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佛系大佬的穿书日常 第129章:呱呱堕地

佛系大佬的穿书日常

豆沙团团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3上架
  • 5250

    连载(字)

5250位书友共同开启《佛系大佬的穿书日常》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29章:呱呱堕地

其实,脸皮薄看着腼腆安静的谢元蔚酒量极佳,被灌了十余杯水酒,根本不在话下。只是装醉而已。

老天保佑!谢明曦可千万别再继续撩拨他了。不然,今日怕是会有更丢人的事了……回宫之后,六公主照例先去了寒香宫。

谢明曦所料未错。

“我生平最不信什么誓言,也从不喜发誓。今后的三年五年,十年八年,二十年三十年,我做给你看。”

……

俞太后神色如常,仿佛刚才所说的不过是微不足道的小事:“你身为嫡母,大可以将庶子养在膝下。顾家上下,定会因此对你感恩戴德。顾清也会因愧疚对你更好。”

大齐未来的皇后萧语晗,也不能例外!一炷香后。

一众诰命夫人,也觉心惊肉跳。

这位孙夫子,就这么站在谢明曦身边,岿然不动。

若被发现……后果自然极其严重!俞皇后不管俗务,顾山长却是铁面无情的主!

现在,竟然动手打了她!

之前淮南王曾暗示谢钧,令他带着谢明曦到淮南王府走动。日后,淮南王府就是谢明曦的外家。不管七皇子有无做储君的运道,至少先结下善缘。

盛鸿轻笑一声,在谢明曦的唇上重重一吻,然后才抬头,郑重说道:“明曦,我从不后悔自己做过的决定。”

三皇子此人,看着温和大度,实则心胸狭窄,心眼着实没大到哪儿去。

李湘如:“……”

坐在龙椅上,众臣皆跪倒在脚下。昔日视为对手的兄弟们,也皆要跪拜天子。

是啊!

咣地一声巨响!

顾山长身形略显瘦削,面容和四年前离京时一般模样。满头的乌发挽起,只簪了一支银钗。

引着丁主事去喝花酒的,是兵部另一个主事。引着三个看守库房的人掷骰子赌钱的,也是盛渲安排的人。

李湘如笑道:“尹妹妹不擅抚琴,骑马射箭却远胜我等。若换了练功场,今日便要看尹妹妹大展身手独占鳌头了!”

俞太后面色沉沉。

今日之事,一切俱在她掌控之中。

什么事能令这一双知己好友反目?

李湘如被冷不丁地拉了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格外狼狈。待她勉强稳住身形,眼前已不见了四皇子踪影。

李默本就是个急躁脾气,喝了一晚的酒,头脑本就不够清明。再被陆迟这般冷眼相对冷语相对,气得火冒三丈。

“算我求你了!”

是徐氏闻讯赶来。

楚将军颇有当场扳回了一局的扬眉吐气。连带着廉姝媛站进武将之中,也没那么刺眼了。满心盘算着要如何给这位女将军一个下马威,顺带让龙椅上的年轻天子瞧瞧,什么才是真正的军中名将!

建安帝果然早已死了。

谢钧父子三人在永宁郡主府待了一日,堪称“和谐友爱”。

生下女儿昌平之后,当年的李太后亲自前来探望,命人端了一碗补汤给她,颇为温和地安抚她,先开花再结果。以后再生儿子便是。

众人都在跪灵,抬眼时只能看到俞太后哀恸的背影。

六六三十六日后,李太皇太后的尸首被安葬进了皇陵。

你错就错在和三皇子争了多年储君!三皇子做了天子,第一个要动手收拾的,当然就是你!

……

盛锦月最厌恶憎恨的人,依然是谢明曦。李湘如却从知交好友被划到了“耍心机讨人厌”的那一类。

六公主低身下气地解释:“你也看到了。四皇兄射出最后一箭,摆明了是在向我示威。我岂能输给他?”

“淮南王府因此事大大丢了颜面,只怕会心生怨恨……”

女子嫁为人妇后,若无婆婆应允,不得轻易归家。萧语晗做中宫皇后的那几年,也只在新年元日或生辰之日才有机会见自己的娘家人。

颜蓁蓁自恃才高,此次只参加一门比试。而她却参加两项比试。

林微微连着三年止步于考场外,年年报名,年年缺考,早已成了闺秀圈中的笑谈。

听闻方若梦前来,谢明曦也有些几分讶然,笑着迎了出来:“方姐姐,你今日怎么忽然来了?”

……闽王被口水呛到了,猛地咳嗽不已:“你、你开什么玩笑?”

夫妻对视片刻。

一想到要给女儿写这等家书,谢钧就有些头痛。可是,上司直接发话了,不写也不行啊!

穆大人将纷乱的心绪按捺下去,露出含蓄又矜持的岳父嘴脸。

河间王城府虽不及临江王,这等场合,做些场面功夫丝毫不在话下。此时拱手道贺,神色格外真诚:“阿渲成亲大喜,恭贺王兄。”

俞皇后任凭四皇子跪了片刻,才淡淡道:“别跪着了。待会儿皇上来了,还以为本宫故意苛待你。”

三皇子目光一闪,笑了起来。

萧语晗等人也只得一起表示,都要留在椒房殿尽孝。

俞太后心中难得掠过一丝悔意。

可今日,昌平公主委实气得狠了,一张美艳的脸孔被旺盛的怒火扭曲:“母后想让瑾儿嫁入楚家。”

谢府宅院不算太大,后院修建的园子就占了二分之一,亭台楼阁假山水池奇花异草样样俱全。

说到这儿,丁姨娘眼中泪珠滚落,仿佛受尽委屈的人是她:“明娘,我知道这是委屈了你。只是,眼下也只有你能帮元亭了。”

淮南王暗示只要他哄得谢明曦去淮南王府修复关系,便会暗中替他活动,让他多年未动的官职升上一级。

一直站在永宁郡主身侧的谢元亭,用阴鸷的目光盯了谢明曦一眼,满心的嫉恨几乎要化为实质。

闽王右手握拳,用力击打桌面,发出咚地一声闷响:“一定是老七回来了!”

三皇子府的马车也已来了。

比试的时候,求稳的心态最要不得。

子时后,万籁俱寂。

梅妃高高提起的一颗心,悄然落回原位。

建文帝朗声笑道:“皇后不必多礼,快些平身。”

萧语晗弯起嘴角,轻声笑道:“父皇赐名,单名一个芙字。”

谢明曦和尹潇潇交换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是染墨惊觉出了不对劲。

那一日早晨,六公主和七皇子一起躲进了寝室,过了盏茶才出来……

……

正殿颇为宽敞,足以容纳百人。今日有资格进宫觐见的,皆是三品以上的诰命,人人都能入座。不过,先入座的坐在第一排,后入座的,只能坐第二排或角落处了。

李太皇太后点了点头,冲俞太后吩咐一声:“你在此便可。”

一盏茶后,众少女行步至凉亭。这一处凉亭极宽敞,里面设一席花宴绰绰有余。丫鬟们各自伺候着小姐入席。

谢云曦咳嗽一声:“我手腕无力,今日不能献丑了。”

坐着观看的学生们已有人按捺不住,站起身来张望。坐在后排的被挡了视线,索性也站了起来。

“二哥,五哥。”

六公主继续用力击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