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圣安娜下载 > 第22章:嚎啕大哭

“不知道今天太上皇这么隆重的召集我们,所为何事?不会是想要辅佐绝王上位吧?”另一个大臣,极力的压低声音说道。

只因看到上官云端眉羽间的厌恶,他便直接的扼杀了那个女人出场的机会。

“恩。”上官云端的到他的喊声,却是并没有丝毫的不自然,反而低声应着。

那么这一出,便也没有什么用了。

只是,就算他心中明白,也不会多说什么,毕竟,他的心中也早就希望岚儿能够对凤阑绝放手,特别是在凤阑绝娶了亲之后。

“皇兄,你会好好考虑这件事的。”只是,没有想到,蓝岚微微思索了一下,却做出了如此的回道,虽然,她此刻的声音中,似乎有着几分缥缈,但是,却也算是答应了他的提议。

“我倾其所有,只为桐城的百姓,而全凤月国的百姓,也都是尽最大的努力帮助着灾区的百姓,我们要与桐城的百姓共甘苦,我只想用最感人的行动让全桐城百姓知道,天灾,我们无法避及,但是,爱始终于心同在,我们全凤月国的百姓的心,都与桐城的百姓在一起。”

这个小女孩,若不是真心喜欢她,绝对不会送她花的。

“好了,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只要不是洞房,其它的事情,还是可以的,比如说,亲一个。”叶寒看到一脸通红的凤忆希,忍不住继续打趣道。他说话间,便也快速的离了房间,只留下了凤忆希与蓝魅辰。

凤阑绝微微的白了她一眼,然后愈加的靠近她,再次低语道,“可以把我们的洞房补上了。”

只爱她一个,只抱她一个,而且,只要她一个?

其它的人,也都是一脸的疑惑,谁都没有听说过这种比法。

“皇上,时间到了。”一直紧紧地相着那记时的漏刻的太监,恭敬的禀报着,他的话,也让众人纷纷的回神,脸上却都更多了几分紧张的期待,不知道,最后谁会胜出。

“什么?你刚刚说是多少?”皇上惊住,脸上的不以为然也快速的消失,换上满满的惊愕,一脸难以置信的盯着那管家,急急的追问道。

若不是亲耳所听,他们真的不敢相信,或者说,就算是亲耳所听,仍就不敢相信。

当然,她知道,这一切都归功于她给她服下的那颗‘毒药’,其实那只不过是一颗养颜的补品,根本没毒,她只是吓唬南宫雪的,说起来倒算是便宜她了。

皇上与皇后的脸色更是纷纷的阴沉,极为的难看,凤阑绝不给他们面子也就算了,这个女人竟然也这般的无视他们,实在是可恶。

“拿来,给本王看一下吧。”凤阑绝看到她的举动,这次回过神来,遂低声说道,此刻,他的声音中亦隐着几分错愕,若是,她真的都做对了,那么就更加的不可思议了。

而与他们一起的,还有凤忆希,等了那么久,终于有机会了,她又岂能放过。

说话间,一只手,很自然的挽住了上官云端的手臂,然后转向凤阑绝一脸得意地说道,“有皇嫂在,以后皇兄就不敢欺负我了。”

“希儿,别缠着你皇嫂了。”一直保持沉默的凤阑绝突然开口,说话间,也快速的走到了上官云端的面前。

“恭喜绝王。”夜无痕直接的走到了凤阑绝的面前,沉声说道,一句恭喜,便也完全的表明了他的态度。

“不爱,你大可放心。”上官云端想都没想,便脱口说道,她的确不爱夜无痕。

“谁说没用,你也太不把我天下第一神医放在眼里了吧,这天下,就没有本神医医不好的病。”只是,叶寒却突然一脸不满的打断了她的话,而说话间,也快速的走了过去,手也随即搭上她的手腕。

上官云端走到门前,略带试探的轻轻推了一下,发现竟然真的没有上锁,心中不由的暗喜,果然如她所料,便微微的用力,慢慢的将那后门推开。

南宫雪一直爱慕着夜无痕,所以便见不得上官云端缠着夜无痕,有次将她骗来,差点把她淹死,还好,恰恰被南宫逸发现了,救了她一命。

李大人微愣了一下,自然明白丞相的意思。

“王爷有什么事吗?”凤忆希知道自己逃不掉,便只能停下来,不过身子却微微的向后退了几步,刻意的与他拉开了些许的距离。

“希儿,原谅本王,好吗?”蓝魅辰的话微微的顿了一下后,突然向着凤忆希走近了几步,手臂一伸,将她揽入了怀里,他的唇微微的靠近她耳边,低声说道,“希儿,给本王一个机会,让本王好好的补偿你。”

“好,我现在清楚的告诉你,我,凤忆希不会再嫁给你。”凤忆希自然听的出他话语中的意思,只怕以为她是故意的拒绝他,其实心中是想要嫁他的。

上官云端看到那个侍卫抬起手,似乎想要擦脸。

她倒是没有想到夜无志会说出那番话来,他如此一说,这事就更热闹了。

“痕儿,绝王,你们来了。”皇上看到他们时,脸上有着几分懊恼,毕竟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太……

若是凤阑绝察觉不到上官凌雨的异常,若是所有人都发现不了上官凌雨其实是假的,那么上官凌雨会不会就真的成了凤阑绝的王妃?一旦拜了堂,会不会一切都不能再挽回了。若是凤阑绝永远不能发现上官凌雨是假的,会不会就那么跟上官凌雨过一辈子。

上官云端听到她的话,心中暗惊,原来她记忆深处的片刻是真的,娘亲也曾经那么跟她说过,只是,她并不知道还有另一根链子。

头顶喜帕的上官凌雨那声奶奶差一点就脱口而出了,突然想起,上官云端从来不喊奶奶的,以前是老夫人不允许她喊,现在只怕是上官云端自己不想喊。

只是,她也不想让夜无痕失望。

特别是在望向在上皇,看到他眸子中的锐利时,纷纷的低下了头。

“雨儿,你们将军府怎么会让她来参加选亲呀,就不怕绝王看到她这个样子生气吗?”一个与上官凌雨坐在一起的女子一脸不满地说道。

上官凌雨倒是精明,此刻竟然走在她的前面,就算这事败露了,到时候,也不会怪到她的身上。

只是等了这半天,却仍就不见她醒来,心中也是十分的着急,听到凤忆希的话,半蹲在地上的身子微僵,眸子中,更多了几分担心,她千万不能有事呀。

众人听到他的怒吼声,众人瞬间的安静了下来,虽然凤阑绝此刻的脸上,更没有太多的冰冷,却仍就让众人忍不住的轻颤。

夜无痕的唇动了几下,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是最终却仍就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只是望向上官云端的眸子中更多了几分紧张与期待。

只是,出了房间,看到他那略略僵滞的背影,一时间,她却并不知道要说什么,她知道,这个时候,的确没有一个合适的词来安慰他。

“给本王一个解释。”夜无痕一双眸子死死的盯着他,冰冷滞血中,更有着一股致命的危险,脸上似乎隐过一丝难以置信的失望。

“雨儿的死,是我的错,我不该教她武功,我现在只想带着你跟霜儿离开,我。”这个男人,倒是个明是非的人,并没有将上官凌雨的死强加在她们的身上。

“你不用再逼他了,所有的事情,都已经清楚了,已经真相大白了,你再怎么狡辩也已经没用了,当年,是你让他去鸾儿的房间,陷害鸾儿,而且雨儿与霜儿也是他的女儿,当年,我根本就没有碰过你。”上官奥天也有些看不下去了,沉声说道,望向二夫人时,脸上更多了几分厌恶,或者还带着几分可怜。

他万万没有想到,竟然中了那年轻人的计,原来,他先前是故意让他和玉儿掉以轻心,连他都失了防备,从而……

“哼。”上官云端冷笑,“我刚刚只是问了李公子几个最普通的问题,只不过是李公子自己心中有鬼……王爷与尚书大人做证,我何时陷害李公子了?”

而知道这件事情的,便只有玉儿身边的几个人,那几个人是断然不敢出卖玉儿的,他所说的人证到底是什么人?

“这话可不是本相说的。”

凤阑绝与上官云端都纷纷的一惊,到底是什么事情,让隐这般的失常?只是,刚刚那几个举着火把的,都是一些家丁,被凤阑绝那冷冷的眼神一扫,都吓的退出了好远,有几个,火把还直接的掉在了地上,熄灭了。

“本公子当然看清楚了。”李玉回答的十分肯定。

“恭喜,恭喜,一切正常,没有想到凤阑绝动作还真够快的。”叶寒直起身,先应该是对上官云端恭喜,然后还不忘记戏谑两句。

“从今天起,未经我允许的东西,一律不能吃。”叶寒没有半句费话,直接说道,说话时,眸子虽然是望向皇后的,但是却是说给所有的人听的。

这个狠毒的女人,竟然对一个傻子下狠手,哼,今天,她就当替以前的上官云端出口气。

南宫雪彻底的悲剧了,深更半夜的房间里闯进一个人,然后莫名其妙的上了她的床,还用一把匕首抵着她的脖子,谁能告诉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树上的凤阑绝看到两那个丫头进了房间,只是这么片刻便又出来了,而且直接的向府外走去,一双眸子微微的眯起。

而此刻那些百姓也是完全的被惊住,望向上官云端的眸子中都多了几分畏惧,这样的气场,只怕要胜过那些男子。

众人纷纷的沉默不语,这里面很多是已经嫁了人的,在这种以男人为尊的社会中。

“没事。”上官云端轻笑,凤阑绝的表现,让她的心情瞬间的轻松,脸上的笑也更多了几分灿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