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缘之恋杰与妍 > 第115章:汝南晨鸡

铁臂猴山是一座很险峻,占地也很大的高山。可滕青山攀爬起来却犹如平地,直接飞奔在山上,偶尔遇到麻烦,才靠双手攀爬。

校场上数千名黑甲军军士,近万名核心弟子们一时间都呆了。

这六天,对于即将到来的自己和臧锋一战,滕青山根本没在乎。他的精力,都花费在如何达到先天境界!

“不急,早饭后我回来冲洗下,换衣服。”滕青山说道。

单膝跪下奉茶!

一次次试验,这些声响甚至于引起妹妹青雨和表哥的注意,不过被滕青山一句话给打发了。滕青山继续沉浸在研究中,如何能让‘神’,更加巧妙地控制内劲,以达到让石子转弯的效果!

剑法?

“嗯?”关绿有些疑『惑』,还是步入滕青山的大帐,大帐内随意环视一眼随即盯着滕青山:“有什么事?难道,解释你今天上午为什么早回来?”此刻滕青山穿着新的外衣,胳膊上的伤外表也看不出。

这里是赤鳞兽老巢,空间大多了!滕青山可以躲避对方利爪,施展绝招了。

“不跟你斗了!”滕青山目光一瞥,在这老巢旁边就是巨大的黑『色』鳞甲,滕青山猛地窜过去,右臂猛地抓住,猛地一拽,直接圈在肩上,整个人就仿佛一阵风,从老巢旁边被赤鳞兽火焰融化出的洞口窜了出去。

自从练习《虎形通神术》,滕青山在黑暗的情况下,视力明显提升。

第一次黑火灵根的能量主动被吸收,滕青山视力、听力、皮肤等都没变化。可现在主动修炼吸收那能量,开始逐步变化了。

可惜,包裹厚,主要是金票。根本没有秘籍!

不过,那需要一些材料等等,而这人皮面具使用起来就简单了!

其实对于先天强者,滕青山知道的本来就很少!

“哗!”司马庆的右手仿佛鬼爪,表面带着灰『色』光芒,竟然从一旁拍向滕青山的枪杆。

无论滕青山,还是王陨,都抱着同样的念头!

滕青山眉头一皱。

滕青山一震手中长枪。

……

这头庞大的赤鳞兽刚冒出头,通红的仿佛灯笼一般的大眼睛盯着这六人,那巨大的嘴巴一张——

赤鳞兽发出疼痛的吼叫声,庞大的身躯被打得翻滚起来。

“天下间,后天强者中,这滕青山最起码能排列前二十。”银发老者心中暗道。

实力差的,退的多。

一窜过青湖岛的阻碍,那银发老者就好像鱼儿入海,灵活迅疾地飞窜离去。

冀鸿环顾周围,其他高手们同样蓄势,冀鸿压低声音道:“青山,等会儿可要拼一把!如果得了黑火灵果,宗主很可能就给你!如果咱们只是得到黑火灵根……那玩意,宗主也看不上。所以,咱们最重要就盯着那黑火灵果!”

滕青山手中轮回枪一拨,随即借力整个人跃起,连抓两下岩石,而后踩了一名青湖岛高手肩膀,就窜进了洞『穴』。

热!非常热!

所以,硬朝前挤!

“大当家,你快逃!”其中一个壮汉嘶喊着,竟然在中刀的时候,还死死抱住青湖岛那位师伯的脚。

古世友略微思忖,便说道:“你想要何种兵器秘籍。”

“不,不!”乌岱连道,“我无意中,偷看到那归元宗的冀鸿统领、滕青山都统,还有一个女子,他们三个悄悄进入了一个隐秘的地方。而且他们进去前非常小心,显得很是神秘。他们三人,不去找黑火灵果,却进入那么隐秘的地方。十有八九,是黑火灵果所在地。”

“汩汩~~”白的刺眼岩浆,以那块湖中央的黑『色』巨石为中心,如泉水般不断朝外冒。沸腾的热气,令在岩浆湖边上的四人都是一头热汗。

“行,行。”乌岱连点头。

“是。”精瘦汉子立即加速跑起来。

滕青山立即极速飞窜,闪电般,一会儿就窜到了那个拐角处,朝两边一看。

整个人失去重心,不由朝下跌去。

十余丈那可是足有四十米左右,相当于滕青山前世世界十几层楼房高,那么高摔下来,那股冲击力,就是一流武者如果用手接,估计手臂都会断掉。只见滕青山右手在那精瘦汉子身上一托,一卸,卸去九分冲击力,然后再收手任凭精瘦汉子跌下。

滕青虎、杜洪二人双手双脚并用,也飞速攀登。

越加的浓郁!

“对,说的对。”滕青虎连点头。

滕青山却不知……那个精瘦汉子是永远不可能再出来了。

“果真藏的巧妙,在崖壁上,而且还有藤曼遮盖!”冀鸿笑了起来,“诺大一个火焰山,普通的小山峰不计其数,谁会攀爬崖壁去找,就是注意崖壁,怕也难找到这个隐秘的洞『穴』,好了,青山,你在前面。”

古世友站在原地,手中黑『色』长枪一瞬间化为数十道黑『色』幻影,每一道枪影都挡掉一条棍影。

随即冀鸿感叹一声:“这天下,一些苦修高手,如那吴越,一埋头就是二十年。这一爆发,就能排到《地榜》前十,这使用长棍的中年人,应该也是一个苦修多年的高手!”

单手持枪,滕青山笑看远处的司马峰。

每走一步,司马峰气势都在升腾。

滕青山?滕青山在‘内劲’上并没有达到‘入微’境界!他对内劲的运用很粗糙!可是,他此刻使用枪法,并没使用内劲。使用的是身体肌肉力量。滕青山对身体的力量控制,可以说精确到巅峰。

滕青山轮回枪的枪头,猛地反弹起来。

“看来我小觑天下高手了!嗯,这里高手众多,且等等看……待得这边事了,我就回幽州,找师傅!闯『荡』八年,也该回去了!”燕铁心中暗道。

可是——

“嗯?”那三名武者脸『色』一沉,其中一个喝道:“别给脸不要脸,咱们兄弟吃你一个野兔,是给你脸,想动手,咱们兄弟不介意送你见阎王。”

那三名武者惊恐看着这个独臂汉子,其中一个脸『色』煞白,捂着自己右臂,右臂手腕处有一道血痕,手筋已经断了。

“不过他二十六岁那年,带领宗派人马征战,断了一臂,也就沉寂了下去,这一沉寂也就近二十年,不过近两年,他名气开始飞速提高,三次大战,接连击败三名《地榜》高手,未曾一败。他的刀法以迅猛著称,绝招一出,就仿佛一道青『色』雷霆,所以被称之为‘雷神刀’。”冀鸿赞叹道,“这雷神刀刀法,过去并没有,明显是他自创的。他现在名列《地榜》第九!可他未曾一败,所以,他的排名或许还能再提升!”

“到了火焰山,我这十位仆人,会照顾各位大人这一两个月生活所需的。”杨塔笑着道,滕青山他们一大群人浩浩『荡』『荡』离开了桦城,迅速地赶往火焰山。

虽然说火焰山方圆六七十里,可大家都认准了,那赤鳞幼兽老巢,黑火灵果所在,肯定是靠近金家庄。毕竟这火焰山范围这么大,在火焰山山脚的山庄有很多很多,可为什么那赤鳞幼兽专盯着金家庄的人吃呢?

……

“我们这么多人,分成三队仔细搜索这火焰山!”在山脚下,冀鸿吩咐道,“黑甲军三十名精英依旧跟我走!核心弟子高手跟关统领走!滕都统,你麾下那些人马跟你走!大家没问题吧?”

“进山后,你们务必小心。”冀鸿吩咐道,“大山里毒蛇毒虫野兽多,别『乱』闯,关统领,滕都统,你们麾下应该有熟悉大山的,多听听他们的。我可不想看到,你们没和其他武者争斗受伤,反而倒在蛇毒、虫毒上!”

三支人马分开,开始探索这火焰山。

不过黑甲军军士的气势,的确很可怕。

有一些隐世绝世强者的弟子出世,想要名传天下的!

“统领大人。”滕青山向眼前二人拱手。

人体存在于大自然中,有其局限『性』。如滕青山达到十八万斤巨力,已经是极限。

一个《地榜》高手,已经不需要职位来证明实力。

大门开启,有数人迎上来,为首的是一名白发老者。

朱崇石说完便笑着,在手下人扶持下,晃悠着离开了。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朱崇石感叹道,“爹说的对,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能得意,当得意时,离失败也就不远了。”刚从海外归来,心中的豪情,就被滕青山的实力给狠狠打击了一下。

朱崇石也愈加懂得他父亲平常偶尔说的一些话的深刻含义。

这信鸽飞行,根本不需要管下方有江河阻拦、大山阻拦,加上,在这九州大地上,天地灵气孕育下,这信鸽飞行速度同样极快,一些绝顶的信鸽,可以一天就贯穿一州之境。

段侯,随意躺在屋顶上,翘着二郎腿,晃悠着。

“嗯?”滕青山一看周围,已然没了妖兽踪迹。第五十一章 幼兽?

“没想到,让这妖兽给逃了!”滕青山无奈的很。

滕青山在一旁,心中疑『惑』,追问道:“段兄,你说赤鳞兽,是什么?”

呼!

那首领连道:“各位好汉,我们刚才看到,孟田和滕青山厮杀,孟田断了一条手臂,逃掉了。而滕青山正追杀过去!”

内家拳的巅峰力量!

“呼!”

“嗨,小二,问你个事?”滕青山笑着问道。

滕青虎赞同地点头。

滕青山目光一扫,注意到客栈的一边,坐着五桌客人,那些人或是赤膊,或是袒『露』出胸膛,在大口喝酒,肆意说着。他们桌子上,或者椅子旁,都放着刀剑等兵器。加起来也有二十几号人。

“青山兄弟,大家早点吃,吃完后也可以好好休息,现在已经不早了。明早还要赶路。”朱崇石说道。

客栈大厅内的一群人,吃的正欢。

“噗!”“噗!”“噗!”……

这就令两千马贼可以跟上,还有一千马贼在后面跑着。

马贼这一边。

就在这时候——

顿时马贼们立即让开一条宽阔的道路。

不过……

滕青山索要这笔银子,并非是为敲诈:“刚进入徐阳郡没多久,我们车队,就遇到这么一伙强大的马贼帮派!徐阳郡地大物博,要走出徐阳郡地界,最起码还要六七天功夫。如果今天不狠狠惩罚这伙人。一旦传出去,估计其他马贼团伙也会抱着侥幸的念头,即使抢劫不成,也不会受到惩罚!”

滕青山的话,令那大当家急得满头是汗,连从怀里取出一叠金票:“我,我这有一千两金票!”这金票,就代表着一千两黄金,价值十万两白银。

本来,大当家是不想将这宝贝弄出去的。

“律律~~~”

麾下两位百夫长以及两支小队军士,都牵着战马走出了大门。等走出来,滕青山才看清楚,这里停放的摆放货物的货车足足有十车。还有两辆宽敞马车,周围还聚集着近百号人。绝大部分人身上都穿着仿佛蛇鳞一样的护甲。

滕青山点点头,瞥了那近百名护卫,笑道:“你们朱家富甲天下,有了这么多护卫。看来路上,我麾下兄弟们也会很轻松啊。”

“爹,我想骑马!”

“你都没学过,骑什么马?好好和你娘呆在车里。”朱崇石喝道。

而在九州的西方,那就是沙漠之地,偶尔也绿洲,也有西域诸多小国。

黑甲军,在江宁郡可以横着行。

一个人要同时名列这两榜。

“有都统又怎么样,不就后天高手?”独眼汉子道。

“大当家,做了?”独眼汉子眼睛一亮。

“等人到了,按照我吩咐的做,懂?”那大当家看向周围几人。

要绕道,那可足足得多走三百多里路,这等于要多走近三天。

不过……

滕青虎一怔,随即『摸』着脑袋,嘿嘿笑道:“到时候该咋办就咋办!”

“哈哈,各位终于到了!”宜城城主‘杨柯’迎接上去。

滕青山看着远处,那隐约模糊的庄子,正是自己生活了十几年的滕家庄!

“终于到了!”滕青山忍不住内心的狂喜,“这才不足半年,我竟然这么牵挂家!”滕青山有些惊讶,同时心中也很满足。前世他根本没有家,而今世这滕家庄,有他的父母,有她的妹妹,还有许许多多关心他的族人们。

母亲袁兰还好,妹妹‘青雨’却是冲进滕青山怀里:“哥!”喊一声,眼睛就红了。

“小雨,别哭,别哭。”滕青山连安慰道。

周围人有些惊讶。

家里。

“爹,娘,你们呢?”滕青山看向父母。

“好吧,小雨她和我去归元宗!啥时候你们想去了,也可以去住上一两个月啊。反正,郡城距离咱们这,也就三百多里。爹托人说一声,我亲自来接你们!”滕青山说道。第三十四章??新任都统

“你们营的新任都统,这是宗主亲自任命的,我予以传达。”冀鸿冷漠道,滕青山五人都暗自期待,宗主诸葛元洪亲自任命?任命谁?

“当统领好!现在四位统领都是核心弟子,这规矩也得改改了。”万凡祥唯恐天下不『乱』。

“青山,你当都统了,你那一队人马的百夫长,怎么选?统领大人可是让你来定的。”田单问道,“青山,要不让你表哥滕青虎当?”

冀鸿冷漠道:“在矿区驻守的事情上,宗内一贯条规森严!这胡童通外贼,即使他是城卫队大队长也没用。传令下去,江宁郡境内通缉胡童!凡是能抓住胡童或者当场杀死胡童的,赏银千两以及我归元宗人级秘籍一本!”

“嗯?”银发中年男子一惊。

“哼,他如果优柔寡断,毒扩散开来,他必死。可如果他对自己狠一点,他死不了。最多,成一个废人!”董延冷笑道,“即使是废人,杀我兄弟,我定要亲手杀了他。”随即董延他们一群人,飞速赶往华丰城。

“啧啧!白崎都统,田单兄,这一袋子紫金,最起码得有十斤啊,甚至于可能还超过十斤。”滕青山拎着那小布袋子赞叹说道,同等体积的紫金,要比黄金要重的多。这也是为什么传说中,秦岭天帝的‘天剑’就需要过百斤紫金的缘故。

“废物!”坐在床上的白崎猛地直起身子,愤怒的喝斥道,“你们两个不认识,难道不会画?弄出画像,给我去查。查出那个小子,还有那个银发人,以及那胖子的身份。快去,给我查出来,抓到他们几个!”

很快天黑了。

“嗯,你们来了。”银发黑袍老者正站在床前,杜洪百夫长正跟随在一侧。这黑袍银发老者转头冷漠瞥了四人一眼,“短短一个多月,竟然发生这样的事!还有,紫金矿区是谁负责看守的!”

白崎嘴唇煞白,脸『色』苍白无一丝血『色』,眼神黯淡,整个人似乎都开始犯『迷』糊了。

滕青山点点头,一笑道:“放心,我也不会没事,自己去找麻烦。”

……

当兵卫将残废昏『迷』的白崎,背到山上的时候。整个矿区都沸腾了,所有黑甲军军士们都震惊了。

“白崎断了腿,断了胳膊!完蛋了,这归元宗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这一查下来……那白崎,当初可是跟着董延那手下下山的。他也看到,我去搜身的。他应该知道我被收买!”胡童紧张的很。

胆敢被收买,一旦被发现,那是死罪!

一咬牙!

“你们的人,查到有用的消息没有?”滕青山看向另外三人,“我这边是一无所获!”

“一点东西都没查出来。”万凡祥、刘和二人也摇头,万凡祥嘴里咒骂道:“那些狗日的,还真有手段!这紫金矿区戒备这么森严,他们竟然能够将十斤紫金给带出去。到底怎么带出去的!”

十斤紫金,那可就是一百万两白银!这可是一笔巨富!

“这一次能偷十斤出去,那下次,还能偷十斤!”滕青山郑重道,“归元宗是绝对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白崎他残废是小,这紫金被偷盗出去,这是大事。这偷带的方法,必须要查出来。不查出来……以后都不得安稳。”

滕青山遥看远处的矿洞:“矿洞幽深,矿工们为了开采紫金,朝下面拼命的挖!年复一年,里面各种隧道多的很,我想……会不会,紫金矿区和黄金矿区,在地底某一处挖通了。使得紫金矿区的苦工,能跟黄金矿区的人碰到?”

“大人,大人,都统大人醒了!”忽然那照顾白崎的一名黑甲军军士连飞跑了过来。

“你叫什么名字。”滕青山说道。

紫金矿区的规矩,可比其他四大矿区要森严的多。

一群兵卫们拦住道路,审视着这群苦工,有专门的兵卫进行搜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