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佛系大佬的穿书日常 第68章:楚楚谡谡

佛系大佬的穿书日常

豆沙团团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3上架
  • 5250

    连载(字)

5250位书友共同开启《佛系大佬的穿书日常》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8章:楚楚谡谡

方继藩尴尬的笑道:“陛下,那么是不是其他如四洋商行和幸福集团,是不是也依循这铁路的例子,按股权多少,设立股东局,对其运营,进行妥善管理。”

方继藩笑吟吟的道:“我看,只有乃人台说对了一半。”

方继藩微微笑道:“陛下,想要将这大漠的矿产,挖掘出来,不但要开矿,要人力,还要有运输,有交通,人越聚越多,就难免,会出现市集,会有许多的商贾,甚至,为了供应这里的所需,还会有大大小小的作坊,这大漠之地,何其的广阔,可是……陛下既已听说,罗斯人不断的西进,他们进一分,漠北诸部,就要退一分,却不知……何时是一个头。”

陛下反手之间,就将鞑靼勇士突兀,像是掐死一只菜鸡一般,只片刻功夫,就捏断了他浑身的骨头,丢下了天坛。

弘治皇帝身躯一颤。

紧接着,‘皇帝’同情的看了突兀一眼。

那萧敬伸着手,朱厚照却是笑吟吟的道:“且慢着……”

突然,弘治皇帝下意识的抚额,觉得脑袋有些眩晕,他突然……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了。

卧槽……

方继藩目露凶光。

儿子长大了,或许能理解自己的心情了。

弘治皇帝微笑:“朕乃天子,蛮夷岂敢侵之?”

他的肚腩,还是小了一些,所以,要多吃。

方继藩语重心长道:“做人哪,不能像为师这样耿直,偶尔,也要学会变通,再者说了,这确实是太子殿下的主意。这事……防的就是万一,若是没有人行刺,那么陛下肯定要追究。可若是当真有人行刺呢?到时,就是大功一件,你便是想说,你不是主谋,为师都要将这功劳推到你的身上,为师……的儿子,不太靠得住,想着将来老了,还是弟子们比较稳妥,好好干吧。”

步入堂中的时候。

他最担心的,反而是太子。

说着,方继藩从袖里掏出了一个蛤蟆镜,搭在眼睛上,面对鞑靼人,自己还是保持一些神秘为好。

方继藩继续道:“不过,殿下的学习方法,一定是好的,我在想,咱们西山学院,是不是要办一个外语的书院呢?”

弘治皇帝淡淡道:“取朕看看。”

“他吩咐过了,银子,随时可取。王老爷,您别担心,方才本想报五百万两的,怕将其他的商贾,吓着了,所以……”

方继藩听罢,倒是动了心。

但凡要做大事,首先得有人才……现在银子有了,就差人才了。

来人:“……”

却也有人不免担心。

“王学士好。”

很贵的镜子呢。

正在此时,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大吼出来。

王不仕拖着一身出众的行头到了待诏房。

是啊,太祖高皇帝,虽然啥都给子孙们想到了,将子孙后代的事,安排的妥妥帖帖,可是万万也没想到,会有丧尽天良的狗东西发明墨镜和大金链子,所以,依律而言,王不仕这一身装扮,实在太合理不过了。

方继藩颔首点头。

奴……仆……

邓健顿时吓得魂不附体,忙是点头:“小人懂了,懂了,要让王不仕高调起来,要让他名动天下,做天下人的表率。”

怎么听着,太子和方继藩这两个家伙,是打着刺探海外军情的名义,骗朕的银子,去做买卖呢?

这两枚金刚石,显然是经过人工打磨过,因而,更加的耀眼夺目,它的原石,可能比现在所见的,还要大。而且,金刚石质地,极为坚硬,天知道这金刚石原来的主人,到底靠了什么方法,动用了多少的人力物力,方才将两个金刚石,变成了成品。

京畿一带的地势,都是平原,铺设铁路起来,工程的难度很低。

他顿了顿,便从鼻孔里冷哼出声。

他捏着信,揩干了眼里的泪,他就知道,少爷离不开自己的,少爷会想起自己的,少爷这几年比较忙,这是可以谅解的,而现在……他心里欢快起来,每一个骨头,仿佛都舒爽无比。

他急速上车,紧接着,那马车快马加鞭,将无数妇孺,抛在了自己的身后。留下了无数妇孺的哭啼。

可是……在这山下,却是一片郁郁葱葱,没有雪,虽然天气依旧寒冷,可是无数林莽,却出现在一行衣衫褴褛的人面前。

哈哈……果然……这里就是黄金洲,是黄金洲。

你问他这个玩意好不好,他说好啊,好的不得了,他拿了三百万两银子去支持。

他阖目,一言不发。

这……陛下望之不似人君,像股民呀,头上都好像飘着一点绿。

刘瑾身躯颤抖。

刘瑾跪下了,呜咽道:“奴婢在保定,无一日不想念太子殿下和干爷。”

“刘伴伴不会死了吧?”朱厚照不禁道:“可是明明,我看他面相,不像是短寿的样子呀,天庭饱满,油光满面。”

他说罢,笑了笑:“朕听说,你们二人,想修通保定府和通州之间的铁路,是吗?”

太贵了,弘治皇帝觉得吃不消。

萧敬忍不住道:“陛下,奴婢以为,这方继藩,简直就是胆大包天,他居然拿补贴来要挟陛下,这……真是大胆。”

理发师点头,剃刀开始割开了贵人的手腕。

“是的。”王细作信心满满的道:“他们的京城,距离港口,不过百里,只要能消灭他们的水师,占领他们的港口,这个港口,叫天津,接着,便可向他们的京师进军,擒拿他们的皇帝,那么,整个明帝国,就会束手就擒,他们……那里有数不尽的财富,他们的皇帝在宫城里,更是藏着数不尽的宝藏……”

王细作接过了这一小袋的金币,忙是躬身道:“阁下,愿意为您效劳。”

方继藩笑吟吟的道:“想要银子了,这才想起了为师,你们这几个师兄弟啊,没一个省油的灯。”

第二章送到,今天争取五更吧,求保底月票。这刘家管家尴尬的点点头:“是。”

反而在宫里,更能静下心来,好好的读书学习了。

奏报送到的乃是兵部。

“呀……”

朱秀荣便眨眨眼:“那是什么?”

弘治皇帝狠狠甩了甩袖口,冷笑道:“这真是满门败类,蝇营鼠窥之家,查一查,其三代血亲,可还有为官的吗,朕怕只怕,这些人为官,蝇营狗苟,莫要害了百姓,若还有,连同着这刘焱,一并罢黜,尔等口口声声,圣人之道,自居清流,自居读书人,却哪有半分读书人和大臣之风,滚出去!”

一群女子,便如男子一般,开始当差,给予她们足够养活自己的俸禄,还授予了官职。

似这等夫凭妻贵,却是少之又少。

啥?女医?

“这是怎么回事?”

可梁如莹却觉得方继藩很和气,是个举手投足,都谦谦有礼的君子,因而,时不时的捧着各种论文请教。

弘治皇帝已是起驾,至奉天殿。

当然,办法也不是没有,想要将这王位追回来,可以找一个罪责,然后除掉新津郡王的爵位,这叫虢夺,这个办法是最方便的。

弘治皇帝便抬着头,不禁道:“朕是左右为难,只是徒呼奈何啊,朕若是言而无信,天家威严,荡然无存。朕若是违逆祖宗之法,此例一开,只恐后世子孙效尤,无功不封爵,异姓不封王,这是我朝定律,就怕开了这个先河啊。”

朱厚照歪着脑袋想了老半天,才呼出了一口气:“难怪……难怪……难怪每一次天象,都是吉兆。可是为何,父皇都知道他们是骗人的,还有刘师傅他们都是心如明镜,为何还要豢养着他们,这群骗子。”

这算是真正的死而复生了。

萧敬突然开始惦念着什么来,倘若……倘若自己没有阉割入宫,而是拜入到了方继藩的门下。

弘治皇帝打量了刘文华一眼,很满意的点头:“不错,不错,神采飞扬,青年俊彦,刘卿家在京中待考?”

梁如莹努力的定了定神,眼中露出坚定之色,她道:“娘娘已是脉搏停了,若是再不进行急救,一切就为时晚矣,我们只有半柱香的时间……”

一个宦官已是上前,扯住了梁如莹,其他的女医,也纷纷要被驱赶出去。

真是匪夷所思啊。

在她看来,要将一个知识点记牢,单靠背诵是不成的,需动笔去写,如此,才可记忆深刻。

弘治皇帝看他一眼,却见他脸上带着真挚,和其他的妖艳jian货吹捧时的表情全然不同,弘治皇帝有些恍惚,这家伙到底是成精了,还是果真如此?

梁如莹觉得蹊跷,忙是揭开窗帘的一小角,只露出一只眼睛,朝外打量。

梁储道:“齐国公……”

次日实习的时候。

现在不是很好吗?瞧瞧他一脸不耐烦的样子,瞧瞧他那眼里露出来的凶光,还有那胳膊随时要抬起来揍人的样子。

卧槽……

本来少年队的决战,虽是吸引了不少人目光,可更多人,还是对少年队的技艺有所保留,关注的人,并不狂热,而现在,起了争议,就完全不同了。

王守仁等人,个个眼里泪花闪闪,他们亦步亦趋的跟在方继藩的身后,不禁失声。

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一切都化为乌有,留下的,不过是一丝给至亲的念想而已。

“这是自然……听说……其子刘杰,生死未卜,可怜呐,怕就怕白发人,送黑发人。”

刘健伤心的不能自己,宦官忙是将他搀着,刘健和李东阳,都不禁担心起来。

这堂官想要入太庙。

现在这事儿,太让人无语了,仔细想来,怎么处理,还得有依据才好。

他随即道:“理当去见陛下才是,此等大事,当请陛下圣裁。”

“都到了什么时候了,事急从权。”

朱厚照耷拉着脑袋。

人……活了?

转瞬之间,方继藩心里的阴霾顿去,眉飞色舞道:“陛下,儿臣侍驾。”

所有人目瞪口呆的呆立在原地,瞠目结舌。

他将朱厚照招来,却独独没有召见方继藩。

陛下亲自巡海,尽歼佛朗机舰,顿时,京师震动。

或许是年纪大了吧,他面上虽挤出笑容,浑浊的眼里,却禁不住湿润了。张懋拿手,抹了一把老泪,突然,有一种英雄迟暮的感觉。

属于他和那一群老家伙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张懋随手取出一本:“此乃《礼记》。”又取出一部:“此乃大诰。”接着又道:“还有这本,这本,还有这本……这里头,都是章程,所谓凡事,都需得学会用典,什么是典故呢,就是规范,是规矩,就说祭礼吧,你父亲是郡王,应当杀多少牲口,牲口怎么烧制,何时供奉,供奉几日,需多少柱香,你知道吗?”

可无论如何,张懋一把老泪流出来,自己还能说啥,简单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