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佛系大佬的穿书日常 第84章:登高能赋

佛系大佬的穿书日常

豆沙团团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3上架
  • 5250

    连载(字)

5250位书友共同开启《佛系大佬的穿书日常》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4章:登高能赋

没一会,苏放便离开神农架,来到一座数百米高的大山脚下。

方若梦口中的嫡母,是方家长媳罗氏。

看了一通热闹,众学生一一散去,各自进了学舍。

谢明曦笑着解释:“廉夫子兼任武艺课程。海棠学舍的所有新生,都选了这门课。我身为舍长,自不能落于人后,争不了头名,至少也该位列前三!给父亲挣脸添彩!”

顾山长不疾不徐地走上前,面无表情,声音沉沉:“你们上回来滋事,我看在杨夫子的颜面上忍了一回。没想到,你们竟得寸进尺,得寸进尺,继续来闹事。”

当然也有例外。

到了殿外,不约而同地呼出一口气。

四皇子目光一扫。

五皇子笑着眨眨眼:“四皇兄,你整日绷着脸,也不肯笑一笑。若不是熟悉你的脾气,便是我也不敢和你说话了。”

谢明曦便是再聪慧,也不过是谢家庶女。谢钧请来的西席,岂能比得上在李家请来的京城大儒?

没曾想,到谢府却吃了闭门羹。

流言总有一日会过去,不必沉浸其中自怜自苦。

为何夫妻两个对阿萝的要求如此之高?

由此也可见,不能小觑了任何一个同窗。

便是不及谢明曦,至少也能考第二名!

待谢云曦坐下,李湘如又笑着说道:“殿下今日在你的院子里用了早膳才去上朝,可见对你颇为中意。你以后好生伺候殿下,待日后有了子嗣,我定会为你进宫,请封皇子侧妃之位。”

“你们快些住手!有事只管冲着我来,别伤了父亲!”

两日前的晚上,陆迟曾来过四皇子府。不过盏茶功夫,陆迟便离去。之后,四皇子未见任何人,独自在书房待了一夜。

暂且让陆迟冷静一段时日。待日后,他再退让低头,哄一哄陆迟……若这样不行,便只能以陆迟最恨的权势去压一压了。

到底是为什么?

李默开门见山,直截了当地问出了口:“今日天佑洗三礼,你邀了所有好友,唯独没请四皇子殿下。亲自登门道贺的四皇子妃,也没能踏进陆家门槛。”

萧语晗心力交瘁疲惫不堪,也无操持饮宴的心思,闻言苦笑着点点头。

暖融融的春日里,冷清安静的慈云庵也有了几分鲜活气。

尹大将军站在武将之首,敏锐地捕捉到天子和廉将军意味深长的对视,心里琢磨了一回,不由得暗暗笑了起来。

身为公主了不起吗?就可以这么欺负人?

再者,乡下也没那么多讲究。立了口头婚约,便算是未婚夫妻。来往走动频繁些,也无人多舌。

话没说完,就被几个侍卫以布塞进口中,然后强行“扶”了出去。

谢明曦笑而不语,算是默认。

乐室里顿时安静了片刻。

和永宁郡主成亲后,一直是永宁郡主身边的丫鬟伺候枕席。先是嫣然,嫣然死后,又陆续地换了两个,加上瑶碧,谢钧睡过的丫鬟着实不少。

顾山长还没率直到将这话说出口的地步,不过,神色也够微妙了:“没想到,娘娘已经知道此事了。”

……

心冷如铁的谢明曦!

她对六公主好,只因为六公主是她昔日好友。便是后来,得知六公主皮囊未变内里却换了一个人,她心中既震惊又恼火,也未想过真的揭穿此事!

俞太后并未赐座,冷然道:“谢大公子,京城有些不中听的流言,事涉你和皇后。哀家下口谕,令你们夫妇归京进宫。今日当着皇后的面,哀家亲口问你。你如实道来,不得有半字隐瞒。”

“我当然知道四书竞争最激烈,这么说,是给方若梦这个胆小鬼鼓鼓劲。免得她明日胆怯紧张,发挥不力。”

若真被逐出谢家,改了姓盛,谋害胞妹的恶名传出去,以后她还有何颜面见人?日后还有哪一家肯登门提亲?更别提什么嫁入天家为媳了。

谢云曦下意识地抬头看向永宁郡主,希冀永宁郡主为自己张口求情。

谢钧为了荣华富贵,甘愿折眉弯腰。谢元亭不愿回谢家,厚颜要留在郡主府。

……一个月未见,谢明曦心中岂能不惦记盛鸿?

如此默契,着实有趣。

四皇子到此时才缓缓松开陆迟的肩膀,和李默隔空相对,彼此双目中都是一片凉意。

颜蓁蓁在家中受尽宠爱,从未受过言语闲气,被林微微噎得半晌说不出话来,面色颇为难看。

尹潇潇立刻接了话茬:“可不是么?我吊了榜尾,我爹还是高兴的很。连着放了三日炮竹,吵得四邻都无法安寝。害得我都快没脸出门见人了。若是有人问我考了第几,我哪里好意思张口。”

萧语晗也是从新婚情热时过来的,如何能看不出来。低声调笑道:“你和七皇子感情真好。”

奈何人在病中,精力远不及平日。为了应对朝堂众臣对淮南王府的攻讦,淮南王已殚精竭虑。病症一直迟迟未好,也有太过消耗心力之故。

……

俞皇后不知说了什么,建文帝低声笑了起来,看着俞皇后的目光,满是柔情。俞皇后回以清浅的笑意。

所以,顾家必须要识趣。

俞太后冷笑一声:“哀家现在已经不中用了。”

谢明曦随意嗯了一声,目光落在芳巧手中的荷包上。

谢明曦以为自己心如止水,再不会为任何事动怒。直至此刻,压抑在心底数十载的久远回忆和丁姨娘苦苦哀求的脸孔合二为一。

“天色已晚,明娘先回春锦阁歇下吧!”谢钧不想正面恼了永宁郡主,又出言安抚:“也请郡主息怒。或许明娘是心中存了误会,待我日后慢慢开解。她定会想通,到时候再去淮南王府也不迟。”

原本熟睡中的“逆贼”士兵,其实在哨声之前就已被惊醒。一开始倒也没怎么惊慌。

刀疤脸男子先令众人守住高楼,又命人击鼓,自己则迅疾下了高楼。

哟!这是打算轮番上阵,将他灌醉啊!

萧语晗也在怄气闹别扭,将这三十个“美人”统统打发到了书房。三皇子连着睡了几晚书房,自然没有半分召“美人”伺寝的心情。便是看一眼,也觉得气闷不已。

只是,这般被揭开脸皮闹腾开来的,实在是少之又少。

临江王是宗亲里的实权派,张口说话极有分量:“太后娘娘还在病中,皇上最重孝道,便是为了娘娘凤体,也该暂将此事压下,不宜大张旗鼓地调查俞家。”

谢明曦略略垂着头,出色的相貌被不动声色地掩映在华服首饰下。她敏锐地察觉到有几道目光不停掠过,很快又移开。

……又隔一日,是三皇子嫡长女的洗三礼。

“可不是么?你安心躺在床榻上便是。”尹潇潇笑嘻嘻地接了话茬,顺手抱起床榻上的小小女婴。

尹潇潇越看越是喜爱,一手抱着,一手去捏女婴的小脸蛋。

抱着芙姐儿的谢明曦忽地略略皱眉,却动也未动。过了片刻,才冷静地说道:“叫奶娘来,替芙姐儿换尿布换干净的衣服。”

萧语晗连连笑着道歉:“七弟妹,真是对不住。”

是染墨惊觉出了不对劲。

谢明曦一直密切留意李太皇太后的神色变化,见状低声道:“皇祖母病体犹虚,不宜久坐,更不宜耗费心力。孙媳这便伺候皇祖母回寝室歇下吧!”

唯有她清楚,那个冷漠寡情的男人,心中所想的只有平定藩乱荡平边关开拓疆土。后宫的众多女子,从未被他放在心上。

倒是自己,亲自送她最后一程。亲眼看着她泪流满面的喊着天子的名讳,然后目中一点点地露出绝望悲怆,最终含恨闭目而终。

尹潇潇本已略逊五皇子一筹,此时一怒之下,不愿再保留什么体力,用力一踢马腹,胯下骏马立刻快了三分。短短片刻间,便已越过五皇子。

不过,在这等逃命的关头,有果腹的食物已是万幸了。两人无心也不会挑剔这些。

“嗯,七弟行事倒是周全谨慎。”

一想到自己的妻子,心中便泛起强烈的酸楚。

结实的茶几木桌被踹翻,桌子上的茶壶茶杯俱都摔碎了一地。

林微微看了陆迟一眼,似随口一问:“四皇子殿下也知道吗?”

又俏皮地皱了皱鼻子:“今日我和你说的话,你千万别告诉四皇子殿下。不然,他定会以为我故意从中挑唆呢!”

隐忍憋闷了四年,终于熬到了苦尽甘来扬眉吐气的这一天。

谢明曦微微一笑,声音温柔:“我也愿伴在皇祖母身边。只是,此事怕由不得我。母后让孙媳代为伺疾,想收回成命,亦是一句话的事。”

李太皇太后情急之下,额上满是冷汗,下意识地伸手攥紧谢明曦的衣袖。口中又嚯嚯地嚷了起来。

半壶酒过后,所有伺候的内侍俱退了出去。只余兄弟两人相对而坐。

“平王哑了。”赵长卿压低声音:“殿下可知晓此事?”

“我退让一步,她便要在其他事上稍稍退让。也算是变相地还了这个人情。”

顾山长鼻间微酸,伸出手,轻轻放在俞皇后的手上。

父母和祖父祖母俱叮嘱过她,绝不可违逆俞太后的心意。

满腹才学随和可亲的谢皇后,和父亲口中那个阴险狡诈的谢皇后,俨然是两个人……

谢明曦充耳不闻,动也没动。

六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