一点都没有错。

她刚刚感觉到了那人的靠近,并非是她听到了他脚步声,也并非是她辩出了他的气息,而是她的第六感觉感觉到了他的靠近,如今,他应该是离开了……

而且,他也想给云端一个在众人面前表现的机会,让众人不敢再轻视她。

“绝王,不如让云儿来本宫的面前写吧,这边宽敞些。”

那些数字间的规律是她告诉他的。

因为一乘一等于一,但是一加一却不等于一,对于这种在这个朝代解释不清楚的问题,她只能删掉。

只是,此刻不知道是因为她刻意的压低了声音,还是因为她此刻那略略的紧张,那说出的话,并不带有太多的懊恼的意思,反而似乎带着几分异样的羞涩。

“恩,这样也好。”上官傲天自然明白的他的心思,微微的点头应着。

一进大院,便大声的喊道,“皇嫂,皇嫂,你在哪儿?”

“这儿没有什么黄嫂,姑娘只怕走错地方了,这儿是将军府,可不是随便就能闯进来的,外面的护卫都在做什么?”老夫人看到她的样子,脸上明显的多了几分不满,略带严厉地说道。

“云儿,本王衷心的祝福你与绝王幸福。”夜无痕的眸子望向上官云端时,仍就隐着几分不舍,似乎还有着几分无法控制的伤痛,但是,他知道,有些事,必须要学会割舍,学会放手。

“我的病没人医的。”只是,从进来,一直微垂着眸子极为柔顺的秦思柔突然的抬起眸子,扫了叶寒一眼,淡淡的说道,声音中带着几分黯然,但是却并不是那种绝望,而且似乎带着一种异样的顽强。

他的柔情只对上官云端,对其它的女人,向来都是冷面无情,难怕再怎么楚楚可怜的女人。

“不爱,你大可放心。”上官云端想都没想,便脱口说道,她的确不爱夜无痕。

刚刚秦思柔说夜无痕爱她,为了她喝了一夜的酒,但是这个男人又何尝不是深深的爱着她。

“怎么样?”夜无痕看到他的表情,心也微微的一沉。

上官云端走到门前,略带试探的轻轻推了一下,发现竟然真的没有上锁,心中不由的暗喜,果然如她所料,便微微的用力,慢慢的将那后门推开。

皇上的胸膛微微的起伏,极力的压下心中的怒气,这才沉声命令道,“人朕已经带进来了,你现在就娶……”

上官云端一脸无知的痴傻,似乎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心中,却是千转百回,她深知,今天皇上将她带进了王府,她就不可能再回去了,既然无法选择自由之身,那么,她就只能尽量的让夜无痕更加的厌恶她。

丞相也是不由的愣住,眸子中更多了几分愧疚,“是絮儿对不起皇后。”

这一点,这个男人不懂,或者,他永远都不会懂,这一刻,她突然不想再跟他解释了,只怕她越是解释,他越是以为她在故意的耍手段呢,遂冷声道,“对不起,我还有事,让王爷让开。”

低低的声音中,似乎带着几分不满,还带着几分明显的指责。

他的雪凝可是一直放在御书房,只有他才能拿到的地方,而皇后与李贵妃的只怕愈加会珍藏着,断然不会落在她的手中。

“皇后,你怎么说?”皇上听到李贵妃的话,双眸微转,望向皇后,已经完全没有了刚刚的情意,也是一脸的冰冷。

他们都已经安排人进了宫,暗中保护着上官云端,不过,也都只是吩咐上官云端有危险的时候才出现。

虽然她现在易容成了上官云端的样子,却也害怕被凤阑绝看出破绽,她的计划是,等拜了堂,入了洞房以后就算被发现了,一切都成了定局,反正她跟上官云端一样,都是将军府的大小姐。

“绝王来的正好,我这儿有根链子,是云儿的娘亲生前留给云儿的,想请绝王给云儿戴上。”上官傲天开门见山地说道,毕竟这个时候,也没有太多的时间浪费。

“时辰到了,快上轿吧,月儿,快扶小姐上轿。”老夫人连连的吩咐着,生怕错过了时辰。

“好了,先上轿吧。”上官傲天微微的叹了一口气,略带无奈地说道,真是可惜了,没有能够看到绝王给云儿戴上那链子。

而皇上的脸色也愈加的难堪。

“雨儿,听说绝王在皇上的面前特别提到了你,应该是中意你的,你可要为咱们将军府争口气呀。”老夫人心中的怒气正无可发泄,听到上官凌霜的话,微愣了一下,然后转向上官凌雨,略带得意地说道。

来接她们的人,竟然有皇宫中的人,所以一路上,上官凌雨跟上官凌霜倒还算安稳,毕竟在外面还是要注意形象才行。

下了马车,宫女在前面引着她们,上官凌霜看到那气派,华丽的皇宫,一脸的惊愕,一双眸子更是忍不住四下张望着。

她虽然是被休回府的,但是却算是待嫁女子,所以她若不来,就是抗旨,皇上可是正想法设法的挑爹爹的不对,她不能因为她的事情,而连累了爹爹。

这让秦思柔情何以堪,他此刻有些为秦思柔报不平了。

“滚。”凤阑绝的双眸微眯,怒声吼道,此刻,他若不是要看着云端,他会直接的把叶寒给扔了出去。

“随便你怎么喊,只是这个称呼,以后除了云端,谁都不能用。”凤阑绝一脸坚定地说道,话虽然是对叶寒说的,但是一双眸子却是直直地望向上官云端,她对他的称呼,就应该是独一的。

而且,他有一点仍就不太明白,凤阑绝明明一直都十分的相信他,而且因为当年的事情,一直觉的愧疚他,凤阑绝怎么会突然的怀疑到他的身上。甚至突然来查他?

这个男人的生活的确是以二夫人为中心的。

“其实,那天晚上,他根本就没有碰你,不是吗?”那个男人没有再给她开口的机会,有些急切地说道,只是,他说出的话,却是让上官云端微微的惊住,这人说的他,应该是指爹爹吧?

只是那声音中,隐隐的带着几分狠绝的怒意。

丞相眉角微挑,慢慢的说道,虽然称那话不是他说的,但是那话语中的意思,却已经很明显了。

凤阑绝连声说好,唇角继续的上扬,声音中似乎更多了几分笑意。

“是,这整个天下,没有一个女子能够比的上主子,绝王早晚会明白主子的好的。”后来的女子随着她的意思说道,声音中倒是没有太多的刻意的奉承,应该算是真心的称赞。

绝世的美貌,显赫的身份,出众的才华,每一样,都是别人望尘莫及的。

她的语气很无辜,似乎还带着几分淡淡的同情,但是她的心中到底是怎么想的,就没有人知道了。

所以,此刻虽然有些亮光,但是很暗,恍惚中,仍就看不清他的脸。

他,他这意思,不会是想要赖上她吧?

不是她不放心博太医,而是怕那背后的人太过狡猾,下了一些连博太医都无法查觉的药。

如今,皇上只怕会顺着丞相的话真的处置爹爹,她不可能让爹爹为她去受苦。

他倒要看看那个女人到底有多大本事?

“你不过说是夜阑国的一个傻子,怎么配的上绝王,回去,大家将她赶回去。”那几个隐在人群中的人,回过神才,再次大声的喊着,鼓动着百姓们。

而此刻的蓝岚,却是怎么都笑不起来了,一张脸已经完全的阴沉,甚至还有有些惨白,一双眸子中,更是隐过几分让人惊颤的怒火,身子似乎还微微的轻颤着。

一路上,遇到了几个轿子,很显然应该是朝中的大臣,一个个赶的都很急。

“这?”那侍卫听到上官云端的话,虽然有些松动,只是,双眸望向其它的侍卫时,还有些担心。

她们身为宫女,本来生死就是掌控在主子们的手中的,主子们要她们生,她们就能生,要她们死,她们就要死。

只是,那个年纪比较小的宫女,却似乎更加的害怕,身子也抖的更加的厉害了,不过,见同伴脱下了身上的衣服,便也跟着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

“是,所有的人都进宫了,就连很少出面的三王爷也进宫了。”皇后微愣了一下,却随即快速的解释着。

“都不准去,谁都不准去。”皇后沉声打断了凤忆希的话,声音有着不容忽略的坚定,她绝对不能让她们两个去冒险。

“皇嫂,你想怎么混进去呀?要不要我跟你一起进去?”凤忆希再次说道,想要陪上官云端一起进去。

“太上皇病重,所以皇上与皇后都守在泰和殿。”那个太监小声的解释着。

而且,直到十六年前,他才退位,将皇上传给现在的皇上,当年的太上皇已经有七十岁了,可能是真的有些力不从小了。

有段时间,甚至有人暗中传言说当今的皇上,只怕也不是太上皇的。

特别是他此刻唇角那丝轻笑,更是让人有着千万的不解。

但是,她不可能什么?

皇上的眸子微微的一眯,似乎终于下了决心,唇微动,沉声道,“来人,先将这个女人押……”

但是,那些大臣们此刻听到他这样的话,却都是纷纷的惊住,这个时候他说出这样的话,若是皇上同意了他的提议,那便表示,他以后在朝中,便没有了地位,便如同永远的放了他的假,他以后就可以天天在家陪着他的王妃了。

“本王答应了云端带她去郊游,本王就先走了。”凤阑绝听到凤阑锐的话,仍就没有太多的反应,仍就一脸平静的说道,话一说完,没有等到凤阑锐开口,便直接的转身离开。

“素容,隐,你们两个不用跟着我们了。”凤阑绝看到她那一脸的陶醉,脸上也微微的淡开了几丝轻笑,然后望向一边的素容跟隐,低声说道。

话一说完,没有再理会任何人,便揽着上官云端向着王府走去,众人纷纷的愣住,王爷这是什么意思呀,玩的有些累了,连丞相大人都不见?

“王爷,丞相大人说,在福龙客栈等王爷,直到等到王爷去为止。”站在王府外的一个男子,见凤阑绝要进去,不由的有些着急的说道,很显然,他就是丞相大人派来的。

她感觉到这件事情真的是越来越复杂了。

难不成,夜无痕就是得了消息,特别来捉她的?

心中便暗暗想着,若是这年轻人能够将玉儿这种圆满的解决了,或者,他会给他一个机会。

夜狐的聪明,他是见识过的,她此刻的问话,到底是何用意?她到底想要做什么?

凤阑绝的眸子微微的转向她,没有多做解释,而是快速的抱起了她,带着她一起跃上了那个窗口处,让她自己看个清楚。

众女子也都想到这一点,纷纷露出或多或少的得意,然后幸灾乐祸的从上官云端的面前走过。

因为心惊,便也愈加的不敢掉以轻心,那人在这皇宫中,都能将这一切设计的天衣无缝,若真的要对爹爹不利……

选亲大典还没有开始,因为那个最重要的人物,传说中人的绝王还没有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