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佛系大佬的穿书日常 第76章:恶积祸盈

佛系大佬的穿书日常

豆沙团团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3上架
  • 5250

    连载(字)

5250位书友共同开启《佛系大佬的穿书日常》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6章:恶积祸盈

我撇撇嘴,后悔极了。让宫弦过来数落我无疑是让我的心情雪上加霜,我愤愤不平的说道:“喂,当务之急不是先帮我恢复原状吗?我之前就问过你,你自己说帮不了我的。”

“不用,我就在这沙发上躺一会,挺舒服的,你看这个柔软的舒适度。哈哈。”张兰兰这妮子的嘴咧的更大……

一路很顺利的,我与张兰兰又回到了我所熟悉的可说称之为家的宫家。无论我愿意不愿意,这里目前都是我的家了。而张兰兰已经从当初一个房客,在我与宫弦的默认之下,变成了宫家的半个女主人。

虽然我很是开心于今后不需要再天天放血了,但是我看着手上的伤口,虽然说宫弦他不知道给我抹了什么药,伤口很快就已经结疤了,但是想想那几天,我还是心有余悸。

当小珏的手碰到百宝箱时,那百宝箱却轻易被小珏抓到了手中,吓得小珏连忙将百宝箱扔在了床上。

我的脸顿时羞红了,虽然自己看不到,可是我就是知道我的且脸色一定是红透透了的。

黑雾的喉咙用力的滚动了几下,似乎是在使劲的咽着口水的动作。听到他要说了,我也顾不上去研究今日的宫弦怎么那么的好脾气了。连忙凝神去倾听。

这个时候那条大蛇加速了挪动的速度,眼见着他们两个人撑着大蛇的身体已经出现了吃力的苗头。

忽然我听到了门外传来了刨地的声音。因为昨天那匹马在那个山谷中不停的刨地的声音我如今还记忆深刻着,所以我一听就听出来了正是那种马蹄用蹄子刨地的声音。

宫弦这男鬼,真的是就知道添乱。该来的时候不来!陆雅跑到宫弦面前的速度根本就不像是一个扭到脚的人。当下我就觉得陆雅这么做一定是故意的。

正胡思乱想着,继母又来我的房间敲门了。

果然,小黄的话匝子一打开就滔滔不绝,想不听都难。只好洗耳恭听。

“是倒是没错,不过我们都是因为有事情需要去处理,所以才会偶尔的在一起的。”我一副理直气壮的直接反击回去。

幸亏张兰兰提了出来,不然真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这个汪雪雪也还算是比较在意她的丈夫,张兰兰的话音才刚落,汪雪雪就连连点头说:“好的,那我们四个人一起去吧。反正没什么东西要拿的,你们要是方便,我就收拾两套衣服然后就能走了。”

不对,我现在根本就是一个死了的人了。我还有什么好害怕的呢?这个想法一坐定,当时我就不怂了。

结合到这头莫名出现的牛在这里挡道,我的心忽然咯噔了一下。现在的事情也太过于做强,我们每个人的手机都不能使用,而我有特别着急的要赶在12点钟之前把那条差评给删除掉。偏偏就在我们紧赶慢赶的往磨盘镇而去时,莫名出现了这条路牛又挡住了我们的去路。

突然间他的声音又变得跟之前一样诡异,只见他一边朝着我的方向飞过来一边说:“咦,这边还有一个,哈哈……我就知道。”

但村里的环境,新鲜而又恬静。可是我们都无心去欣赏这些,山村里的美景。

她探头在门外向里张望,嘴里问我们:“怎么了,大妹子。”

离开了王鑫的别墅之后我就给张兰兰打了个电话,虽然说现在已经午夜了,但是我相信张兰兰一定还没有休息。

“那这样子好了,我们赶紧找一个能够上网的地方,你帮我把这个差评消掉好吗?”我连忙趁他开心的时候提出了我的要求。

倒是站在一旁的张兰兰。她的唇角紧紧的抿着,一副想笑却又拼命憋着的样子。

果然,任凭我如何瞪大了眼睛往外看,过道上确实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不但如此,就连刚才将我们惊醒的脚步声这时也没有了。

我还是很有自知之明,如果让我打头阵的话,估计我就是炮灰的料了。

曽小溪的话音才刚落,空中的那两个女鬼就是一脸的狂喜。其中一个还忍不住兴奋的对另外一个女鬼说:“就知道我们妹妹最好骗了,之前还真怕她不这么问。那么我可就真的没辙了。”

无论陆雅怎么拨打电话,宫一谦都始终是不接。我有点木木的说:“这个,宫一谦或许现在有事情呢?”

“叮……”时钟的钟摆停止在了数字一的上面,然后周围的时间就像是禁止了一样。金龙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手中端了一盘的白色蜡烛,口中念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朦胧间,我感觉金龙的身体中好象有两个魂魄在重叠着,一个是女人,一个是男人。

当时就把我给吓了一跳,抓过手机的手都带着几分颤抖。可是一想到淘宝,这个关系到我生命的东西,我还是忍着颤抖打开了手机。

我留言完毕,我看到了路的前方,有一辆马车朝我的方向走过来。

大明的话差点儿没让我吐血,竟然如此的迂腐,知道他是好意,可是他不知道吗,现在对于我来说,最危险的人就是他了。天知道我一直在用指甲掐我的大腿,想以此痛疼来缓解体内的欲望。

“你个笨蛋,不知道现在你才是对我最要命的危险人物吗?”如果等会我控制不了自己,强上了你,你可千万别哭,另外我还要告诉你,我已经是有夫之妇了,到时别跟我来要我对你负责的事情。”

这名字真特别,我在心中想道。真是辛亏张兰兰还有些套路,要是换做是我的话,早就暴露了,到时候不仅东西没有问出来,还反而被赶走了。那样下一次金龙就会有防备,我们再想接近他就太难了。

这个时候,花瓶里突然传来了一些细小的晃动。宫弦狭长的眸子细细的眯成一条:“看来恶作剧的小孩子要现身了。”

虽然我是很气愤自己好端端的被朱克变成了这幅模样,可是如果朱克莫名其妙的死了,或者消失了,再或者说是跟宫弦拼个鱼死网破,最后争夺个两败俱伤。我也变不回去了,丹凤的差评也解决不了了。

伴随着这股怪力,冲蚀着我的耳边的是几个分不清男女的声音,藤蔓禁锢着我的腿,还一边往里面收紧。虽然是勒着我的小腿,但是带给我的感觉就像是被人用手紧紧地卡住了我的喉咙。

我抓紧小钰的手,激动的说:“我突然看到了降……”

我习惯性的看向张兰兰,往往遇到这种邪门的事情,她就是我的主心骨。

“这里似乎是让人设下了迷魂阵。不过看来对方并无恶意,只是阻止有人再往里面走而已。”

“这个啊,确实是出现了一些不符合常理的问题。”大明继续对我做着解释。只是他的话却越发的让我感不解了。同时我的心里也闪现出一抹不确定。

看到眼前的这幅景象,我也是有些欲哭无泪,照这么下去,我在等个三五年都凑不够三滴血。到那个时候,真希望宫弦还能活着。

现在的我,跟那天晚上宫弦冷眼看着我离开宫家的漠视,渐渐重合。我已经分不清楚,此时我也正在奔跑,就像是离开宫家的那晚时的情景。

我把我在紫色球里看到的影像告诉给陆雅,希望可以得到她的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