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最倾城

大海下的海拔-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59951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3章:剑道永恒

程晨胸口释放出的这一道攻击,太强大、太恐怖、太让人难以置信了!

苏放闪电伸手,按在老头脑袋上,施展这门魔功。

守军刚开始动,二十多艘炮艇就开炮了。

这份荣宠体面,当然全部来自于谢明曦。

便如眼前恸哭的尹潇潇,她何尝愿看到自己的夫婿成了众“逆贼”之一?哪怕心中已有猜测,仍然抱着深切的希冀跟着他们一起来了这里。

同窗们陆续来了。

谢明曦目中露出浓浓的哀色:“女儿本不欲告诉父亲,免得父亲为女儿出头,和母亲争执吵闹。只是,父亲这般关心我,女儿心中感动,不想也不愿隐瞒。”

正想着,胸前又有些发涨了。

萧语晗微不可见地略一点头。

两颗心悄然靠近。

“哀家也不瞒你。哀家在朝中收拢的官员并不多。文官武将们,皆效忠天子。哀家身为太后,想插手朝堂之事,多有不便。除了俞家,哀家还需要顾家人的支持。”

江家人果然“不负众望”。

盛渲散学回府,听闻淮南王无故昏厥,心中倏忽一沉,立刻前来。

这位孙夫子,就这么站在谢明曦身边,岿然不动。

谢明曦讥讽地扯起唇角:“只有这样,才能令母后满意。”

这一包裹馒头,便是江凝雪一大早起来揉面蒸的。

去就去!谁怕谁!

“儿媳见过母后。”谢明曦裣衽行了一礼,声音打破了满室的沉默和凝滞:“母后一直在养病,师父不忍来惊扰。听闻母后今日病症有了起色,师父心中欣慰,今日特来探望母后。”

六十分!第一!

“他们几个心中惊惧惶恐,却不敢声张。丁主事唯恐自己渎职之事被察觉,伙同这三个低等武官一起将此事瞒了下来。在武库司的库房记录上,将这三架不知被何人偷走的弓弩记做损坏。一时无人察觉。”

李湘如笑道:“尹妹妹不擅抚琴,骑马射箭却远胜我等。若换了练功场,今日便要看尹妹妹大展身手独占鳌头了!”

萧语晗沉浸在丧夫的巨大悲痛中,谁也不想见。

可这一个多月来,每次出府做客,众贵妇口中频频提起的却不是李湘如,而是谢家庶女谢明曦!

赵嬷嬷目光像刀子一般刮了过去:“还不去伺候郡主!”

两日前的晚上,陆迟曾来过四皇子府。不过盏茶功夫,陆迟便离去。之后,四皇子未见任何人,独自在书房待了一夜。

也不知要熬到什么时候,两位阁老才肯放人了。

待尹大将军告退后,盛鸿从龙椅上站了起来,走到廉姝媛面前,拱手抱拳,行了弟子礼:“弟子恭喜师父,得尝所愿,做了大齐第一位女将军!”

人总有一死。不过,死在逆贼的乱刀之下,可就太不值了!

最后一句,分明是别有所指。

气势弱的那一个,一旦开始退让低头,很快就会溃不成军。

没想到,这步臭棋今日成了妙棋。

谢明曦心中有怨气,也是难免。

男女共处一室,颇有不便。

说来轻描淡写,这一路上,不知要花多少心思。

李默无心看李湘如,大步走向书房。

盛鸿:“……”

……闽王被口水呛到了,猛地咳嗽不已:“你、你开什么玩笑?”

夫妻对视片刻。

淮南王府嫡长孙盛渲迎娶穆家嫡长女。

和第一就差了一个名词,可一提起来,总有一丝微妙尴尬。

高兴两个字,说得咬牙切齿,一张尚算美艳的脸孔隐隐有些扭曲。

今日,她却有了继续挺胸抬头的勇气和底气,朗声应道:“多谢母亲夸赞。”

“往日姨娘总说最疼我,原来都是哄我而已。大哥才是最重要的。为了他的前程未来,我的一切无足轻重,随时可以委曲求全。”

“你若识趣乖觉,明日就去淮南王府,给我父亲和兄长请安。以后,淮南王府便是你的外家,会给你撑腰。以后你出嫁为皇子妃,在宗室中也有了助力……”

这些藩王,没一个老实安分的。这一场滔天之祸,皆因皇位而起。他们都成了被殃及的池鱼。

同窗们嬉闹,谢明曦袖手旁观,看戏看得正热闹。闻言笑道:“已经结业了,我这个舍长说话也没人听。你找我可没用!”

见董翰林醉成这副模样,小巧玲珑的董太太怒哼一声,用力拧住董翰林的耳朵:“来之前我怎么叮嘱你的?怎么还醉成这副德性?”

看着笑颜如花的谢明曦,六公主默默心塞了一回。

没曾想,俞光正联合了一些族人,竟直接告了御状。状告堂兄俞光德纵然族人行恶。呈上来的状纸里,列满了俞家子孙犯下的种种恶行。

这一回,俞家不知要有多少人倒霉了。

“请母后勿要听小人之言,对儿臣心生嫌隙。”

……

盛鸿:“……”

建文帝朗声笑道:“皇后不必多礼,快些平身。”

谢明曦:“……”

顾山长饮了几杯果酒,来了兴致,以筷子有节奏的敲击瓷碗,发出叮咚的悦耳声响。口中也唱起了一首词。唱到“唯愿当歌对酒时,月光长照金樽里”时,顾山长不知想起了什么,眼中忽地闪出了水光。

梅妃尚未说话,门外便响起了脚步声。

年轻娇俏的穆梓淇,如今面颊消瘦,身形也比往日消瘦许多。往日灵动的双眸,略显空洞,大而无神。

徐氏触怒俞太后,已成了俞太后的眼中钉。今日在宫中,定然不好过。她总要帮衬一二。

“谢氏,”李太皇太后断断续续地吐出几个字:“你想不想拿回凤印?”四皇子!

再后来,她凭借敏锐细腻的洞察力,渐渐摸清了他的性情,行事刻意投其所好。这才真正入了他的眼。

短短片刻,谢明曦便已将心头的翻涌不息按捺下去,面上微笑如常。

盛锦月暗暗磨牙,挤出一个笑容:“李妹妹先请!”

六公主!

十八匹骏马,同时疾驰而出,马蹄如雷,声势浩荡。这一轮,已是最后的比试。没有人再珍惜体力,俱都全力策马。

闽王想着,脸上不知何时多了两抹凉意。转头一看,却见鲁王同样满面泪痕。

“我不杀你们,费尽心思救两位兄长性命。也希望,两位兄长不辜负我的一番美意。从今以后,更名易姓,出海另寻出路。”

祖母不但关心你,更关心下注的五百两。

谢钧谢元亭俱在前方,压根不知怎么回事,忽然便听到身后骏马一声长嘶,然后便是丁二惊恐的呼喊声。

“孙媳也盼着皇祖母的病症再有好转,能行走如常,走出这座慈宁宫。”

谢明曦往日对她如何,历历在目。现在对她好,无非是因为她还有利用价值。这只狡猾的小狐狸,城府之深手段之高明,丝毫不弱于俞太后。

淑太妃被赐死殉葬,丽太妃病逝。两位太妃之死,背后都有俞太后的影子。

鲁王哑然片刻,也默默喝了杯中酒。

鲁王和闽王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将目光移开。

昔日不可一世的李太后,到底也倒在了她的脚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